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背叛?误会?

    有了天尘和巧欣他们的话,艾金的心里感觉很温暖。『言(情qíng)首发也没有了什么顾虑,既然已经确定带走玲珑的人是那个魔窟的魔主。也是该行动的时候,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将玲珑带回来。那个魔主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而她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那个魔主若是不伤害玲珑还好说,毕竟她也不想和魔窟硬碰硬的正面对上。但是他若敢动玲珑分毫,她也不会客气。星眸中闪烁着点点寒光,透过书房那微微敞开的窗户往前远方。

    幽暗潮湿的山洞中,玲珑坐在草对上。她已经被囚(禁jìn)在这里有段(日rì)子了,不知道锦渊对她做了什么,她的内力似乎完全被封住。现在的她就是一个不会武功之人,玲珑的内心一片焦虑。平(日rì)的沉稳早已经不见,小姐现在一定急疯了。

    不行她必须离开,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她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她知道锦渊没有想要伤害她的意思,这让她也微微的松了一口。只是这段时间他都没有怎么看过她,有时传递过来的视线总带着一抹复杂的神(情qíng)。那眼眸中带着(情qíng)绪,总是会让玲珑的心莫名的心抽搐一下。

    玲珑静静的坐在草堆上,目光望向站在洞口的那抹消瘦(挺tǐng)拔的背影上。齿贝轻轻咬了咬唇瓣,她需要和他好好谈谈。

    “锦渊!”

    听到洞里传来女子轻柔的低唤声,消瘦的背影明显的微微一僵。缓缓的转过(身shēn),一双清澈异常的黑眸望向洞里的坐在草堆上的女子。

    “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玲珑见锦渊转(身shēn)望向自己,将心底被那双清澈眼眸掀起的涟漪压下。

    “桀桀!”一阵难听刺耳的声音从锦渊的口中传出,这声音将玲珑的心刺痛。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让他变成这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她逃走之后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依照那个老家伙的脾气,肯定是不会放过锦渊的。想到这,玲珑的双手不自觉的紧紧攥了拳。

    锦渊微微张开口,听到自己口中传出的声音。清澈异常的眸子中一抹恨意和厌恶一闪而过,抬起步子往洞里走来到了玲珑的面前停下了脚步。玲珑抬起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锦渊。突然(身shēn)子往一旁微微挪动了一下,伸手拍了拍(身shēn)边的位置。

    这段时间她比刚来时得到的待遇好了很多,现在她的手脚都被解开可以自由的在洞里走动。只是依然不能离开这个幽暗潮湿的黑洞而已,而锦渊也从来不会离开她的视线。她知道只有在她睡觉的时候,他才会离开不知道去干什么去。

    锦渊的黑眸微微闪烁了一下,静静的看了会玲珑(身shēn)边的位置。最后才一转(身shēn),坐到了玲珑的(身shēn)边。两人并肩而坐,玲珑微微一偏头看了眼坐在自己(身shēn)边的人。第一次眼中露出笑意,然后转头望向洞口处。

    “锦渊,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也是经常这样,一起并肩坐在一起聊天。”玲珑低垂着头,看不到她眼中的(情qíng)绪。却可以从声音中听出对以前的怀念,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他们现在应该会很快乐的活着吧。感觉到(身shēn)边男子(身shēn)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玲珑嘴角微微上扬:“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要将我抓来这里。但是我知道锦渊你没有变,你是不会伤害我的。”

    玲珑就这样一直低垂着头,双手交叠放在屈起的膝盖上。气息平和,声音异常的轻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我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心底最不愿意想起的记忆一点点的在我眼前划过。我想那个时候你是恨我的吧,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被他们带走时,那望着我充满恨意的眸子。我们是那样好的朋友,我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告诉你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背叛过我们两人之间的友(情qíng)。”

    一阵狂躁的怒吼声从锦渊的口中传出,似乎非常的激动夹渣着愤怒。清澈异常的黑眸中冰寒一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手臂一伸,修长漂亮的手扣上了玲珑纤细的脖颈。充满怒火和恨意的黑眸撞进玲珑一片平静的眸子中,那平静的眸子让他手下的力道更重了几份。

    玲珑没有动,感觉到呼吸越来越薄弱。没有挣扎,只平静的望着扣住自己脖颈的男子。她在赌,赌锦渊不会动手。两人都进入僵持状态,一个就这样扣住对方的脖颈,一个神色平静仿佛被扣住脖颈的人不是她一样。

    锦渊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这么多年她依然没有变。这个背叛了他们之间友(情qíng)的女子,这个让自己变成这幅样子的女子。她现在竟然说她从来没有背叛过他们之间的友(情qíng),所有的事(情qíng)都是他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让他现在如何的相信她。

    那扯痛他心的记忆,一点点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眸子中迸发出一阵强烈的恨意,手上的力道更加重的几分,那被扣住的纤细脖颈上赫然已经留下一片淤血可见他的力气有多大。玲珑感觉呼吸更加的稀薄,她知道锦渊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刺激到了他。

