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皇上,你要为我主做啊

    金碧辉煌的宣政(殿diàn)内,一(身shēn)明黄色龙袍的天浦元端坐在龙椅上。『可乐言(情qíng)首发』漆黑的眸子中带着威严,凝视着站在大(殿diàn)之上的两人。剑眉微微皱起,这个丞相今天又要闹出什么事。

    “皇上,这次你一定要为微臣做主啊。”朱偷苍老的脸上浮出一抹哀痛之(情qíng),锐利的眸子中此时充斥着莫大的哀痛。仿佛是自己死了儿子一般,让看到的人都为之动容。

    “不知丞相大人有何事要朕为你做主。”天浦元挑眉,淡淡的开口。

    丞相伸出手指向淡然的站在一旁的红衣绝美女子,眼中迸(射shè)出强烈的恨意:“尘王妃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当众将微臣的外甥打成重伤。手段狠辣,当时有很多人在场。那些人都可以为微臣作证,尘王妃是如何对我的外甥狠下毒手的。”

    愤恨的目光从红衣绝美女子(身shēn)上移开,在望向皇上的一瞬间又变成了悲伤。这变脸的速度,让一直淡然的站在一边的艾金看的瞠目结舌。心里对丞相大人的演技,赞叹不已。

    天浦元淡淡的看了一眼丞相,黑眸中悄然滑过一抹冷然。目光移到大(殿diàn)之上一(身shēn)红衣的绝美女子,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无双,丞相所说之事可是属实?”威严的声音从天浦元的口中传出,他到是想知道无双会给他怎样的答案,他瞧她从到了大(殿diàn),就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似乎一点不在乎,丞相对她的控告。

    “皇上,丞相说的都是事实。”艾金微微抬起头,星眸看向龙椅上面带威严的中年男子。

    听到红衣绝美女子承认了自己的行为,朱偷连忙上前一步:“皇上,尘王妃自己都承认了将微臣外甥达成重伤。这次,你一定要严厉的惩罚她。也算是还微臣一个公道。”

    “丞相大人,本王妃的话还没有说完。你是不是要求皇上处罚我,处罚的太早了。”艾金黛眉微微一挑,星眸中带着一抹嘲讽望向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老人。

    “你还要说什么,你自己承认的将本相的外甥打成了重伤。”朱偷抬起下巴,心里底气十足。这次他可以保证让这个女人狠狠的接受惩罚,这大(殿diàn)上这么多人。可都听到,她亲口承认自己将他的外甥打成重伤的。看她还有什么,可以反驳。

    “丞相大人的外甥是我亲手给他废了,不过本王妃也知道皇上一定不是一个不问青红皂白就会定罪之人。”灿烂如星的黑眸望向天浦元,不再多看一眼(身shēn)边的老人。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想和她斗。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天浦元听到艾金的话,嘴角微微一抽。这丫头又把他给带上,但眼底却带着一抹笑意。面色微沉,严肃的开口。

    “当然,朕不是一个不问青红皂白就定罪之人。同样,朕也不会只听丞相一人的偏面之词。无双,你把话说完吧。你,为何要将丞相的外甥打成重伤。”

    “皇上,丞相大人这外甥在天岚城作威作福。仗着丞相大人的名头,欺男霸女、强强良家妇女,不知道害死多少天岚城的少女。今(日rì)我心(情qíng)烦闷,就与贴(身shēn)侍女玲珑去街上逛逛散散心。”艾金眉头微微皱起,星眸瞥向一脸铁青的丞相:“怎知,却碰到一名少女在卖(身shēn)葬父。原本我是想给那少女一些钱,让她将自己的父亲埋葬了。怎知道,一名男子比我快了一步。原本我以为那男子是好心,谁知道他竟然是想将那少女带回府里纳为小妾。可那女子也是一个刚烈的(性xìng)子,死活就是不同意。而那男子竟然要强行将女子带走,女子就算自杀都不愿跟他回去。我这才出手将他伤了。”

    “皇上,这都是她的片面之词。她这是在诬陷微臣的外甥,皇上你不能只听她的片面之词。”朱偷当然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但现在他是打死都不能承认。而他也早就想好了,皇上是肯定要传唤证人的。虽然没有找到那个名女子,但他却将剩下的人买通了。

    “好,那就传当时在场的人来作证好了。”天浦元挥挥手,站在一旁的严茗就退了下去。

    片刻后,严茗缓缓走了进来(身shēn)后跟着一名中年男子。男子的容貌看起来很憨厚,眼中带着一抹震惊。四处张望着,平时他哪里有机会进皇宫。看到皇宫中这奢华气派的样子,心里一阵感慨不愧是皇家就是不一样。

    目光触及到龙椅上那道明黄色的(身shēn)影,男子立刻低下了头。天子的容颜不是他这种平民百姓能够触犯的,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当着皇上的面撒谎心里就紧张。若是让皇上知道自己骗了他,那可是欺君的大罪。

    “你亲眼见到尘王妃将丞相的外甥打成重伤?”

