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皇上赐名后的连锁反应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shè)进安静的房间中,打在女子熟睡的俏丽脸庞上。『言(情qíng)首发在长而翘的睫毛下打上了一层淡淡的(阴yīn)影,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shè)下折(射shè)出莹润的光泽。红润的唇瓣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朵美丽的笑花。

    女子微微的侧着(身shēn)子,在她(身shēn)子的一边躺着两个还在襁褓中的(奶nǎi)娃。两个小(奶nǎi)娃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熟睡的漂亮女子。仿佛是知道是自己的娘亲一般,看在女子嘴角那抹笑花。粉嘟嘟的小嘴也跟着上扬,露出可(爱ài)的笑容。

    艾金缓缓的睁开双眸,眼中还带着刚刚睡醒的朦胧。微微的低头,就看到两个小(奶nǎi)娃正睁着大眼睛看着她,嘴角还带着可(爱ài)的笑容。当看到两个可(爱ài)的小(奶nǎi)娃时,心里不(禁jìn)逐渐柔软起来,这是她和天尘的孩子。

    纤细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手指轻轻的伸进那双小小的手心里。瞧着两个小(奶nǎi)娃用力的抓着自己的手指,那小小的手掌竟然连抓起她的一根手指都费劲。眼里不(禁jìn)浮现出一片的柔和光泽,两个小(奶nǎi)娃正奋力的抓紧那纤细的手指。奈何自己的小手太小,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染上些许的委屈,望着逗弄着他们的女子。

    天尘推开房门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阳光下绝美的女子脸上一片的柔和,正逗弄着(身shēn)边还在襁褓中的两个小(奶nǎi)娃。女子脸上的笑容,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随即回过神来,嘴角勾着温柔的笑。

    “娘子,你醒了。”天尘迈开步子走到(床chuáng)边,低头凝视着那张绝美的小脸。紫眸里亦是一片温柔,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将她(身shēn)后的软枕竖起,让她舒服的靠在上面。

    艾金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嗯,两个小包子在(身shēn)旁乱动我就醒了。”

    天尘微微一笑,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捋顺。目光移到睁着大眼睛看着两人的小(奶nǎi)娃(身shēn)上,伸手将一个抱在了怀里。而另外一个仿佛是什么都明白一样,清澈的大眼睛里竟然出现了委屈的神色、艾金摇摇头,伸手将另一个抱进了怀中。那委屈的神色才从清澈的大眼睛中退去,小嘴微微扬起。

    房间中盈满温馨的氛围,只是这氛围没有维持多久就被外面的声音给打破了。门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快房门就被人推开,一道清丽悦耳的声音传了进来。

    “快!快!快!让我看看你家的小包子。”女子(身shēn)影如一阵风一般闪了过来,妩媚的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魅惑勾人的美眸中带着兴奋望着艾金怀中的小(奶nǎi)娃,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艾金无奈的摇摇头,抬起头看向风风火火跑来的元媚儿。这丫头已经是当娘的人了,(性xìng)子却一点都没有变。星眸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见她脸色红润(身shēn)形也恢复到了以往的纤细妖娆。嘴角微微勾起。

    “林雷放心你自己一个人过来?”

    声音刚刚落下,就看到房门口走来几人。林雷怀里抱着两个孩子,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和玲珑还有巧欣一起走了进来。

    “你要我说你多少次,你刚生完孩子没多久不要这么莽莽撞撞的。”林雷嘴上虽然数落着元媚儿,但眼中的宠溺却一览无遗。

    元媚儿撇撇嘴,将目光移到两人怀中的小(奶nǎi)娃(身shēn)上。眼中带着一丝渴望,瞧见她副样子。艾金将自己怀中的小(奶nǎi)娃递到了她的怀中,元媚儿小心的将那小小的(身shēn)体抱在怀中。见小(奶nǎi)娃一点都不认生,睁着大眼睛对着她笑。