    不行她不能死在这里,而且她总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锦渊眼里的恨意让她心惊,只是她不明白他为何会这样恨她。难道是因为当初他被人带走,自己没有去救他的原因吗?不,肯定不会是这样的简单。玲珑感觉自己的神智因为缺氧,而微微有些涣散。费劲全力缓缓的抬起手抓住了扣在自己颈部的大手。

    “小…。渊,你…能。告诉…我。你为何。如此。恨。我…”

    手上突然传来的温暖,和那细若游丝的低语让锦渊(身shēn)体一僵,眸子看向脸色苍白的女子瞳孔狠狠的一缩。猛然的收回了大手,眼底悄然的划过一道心疼。

    玲珑被放开,(身shēn)体一软向后倒了下去。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幽暗潮湿的洞内一片静谧。只能听到玲珑那大口的喘气声,脖颈处的疼痛微微减低。玲珑抬头看向依然坐在那里,紧抿唇瓣的男子。

    “小渊…。”

    玲珑轻声的低唤了一声,眸子静静的看着他:“你为何如此恨我?”

    锦渊的(身shēn)子动了动,黑眸望向玲珑。眼底浮现出一抹嘲讽,手掌一动从怀中拿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什么都没有说低头在上面刷刷的写了起来。玲珑知道,她要知道答案就在上面。玲珑没有打扰他,静静的躺在一旁。

    洞里依然很静,只有两人平稳的呼吸声和那刷刷的写字声。过了很久,锦渊停了下来。将手中的本丢给了玲珑,玲珑接过本子低头看着上面写的字。秀丽的眉微微的皱了起来,平静的眸子中出现了愤怒。怎么会是这样,难怪锦渊会如此的恨她。会认为,她背叛了他们之间的友(情qíng)。

    看完本上的内容,玲珑的(身shēn)体因为愤怒狠狠的颤抖起来。她怪异的反应,让锦渊微微一怔。眼底的恨意被疑惑取代,他看着她缓缓的从草堆上坐了起来。而她下面的动作则完全锦渊傻眼了,玲珑伸手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啪,清脆的巴掌声在静谧的山洞中异常的清晰。这一巴掌将锦渊打愣在那,等反应过来黑眸中泛起危险的光芒。她竟然还有脸来打他,心中的怒火再次被熊熊燃烧起来。黑眸危险的眯起,刚要伸手。

    玲珑眼中蓄满了泪水,(身shēn)子往前一倾伸出双臂紧紧的抱住了锦渊。一滴滴滚烫的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流出,顺着脸颊滑到尖尖的下巴。低落到锦渊的颈部,那滚烫的泪让锦渊的(身shēn)子一僵。她哭了。

    那个不管训练有多辛苦,即使已经满(身shēn)是伤也不会掉一滴眼泪的女子竟然哭了。(身shēn)上紧紧搂着自己的女子,趴在他的肩膀上发出呜咽声。那声音中透露出太多的东西,那些东西莫名的牵动他早已经死去的心。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心底因为她的眼泪正一下一下的抽疼着,原来他还是如从前一样见不得她掉一滴眼泪。

    “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怀疑我们之间的友(情qíng),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出卖你。”玲珑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在锦渊的(身shēn)上,不过她的内力被封住。这拳头对他来说,一点都造不成伤害。

    听到玲珑哭喊的大声质问,锦渊(身shēn)体一僵。伸手将玲珑推离自己,看着眼睛已经哭红的人。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心底似乎崩塌的一块。

    “我、没、有、告、诉、他、们、你、逃、走、的、消、息!”玲珑蓄满泪水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把话说了出来。

    锦渊看着那双认真的眼眸,知道她没有说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若不是她。那会是谁,当年只有她们两人知道那晚要逃走。而他也是在无意间听到那两人的对话,原本他也不相信她会为了自由而出卖他。但当他看到那些来人时,就信了他们的话。难道,当初是有人…。

    越想两人之间可能是误会的可能(性xìng)就越大,他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感受。这么多年以来,他对她的恨一直支撑着他走过来。现在这份恨竟然是这样的可笑,一切不过是一场误会。不过心底也有一丝开心在里面,她没有背叛他们之间的友(情qíng)。

    玲珑伸手擦掉眼角的眼泪,静静看着突然垂下双手低垂着头的锦渊。她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她说的话,微微挪动(身shēn)子伸手捧起他低垂的头。让他的眼睛平视自己,手微微颤抖的掀掉那罩在脸上的金黄色面具。

    横杠在脸上的那道狰狞的刀疤跃入眼底,玲珑眼底划过一道心疼。感觉到他微微的躲闪,玲珑一用力制止住了他。

    “这道疤,就是那(日rì)被带回去。魔主给的惩罚吧,这道疤让你记住了对我的恨也在你心里留下的伤疤,对不起。”

    玲珑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哭泣,黑眸中满是心疼。不管是不是误会,这道疤却是为了她才留下的。

    锦渊心里那坚竖的墙,在看到玲珑眼底那抹心疼和那滑落下来的眼泪而瞬间崩塌。伸手为她擦掉滑落下来的眼泪,心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辈子他最见不得的就是她的眼泪,以前是现在依然是。

    不管曾经是误会也好,是真的也罢。现在她眼底的那抹心疼却是真实的,经过了那些事。他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他,一个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玲珑呆呆的看向为自己抹掉脸颊上泪水的男子,那动作是那样的轻揉。清澈异常的黑眸中泛着柔和光泽,嘴角微微上扬。

    “我信你!”

