155 艾金的心思

    自丞相被罚之后已经过了七(日rì),这七(日rì)里但凡与丞相有一点亲戚的家族都莫名其妙的收到一些神秘人的袭击。『可乐言(情qíng)首发』尤其是丞相府,丞相拥有的几个商铺突然出现了供货商停止供货的现象。这让整个丞相府都陷入了一片(阴yīn)沉的气氛中。

    幽静的厢房内,(床chuáng)榻上躺着一名面容苍老的老人。一双细长的双眸中此时弥漫着冰冷的神色,面容有些狰狞。

    啪的一声,一个册子被狠狠的摔在了房间的大理石地上。单膝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低垂着头。感受到老人浑(身shēn)上下那明显的怒火,(身shēn)体不由得微微一颤。

    “那些人…真是欺人太甚。”愤怒的声音,骤然在安静的房间中响起。

    “主子,那些人的实力极其强横。我们暗中调查,却一无所获。”黑衣男子偷偷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心的说着。

    “一群废物,竟然连那些捣乱的人都查不出来。”

    “主子,我们再抓获的一个人(身shēn)上翻出了这个。”黑衣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个漆黑的木牌。站起(身shēn),恭敬的递给了老人。

    朱偷接过那漆黑的木牌,细长的眸子看向手中小巧的黑色木牌。只见木牌正面刻着一个骷髅,而那骷髅仿佛活的一般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木牌的背面,刻着一个魔字。

    见到木牌,朱偷眼中划过一道惊恐。这木牌他若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早在很久以前便在江湖中宣布隐世的魔窟的令牌。这令牌怎么会出现在那些对丞相府与和他有亲戚的人动手的人(身shēn)上,难道魔窟又要从出江湖了吗?

    眉头微微皱起,他似乎没有与魔窟之人有过什么过节。为何魔窟会处处针对他,若这些事(情qíng)是魔窟所为。那他就只能打落牙齿合着血往肚子里吞了,那可真谓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毕竟魔窟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魔窟行事向来乖张不按常理出牌。

    苍老的双眸划过一道光芒,难道是她找了魔窟的人。随即摇摇头,否决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若是那个女人真有那个能力让魔窟出手帮他,那他们丞相府早就已经不在了。而那个女子就是本领再大,也是不可能让魔窟的魔主帮助她的。

    “你下去吧。”挥挥手,让黑衣男子退下。他要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想想到底要如何解决眼前的危机。

    “是,主子!”黑衣人双手抱拳,恭敬的鞠了个躬。(身shēn)子一闪,人已经消失在了房间中。

    房间再次归于平静,朱偷躺在(床chuáng)上。闭上苍老的眸子,他就是死都想不来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魔窟。不过就算魔窟的势力庞大,但他也不能这样任人宰割。他必须要想办法,将丞相府的危机解除。不然,没等将那个尘王府除去。他们丞相府,就会从青芒大路上消失。

    金色的阳光下,波光潋滟的湖面在阳光的照(射shè)下折(射shè)出耀眼的光芒。湖水清澈点底,一群鱼儿在湖边游耍。围绕着那一(身shēn)红衣的绝美女子,女子纤细白皙的手指抓起瓷盘中的鱼食扔到那群美丽的鱼儿中。

    “事(情qíng)办的怎么样了?”悦耳动听的女声如同山间的清泉,红唇便勾起一抹绝美的笑。

    “魔窟的人已经开始向丞相府和与丞相有关的人动手了,他在天岚城西边的几间商铺已经断了供货的来源。而暗中,魔窟的人也将丞相(身shēn)边几个比较亲密的官员控制起来。”锦渊靠在树干上,温柔的目光望向站在那红衣女子(身shēn)边的玲珑,漫不经心的说着这段时间魔窟对丞相府做的事(情qíng)。

    听到锦渊的话,艾金眼中划过一道冷然。现在她手中的势力,想要灭了丞相府根本就不是难事。现在她要做的是一点点的折磨他们,将他们加注在谈尘(身shēn)上的痛苦一点一点的还回去。既然当初的一切都是那个丞相大人所设计,那她就让她尝尝当初天尘的痛苦。

    将手中的瓷盘递给了站在(身shēn)边的玲珑,缓缓的站起(身shēn)弹了弹裙摆。灿烂的星眸看向靠在树干上的俊美男子,原本横杠在脸上的那道狰狞的刀疤已经消失。此时的锦渊,如刀削一般的立体五官,深邃的黑眸中此时泛着柔和的光泽。与传闻中(阴yīn)晴不定,心狠手辣的魔主完全打不上边。一(身shēn)黑衣将他修长的(身shēn)姿衬托的更加完美,这个男子集冷酷,温柔与一(身shēn)。这原本两个极端的气质,在他(身shēn)上却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

