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你,到底是谁

    夜寒反手接住秦静倒下的(身shēn)体,回手狠狠向对面的黑衣蒙面男子拍去。『言(情qíng)首发男子一见没有成功,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的女人为他的目标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剑。眉头微微一皱,知道自己今天再没有机会将他杀掉。

    看着向自己挥过来的手掌,蒙面下的嘴角微微一勾。(身shēn)体微微一偏,轻松的躲过了夜寒的攻击。看了一眼房间中的其他,见他们拔剑就要飞(身shēn)上来。黑衣蒙面人从怀中掏出一个球状物体扔向他们。

    噗嗤一声,球状物体碰撞到地上刹那间房间中弥漫起灰白色的烟雾。顾风和柳之源冲进烟雾中,想要追出去。

    “别追了,他已经跑了。”夜寒冰冷的声音响起,低头看向怀中已经昏迷的女子。眉头紧紧的皱起,她为何要这样做。

    烟雾散尽,原本被夜寒打倒在地的两人也不见了踪影。顾风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桌子上,面色(阴yīn)沉。

    “竟然让他将人给带走了。”

    “那人的武功不弱,能那么轻松的躲过主子的攻击。并且在那一会的功夫,带着那两人离开。这个人,不简单。”柳之源抬手摩擦了两下自己的下巴,他到是没有顾风那样的激动。整人都很淡定。看着昏迷的女子,嘴角一扯:“主子,我们还是先请大夫来看看吧。”

    夜寒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手臂一伸就将秦静抱了起来,走到(床chuáng)边将她小心的放到(床chuáng)榻上。弄出如此大的动静,整个客栈的灯都亮了起来。小二这个时候从外面跑了进来,脸上还带着刚刚困意。当看到凌乱的房间时,眼睛猛然的睁大。

    “小二,麻烦你去将这里最好的大夫请来。”柳之源见小二呆愣的看着房间,似乎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微微一笑,出声将他的神智呼唤回来。

    “啊?”小二听到柳之源的声音才从震惊中回过神,见到柳之源手中的一锭金子。眼睛一亮,连忙接过金子点头哈腰:“好,我马上去请大夫来。”

    小二拿着金子开心的跑了,他不知道房间为什么会变的那样凌乱。就算现在他们将那客栈拆了也无所谓,反正老板已经决定拿着他们给的钱到别的地方开一家大一点客栈。看着小二很识趣的没有多问,柳之源收回视线。

    “主子,秦小姐的伤?”柳之源走到夜寒(身shēn)旁,看着(床chuáng)上双眼紧闭的女子。他知道那一剑的威力有多大,可以看出那黑衣蒙面人可是下了杀心的。只是这个秦小姐的速度怎么会那么快,他们距离主子的距离是一样。她的(身shēn)份实在是让人不放心,看到他为了救主子不顾生命危险。他知道,她对主子没有恶意,但还是不得不防。

    “我已经点了她的(穴xué)位,止住了血。但是那一剑里的内力,必定会伤了她的气脉。”夜寒低眉略微沉思了一下,声音有些(阴yīn)沉。他不想欠她什么,现在看来这个份人(情qíng)他不想欠都不行了。

    房间里再没有人说话,一个会武功都知道气脉对于他们有多重要。若是气脉被伤,轻则武功退步一个层次严重的武功尽废永远都不可能再习武。沉默一直在房间中蔓延,一直到小二带着一个老人走了进来。

    “客官,大夫已经请来了。”

    小二的声音刚落,一名(身shēn)穿褐色长袍的老人从他(身shēn)后走了过来。老人一头银白色长发,眸子里带着一抹锐利。看了一眼站在(床chuáng)边的几人,并没有露出与其他人一样第一次见到他们的震惊和好奇。老人缓步走到(床chuáng)边,看着(床chuáng)上昏迷的女子。

    伸手为她把脉,完全没有看其他。老人的眉头微微一皱,眸子里闪过一抹诧异。似乎有些不确定的,又看了一眼(床chuáng)上女子才缓缓的收回手。

    “大夫,她的伤势怎么样?”夜寒见老人为她把完脉,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诧异都被他捕捉到了。

    老人伸手摸了几下两鬓间的白发,微微思索了一下才开口:“这丫头受伤不轻,不过幸好剑气没有对她的(身shēn)体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且止血也很及时,我给她几服药吃过便会好了。不过,元气大伤还是要注意调理(身shēn)体。”

    这小二是个很有眼力见的人,这边老人刚说完话。他已经将笔和纸都准备好了,放到那坍塌一半的木桌上。老人走到木桌前,拿起笔很快就开好了药方交给了夜寒。夜寒冲着老人点点头,让顾风将大夫送回去。

