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夜寒的邀请

    温(热rè)的阳光透过马车的窗户洒落到车厢中,自从离开那个小城镇一路上马车里都很安静。『言(情qíng)首发因为顾及秦静的伤刚好,马车行驶的速度并没有之前的那样快。而是一路平稳缓慢的往天岚城的方向前行,许是闭目时间过长,夜寒抬起眼皮看向马车中的另外两人。

    冰冷的黑眸中划过一道暗芒,这几天他虽然一直都是微微闭着眼睛。却也在暗中观察两人,他发现秦静似乎对这个优雅俊美的男子有着一丝抵触和戒备。也许,在他不在的那段时间两人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似乎是感觉到他打量的目光,秦静缓缓的睁开了闭着的双眸。一抬头就撞进了那双冰冷的黑眸中,柔柔的一笑。她伸出纤细的手,拿起马车中央木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夜寒。

    “公子,您醒了。喝杯茶吧。”轻柔的声音在马车中响起。

    “谢谢!”夜寒接过茶杯放到嘴边抿了一口,淡漠而疏离的道。

    他的话音刚落下,那一直紧闭双眸的优雅男子睁开了眼睛。转眸看向脸上带着柔和笑容的美丽女子,眼底浮现出一抹戏谑的笑意。

    “秦姑娘,你这差别待遇可不能这么明显。着马车中,可不止夜公子一人哦。”低沉悦耳的男音从那张唇形完美的薄唇中传出,他嘴角那抹优雅惬意的笑让秦静心里恨的咬牙切齿。

    纵然心中怒火中烧,但在夜寒面前不能发作。秦静压下心中滔天的怒火,转眸看向优雅的男子。嘴角微微上扬。

    “木公子说笑了,我见你正闭目养神便没有打扰你。既然你现在醒了,那自然也要为你倒上一杯茶。”说着伸手再次拿起茶壶倒了一杯,递给了眼中带着戏虐笑意的男子。

    “那木某,就谢过秦姑娘了。”木(允yǔn)不客气的接过茶杯,放到嘴边一口饮尽。

    秦静冲着木(允yǔn)微微的笑了下便收回了望着他的目光,她现在是特别希望快点到天岚。这样就能远离这个让她全(身shēn)都不舒服的男子,他知道这个男子是夜寒要送给某人的礼物。将马车的窗帘掀开往了眼外面。

    马车此时正奔跑在一跳宽广的道路上,道路两边是高大(挺tǐng)拔的大树。再往前开隐隐的能看到一片空旷的土地,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前行。秦静放下窗帘,知道很快就要到达天岚了。她从来没有开口问过她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她明白自己能跟来已经是夜寒最大的让步。

    马车中再次恢复了安静,木(允yǔn)(身shēn)体慵懒的向后一靠。双手撑在脑后,目光扫过自己对面一(身shēn)冰冷的黑衣男子。

    “夜公子,你要将我送给的那人对你来说很特别吧。”

    这句话打破了马车中的安静,夜寒抬起黑眸望向对面嘴角带着优雅笑意的男子。冰冷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看着他,那双迷人的眼眸亦静静的凝视着他。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没有说一句话。秦静也将目光移到了夜寒的(身shēn)上,小手握紧成拳。她也很想知道,那个人对夜寒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马车中三人各怀心思,就这样一直僵持着。时间悄然的流逝,终于夜寒收回望着木(允yǔn)的目光。微微闭上双眸,淡淡的开口。

    “一个朋友而已。”

    木(允yǔn)优雅的一笑,什么也没说撇了一眼秦静变闭上双眸小憩起来。只是这一句话,大家心里都已经明白。那人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他这次被派出来看来是有很多好戏可以看了。他突然开始期待,未来的(日rì)子一定会很精彩。纵然没有见到过那个女子,但能得到他的夸赞定然是有着过人之处。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只听见马车外传来了顾风带着愤怒的冰冷声音。

    “你们是何人,敢拦截我们的马车?”

