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起身天岚城

    男子微微玩下(身shēn)子,漂亮迷人的黑眸看着(床chuáng)榻上脸色(阴yīn)沉眸中带着防备的女子。『言(情qíng)首发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时间仿佛在这一秒停止下来。房间中安静的连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一种诡异的静谧蔓延着。

    秦静的额头上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水,眼前的男子脸上虽然带着无害的笑容。却莫名的给她一种极大的压力,紧攥的手掌中潮湿一片。强忍着压下自己心里那莫名的恐惧感,迎视上那双泛着笑意的迷人双眸。

    男子突然呵呵一笑,站直了(身shēn)子。眸子撇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女子,转(身shēn)往门口走去。走到房门口,猛然停下了脚步。

    “秦家人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不会多管,不过我希望你们不要碰不该碰的人。否则…。”男子缓缓的转过头,嘴角依然是那优雅的笑。但却从心里发出一股寒意,仿佛置(身shēn)于冰窖中。男子的话没有再往下说,转(身shēn)迈开步子悠闲的离开了房间。

    男子一离开,秦静一直紧绷着的精神终于松懈了下来。抬手擦掉额头上的汗水,背后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打湿。可见刚刚她是有多么的紧张,想到男子刚刚离开丢下的那句话。心里泛起一丝疑虑,他口中那个不该碰的人到底是谁。

    正在秦静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房间的被从外面推开。一道修长的(身shēn)影走了进来,秦静抬头望向门口看到来人。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这还是她醒了以后第一次见到他。

    “现在感觉怎么样?”夜寒走到(床chuáng)榻边,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女子。他刚刚从外面回来,似乎看到那个人从这个房间走出。

    “我没事,已经不疼了。”秦静在看到夜寒的一瞬间又变成了那个柔弱的女子,眼中带着淡淡的光泽看向夜寒。微微动了一下(身shēn)子,脸色倏然的一白。齿贝微微咬住唇瓣,眉头皱了一下仿佛忍受着巨大的疼痛。

    “你别动。”夜寒伸手扶住她的(身shēn)子,倾(身shēn)将她拉近自己。另一只手将她(身shēn)后的阮枕放平,然后小心的让秦静躺下。

    秦静是第一次离夜寒如此的近,存男(性xìng)的气息萦绕在她的鼻翼间。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心跳变得不规律起来。(身shēn)在在他温柔的动作下,躺会了(床chuáng)榻上。

    夜寒低下头看了一眼脸颊染上红晕的女子,伸手为她盖好被子:“你好好养伤,我还有事(情qíng)要办先离开了。”

    说完站起(身shēn)子没有再多看一眼秦静就来开了房间,秦静望着离开的那抹高大的背影。鼻翼间还残留着他(身shēn)上的味道,脸颊越发的烧红起来。房间中再次恢复了安静,那越来越快的心跳声更加的清晰起来。

    秦静白皙的手抚上心口,那砰砰乱跳的心脏让她紧紧的皱起了秀丽的柳眉。她可以感觉到自己对夜寒的感(情qíng)在变质,她似乎假戏真做了。若真是这样,那她的任务又该怎么办。完不成任务的后果,似乎想到了什么。秦静脸色一变,抚在(胸xiōng)口的小手扣紧似乎已经做了什么决定。缓缓的闭上了双眸,嘴角浮出一抹苦涩的笑。

    窗外的大树上,男子优雅的靠在树干上。迷人的黑眸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嘴角一勾。事(情qíng)似乎变的更加有趣了,收回视线(身shēn)形一闪人已经消失了。

    秦静的(身shēn)子在服下大夫开的药的第五天康复了,脸色也从苍白变得红润起来。但那剑气还是让她的(身shēn)体更加的羸弱,几人也启程离开了客栈。不同的是(身shēn)边多了一个优雅俊美的男子,那个小客栈里的厨师木(允yǔn)。

    顾风和柳之源依然骑着马在前面前行,夜寒、秦静和木(允yǔn)则是坐在马车中。三人一路谁都没有开口,秦静静静的坐在夜寒的旁边。对于那个嘴角总是挂着优雅笑意的男子,心里提防着尽量避免和他有接触。

    很快他们就离开了小镇向着天岚的方向飞驰而去,在这里他们已经耽误了五天的时间。脚下的行程比之前更加的快速起来,也比之前更加的警惕越是接近天岚的主城天岚城。顾风和柳之源越发的警惕起来,他们总觉得那个人会在到达天岚城之前动手。

    艾金这边还在继续的调查着玲珑的踪迹,却依然毫无所获。对魔窟的调查,暗星楼暗中进行着目前也只是打听到。魔窟的新魔主离开了魔窟,而整个魔窟也派出不少的人手在暗中寻找着。从梅兰竹菊那里也同样传来这样的消息,其他的则无论如何都查不出来。