    刚走几步,老人停下脚步转(身shēn)看向(床chuáng)榻上昏迷的女子:“她的(身shēn)体恢复能力很好,你不必太过于担心。至于她的武功,不会受太大的影响。”

    老人扔下这句话,跟着顾风离开了房间。小二一直站在一旁,等着夜寒还有什么吩咐。柳之源转眸看向站在一旁的小二,微笑着开口。

    “麻烦你了,这里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小二一见没自己什么事(情qíng)了,心里也松了口气。点点头就飞快的离开了房间,会自己的房间继续会周公去了。毕竟这大半夜的,谁有那么多精神。

    “主子,那个大夫看着不简单。那么致命的剑伤,他竟然说几服药便会好。”柳之源在听到老人的话时,心中就微微的震惊。他们都是习武之人,自然知道那一剑的威力。就连主子承受了那一剑,都会对他造成极大的损害。

    “这个小镇,看来不一般。似乎有很多的高手。”夜寒眸子微微闪烁,那个厨师是现在又来了一个大夫。这小镇真如表面那样贫困吗?

    “那我们?”柳之源心里也同样的感觉,当他们踏入到这个小镇的时候。所有人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在看着他们,好像这里从来没有外人来过一般。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的奇怪。

    “我们的行程要改一下了,就在这里住几(日rì)吧。”转头看了一眼(床chuáng)上昏迷的人:“等秦静(身shēn)体好了,再出发。”夜寒冷将手中的药方递给了柳之源:“明天一早就去把这些药抓来。”

    “是,主子!”柳之源接过药方,放到了怀中:“主子,您去旁边的房间休息吧。这里有我和顾风看着就行了。”

    说曹((操cāo)cāo)曹((操cāo)cāo)到,顾风正好送完老人回来。听到柳之源的话,跟着附和着:“是啊主子,这里有我们两人就够了。”

    夜寒看了一眼两人,又看了一眼昏迷的秦静微微摇了摇头:“你们下去吧,我没事。”这一夜发生这些事,他已经没有了睡意。更何况她是为了救他才伤成这样,他怎么能不亲自照顾她。

    顾风还想劝说夜寒去休息,却被柳之源一把拉住了。顾风不解的看向柳之源,用眼神询问着你干什么。柳之源冲着顾风摇摇头,转头看向夜寒冷。

    “那我们就下去了,主子。若是有什么事,就叫我们。”

    见夜寒点点头,柳之源拉着顾风离开了房间。顾风被柳之源拉出房间,拍开柳之源的手颇为不满。

    “你干嘛拉我出来,让主子照顾亲自照顾她。”在顾风心里,不管是谁都没有资格让主子亲自照顾。即使这个人救了主子,也是一样的。他们的主子,那样一个男子怎么可以屈尊降贵的照顾人。

    “主子决定的事(情qíng),有几个人能改变。”柳之源揉了揉被顾风拍疼的手背,无奈的开口。他也不想让主子亲自照顾那个女人,他是很感激她不顾(性xìng)命的救下主子。但他和顾风心里的想法却是一样的,奈何主子的决定他们根本就改变不了。说多了,也是白说。

    柳之源的话让顾风安静了下来,是啊主子做下的决定没有人可以改变。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主子不睡他们又怎么可能睡呢。两人就一直站在房间的门口,怕那黑衣蒙面之人再次回来。毕竟这是他唯一一次将主子除掉的机会,他们肯定是不会放弃的。

    那黑衣蒙面人的(身shēn)手很是了得,竟然请来了那样的一个高手。接下来的(日rì)子,他们必须加倍提防了。夜悄无声息的在两人的警惕戒备中流逝,那个黑衣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小二从楼上走上来,看到房间门口站着的两人。眼中露出惊讶,这两人该不会是就这么站在门口守了一夜吧。不过看到两人眼底那一片淡淡的乌黑,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客观,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还要端到房间里用餐。”小二走到两人(身shēn)边,既然他们在门外他就不用再敲门进去询问了。

    “找人将房间里的桌子换掉,然后把饭菜端到房间来吧。”顾风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shēn)体,这么站了一夜(身shēn)体还真是有些疲乏。活动了一下(身shēn)体,感觉好受多了。他可没忘记主子房间里那个坍塌一半的桌子。

    “好嘞,客观。”小二将手中的抹布一样,甩到自己的肩膀上就冲冲的下了楼。

    直到小二的背影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顾风和柳之源才收回视线。柳之源抬手轻轻的敲了几下紧闭的房门,听到里面传来夜寒冰冷的声音才推门走了进去。

    “进来!”

