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置之死地而后生

    望着(床chuáng)顶,无论如何她都睡不着。『可乐言(情qíng)首发』从玲珑被带走这段时间,只有在天尘的怀里她才能勉强安睡。现在天尘早上就被叫进了皇宫,没有他在她根本就睡不着。巧欣肯定不会让她起来去院子里走动,只能现在无聊的看着(床chuáng)顶发呆。

    纤细的手指抚摸着被小包子撑的鼓鼓的肚皮,眼底悄然滑过一抹温柔。嘴角微微勾起,她知道小东西很健康。再过一段时间,他就可以平安来到这个世界上了。真不知道会是男孩还是女孩,是长的像她还是他。现在的她,很期待这个小生命的降临。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艾金收起眼底的(情qíng)绪,转眸看向房门的方向。她知道一定是巧欣处理完前院的事(情qíng)回来,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

    “进来吧!”

    随着她声音的落下,房间的门被轻轻的推开。巧欣从门外走了进来,站在了门口。俏丽的小脸上,那双漂亮的黑眸中溢满了欣喜和激动。她(身shēn)子微微一动,将(身shēn)后的人拉到了(身shēn)前。

    “小姐,你看谁回来了。”那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可见她内心的波涛汹涌。

    艾金微微一怔,看到巧欣眼中的激动和欣喜眸光一转看向她到(身shēn)前的人。当看到那抹熟悉的(身shēn)影。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不过很快的回过神。掀开被子,就下了(床chuáng)。快步走了门口,纤细的手抚上自己熟悉的容颜。

    “玲珑,你回来了?”星眸中浮现出点点的涟漪,带着不确定上下仔细的打量着她。仿佛害怕这一切都是假象一般,一直到确定这都是真的才松了一口气。

    “是的,小姐我回来了!”玲珑伸手拉住她的双手,澄澈的黑眸中也带着激动。她终于又看到小姐了,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小姐见到她时的(情qíng)绪起伏。想到这些(日rì)子她一定很担心自己,况且她现在还怀着孩子。心里就是一阵的愧疚,猛然的一下跪在了地上。

    她突然的动作让艾金一惊,连忙要将她给扶起来。却被玲珑给制止住了,只见她仰起头眼中带着自责:“小姐,玲珑让你担心了。”

    艾金微微摇摇头,将她扶了起来。嘴角勾着温暖人心的弧度,她拍拍玲珑的肩膀:“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

    玲珑的眼睛微微湿润了,她这一生能遇到这样的主子即使是死也死而无憾了。艾金突然伸手抓住了玲珑的手腕,内力缓缓的探入她的体内确定她没有一点事终于放心了。拉着她就往里面走,她想知道她是如何从那个魔主的手中安然无恙的回来的。

    就在转(身shēn)的瞬间,眼角余光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一抹欣长的(身shēn)影。艾金停下脚步,微微一转(身shēn)星眸望向男子。眼底划过一抹深思,这人为何会给她一种似成相识的感觉。眸子微微眯起,眸光锐利的看着男子。

    玲珑顺着艾金的目光望去,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带了一个人回来。想到锦渊(身shēn)上的毒,俩忙松开了她的手。跑到了锦渊的(身shēn)边,拉起他的大手走了进来。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停下了脚步,微微的咬了咬唇瓣。她心里有些不安,她了解小姐的(性xìng)子。若是让她知道是他带走了自己,小姐定然是不会帮他解毒的。但是她并不想对小姐说话,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艾金的眸子看向两人相握的双手,眼底划过一抹暗芒。看出玲珑眼底的挣扎,艾金什么也没说淡淡的扔下一句话便走回了(床chuáng)边。

    “有什么事,进来说吧。”她知道,玲珑会将所有的事(情qíng)都告诉她。包括这个男子的(身shēn)份,以及两人之间的关系。

    三人在艾金的一句话落后一起走进了房间,巧欣将房门掩上跟了上去。房间中谁都没有说话,陷入了一片安静中。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扉照(射shè)进来,打在艾金的(身shēn)上。那暖暖的感觉,让她微微眯起的了眸子。

