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玲珑回来

    所有人都知道,尘王府最近到处都弥漫着一股低气压。『言(情qíng)首发下人们都很安静,安分守己的坐着自己手中的工作。再不像以往那样,可以看到几人围在一起聊天的景象。而这股低气压的源头便是天尘所在的院子,没有什么事大家都离那很远。

    碰!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从院子中传来。正在前院干活的下人们(身shēn)体不(禁jìn)打了一个冷颤,手底下的工作加快了速度。又开要开始了,王妃最近的脾气直线往上飙升。自从前几(日rì)戚侍卫带回来一个黑衣人,每天这个时候王爷的院子里就会传出这巨大的撞击声。

    玲珑这个王妃(身shēn)边的贴(身shēn)侍女被劫的消息不知道被何人放出,整个天岚城已经传遍了。本来一个侍女被劫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谁让玲珑是尘王妃(身shēn)边最得宠的。竟然连皇上都派人寻找,现在整个天岚都在寻找玲珑。

    昏暗的房间中,一名黑衣男子被帮在房间的木柱上。(身shēn)上到处都是血淋淋的伤口,(胸xiōng)前的衣服已经被皮鞭抽开,露出的(胸xiōng)膛上到处都是皮开(肉ròu)绽。男子的脸上惨白一片,却依然紧咬着牙不肯吭声。

    艾金做在木椅上,(身shēn)体向后慵懒的靠在椅背。星眸冰冷的看向死活都不肯开口的黑衣人,这个黑衣人是梅他们抓到了魔窟中人。应该是被派出来寻找魔主的那些人中之一,梅将他抓来是听说他们有一种方法是可以联系到魔主的。她不知道这方法是真是假,但是只要有一点希望她就不会放弃。

    这段时间她用了所有的办法,甚至和魔窟正面对上。再加上暗星楼的势力,竟然依然一点玲珑的消息都没有。这让她越来越着急,原本的淡定早已经不见。为了((逼bī)bī)那个魔主现(身shēn),两方已经多次交手。魔窟的人伤亡不少,而梅那边也有人受伤。她就不信,魔窟出事他作为魔主就不会出现。

    “你说还是不说?”

    艾金星眸微垂下,遮挡住了眼底的冷芒。手指划过皮鞭,声音轻柔却让人忍不住背脊发凉。

    “呸!”

    黑衣男子抬起头看向自己面前的绝美女子,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目露凶光,大声呵斥“即使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如何我魔主取得联系。哈哈,你永远都别想知道。”

    男子猖狂的笑声响彻在安静的房间中,艾金眸光一沉。看着放生大笑的男子,心底是有些佩服的。但是谁让他们魔主带走的人是玲珑,无论如何她都要从他口中得到那个办法。

    “很好,很有骨气。希望一会,你也能如现在一般。”红唇微微扬起,一抹冰冷的笑浮现。纤细的手不紧不慢的从坏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药丸。指尖微微一弹,圆润的药丸进入了男子的口中。

    “唔”男子瞪大双目,想将口中的药丸吐出来奈何这药丸入口立即就融化了:“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给我吃了什么?”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等你改变主意了可以叫外面的人通知我。我会给你解药。”嘴角扯了扯,艾金站起(身shēn)离开了房间。

    抬起头望向清澈如被水洗过的天空,星眸中染上一抹担忧。玲珑你在哪里,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你的。若是他敢伤你一分,我一定让他百倍的偿还。肚子传来些微的疼痛,眉头微微一皱。艾金低下头伸手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肚子,不知不觉她的肚子已经变的如此的大。再过不久就快生小包子了,希望在那之前可以将玲珑找到。

    抬起有些肿胀的小腿笨拙的下了台阶,巧欣刚走进这个偏僻的院子就看艾金笨拙的下了台阶。连忙跑了过去,伸手搀扶着她往回走。

    “小姐,你现在的(身shēn)子不方便。他就交给我们吧,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向王爷交代。”巧欣看了艾金才知道,女人怀孕是如此的辛苦。看着小姐那隆起的肚子和她(娇jiāo)小的(身shēn)材怎么看怎么让人心惊,巧欣有一种那肚子会随时掉下来的感觉。

    “我没事,我自己就是大夫你们不放心什么。”艾金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好不容易自由了一段时间。现在是快生了,又要被她们监视起来。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回到了艾金的房间。巧欣扶着艾金躺在(床chuáng)上,为她盖好被子:“小姐,你好好休息。这段时间为了玲珑的事(情qíng),你一直就没睡好过。玲珑的事我们都担心,但是你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你要为你肚子里孩子想想。”

    艾金看着巧欣如同一个管家婆一样在自己耳边说着话,心里很是无奈。她也知道他们都是为了她好,但是一天不找到玲珑她就一天放不下心来。

    前院传来一阵吵闹声,巧欣的眉头皱了起来。前面发生了什么事,自从玲珑被劫走王府就一直处于低气压中。整个王府都一直很安静:“小姐,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看看前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见艾金要起(身shēn),巧欣连忙伸手将她按了下去:“小姐,一会王爷回来该不高兴了。”果然一提到王爷,小姐就安静了乖乖的躺了下去。

    巧欣站起(身shēn)离开了艾金的房间,就往前院走去。

    玲珑早早的就醒了,看到锦渊坐在自己的(身shēn)边。对着他露出一抹微笑:“小渊,我们走吧。”

