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大(殿diàn)上在玲珑和茗月踏进来以后,陷入一种诡异的静谧中。『言(情qíng)首发仿佛连一根针掉落到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两人的(身shēn)上。

    两人低垂着头跟在严茗的(身shēn)后,即使没有抬头也能感受到送四面八方聚集过来的视线。而两名女子面对这么多人的注视,依然淡然自若。到了大(殿diàn)上,玲珑走到了艾金的(身shēn)边站在了她旁边。留下茗月一人站在大(殿diàn)的中央。

    天浦元端坐在龙椅上,俊美的面容带着一分威严。漆黑的双眸带着同查一切的锐利,望着站在大(殿diàn)中央的清丽女子。

    “你便是那受害者?”

    低沉威严的声音在大(殿diàn)上响起,听到头顶上传来的声音。茗月依然微微低垂着头,声音淡淡的:“是,民女茗月变是那受害者。”

    “你将今(日rì)所发生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朕。”声音微微一沉,带着一抹不容抗拒的威严:“若是半点欺骗,杀无赦。”

    天浦元冰冷的声音骤然提高,在说到杀无赦时。那漆黑深邃的眸子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丞相朱偷的方向,朱偷心里一惊。难道皇上知道了什么,不可能只要他死咬着不承认便可。

    “是,皇上。”少女轻柔的声音飘((荡dàng)dàng)在大(殿diàn)内:“今(日rì)我在大街上卖(身shēn)葬父,一名公子要将我带回府中纳为小妾。”少女微微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虽然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女子,便是死我也不会去别人家里做妾。我以命相挟,那公子竟然不顾人命也要将我带回去。”

    似乎想到了什么,少女的(身shēn)体微微一颤。

    “她还说,即使我死了,他也要将我的尸体带回去(奸jiān)尸。”少女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颤抖,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大(殿diàn)上传来阵阵抽气声,众人的眼中浮现出一抹震惊。竟然有人灭绝人(性xìng)到如此地步,即使私人也要带回去(奸jiān)尸。这对一个人来说,是多大的羞辱。不由得看向丞相的眼神变了又变,那是丞相大人的外甥。有这样的一个外甥,舅舅又会好到哪里去。这癖好,不会丞相大人也有吧。

    面对四周传来的各种视线,朱偷握紧双拳。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变幻莫测好不精彩。艾金站在一旁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欣赏着他的面部表(情qíng)。

    “谁能证明你说的就是事实。”压下心里的怒火,朱偷冷冷的看向那清丽脱俗的少女。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讽刺的笑:“谁知道你是不是和尘王妃串通好的。”

    少女抬起头望向朱偷,漆黑的星眸中染上了一丝决绝。咬了咬粉嫩的唇瓣,似乎下了很大的勇气。纤细的手臂抬起,星眸微微的闭上。

    刷一声,衣衫撕裂的声音在幽静的大(殿diàn)上格外的清晰。只见大(殿diàn)上,女子将衣襟撕开露出雪白柔嫩的肌肤。而在那小巧的锁骨处,有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虽然已经不再往外流血,但也可以看出是刚伤不久。

    那雪白的皮肤与殷红的伤口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感觉到四面投(射shè)过来的视线。少女长而翘的睫毛微微抖动了两下,缓缓的睁开了那双漆黑的星眸。眼中染上了淡淡的雾气,仿佛下一秒便会凝聚成眼泪从眼眶中滑落。

    在天岚女子的衣着是比较保守的,对(身shēn)子更是不能给其他男子看到。更何况是还未出嫁的少女,而这少女今(日rì)之举。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将肌肤暴露在外。已经是丢了名节,这一刻所有人都相信少女的话,毕竟没有哪个女子会拿自己的名节开玩笑。

    脖颈处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秀丽的眉头微微一皱。今(日rì)她是为了她才如此做,只希望可以得到她的信任。在这么多人面前这么做,于一个女子来说代表着什么。她想她一定是知道的,但愿能得到她的信任。

    眼前的光亮被一道纤细的(身shēn)影挡住,茗月微微抬起头就见到一张绝美的脸庞。一件披风落到她的肩上,女子亲自为她披上挡住了(裸luǒ)露在外的肌肤。

    “皇上,我想事(情qíng)到底是怎样的。您的现在一定有了定夺,毕竟没有一个女子会用自己的名节开玩笑。”艾金转过头,看向端坐在龙椅上的天蒲元。在看到少女的动作时,她也不(禁jìn)下了一跳。她没想到,她会用这种方法来证明自己的话。

    “朕知道了。”天浦元点点头,目光扫向站在少女(身shēn)旁的男子。目光一沉,冷冷的道:“这女子说的,可是真的?”