    略显臃肿的(身shēn)子靠在了(床chuáng)榻上的软枕上,巧欣从房间的桌子上倒了一杯酸梅汁递给了她。接过酸梅子慢慢的喝了几口,一股清凉的酸甜之感划过口舌。让她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微微眯起的眸子掀开看向有些不安的玲珑。

    “有什么事,就说吧。”

    那轻飘飘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慵懒,听不出喜怒哀乐。玲珑咬了下唇瓣,往前走了一步跪在了地上。

    “小姐,请你救救锦渊。”

    一直没有说话的男子,突然上前走到了玲珑的(身shēn)边伸手要将她扶起。却被玲珑挣扎开,金色面具外露出的清澈黑眸中划过一抹无奈。双膝微微一屈,和玲珑并肩跪在了地上。不过可以看出来,他即使跪下也不是对着艾金而是陪着玲珑而已。

    艾金不动声色的看着男子的动作,星眸中划过一抹惊讶但很快就被掩盖下去。从她看到男子脸上的金色面具之时,她便认出了男子的(身shēn)份。

    “他将你悄无声息的带走,让我们为了你担心这么多天。甚至威胁到了你生命,我为什么要救他。”艾金面无表(情qíng)的看向玲珑,声音中隐隐带着一抹愤怒。

    “玲珑。”一字一句的叫出她的名字,星眸深深的凝视着跪在地上的人嘴角一掀:“给我一个救他的理由。”

    玲珑听到艾金的话,心里一颤。果然,什么都瞒不住小姐。一眼便看出锦渊就是带走自己之人,可是虽然锦渊虽然将她带走却没有伤害过她。况且,他现在变成这样很多原因都是因为她。即使当初的一切只是一个误会,她不想让他一直这个样子。长袖下的双拳握紧,他不应该变成这样。

    “小姐,我知道玲珑这段时间让你担心了。小渊他带走我并没有伤害过我,而他变成今天这样都是因为我。若是不能帮他解毒,那个梦魇会伴随我一生。”玲珑深吸一口气,抬起黑眸坚定的望向艾金:“而且,小渊他是我除了小姐你们之外最重要的人。”

    房间再次陷入沉默中,艾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向眼中充满坚定的玲珑。感觉她(身shēn)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悄然的改变,眼底悄然划过一抹光芒。

    “你…”红润的唇瓣微微掀起,微微顿了一下:“喜欢他?”

    轰一声,玲珑瞬间被艾金口中的话雷的外焦里嫩。这一句话雷到的不只是玲珑,巧欣也在听到她的话时蒙了。似乎是嫌还不够雷死他们,艾金再次问了一边。

    “你,喜欢他?”

    玲珑想着艾金的话,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转眸看向与自己并而跪的男子,两人相知相识的一幕幕从眼前划过。望着那双清澈异常的黑眸,那黑眸中柔和的光泽犹如一片汪洋瞬间就会将人溺死在其中。一股异样的(情qíng)绪在心底滋生,那是她陌生的感(情qíng)。她可以确定自己喜欢他,这喜欢与喜欢小姐的不同。

    漂亮的黑眸闪过疑惑的光芒,正在她疑惑不解自己心中对他的感(情qíng)时。一道银色的光芒冲着她(射shè)了过来,银光的速度奇快根本不给她躲避的机会。她知道是小姐(射shè)过来的银针,她也不想躲开。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何向自己出手,但这条命本来就是小姐救的。现在小姐想收回去就收回去吧,只是她还是想要求小姐就小渊。

    在她缓缓闭上双眸之间,突然被拥入一个熟悉的怀抱。睁开眼睛撞击那个溢满柔(情qíng)的清澈眸子,那枚银针被他用(身shēn)体挡了下来。

    银针没入到他的体内,背部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让他脸色微微一变,本就白皙的脸上更加的苍白起来。