    嘴角微微一勾,转头看向跟在自己(身shēn)边脸上微微泛起红晕的玲珑。心里感到一阵的欣慰,这样的玲珑多了一分真实感。过去的她太过于淡然,除了她的事(情qíng)似乎别的任何人和事都激不起一点她的(情qíng)绪。

    “七天前我说过,结束了他外甥的生命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这段时间做的事(情qíng)还不足以消弱丞相的势力,我已经让林雷他们暗中调查出丞相在天岚国一个小城中暗中培养了十万精锐部队。”星眸微微眯起,一道寒芒一闪而过。没想到丞相竟然有如此大的野心,据林雷暗中的调查得知。那十万精锐部队是丞相的一个底牌,那十万人个个都是实力强悍之人。并不是容易对付,若想除掉他们会极其的辣手。

    “主子,你想如何做?”锦渊收回看着玲珑的视线,听到艾金的话眼中出现了一抹严肃。十万精英部队,不是一个小数目。即使魔窟倾巢出动,也未必会将那十万人消灭。

    红唇勾起一抹惊艳众人的笑,但那笑却让人莫名的感到惊恐。秀眉微微一挑,淡淡的开口:“我要魔窟与凤楼一起联手,将那十万精兵控制在你们的手中。并且缔造假象给丞相,让他以为那十万精兵的势力有了提升。我很想看到,当他这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也紧紧的握在我手中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表(情qíng)。有的时候让敌人死很容易,但我喜欢看到他们生不如死的样子。”

    听到艾金的话,绕是锦渊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这个女子太可怕了,现在他心里很同(情qíng)那个惹到她的丞相大人。现在的锦渊很庆幸,自己没有和他成为敌人。

    “好我知道了,这次我会派副教主亲自与凤楼一起前去。”锦渊点点头,他不想离开玲珑的(身shēn)边。那就是能委屈他的好友也就是魔窟现任的副魔主了,没办法还是娘子比较重要。

    而远在魔窟做阵的一名俊美的白衣美男,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抬头望了一眼头顶上的烈(日rì),奇怪这大(热rè)天的他为何会觉得背后有一股凉气,难道是有人在背后算计他。

    艾金满意的点点头,她知道锦渊不会亲自前去。毕竟玲珑在这里,他又怎么会离开。现在这个男人,已经把玲珑放到了最重要的地方。摇了摇头,艾金抬步准备离开。

    “玲珑,你就不用跟着我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你留在这里吧。”艾金转头看向跟在自己(身shēn)边的人,眼中划过一抹戏虐。

    “小姐!”玲珑俏脸一红,(娇jiāo)嗔了一声。

    艾金哈哈大笑了一声,转(身shēn)离开了净月湖。眼中带着柔和的光泽,这样小女人的神(情qíng),合适出现在过玲珑的脸上。这样的她才是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表(情qíng),(身shēn)边的人都能得到幸福。她心里很开心,只是想到巧欣。心里不(禁jìn)同(情qíng)起戚冥,她为两人制造了很多次独处的机会。但巧欣那个反应迟钝的丫头,是一点没看出来戚冥的心思。

    这让他们一群局外人看的一阵着急,甚至有着一股冲动。直接将巧欣打晕直接拜堂,生米煮成熟饭。但不过只是想想而已,毕竟巧欣那(性xìng)格要是真这么做了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思索间,艾金人已经走回了院子。抬起头就看到一(身shēn)白衣的天尘慵懒的靠在院子中央那颗粗壮的树干上,嘴角噙着邪魅的笑。一双迷人的紫眸带着勾人的神色,上衣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精致的锁骨。此时的天尘,浑(身shēn)上下透着一股致命的魅惑气息。

    艾金没想到刚进院子就会看到这么一个勾人心魄的妖孽美男,心砰砰的一阵乱跳。绝美的脸颊上浮上一篇霞红,眼中有着掩饰不掉的惊艳。饶是每天看着这个妖孽一般俊美的男子,依然被此时的他震撼到了。

    艾金稳了稳心神,从那极致的魅惑中收回心神。眼中带着一丝防备的看向缓缓向着自己走来的男子,她犹记得上次这个妖孽男子露出这样魅惑的神(情qíng)时。自己的下场,被他折腾的去活来的。

    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心里一阵的纠结。她似乎没有做什么惹怒他的事(情qíng)啊,为何今天的他如此的不正常。虽然他的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却让她感觉到了一阵危险。莫名的心里有一种感觉,若是这次被他抓到肯定比上次的后果还要严重。

    “娘子,为夫在这里等你很久。我想我们需要回房间,好好的聊聊。”

    ------题外话------

    今天写这些扔上去吧,好难受。睡觉去了,明天若是好点了就恢复万更。小金儿又做了什么事(情qíng)惹怒了天尘呢,嘿嘿妞子们猜猜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55 艾金的心思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