    “真可(爱ài),你看她冲着我笑呢。”元媚儿脸上露出漂亮的笑容,目光一直怀里的可(爱ài)笑脸吸引:“不像我家那俩,怎么逗都不笑。”

    瞧见她那副嫌弃自家孩子的神色,林雷无奈的笑了笑。艾金送了元媚儿一对白眼。转头看向走过来的林雷,伸伸手。

    “来让我看看你们两人的孩子,怎么说我也是她干娘呢。”

    林雷将怀中的两个小家伙递给了艾金,艾金接过两个孩子。低头细细的打量着,这两个孩子模样一样。睁着大眼睛看着她,不若其他的孩子或哭闹或笑。他们就这样静静的望着你,不吵也不闹很安静。

    “你看,他们俩就是这样。安安静静的,不像个正常的孩子。”元媚儿逗着怀里的(奶nǎi)娃,嘴里还不停抱怨着:“我真怀疑,他们是不是我肚子里出来的。简直就是两个怪胎,让我一点没有做娘的感觉,还是小姐你的孩子可(爱ài)。你看她笑的多灿烂。”

    天尘早就将怀里的(奶nǎi)娃递给了林雷,头凑到艾金(身shēn)边看着她怀里安安静静的小孩子(身shēn)上。两个孩子看到又多出来的一个人,漆黑清澈的眼中划过一抹惊讶但很快的就掩盖下去。天尘薄唇微微勾起,这两个小东西可聪明的很啊。

    “小姐,你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要不…”元媚儿抱着小(奶nǎi)娃,嘿嘿一笑。眼睛中闪着异样的光芒,看向靠在(床chuáng)榻上的艾金:“要不,和我家儿子订个亲吧。”

    “我是一个开明的娘亲,我家闺女的亲事要让她自己做主。”艾金看着元媚儿那瞬间胯下来的小脸,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不过,我也不介意你家儿子追我家闺女。若是我家闺女喜欢你家儿子,我也不会反对的。”

    “真的?”元媚儿眼睛一亮,生怕艾金反悔一样:“小姐,这可是你说的哦。”

    艾金点点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两个小家伙。漆黑的星眸中闪过一道光亮,一直站在一边没有说话的巧欣走了过来。

    “小姐,王爷。刚刚宫里传话来,一会太后和皇上要过来。”

    听到巧欣的话艾金微微一愣,想了想孩子还没有起名字。看来皇上是要亲自为两个孩子赐名了,这对两个孩子来说是一种荣耀。一般只有皇子,才会得到皇上亲自的赐名。

    “小姐,那我就先回去了。我就过来看看的,拍卖行最近又要举行一场拍卖会。我们回去还要忙,就不打扰了。”林雷将怀中的小(奶nǎi)娃递给天尘,转头看向艾金淡淡的说道。

    “好,你们去忙吧。等过段时间我会亲自去趟拍卖行。”艾金点点头,将怀里的两个小家伙递给了林雷。

    元媚儿极其不舍得的将怀中笑的一脸灿烂的小(奶nǎi)娃还给了艾金,不过瞧那眼神好像是把自己亲生的孩子交给别人一般。最后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小(奶nǎi)娃,跟艾金和天尘道别离开了尘王府。

    天尘看着离开的两人,脸上也露出了无奈的笑。转头看向靠在(床chuáng)上,逗着怀里两个小(奶nǎi)娃的绝美女子。

    “你有没有发现,那两个孩子有着不属于他们的沉稳。”

    低沉的声音传入耳脉,艾金抬起头看向天尘。黑眸微微一闪,轻启红唇:“你也发现了,这两个孩子清澈的眼中看什么都太过于平静。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激起他们的(情qíng)绪一般,这样的孩子若不是有病,那就是他们太过于聪明。”