    顾风看着突然从道路两旁穿出来了一群凶悍大汉,这群人手中都拿着闪着寒芒的大刀。个个都长的凶神恶煞,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眼中的杀意和贪婪丝毫不加掩饰,为首的一名脸上有着一道丑陋刀疤的大汉仰天大笑。

    “哈哈,我们是何人?”刀疤大汉抬起眉毛,脸上带着一丝得意之色:“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想从这里过去就要留下你们(身shēn)上的钱财。”

    顾风转头看向柳之源,两人眼中都是了然。看来他们这是遇到了强盗了,看来想要穿过这片树林和这些强盗动手是必不可免的了。

    “若我们不交呢?”顾风冷冷一笑,只是一些登不上台面的绿林强盗罢了。他还没有放到眼里,想打劫他们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呸,小子我告诉你不要小看我们这些人。老子出来打劫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刀疤大汉唾了口唾沫,凶悍的看向顾风,他眼中的不屑刺激到了他。手一扬,大喊道:“兄弟们,给老子上。给这个瞧不起我们的小子一点教训,不留下钱就把命留下。”

    在刀疤男子的一声大喝下,他(身shēn)后的一群男子二话没说亮出自己的大刀冲着两人就冲了过去。刀疤男子(阴yīn)狠的望着两人,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离开这里,都要把命留下。这就是你们小看我们的下场。”说完,提起自己手中两锤就飞(身shēn)袭向了顾风。

    顾风和柳之源背靠背应付着冲过来的一群人,突然感觉到从旁边袭过来一道强劲有力的攻击。没有给他躲闪的机会,一锤冲着他飞来,顾风微微转(身shēn)将长剑挡在(胸xiōng)前。剑(身shēn)与大锤撞击到一起,摩擦出一片火花。

    顾风用力的一推,将大锤击飞。(身shēn)体向后退了几步,眼中露出惊讶的看向刀疤男子,这刀疤男的内力雄厚。他握剑的虎口处被震的还隐隐发麻,(胸xiōng)口处更是传来一阵疼痛。目光微微一沉,这个刀疤男子不简单。

    “顾风,你没事吧。”柳之源挥剑挡下一道攻击,(身shēn)子飞快的一转再一次站在了顾风的背后。他看出顾风的眼神中出现一抹凝重,就知道那个将顾风击退的刀疤男子不简单。

    “我没事,不过这些人看来不简单。尤其是那个刀疤男子,他的内力相当的雄厚。刚刚的那一击,他并没有用出全力。”顾风的眉头皱起,目光渐渐凝重起来。

    “哈哈,小子这就是你轻敌的下场。兄弟们,将他们给我拿下。”刀疤男子哈哈一笑,提起大锤再次飞(身shēn)而上。

    这一次他的攻势更加的凶猛,将顾风击的连连后退。外面打的火(热rè),马车中却恰恰相反依然很安静。

    “夜公子,你不出去看看?”木(允yǔn)睁开眼睛,微微挑眉看向依然闭着双目的夜寒。这个男子到是能沉得住气,一点都不担心他的手下。从外面传来的对话和厮打声,明显的能够知道他们处于下风。

    “何必出去多此一举,在这里等着他们自己过来就好了。”夜寒闭着双眸,薄唇一掀。强盗?这里是天岚城外的一片树林,穿过树林便就到了天岚国的主城天岚城。有那些强盗赶在皇上眼皮子地下拦路抢劫,这是活腻了。早就知道那些人不会放过他了,这一路以来他早就有了心里准备。

    木(允yǔn)眼底划过一道光亮,不过很快就被淡淡的笑意掩盖下去。这个男子的沉稳和缜密的心思,不愧能够在那面短的时间内将蓝冰的实权都把持在自己的手中。木(允yǔn)心里微微一笑,这都不管他的事。他只要保证他可以安全到达天岚便可,若不是紧急的(情qíng)况并不需要他出手。而且,他也不认为这次需要他动手。他只需要站在一边看着就好了,人家都不急他急什么,想着便闭上了眼睛。