    艾金坐在书房书桌前,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桌面发出咚咚咚的声响。魔窟的新魔主独自偷偷离开了魔窟,从梅的消息中得知了他离开的大概时间。星眸快速闪过一道寒光,那时间恰好与那具尸体出现在王府的时间相差无几。

    从魔窟到天岚的行程到尸体出现的时间刚刚好,艾金从来不信这世界上会有如此巧合之事。虽然没有证据,但她心里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玲珑是被魔窟的新魔主抓走了。只是让她心里不明白的是,他抓走玲珑又是为何。

    以前从玲珑的口中知道,魔窟对于背叛者或者是逃离出来的人进行追杀一直到对方死亡为止。当初为了造成玲珑假死的假象,着实让她费了一番功夫。魔窟的人这么多年都没有再追杀过玲珑,现在怎么会知道玲珑还活着。这件事(情qíng),其中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

    小脸微微一沉,不管是谁想要伤害她(身shēn)边的人。她都不会放过,魔窟的新魔主最好不要伤到玲珑。不然她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将魔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巧欣站在一旁,看着一脸(阴yīn)沉的艾金。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下沉。眉头不(禁jìn)也紧紧的皱了起来,小姐看完字条和戚冥刚刚带回来的消息。肯定是想到了什么,能让她露出如此(阴yīn)沉的表(情qíng)。玲珑的处境一定很危险。

    吱呀一声书房的门被推开,一(身shēn)白衣的天尘走了进来。看到艾金一脸(阴yīn)沉的坐在书桌前,紫眸露出一抹诧异。什么事(情qíng)能让露出这样的表(情qíng),头微微一转看向戚冥用眼神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见戚冥看向艾金,天尘知道肯定是和玲珑有关了。

    艾金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连天尘走进书房都没有擦觉。一直到一双手臂从后面将她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艾金感觉到熟悉的气息。从自己的思绪中脱离,一抬头撞进溢满温柔的紫眸中。

    “想什么呢,瞧你一脸的(阴yīn)沉。这样可使对我们的小宝宝不好哦,娘子。”天尘伸手抚平艾金紧皱起的眉头,将她抱紧了怀里。

    “我现在可以肯定玲珑是被魔窟的新魔主带走了。”艾金靠在天尘的怀中,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诉了天尘。

    听到艾金的话,天尘、巧欣和戚冥的眼中都露出了惊讶。他们怎样想都不会想到玲珑竟然是被魔窟的魔主带走了,那事(情qíng)就变的更加的棘手了。

    “为何你会如此肯定是魔窟魔主带走了玲珑,若是这样那那个尸体岂不就是魔窟的魔主?”天尘现在知道为何艾金的刚刚会露出那样(阴yīn)沉的神(情qíng)来,魔窟的新魔主是一个心狠手辣冷血无(情qíng)之人。实力更是高深莫测,不然也不可能会将魔窟前任的魔主杀死了。

    魔窟前任的魔主即使是隐退了,在江湖中依然有着威震力。他的(身shēn)手可谓是青盲大陆上顶尖的人物,能将他杀死。若是(身shēn)手不高,那这个新魔主的心机和心思定是高超。和这样的一个心思缜密心机深沉之人交手,往往比和那些绝世高手更难对付。

    艾金点点头,她知道天尘肯定也猜到了她心中所想之事。感觉到手上传来的温暖,艾金抬起头看向对着自己浅笑的男子。

    “不管娘子做什么决定,为夫都会支持你,站在你的(身shēn)边,同你一起面对。”天尘深邃的紫眸带着宠溺和认真望着怀中的小女人,他太了解她。即使知道那个魔窟新魔主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为了救回玲珑她会不惜一切代价。

    “即使会丢掉(性xìng)命,你也会在我(身shēn)边一起面对?”其实艾金心里早已经知道天尘的答案,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天尘没有说话,一双紫眸就这样一直静静看着怀里的女子。嘴角微微一勾:“今生,一生我便生,你死我便死。”

    耳边回((荡dàng)dàng)着天尘温柔的话语,星眸弥漫上丝丝雾气。这个男人,让她如何不去深(爱ài)。

    戚冥和巧欣静静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眼眶都微微有些湿润。巧欣很欣慰小姐找到这样一个夫君,缓缓的上前一步。

    “小姐,虽然不知道那个魔主有多厉害。但巧欣会一直站在小姐(身shēn)边,同你一起面对。”

    “我们都会站在主子的(身shēn)边一起面对。”戚冥也从后面上前一步,站在了巧欣的(身shēn)边坚定的看着两人。

    天尘和艾金抬头看向巧欣和戚冥,嘴角都露出浅浅的微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37 起身天岚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