    艾金想着两个孩子异常平静的黑眸,显然易见这两个孩子根本不可能是前者。所以只能说明这两个小子是很聪明的,若是自家女儿能和他们其中一个在一起也是不错的。不过她还是如同和元媚儿说的话,她把未来选择夫君的权利交给她自己。只要是她闺女喜欢的,她就会同意。

    “我们家的这两个小(奶nǎi)娃肯定比他们更聪明。”天尘仰起头,眼中露出一抹骄傲。他相信,他们两人的孩子绝对会是最聪明的。艾金翻了一白眼,那里有这样夸自家孩子的。不过她也同样相信,她们的孩子不会比别人的差。

    将两人送走后,巧欣就去了厨房。将厨房里刚刚弄好的饭菜用托盘装好,就往艾金的房间走去。早上王爷就吩咐她们做些清淡的食物,时间刚刚好。她是打从心里的认可了天尘这个姑爷,他对小姐的感(情qíng)是那样的深。

    将煮好的粥和小菜放到了桌子上,巧欣走到(床chuáng)边想要扶着艾金下(床chuáng)。却被天尘伸手拦住了,天尘冲着巧欣微微一笑。

    “把粥和小菜拿过来吧,放到凳子上。”

    巧欣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按照天尘的吩咐将饭菜放到了(床chuáng)边的凳子上。然后退到了一旁,天尘端起瓷碗。

    “娘子,我来喂你。你现在还不舍和下地,还要在(床chuáng)上养一段时间。”天尘吹散勺子里清粥上面漂浮的(热rè)气,柔声的开口。

    艾金看着天尘轻柔的动作,乖乖的张开口将勺子里的(热rè)粥吞了下去。玲珑和巧欣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带着欣慰。瞧着两人如此幸福的样子,她们的心里也跟着高兴。

    正在这时,老管家从门外跑了进来。额头上还带着汗水,气喘吁吁的道:“王爷,王爷。皇上和太后来了。”

    老管家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到皇上天浦元洪亮的笑声。一道明黄色的(身shēn)影从门外走了进来,(身shēn)边还扶着一名头发花白却带着一(身shēn)威严的老人。

    “你们就不必出来迎接了,我和太后过来看看无双。”

    天浦元扶着太后走到(床chuáng)边,摆了摆手阻止了天尘和艾金要行礼的举动。嘴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声音中带着一丝欣喜。

    “无双你刚生完孩子(身shēn)体还很虚弱,这礼节就免了。我和太后过来看看,见你脸色红润我们也能放心了。”天浦元的话是对着艾金说的,但那眼神是不是的就瞟向艾金怀中的两个小(奶nǎi)娃(身shēn)上。

    太后坐在(床chuáng)边,看着皇上那副样子无奈的笑了笑。目光柔和的望向靠在(床chuáng)上的女子,声音中少了一丝平时的威严多了一些温(情qíng)。

    “女人生完孩子的这段时间,可以是要好好的养着。若是没有养好,对以后的(身shēn)体伤害很大。”

    艾金将怀中的两个孩子交给了皇上,回首望向太后。她可以感受到这个年迈的老人,对自己是真的关心。可能从前是因为天尘的原因她才会对自己好,现在从她眼中的关心可以看出她已经认可了她。

    “皇(奶nǎi)(奶nǎi),我知道。”艾金目光柔和,嘴边噙着一抹温暖的笑。

    太后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目光转向皇上怀里的两个小(奶nǎi)娃(身shēn)上。温柔的目光中多了一抹慈(爱ài),这是她的曾孙。有生之年,她能看到曾孙她此生便无憾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子,她相信有她在不止是尘儿会幸福。他们天岚会走上最鼎盛,这感觉来的很莫名其妙。但是,她就是这样坚信不疑。