    外面的战斗似乎越演越烈,碰的一声。顾风的(身shēn)体被大锤击飞。(身shēn)体成抛物线飞了出去,撞击到一旁的大树上。(胸xiōng)口一阵血气翻涌,噗突出一口血。(胸xiōng)口处传来一片火辣辣的疼痛,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顾风!”柳之源看着顾风被刀疤男子给打飞,惊呼一声立刻飞(身shēn)向着他飞去。到了他的(身shēn)边,将他从地上扶起来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扔进了他的口中。

    刀疤男子将大锤背到(身shēn)后,走到两人面前。低头看向两人,冷冷一笑:“当初乖乖把钱留下,何必遭受这番罪。”男子冷哼一声:“这就是你们小看我们的下场,下辈子你们可不要再小看任何一个人了。”

    男子的目光突然从两人(身shēn)上一转,转移到了不远处的马车上。粗糙的大手摩擦了两下下巴,锐利的眸子划过一道暗芒。突然拎起两个大锤,往马车的方向走去。见到男子的举动,顾风和柳之源心里同时一惊。同时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刀疤男竟然冲着马车而去。

    不管(身shēn)上的伤有多重,两人再次拿起剑冲着刀疤男子袭去。他们不能让这男子伤害到主子,刚刚两人都玉这男子交手过。他的武功并不比主子差,原本他们在一群人的围攻下游刃有余。但这男子一上来,(情qíng)势瞬间就逆转。演变到最后其他人都停下了攻击,他们两人联手对付那男子。竟然一点都没有伤害到他,反而被他打成重伤。这个男子,真的是普通的强盗吗?

    两人还没有近到刀疤男子的(身shēn),就被男子挥出的两个大锤再次击飞出去。等两人再次从地上站起来,那刀疤男子已经走到了马车前。锐利的眸子看着马车,眼底划过一道异芒。

    马车中夜寒紧闭的双眸突然睁开,嘴角冷冷的勾起。站起(身shēn)走到车门前掀开帘子走了出去,秦静见他要出马车立刻也跟了出去。两人都下了马车后,木(允yǔn)缓缓的睁开了双眸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抬起修长的手臂,伸了一个懒腰也站起了(身shēn)。这一路他一直都在坐着,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下去走走活动下筋骨。想着,也走下了马车。

    “哎呦,竟然来了这么多的人。”木(允yǔn)下了马车,看到马车外站着的一群人。个个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啧啧的说道。漂亮迷人的黑眸扫向面前的一群的人,(身shēn)体慵懒的向后一靠,靠在了马车上:“夜公子,看来我们是遇到了强盗了。”

    夜寒撇了一眼一(身shēn)慵懒气质的男子,随即看向站在自己面前提着双锤的刀疤男子。嘴角微微一勾,声音冰冷如同千年的寒冰。让听着的人都不(禁jìn)背后穿出一阵冷风,头皮发麻。

    “看来那(日rì)你没有成功,今天又来一次。”

    刀疤男子眼底划过诧异,没想到他竟然认出自己来。看来这个男子不简单啊,难怪那人会出那样高的价钱来买他的命。不过不管他有多厉害,今天他必须命丧于此。

    “哈哈,不愧是蓝冰国的寒王。我变成这样,你都能看出来。真是让我佩服,不过。”刀疤男子哈哈一笑,一抬手在面上一撕。一张人皮面具出现在他的手中,而暴露在众人眼中的男子。面容虽然普通,那双眼睛却异常的锐利。

    顾风和柳之源此时已经互相搀扶着走到了夜寒的(身shēn)边,看到男子微微一愣。随机想起,这双眼睛中那抹锐利的光芒。不久是那晚夜袭他们的黑衣人吗,原来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强盗。

    “主子…”顾风有些担忧的看向夜寒,上次这个男子没有杀了主子。看来这次,他是会不折手段的对主子痛下杀手。

    挥了挥手,夜寒打断了顾风的话。让他们两人到一边休息,冰冷的黑眸看向眼前的男子。

    “我想你是他花钱请来的杀手吧,不如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如何?”