    “小渊,你…。”

    玲珑的瞳孔猛然一缩,她没有想到他会用(身shēn)体为她当掉那银针。她知道小姐不会伤害她的,可是这个傻瓜却愿意用生命来保护自己。看着苍白隐忍着疼痛的样子,心底骤然一疼。心底多年来竖起的那道坚实的墙壁,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伸手将他拥进了怀中,玲珑抬起眸子看向艾金。那双从来都是平静淡然的黑眸中,闪烁着坚定:“我,喜欢他。”

    这一句喜欢说出来后,玲珑突然觉得整个人都好轻松。低头看向眼中露出惊讶神色的男子,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柔和的微笑。现在她可以确定,自己心里对小渊的感(情qíng)了。原来她一直以为的友(情qíng),早已经变质为(爱ài)(情qíng)。

    “小姐,请你帮他解毒。”她一定要将他(身shēn)上的毒解掉。

    艾金从(床chuáng)榻上站了起来,巧欣从震惊中回过神连忙走到了她的(身shēn)边扶着她慢慢走到两人面前。停下脚步,俯视着两人。

    “魔窟的魔主?”

    听到头上传来的低柔女声,锦渊抬起头直视着她点点头。他知道刚刚这女子(射shè)出的银针并不会伤害到她,但是他却不能忍受她在自己的面前受到一丝伤害。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子,是唯一一个让他看不透的人。所以即使看到她对玲珑的好与在乎,对着她他依然有着一丝防备。

    “你不用这样防备的看着我,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玲珑在这里的。”艾金低着头看着将玲珑护在(身shēn)后的男子,从刚刚他不顾自己的(性xìng)命挡在玲珑(身shēn)前。她已经决定帮他解毒了,虽然还不知道他中的是什么毒。不过不管什么毒,对于她来说都是一样的。是不过是时间的长短而已,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玲珑听到艾金的话,连忙从他的(身shēn)后出来。她知道小姐已经答应帮小渊解毒了,亦是知道了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小姐对他的试探罢了。试探她对自己是否真心,心底划过一股暖流。小姐就是这样她不会把对你的好挂在嘴边,永远都只是用行动来表达。

    “小姐,小渊他不能说话。他在那时被带回去,就被人下了毒永远都不能说话了。”说到这玲珑心底又抽疼了一下,伸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大手。感觉到自己的大手被她握紧,锦渊转眸望向玲珑给了她一抹淡淡的微笑。

    艾金星眸闪过一道惊讶,因为肚子已经大了。她蹲下有些困难,便让玲珑扶着他起来坐到一旁的椅子。自己则跟了过去坐到一旁伸手为他诊脉。当纤细的手指搭上他的手腕,察探他体内的中的毒时。秀丽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抹厉色从眼底划过。

    “小姐…。”瞧见她眼底明显的厉色,玲珑心里一惊。该不会小渊(身shēn)上的毒不能解吧,若是连小姐都解不了,那小渊要一辈子都不能说话了吗。

    艾金的神色落入几人的眼中,众人的心里都是一片明净。这毒看来是不会那么轻易就会被解掉,玲珑握紧他的大手迎上他平静的黑眸。

    “小渊,没关系即使小姐解不了你(身shēn)上的毒。即使你这辈子都不能再说话,你依然是我认识的那个小渊。以后我们不会再分开,我不会离开你。”玲珑嘴角挂着柔柔的笑,黑眸中闪烁着坚定。

    巧欣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眼底划过一抹欣慰。虽然玲珑失踪的这段时间她们很担心很着急,不过现在看到她平安回来心也就放下了。看到她能得到自己的幸福她更是为她高兴,虽然这个男人是带走她让她们担心这么久的罪魁祸首。不过看在刚刚他不顾自己(性xìng)命的挡在玲珑的面前,就暂且原谅他。只是他(身shēn)上的毒不能解,还是为玲珑感到伤心。

    “你们干嘛都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qíng),我又没说他的毒我解不了。”艾金收回纤细的小手,一抬头就看到三人脸上的忧虑。摸了摸鼻子,一脸惊讶的看着她们。

    听到艾金的话,三人微微一怔。玲珑看向自家小姐,眼睛一亮有些激动的道:“小姐的意思是…是小渊的毒可以解?”