    “两个孩子还没起名字呢吧?”天浦元提起头往下天尘和艾金,开口问道。

    “是啊,还没有起名字呢。不知道能否请父皇给这两个小家伙赐名?”艾金嘴角微微勾起,既然皇上都开口了。那她便接着他的话说就好了,星眸望向一脸欢喜的天浦元。

    “哈哈!那是自然,这两个孩子是我第一个皇孙。当然要朕来亲自赐名,朕要把最好的都给他们。”天浦元哈哈大笑一声,低头看着两个可(爱ài)的小(奶nǎi)娃。目光微微一沉,思索起来。

    “男孩叫天耀星,女孩叫天姿千。耀星,如同夜空里的星星一般耀眼。资千,姿色秀美集万千宠(爱ài)于一(身shēn)。”天浦元对自己起的这两个名字颇为满意,目光望向天尘和艾金开口问道:“你们觉得如何?”

    艾金和天尘点点头,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已经说了皇上赐名,那一切都听他的便好。见两人没有什么意见,又询问了一下太后。太后同样也没有什么意见,这两个孩子的名字就这样定了下来。

    皇上和太后在尘王府带了很久,一直到两个孩子都睡了。艾金要午休的时候才离开,而皇上亲自为两个孩子赐名的事(情qíng)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天岚国。

    碰的一声,一个古朴精致的瓷杯被狠狠的摔在了桌子上。一(身shēn)华丽宫装,面容(娇jiāo)媚的中年女子眼中带着狰狞的愤怒。

    “耀星,如同夜空里的星星一般耀眼。姿千,姿色秀美集万千宠(爱ài)于一(身shēn)。真是好寓意,看来皇上对这两个孩子真是疼入心坎里了,恨不得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们。”一道尖锐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朱偷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眼中划过一抹狠辣,抬头看了一眼面色(阴yīn)沉的女子。

    “父亲,天尘现在有了这两个孩子。皇上对他的宠(爱ài)肯定更加的多,若是他开口要这太子的位置。怕是,皇上也会给。”皇后面色(阴yīn)沉,声音如同千年的寒冰一般。

    幽静的暖阁内,只有皇后和丞相朱偷两人。朱偷端起一旁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淡淡的开口:“太子的位置?不,哪怕现在尘王要这皇上的位置。想必,皇上都会拱手让给他。”

    听到朱偷的话,皇后的心里一跳。她知道父亲说的都是真的,原本皇上想要传位给的就是天尘那个小子,不过就是因为锦儿是长子。在众多大臣的劝说下,才立了长子锦儿为太子。现在尘王先诞下了小皇子,这次若皇上再说要将皇位传给他。想必除了父亲那一党的人,其他人都不会反对。

    “不行,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qíng)发生,锦儿太子的位置不会让任何的人将它抢走。”狠狠的捏紧手中的锦帕,皇后(娇jiāo)媚的脸庞上出现了凝重的神色。凤眸转向坐在下面的老人,咬了咬唇瓣:“父亲,那我们该怎么办。现在尘王府增加了很多的侍卫,根本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朱偷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阴yīn)险的笑。狭长的眸子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皇后不解的看向老人,不明白为何什么都不用做。朱偷抬起头,冲着皇后微微一笑:“皇上亲自为两个孩子赐名那是何等的荣耀,这也要看两个小东西有没有这个能力享受。我们现在要做到就是让这两个孩子更加的受重视,自然会有人看不下去。树大招风,这个道理你还不懂么。我们是需要看准时机,推波助澜一下。”

    皇后虽然不太明白朱偷话里的意思,但隐约的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着什么计谋。于是点点头,她知道她的任务就让这两个孩子更加受宠让所有人都知道。

    “锦儿的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该为他寻个门当户对的女子了。”朱偷嘴角的笑逐渐变的柔和,眼中带上一抹慈(爱ài)。和刚刚那个(阴yīn)险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听到朱偷的话,皇后的凤眸微微的黯淡了下来。她知道锦儿喜欢的人是尘王妃,若是她现在和他说这件事。想必他也不会同意,而且作为一个娘亲。她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得到幸福,皇后的心里有了一丝犹豫。