    这一句我信你狠狠的撞击到玲珑的心底,两人第一次一起出任务是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中。同样是一句我信你,眼泪再次决堤从眼眶中倾斜而出。玲珑一下子扑进了那个宽旷的怀抱中,那个曾经给了她很多温暖的怀抱中。她知道,她的锦渊回来了。

    锦渊抬起手抱紧怀中的女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有着缺口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嘴角出现一抹柔和的弧度,与之前(阴yīn)冷诡异的样子简直是天壤之别。两个人静静的相拥在一起,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当年的事(情qíng)在玲珑的心中一直如同梦魇一样,现在终于解开了。玲珑平复好自己的(情qíng)绪,这才看到两人竟然如此的亲密拥抱在一起。脸颊处传来一阵火(热rè)感,一抹红晕出现在她的脸上。微微动了下(身shēn)子,离开了锦渊的怀抱。

    锦渊没有阻止她离开自己的怀抱,只是怀中空空的感觉不太舒服而已。两人再次并肩坐在了草堆上,只是这次两人一惊恢复了以前的感(情qíng)。

    “小渊,你是如何找到我的。”(情qíng)绪平复下来,两人的误会已经解除了。玲珑这才仔细的想了一下发生的事(情qíng),自从小姐帮她从魔窟的追杀下逃出来就改了名字。没有人会知道,玲珑就是魔窟曾经的…。锦渊是如何知道她还活着的,并且找到自己的。这里面的事(情qíng),太过于蹊跷了。

    锦渊拿起那个本和笔又要在上面写字,毕竟他不能说话。即使开口,她也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想到这锦渊的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光芒,虽然是一闪而过还是让玲珑看到了。玲珑伸手按住那要在本子上写字的双手,锦渊微微转头疑惑的看向她。

    “你的嗓子是为何会变成这样?”

    锦渊(身shēn)体一僵,在本子上写了毒药两个字。看到那两个字,玲珑的瞳孔一缩。心底疼痛泛起蔓延整个心脏,竟然给小渊下如此(阴yīn)狠的毒。攥成拳头的小手,被一双冰凉的大手包裹住。写着字的本映入眼帘。

    “没事,我已经习惯了。”

    不,她要想办法将小渊治好。既然是被人下毒那只要找到解毒的办法就可以让小渊再次开口说话了。玲珑的眼睛一亮,小姐对于毒药可是很拿手的,如果是小姐一定可以帮小渊治好的。

    “小渊,也许你还可以再开口说话。”

    听到玲珑的话,锦渊的(身shēn)体明显的一僵。他真的可以再次开口说话吗?这么多年来,自从他将那个老家伙杀死坐上魔窟魔主的位置。暗中派人悄悄寻找解毒的办法,但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的办法。现在听到玲珑竟然说有可能有办法让他再次开口,即使是见过大世面的他心里也震惊了。

    “若是我们家小姐愿意帮你,我想你可以再次开口说话的希望会很大。”玲珑看着眼中带着震惊看着自己的锦渊,嘴角一勾浅浅的一笑。

    小姐?锦渊脑海中立刻闪现出那天一(身shēn)红衣的女子。那女子(身shēn)上所散发出的气势,让人忍不住打从心底的敬佩。处理事(情qíng)干净利落,每一道命令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那样的一个女子,绝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物。锦渊转头看向玲珑,见她在提到口中那个小姐的时候。眼中流出的骄傲和崇拜,锦渊嘴角缓缓扬起。也许,那个女人真的可以让他再次开口也不一定。

    即使只有一点的希望,他也要尝试一次。黑眸看着(身shēn)边嘴角带着浅笑的女子,眼底是一片的柔光。柔光下渐渐出现一抹坚定,再次遇到她。他发现自己对于她要的更多,似乎朋友这个(身shēn)份已经满足不了他。而且,他也想陪在她的(身shēn)边。和从前一样,陪在她的(身shēn)边和她聊天保护她。

    见锦渊冲着她浅浅的一笑,微微的点点头。表示愿意相信她,让她口中的小姐试一试。玲珑很开心,今天她不仅解开了两人之间的误会,还有可能让小姐解开他的毒。玲珑猛然的站起(身shēn)拉起锦渊就要往山洞外走,却被锦渊给拉住了。

    “外面天黑了,休息一晚。”锦渊快速的咋本子上写着,然后把本子递到了玲珑的眼前。见到本子上的字,玲珑才发现原来已经天黑了。想想也不差这一天,便留了下来。

    玲珑这边的事(情qíng)解决了,但艾金那边却是另外一片景象。这也让第二天带着锦渊回去的玲珑傻眼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38 背叛?误会?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