    锦渊点点头,就任由着她拉着自己的手离开这个幽暗潮湿的山洞。因为长时间的在山洞中没有出去过,刚踏出山洞外面那刺眼的阳光让两人都眯起的双眸。过了一会才慢慢适应了外面的光线,玲珑看着清澈的天空嘴角扬起。小姐,我回来了。

    锦渊看着(身shēn)边笑的很开心的女子,异常清澈的眸底划过一抹温柔。感觉到头上传来的视线,玲珑抬起头冲着他笑起来。

    “小渊,以后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女子轻柔的声音传入耳中,锦渊修长的(身shēn)体明显的一僵。再也不会分开了吗,很早以前那个笑容可(爱ài)的小女孩也是这样笑着对他说我们不会再分开了。记忆中那个可(爱ài)的容颜和眼前这个漂亮脸渐渐的重合在一起,薄唇微微勾起。

    “我们再也不分开。”

    两人相视一笑,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过去的知道。心底有什么东西在滋生,他们都知道过去的友(情qíng)都回来了。

    玲珑带着锦渊回到尘王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时候了。玲珑走到尘王府的大门前,心里的感(情qíng)一阵翻涌。小姐这段时间一定担心死她了,想到这玲珑连忙走上台阶叩响了王府的大门。很快大门就被打开,一个小人从里面探出头。

    “请问,你们…。”

    玲珑看着来开门的下人,刚要开口就见那下人睁大眼睛看着她。一脸的不可置信,手还一直颤抖的指着她。随后啊了一声就往里面跑,玲珑疑惑的看了一眼(身shēn)后的锦渊。摇摇头,拉着锦渊就往里面走。

    刚踏进前院,就见正在院子里干活的下人看到她都露出那不可置信的神(情qíng)。仿佛见到鬼了一眼。这让玲珑疑惑不已,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巧欣刚出了艾金的房间,就见到一个小人从外面匆匆忙忙的往这里跑。秀丽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怕他惊扰了小姐休息。巧欣一个飞(身shēn)将那下人带出院子,出了院子将小人放下沉声问道。

    “怎么回事,慌慌张张的。”

    “玲…玲…”那下人被巧欣拎起飞出来,心里的惊慌还没有平复说起话来也断断续续的。

    “你要说什么?”这下人怎么这副活见鬼的样子。

    “玲珑回来了。”终于把话说了出来,下人这才平复了自己刚刚的惊慌失措。

    听到那下人的话,看他神色已经恢复也不像是说谎话的样子。巧欣心底一喜,(身shēn)子已经往前院掠去。那速度让下人一愣,只感觉一阵风从面前吹过。而巧欣的(身shēn)影已经消失不见,摸了摸自己的心口。王妃,王妃(身shēn)边的人果然都不是一般人。

    巧欣赶到前院的时候,看到那抹熟悉的(身shēn)影。眼中溢满泪水,那熟悉的五官熟悉的笑容。真的是玲珑回来了,(身shēn)子一闪向着那抹(身shēn)影飞奔而去。玲珑抬起手接住向自己扑过来的人,(身shēn)子被紧紧的抱住。

    “呜呜呜。玲珑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和小姐有多担心你。”

    怀里传来女子低泣声,似乎压抑着什么。玲珑的目光瞬间柔和起来,伸手抚摸着女子如丝绸般顺滑的黑发。她知道她担心她,微微推开怀里哭泣的女子,嘴角露出温暖的笑:“巧欣,都多大了还哭鼻子。我知道,这一次我让你们担心了。”

    巧欣抽泣了一下,放开了玲珑。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了一番,见她没有受任何的伤。这才放下心,擦掉眼角的泪水。

    “快快快,跟我进去。小姐看到你肯定会高兴的,她就能放心了。”说着就拉着玲珑往里面走,却被玲珑一把拉住。巧欣疑惑的转头看向玲珑,怎么会突然就拉住自己了。

    玲珑转(身shēn)拉过站在一旁的锦渊,巧欣这才发现她的(身shēn)边还站着一个面带金黄色面具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男子(身shēn)姿(挺tǐng)拔修长。浑(身shēn)上下散发着一股冷漠的气息,那雕刻着花纹的金黄面具将男子的半张脸遮挡住平添了一丝诡异的气质。

    巧欣眼中迸发出一丝厉色,这个男子是谁。为何会玲珑一起回来,看两人紧紧握着的双手应该是认识。眼中的厉色稍微退下一些:“玲珑,他是?”

    玲珑拍拍巧欣的手,知道她是怕他是坏人:“他是我的朋友锦渊。”

    听玲珑这样说,巧欣才收起眼中厉色冲着他点点头。这个男子总给她一种不简单的感觉,算了既然玲珑说是她的朋友应该没什么事(情qíng):“走吧,我们去见小姐。”

    说完三人便往面走去,留下了一群瞠目结舌的下人。一直到三人的(身shēn)影消失,众人才回过神来。

    “刚刚真的是玲珑回来了?”

    “嗯,巧欣那么激动。肯定是玲珑了。”

    “王府这股低气压终于可以解除了。”

    “是啊,真是太好了。”

    下人们原本紧绷的心,终于在确定玲珑回来的那一刻放松下来。脸上也出现了笑容,恢复到了平(日rì)的样子。整个尘王府因为玲珑的回来,恢复到了欢声笑语。

    碰的一声,茶杯被狠狠的砸在了木桌上发出刺耳的碰撞声。玄曦一脸(阴yīn)沉的坐在木桌前的椅子上,没想到那个被人劫走的丫鬟回来了。她还没看够那个女人因为她而忧心的样子,竟然就这么毫发无伤的回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39 玲珑回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