    似乎看出了皇后心里的犹豫,朱偷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锦儿现在变了很多,我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有野心的孩子。若是他能登基,什么女子是他得不到的。我想他能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朱偷说完便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依然在沉思着他话的皇后。微微转(身shēn),淡淡的开口:“时候也不少了,我就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想想的我话吧。”

    说完便离开了暖阁,留下了皇后一人在那里沉思着。朱偷离开以后,皇后反复思索着他的话。觉得他说的没错,只要锦儿登上了皇位。把那女子抢来便是,彼时锦儿已经是当今的皇帝。又有谁敢说他的不是,想到这皇后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福公公!”目光微微收敛,凤眸望向暖阁的门口喊道。随着她的声音落下,暖阁的房门被推开。福公公弓着(身shēn)子跑了进来,见到皇宫立刻行礼讨好的说道。

    “皇宫娘娘,不知叫奴才有何事?”

    “你去太子府,将太子召进宫中。就是本宫找他,有事商议。”端起桌子上精致的瓷杯,轻轻抿了一口。眉头微微一皱,茶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凉了。

    福公公立刻上前将那凉了的茶水撤掉,换了一杯(热rè)茶奉上。随后往后退了一步,恭敬的道:“奴才知道了,这就去召太子进宫。”

    见皇后点点头,(身shēn)子一转离开了暖阁。急忙忙的前往了太子府,他知道皇后肯定是有事与太子商议。脚下的步子不敢有片刻的放慢,就怕耽误了主子的事(情qíng)。

    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福公公终于回来了。(身shēn)后跟着(身shēn)材修长的天锦,当一(身shēn)白衣的天锦出现在皇后面前时。皇后眼神微微的一晃,他和皇上还真是长的很像。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让她有一瞬间觉得是皇上来了。

    收回心神,皇后冲着天锦柔和的一笑。从暖榻上走了下来,来到天锦的(身shēn)边。眼中带着慈(爱ài)的光辉,上下打量了一番沉默站在那里的人。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自从他从那个楼梯上摔下去被救醒以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就算是她现在都看不清他在想着什么。

    “锦儿,来我们到那边去做。”皇后微笑着拉着天锦的手,走到暖榻上坐下。看了一眼跟在(身shēn)后的福公公,淡淡的开口:“你去门外守着吧,不许任何人来打扰我们。”

    福公公为天锦斟了一杯差,退到一旁。听到皇后的话,立刻躬了躬(身shēn)子:“是,奴才遵命。”说完,就退出了暖阁。将这片空间,留个了这母子两人。

    “母后,你今天唤儿臣来是有事想和我说吧。”天锦端坐在皇后的(身shēn)边,黑眸中清冷而静谧。淡淡的望向温柔看着自己的人,那眼中不带任何的感(情qíng)仿佛眼前的女子不是自己的娘亲一般。

    看着这样毫无感(情qíng)的天锦,皇后的心里微微的抽疼。过去的锦儿很(爱ài)在自己的(身shēn)边撒(娇jiāo),现在却变得这般的冷漠。微微的咬了咬嘴唇,凤眸中的(情qíng)绪收敛起来。

    “想必皇上为天尘的两个孩子赐名的事(情qíng)你也知道了。”皇后淡淡的开口,凝视着他的凤眸中闪过一抹冷意:“可以看出皇上有多喜欢那两个孩子,现在这些对你太子的位置有太多的威胁。母后决不(允yǔn)许,有任何人威胁到你的位置。”

    看到天锦依然一脸淡漠的样子,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心里喜欢那个无双公主,但她现在天尘的妻子。”见他平静无波的黑眸在听到无双的名字时,微微的一瞬间的闪烁但很快的就被掩盖下去。皇后咬了咬牙,继续开口:“只要你将太子的位置保住,以后登基了将那女子夺来。那时,谁又敢说什么?”