    男子眼中划过惊讶,没想到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他竟然能如此的气定神闲的要和自己谈条件。粗糙的大手抚摸的着下巴,锐利的眸子闪过一道光芒。向他们这种杀手,永远都活在黑暗中。所有见过他们面貌的人都要死,而他们不过都是为了生存为了钱而已。若他的交易对自己更加有益,他不介意考虑考虑。

    “好,那你就说说你的建议吧。”

    “你们来杀我,无非就是他给了你们很多钱。我可以出两倍的价钱,反过来买他的命。”嘴角微微勾起,夜寒上下打量了一番男子。冰冷的眸子微微一闪:“你可愿意加入我夜剑山庄?”

    这次换成男子微微一愣,夜剑山庄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这片大陆的顶尖势力之一,想要加入夜剑山庄何其容易。现在这个一(身shēn)冰冷的男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黑眸微微一眯。他究竟是谁,夜剑山庄收人从来都是要经过考验才可以加入。为何他…。

    “你若愿意加入,就拿着他去夜剑山庄找副庄主。看到令牌,他会为你安排一切。”夜寒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扔给了男子,然后头也不会的转(身shēn)上了马车;“不管你加入夜剑山庄与否,我们的这次交易还是算数的。”

    男子低头看着手中的令牌,瞳孔骤然一缩。这令牌,猛然的抬起眸子看向正准备上马车的人。嘴角微微的一勾,淡淡的道。

    “我愿意加入夜剑山庄,不过可否将手下这些人都收下。”

    夜寒停下脚步,转(身shēn)看向他(身shēn)后站着的一群人。那群人早已经收起了(身shēn)上那凶神恶煞的气势,个个都面无表(情qíng)沉默的站在一旁。一看就一群训练有数之人,这样一群人的加入将会给夜剑山庄添加不小的实力。

    “可以,这些人跟着你加入并且还是隶属于你的手下。”

    丢下这句话,便头也不会的伤了马车。丢下听到他的话(身shēn)体微微一怔的男子,秦静看了男子一眼什么也没说跟着上了马车。她心里也很惊讶,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没想到竟然以这样的一幕结束,一切都在意料之外又在(情qíng)理之中。什么样的事(情qíng),能难道这个男子呢。

    “真无趣,就这么结束了。”木(允yǔn)打了一个哈欠,抬手伸了个懒腰上了马车。

    顾风和柳之源虽然对男子有着不满,即使知道他只是那人钱财办事。但他竟然两次要主子的命,不明白主子为何要邀请他加入夜剑山庄。即便他们再不高兴,主子做的决定他们也不能违抗。两人没有说话,只是警告(性xìng)的看了一眼男子便走到前面不远处的两匹马前上了马。他们刚刚的伤,服下药丸后已经好了很多。而且只要穿过这片树林,就到了天岚城了。

    马车再次缓缓的行驶起来,片刻后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马车飞驰而过的一片烟尘,男子站在原地望着马车消失的方向。直到马车出了他的视线,他才收回目光。看向跟在自己(身shēn)后的一群兄弟,无奈的摇摇头。

    “你们可愿意跟着我加入夜剑山庄。”

    “老大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众人一空同声的喊道,那洪亮整齐的声音惊动林间的鸟儿。刹那间,鸟儿都纷飞出树林。

    男子满意的点点头,这些兄弟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人。杀手都是在刀尖上过(日rì)子,若是有一个安稳的地方他们怎么会不想去。况且那里还是夜剑山庄,没想到这次的接的任务会给自己带来这样的一个机遇。那个冰冷的男子,沉稳大气跟着他一定会成就一番事业。

    “好,那我们走吧。”

    男子的话音刚落下,片刻后便消失在了树林中。这片树林再次恢复到了安静,柔和的阳光洒向林间留下斑驳的树影。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41 夜寒的邀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