    威严的声音骤然在大(殿diàn)上响起,男子听到这威严的声音心里一跳。缓缓的抬起头,当看到那样深邃的黑眸,仿佛能够同擦一切的眸子。额头上冒出偏偏的虚汗,袖子下的双手握紧。

    “是,我亲眼见到尘王妃将丞相大人的外甥打成重伤。而且手段极其的残忍。”似乎想到了当时的场景,男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随后怕皇上不相信一般:“不止我,很多人都看到了。当时我们都被尘王妃的狠辣,吓住了。”

    艾金的星眸缓缓移到男子的(身shēn)上,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但那抹淡淡的笑,却让男子感觉到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你可要将亲眼所见的过程都实话实说出来,欺君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我…。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竟然将丞相大人外甥的命根子给废了,那可是让人家断子绝孙。这样…这样还不算心狠手辣吗。”男子在艾金冰冷的注视下,一下子就失去了方寸。想起她在大街上的举动,脚底有些发软。心里勉强的支撑下来,他说的也没错。皇上只是问,尘王妃是否真的将丞相大人的外甥打成重伤。他说的也是实话,是尘王妃将丞相大人的外甥打成了重伤。所以,他也不算是欺君。想到这,男子的心微微的放了下来。

    嘶!

    大(殿diàn)上传来一片的吸气声,所有人在听到男子的话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没先到尘王妃出手竟然如此的狠辣,一下子就将对方的传宗接代的工具给废了。想到若是自己被废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里已经把她列为了不能招惹的人,万一她哪天不高兴将他们给废了怎么办。

    “皇上,既然这件事(情qíng)是因为那名被丞相大人外甥调戏的女子所引起的。”星眸中闪过一抹邪恶,嘴角微微勾起:“那么,我们就让那名女子自己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

    听到艾金的话,朱偷的脸色微微一变。那名女子难道被她带回了王府,难道她早已经知道自己会来皇上这里告她。

    “我将那女子带回了王府,而在来面见皇上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丞相大人会要求找证人来,所以我也让我贴(身shēn)侍女玲珑将那女子带来。而他们此时,正在大(殿diàn)外等候皇上的传唤。”

    “哦,既然有那名女子前来。那这件事(情qíng)的真相究竟是怎么样,便可以一清二楚了。”天浦元微微一笑,转头看了一眼严茗:“去将那女子传来进(殿diàn)。”

    严茗点点头,离开了大(殿diàn)。玲珑带着茗月在天尘安排的房间静静带着,早上他们进宫之时。管家就派人通知了王爷,所以他们一进宫就碰到了王爷。被他安排在了这里,等候着皇上的传唤。

    就在玲珑以为不会传唤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一名小太监跑了进来,看着两人道:“皇上,传唤两位姑娘进(殿diàn)。”

    玲珑冲着小太监点点头,就带着茗月跟在了小太监的(身shēn)后。刚踏出房门,就看到了皇上(身shēn)边的严茗。

    “玲珑姑娘,请跟我来。”严茗认识艾金(身shēn)边的玲珑,冲着她友好的一笑。说完带着两名女子,往大(殿diàn)的方向走去。

    大(殿diàn)上,朱偷一脸(阴yīn)郁。长袖下的手紧紧的握起,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她竟然会将那女子给带来,这样自己的谎言不就被揭穿了。难怪她会这么配合自己来面见皇上,原来是有着十足的把握。

    艾金星眸淡淡的望着朱偷那张不断变化的苍老脸庞,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冷笑。想算计我,这个老家伙火候还是浅了点。

    正在这时,严茗的(身shēn)影再次出现在了大(殿diàn)的门口。而他的(身shēn)后跟着两名女子,两名女子的容貌一样的美丽。只是其中一个他们都知道是尘王妃的贴(身shēn)侍女,目光投向另外一名少女。少女清丽脱俗的容貌让人眼前一亮,想必这位女子就是那个被丞相大人外甥调戏的少女了。

    这样一位清丽脱俗的少女,虽然比不上尘王妃那般的绝美。却也算得上绝色,尤其那一(身shēn)柔弱的气质。让看到的人,忍不住就想要扑上去。只是他们比较好奇的是,接下来将会发生怎样的一幕。

    ------题外话------

    发烧了,今天发这些。头里一团的浆糊,原谅我把。我也不知道这章写了什么,月月明天好点了会多发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53 皇上,你要为我主做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