    “所以呢?你们要我怎么做?”淡淡的声音从那薄唇中传出,天锦淡漠的看了一眼(身shēn)边的皇后。他知道,肯定是他外公又给他的母后出了什么主意。他到是想知道,这次他又整出什么事来。但皇后的话,有一句说进了他的心里。那就是,若是他登上了皇位。他就算把她夺来,又有谁敢说什么。这个世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你也到了大婚的年纪了,天尘已经娶了妻子有了自己的孩子。你也该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子成亲了,你不能落在他的(身shēn)后。而妻子的人选,一定要是能对你有帮助的。”皇后抬头看向天锦,沉声说道。

    “儿臣的婚事就由母后来办吧,若是没有别的事(情qíng)。那我就先回去了。”天锦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自己的婚姻不过就是一场交易而已。他不能否认,皇后说的没错。娶一个能帮助到他的娘子,对他来说很重要。

    “锦儿…”皇后看着转(身shēn)要走的人,咬了咬唇瓣,最后挥挥手:“那这件事(情qíng)就这样定下来了,你回去休息吧。”

    天锦没有说话,抬起步子毫不留恋的就离开了暖阁。皇后看着他离开,心里一阵难受。她突然觉得自己似乎离自己的儿子越来的越远了,而这种感觉让她很无力。微微的地垂下凤眸,微微的握紧双拳。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福公公,跟我去趟皇上那里。”

    福公公听到皇后的呼唤声,立刻进了暖阁。走上前,搀扶着皇后的手臂:“是,皇后娘娘。”

    布置奢华的宫(殿diàn)内,一(身shēn)华丽宫装的中年美妇,手中拿着竹条逗弄着金丝笼子里的小麻雀。莹润的肌肤毫无瑕疵,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美丽的脸庞上挂着淡雅的笑,整个人气质如兰。

    “娘娘,你猜的没错。丞相刚走,皇后娘娘就将太子叫去了她那里。太子离开后,就带着福公公去了皇上那里。”站在女子(身shēn)边,容貌清秀的宫女淡淡的开口。

    “皇上亲自为那两个孩子赐名,想必她肯定是坐不住了。”收起手中的竹条,递给(身shēn)边清秀的宫女。拿起一旁的锦帕,擦拭着白皙的玉手。嘴角浮起一抹冷凝的笑。

    “娘娘,黄航如此重视那两个孩子。这份宠(爱ài),尘王很有可能取代太子的位置。那我们…。”清秀的宫女微微的皱起眉头,她知道自家娘娘也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坐上那个位置。

    “有人比我们心急,我们只管看着就好了。”将锦帕放回一旁的桌子上,兰贵妃走到大(殿diàn)上金椅上。(身shēn)体向后微微依靠,嘴角噙着抹讽刺的笑:“这些年,皇后娘娘想尽办法要除掉尘王。又有哪一次成功了,而你以为尘王真如表面上那样好欺负?原本只有一个尘王,她对付起来都有些困难。现在又多了一个尘王妃,她背后的那个拍卖行可是不简单。既然能和那些佣兵挂上勾,虽说表面上是那个元媚儿和林雷在搭理。但那些人似乎都是听她的,若她没有些能耐那些人会听命于她。就让这两虎相争,最好最后弄的两败俱伤。”

    漂亮的眸子里划过一道冷芒,嘴角勾起一抹狠戾的冷笑。原本如兰花般的气质消失殆尽,周(身shēn)闪发着一股(阴yīn)冷的感觉。就连站在一片的清秀宫女,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怕是这后宫中,因为皇上亲自为那两个孩子赐名又要不太平起来了。只是不知道这次的赢家,又会是谁。生活在这后宫中的女人,似乎时刻都算计与明争暗斗中生活。

    艾金此时正逗弄着两个小(奶nǎi)娃,完全不知道皇上亲自为两个孩子赐名而引起的一连窜的反应。不过即使她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毕竟现在在她的眼中,不管是皇后还是那个表面是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兰贵妃都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