    “当然,他(身shēn)上的毒还是难不倒我的。”艾金伸手拍拍玲珑的手背,嘴角勾起。看着她露出开心的笑容,心里也跟着开心起来:“不过,我现在的(身shēn)子不适合炼药。这些年,你们跟在我(身shēn)边也学了不少东西。这次的药不难炼,玲珑就由你来炼吧。我会在一旁告诉你,该如何的做。”

    “呃…我来炼制?”玲珑有些不确定的伸手指了指自己,虽然以前小姐炼药的时候都是她和巧欣陪在(身shēn)边。这些年也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是却没有自己亲手炼制过一次。这一次小姐让她亲自来,她还真有些怕自己不行。

    艾金点点头,她相信不管是玲珑还是巧欣都是可以自己炼制的。毕竟这么多年,她每次炼药都是她们两人陪在(身shēn)边。这炼药的理论和步骤都教过她们,其实她也是有私心。她的小包子快要生了,她的(身shēn)体(情qíng)况不(允yǔn)许她再炼药。

    “好,有小姐在一边我一定会炼制成功”不管怎么样,她都要试试。现在小姐的(身shēn)子是不适合再炼药了,看着那比之前更加大的肚子。不知不觉,小姐都快生宝宝了。

    艾金微微一笑,不愧是跟在自己(身shēn)边的人。眸光扫向坐在一旁的男子,手一伸拍在他的(胸xiōng)前。嗖的一声,银针从背后飞出。纤手一伸,抓住了那枚银针。银针的末端已经变成了浓郁的漆黑色,眸子微微一眯。

    “看来下毒之人可真是心狠手辣,你(身shēn)上混合了好多种毒。不过这几样毒,却可以互相的压制住彼此。”嘴角一勾,一抹冷笑浮现“你(身shēn)上的毒,一旦解开一个。那么另外几个毒就会发作,他们之间也就没有了牵制。”

    听到她的话,玲珑睁大眼睛。若是按照小姐这样说,那小渊(身shēn)上的毒岂不是牵一发而动全(身shēn)。

    “那…。小姐该怎么办。”玲珑握紧双拳,眉头皱了起来。到底是何人给小渊下了这样的毒,那人的心也太狠了。

    “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办法有一定的危险在里面。”艾金转眸看向平静的男子,嘴角一勾:“即使我的办法会对你的生命带来危险,你也愿意试吗?”

    锦渊转眸看向站在自己(身shēn)边,一脸担心的女子。清澈的黑眸中渐渐的变得柔和起来,为了以后能和她在一起。即使丢了(性xìng)命他也无悔,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他都不会放弃。若是他真的在这次丢了(性xìng)命,他想她也一定可以好好的活下去。心里下定的决心,锦渊转头看向艾金。点了点头,而且他心里总有一种感觉。眼前的这个女子,一定可以将他(身shēn)上的毒都解除。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份信任。

    艾金眼底划过一抹欣赏,而他看着玲珑的眼神也让她心里微微有些动容。因为那样温柔的眼神,同样出现在过天尘(身shēn)上。那眼中的神(情qíng)是偏不了人的,可见这个男子对玲珑是真的用心了。既然玲珑喜欢他,那无论用什么办法她都要将他(身shēn)上的毒都解了。而且只有他(身shēn)上的毒解了,她才能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

    “小姐,你说的办法是什么?”玲珑心里有些着急,开口问道。

    “置之死地而后生。”嘴角微微勾起,目光望向窗外蔚蓝的天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40 置之死地而后生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