    男子咽了口唾沫,心中充满了惊恐。跪在地上,(身shēn)体微微发颤:“回…回皇上,这女子说的都是真的。不过,小人也没有说谎。丞相大人的外甥,确实是…是王妃给废的。”

    天浦元听到男子的话,目光一沉。天子的威严从他(身shēn)上散发而出,目光环视了一眼大(殿diàn)上的大臣。

    “这件事已经水落石出”目光转向一脸铁青的丞相(身shēn)上,沉声道:“丞相大人,你那外甥竟然当街强抢民女。王妃出手将他废了是有些下手重了,不过按照天岚的律法。强抢民女,那可是大罪。朕念在丞相大人忠心耿耿的份上,就赏他五十大板便好。”

    听到皇上的话,朱偷脸色一变。双眸中划过(阴yīn)冷的光芒,快的让人捕捉不到。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脸上尽是哀伤,老泪纵横。

    “皇上,我那外甥已经被王妃给打成了重伤。现在还生死未卜,这五十大板下去。不是要了他的命了吗,请皇上开恩啊。”

    “什么,丞相大人是嫌朕给予的惩罚轻了。丞相如此的深明大义,真是让朕倍感欣慰。好朕就如了丞相的愿,再加五十大板。”天浦元眼中带着惊讶的望向跪在大(殿diàn)上丞相,摇头叹了口气:“丞相如此的深明大义,朕就等你外甥(身shēn)体好些了再来行刑。”

    听到皇上的话,朱偷险些气昏过去。这分明就是皇上故意而为,他那么大声的求(情qíng)。到了皇上的耳中却完全变了一个样子,看着龙椅上嘴角噙着满意笑容的俊美男子。心底燃气一股怒火,但是没有办法他只能忍着,不能再为外甥求(情qíng)。不然,不知道那一百大板会不会反倍变成二百大板。

    “微臣,谢皇上开恩。”紧咬着牙,朱偷谢恩。

    今天这场闹剧,最憋屈的莫过于丞相朱偷了。可真为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禁jìn)没有让皇上出发尘王妃。反而让自己外甥多挨了五十大板,还要感恩戴德的叩谢皇上。

    而大(殿diàn)上,担心的有之、幸灾乐祸的有之更有些是看戏的。艾金摸了摸鼻子,星眸瞥了一眼龙椅上的天浦元。真没想到,皇上竟然也是一个如此腹黑的人。星眸从天浦元的(身shēn)上移开,投(射shè)到朱偷的(身shēn)上,一道冷芒从眼中划过。

    “皇上,丞相大人的状告完了是否该轮到我了?”扫了一眼朱偷,艾金看向天浦元。

    “无双又要告什么人?”天浦元惊讶的望向站在大(殿diàn)上的绝美女子,眼底悄然滑过一抹精光。

    “我要告的是…”嘴角勾起浅笑,扫向脸色难看的朱偷:“我要告丞相与他的外甥,丞相大人的外甥今(日rì)说要灭我满门,而丞相大人今(日rì)带着侍卫将尘王府给团团包围…”

    艾金的话没有说完,大(殿diàn)上骤然响起一道愤怒的声音。

    “好大的胆子,谁给你的权利将尘王府给团团的围住。”天浦元眼带着怒火,瞪向跪在地上的朱偷。心中掀起滔天的怒气,没有他的命令这个老家伙竟然将尘儿的王府给围上。压下心底的怒火,沉声问道:“丞相可知,没有朕的旨意擅自将王府围住可是何罪?”

    朱偷(身shēn)体一颤,声音中第一次出现了慌张:“皇上,微臣今天是因为外甥的事(情qíng)。一时心急,才会这么做。”

    “一时心急?”天浦元冷笑一声,目光(阴yīn)沉:“那是不是哪一天你一时心急,也将皇宫给围起来。”

    “老臣不敢!”朱偷连忙咳了两下头,大声呼喊道。

    “不敢?”声音骤然提高,(阴yīn)沉开口:“你那外甥都敢灭王妃满门,而王妃的满门貌似连朕都在其中。丞相的外甥都敢如此说,还有什么是丞相你不敢的。”

    朱偷脸色大变,心里将自己的外甥骂了一同。这个小子平时的所作所为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天惹了如此大的祸。现在更是将他也连累拉进去,早知道如此他说什么也不会为他出头。

    “朕念在丞相府对天岚立过不少功,这次就从轻发落。”天浦元眸光一沉,沉声道:“丞相赏一百大板,而丞相的外甥再加二百大板。即可行刑。”

    冰冷的声音透着不容抗拒的威严,听到这惩罚众人心里都知道这是最轻的惩罚了。只是丞相年岁已大,这一百大板下去也是会要了他半条老命的。而他的外甥更不用说,恐怕是会丢了(性xìng)命。

    这场闹剧就是以艾金的胜利告终,而丞相挨了那一百大板以后只能在家里养着一时上上不了早朝了,而他的外甥却丢了(性xìng)命。

    ------题外话------

    等月月好了恢复万更,这章先小小的教训一下丞相大人。他外甥的一条命,只是艾金收取的小小利息而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54 只是刚刚开始而已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