    金色的阳光洒落在大理石铺垫的小路上,艾金独自漫步在小路上。现在的她终于可以出来走动,不用再躺在(床chuáng)上了。闻着混合着花香的空气,用力的呼吸了一下。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惊艳的弧度,还是外面的空气好。

    她是趁着巧欣去厨房的时候,悄悄的跑出来的。虽然她被(允yǔn)许出来走走,但是必须(身shēn)边跟着人。她很久没有去净月湖边坐坐了,现在能出来了她第一个想去的地方就是那里。任由温暖的阳光打在(身shēn)上,她迈着步子缓缓的往净月湖的方向走去。

    来到净月湖旁,看着在阳光的照(射shè)下波光潋滟的湖面。清澈的湖底,一群群的鲤鱼欢快的游((荡dàng)dàng)着。似乎感觉到有人靠近,竟然成群结队的往湖边游来。艾金在湖边一颗柳树下坐了下来,(身shēn)体向后一靠。双手置于脑后,微微的扬起头。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清风,如墨的发丝随风轻扬。夜寒走到净月湖边的时候就看到,让他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情qíng)景。

    柳树下女子慵懒的靠在树干上,绝美的小脸微微扬起。满头青丝在清风的吹拂下,在空中飞扬划出惊艳的弧度。晶莹剔透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shè)下折(射shè)出温润的光泽,红唇边的那抹笑恍花了他的眼。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夜寒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里有一个地方轰然崩塌。黑眸中的冰冷渐渐的退下,逐渐被温柔所取代。怕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qíng)是有多么的温柔。若是顾风和柳之源看到,一定会惊讶的嘴都合不上。直呼他们的冷(情qíng)王爷被鬼附(身shēn),或者是被人掉了包。

    许是感觉到(身shēn)后那灼(热rè)的目光,艾金睁开双眸。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缓缓的转过头循着这道灼(热rè)的目光望去。当看到眼中一片冰冷的夜寒时,微微一愣。刚刚那道灼(热rè)的目光真的是他发出来的吗,难道是她产生了错觉。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最后还是艾金收回了目光。将视线投(射shè)到平静无波的湖面上,淡淡的开口。

    “这里很美吧。”

    听到这轻柔的声音,夜寒黑眸微微闪烁了一下。迈步走了过去,到了她(身shēn)边停下来步子。低头看着嘴角带着浅笑的女子,长了长嘴最后只是轻声应了一声。

    “嗯!”

    艾金站起(身shēn),伸手弹了弹长裙上的灰尘。目光至始至终望着闪烁着耀眼光辉的湖面,抬步往前走了几步。一直到快要粘湿裙摆才停了下来,静静的站立在那里。

    “没先到,你竟然用了那么短的时间就将蓝冰国的大权都掌握在了手中。”轻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渺。仿佛只要风一吹,就会消散一样。

    静静的凝视着女子纤细的背影,夜寒强迫自己收回目光。声音如同平时一样,听起来冷冰冰的。

    “那也要多谢你的暗中帮忙,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快的将蓝冰国的大权掌控在手中。”冰冷的眸子淡淡的望着女子,薄唇轻起:“我现在已经掌握了蓝冰国的大权,现在你可以说你的要求了。”

    他依然记得那个时候两人之间的交易,现在他已经得到了蓝冰国的大权。也是时候将这笔交易了结了,虽然他心里不愿这么快就将这笔交易了结。毕竟这是两人唯一能够有一丝关联的事(情qíng),若是现在了结了。他们之间,就真的再无任何的联系了。

    “我还没有想好,等到我想好了自然会派人去告诉你。”艾金勾起浅笑,她没有看错人。这个男子是一个信守承诺之人,其实当初帮助他完全是因为蓝冰国的皇后对她动了杀机。她不过是先下手了而已,让她没有机会对她动手。

    听到她的话,心里突然松了一口气。这样他们就还有着一丝联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从来都紧绷着的嘴角微微的上扬。清风拂过,吹起两人的衣衫。两人再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净月湖的景色。

    直到一声带着焦急的清脆女声传来,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夜寒眉头微微一皱,转头看去。

    “小姐,我一个转(身shēn)你就不见了。我找了半天,这才找到你。”巧欣看到艾金的(身shēn)影,连忙跑了过来。将手中的披风为她披上,嘴里还抱怨着:“你要是出了点事,我怎么向王爷交代。而且,你现在的(身shēn)子最好不要多见风。”

    艾金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发现巧欣越来越像小管家婆了。天尘不在的时候,她就成了他的眼睛。她走到哪她就跟到哪,不许她这样不许她那样。单手扶额,艾金无奈的冲着夜寒笑了笑。

    巧欣看到艾金的样子,心里也很无奈。见到她的动作,这才发现艾金(身shēn)边还站着一个人。这一看,微微楞了一下。随后回过神,冲着夜寒行了下礼。

    “寒王。”

    夜寒冲着巧欣点点头,他知道她是来找她离开的。谁然心中有些不舍,但是还是冲着两人笑了笑。虽然那个笑容有点僵硬,可以忽略不看。

    “我还有些事(情qíng),我就先离开了。若是有什么事,就差人去找我便可。”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巧欣望着夜寒离开的背影。刚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竟然在他冰冷的黑眸中看到了一丝不舍。收回略带疑惑的目光,转头看向正扯着自己披风的女子。微微的叹口气,若寒王也喜欢上自家小姐。那他注定要受伤了,因为在小姐的眼中只有尘王一人。不管其他人有多好,依然不会入她的眼。

    “小姐,我们也回去吧。一会王爷回来,找不到你会着急的。”巧欣扶着艾金,轻柔的说道。

    艾金点点头,她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是该回去了。不然等天尘回来,知道自己偷偷的留来湖边肯定会唠叨她一顿。想想就头皮发麻,没等巧欣扶着她。就拉起她的手,快步往回走。巧欣瞧着她如此的速度,偷偷一笑只有王爷才能制得住自家小姐了。

    两人从净月湖回来,刚进院子就看到站在大树下那抹欣长的白色(身shēn)影。一(身shēn)白衣的俊美男子,(身shēn)体慵懒的靠在树干上。一双漂亮的紫眸此时似笑非笑,嘴角勾着一抹戏虐的笑。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的慵懒劲,说不出的魅惑人心。

    艾金愣愣的看着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个男子不管看过多少次,都会让人觉得惊艳。收回心神,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妖孽。不过看到他嘴角的笑,和那双紫眸中的似笑非笑。忍不住打了个一个冷颤,她怎么会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娘子,为夫在这里等了好久。”天尘看着站在那里死活不肯往前再走一步的绝美女子,眉头轻轻一挑:“你,是不是该和为夫说说你去了哪里,见了那些人?”

    那上扬的嘴角笑的越发的妖孽,紫眸中的笑意也越发的灿烂起来。艾金只觉得背后一阵冷汗,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每当这他笑的越妖孽。她得到的惩罚就越严重,清澈的眸子悄悄的打量了一下院子。似乎在寻找着逃跑的路线,她有预感被他抓到的下场一定很惨烈。

    天尘见她四处张望,站直了(身shēn)体。迈开步子,向着那个想要逃跑的女子走去。嘴角挂起恶魔般的笑,紫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题外话------

    推荐好友蓝凌薇的文文《嫡女悍妃》http:。xy。550982。ht

    一纸密诏,活人殉葬,姐替妹嫁,嫡长女命丧庶母之手。

    一朝穿越,三尺薄棺,土埋半截,丑女重生,鬼神退避!

    “怎么昨晚没疼死你?这会儿还有力气跟我犟!”

    “别说的好像我同你有(奸jiān)(情qíng)一般,本大小姐可是尚未出阁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46 皇上赐名后的连锁反应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