    夜寒(身shēn)体靠在(床chuáng)栏上,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疲惫。黑眸中因为一夜没睡,出现了一些红丝。见顾风和柳之源进来,揉了揉眉心站了起来。

    “药材买好了?”声音依然冰冷,却带着一丝疲惫略显得有些低沉和嘶哑。

    柳之源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去买药,若不是主子提醒他还真差一点将这件事给忘记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立刻开口。

    “主子,我这就去。”说完转(身shēn)走出了房间,没一会人就消失在了客栈中。

    柳之源的动作很快,没有多大一会的功夫就回来了。本来是想将这些药材交给小二去弄,夜寒没有同意,只能柳之源亲自将药熬好端上来。

    夜寒坐到(床chuáng)边将依然昏迷的秦静扶了起来,接过柳之源手中的汤药亲自给她喂药。很快汤药就都喂完了,将她放平躺下后夜寒站起(身shēn)站到了房间的窗户前。伸手推开了窗户,清晨凉爽的风夹杂着泥土的清香扑面而来。

    夜寒站在窗前,目光望向院子里站在大树下的俊美男子。两人的目光相会,默默的对视了一会。站在楼下的俊美男子忽然勾唇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便转(身shēn)走进了院子的厨房里。夜寒收回视线,将窗户关上走回(床chuáng)边坐下。

    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在夜寒的一声进来下。房门被推开,小二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快速的将房间里那个坏掉的桌子撤了下去换了一个崭新的进来。随后早餐也松了进来,顾风都不由得赞叹这小二的办事效率还真是快。

    因为秦静受伤,他们的行程不得不往后拖延几天。秦静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转醒,幽幽的睁开双眸。昏迷前的画面清晰的回放在脑海中,猛然的睁大双眼。她记得有人再后面偷袭夜寒,而自己想都没想的就冲上去为他挡下了那一剑。

    微微的扯动了一下嘴角,美眸在房间中四处看了一眼,没有看到自己相见的人。一抹失望划过眼底,即使这样对他也不能让他多看她一眼吗。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她是不是太过于入戏,连自己这次的任务都忘记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一道修长的(身shēn)影走了过来。顾风端着药走到(床chuáng)边,看到正睁着一双迷茫双眼的秦静。眼中露出一抹欣喜,连忙将手中的汤药放到桌子上。

    “秦小姐,你醒了?”

    秦静想要开口说话,喉咙处传来一阵疼痛。眉头微微皱起,看来是嗓子太干声音发布出来。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醒了。看到顾风进来,秦静的目光往他(身shēn)后看了一眼。依然没有看到自己想见的人,心里悄然的划过失望。

    顾风站在一旁看到秦静那明显的失望,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她注定是要失望的,主子那样的人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就永远不会改变。而那个人不是现在为了救他,躺在(床chuáng)上的女子。可能是因为看到秦静为了就主子差点连命都没有了,顾风对她没有之前那样的防备。

    将秦静小心的扶起来,让她靠在软枕上。转(身shēn)将桌子上的汤药拿过来,递给了她。秦静被扶起来牵扯到了背后的伤口,一阵钻心的疼痛传了过来。小脸上立马惨白,顾风将动作放轻生怕再牵动她背后的伤口。

    “我没事!”

    秦静冲着顾风虚弱的一笑,声音有些漂浮。顾风将桌子上的汤药端了过来,递给了秦静。秦静接过汤药,一口将汤药喝了下去。口中的苦涩让她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直到那苦涩减淡眉头才缓缓的松开。

    “公子呢?”秦静将空碗递给了顾风,在外面她不能叫他王爷便以公子称呼他。

    “主子他出去办点事(情qíng),很快就回来。这几天外面会在这里,等你的(身shēn)子好些了再出发。你好好休息吧。”顾风站起(身shēn),拿着空碗准备往外走。

    秦静点点头,看着顾风离开的背影。在这里住几天,他是怕她受伤承受不了路上的颠簸吗?秦静低眉思索着,眸子突然闪过一道冷芒。抬起头看向不知道何时站姿门口的俊美男子,眼底划过一道惊讶。

    男子衣着普通,但就是平常百姓穿的衣服依然遮挡不住他(身shēn)上与生俱来的优雅气质。男子(身shēn)体开在门上,一双深邃漂亮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饱满(性xìng)感的薄唇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乌黑的秀发垂落在(胸xiōng)前。

    “没想到秦小姐为了任务,可以连命都不要。”

    如清泉般好听的声音从男子(性xìng)感的薄唇中传出,只是这话却让靠在(床chuáng)上的秦静变了脸色。秦静柔弱的气质突然一变,一抹凌厉从她(身shēn)上散发出来。目光一沉,漂亮的眸子微微一眯。这个男人不是这个客栈的那名厨师吗,他为何会知道自己。而且竟然还知道她是有目的的接触他,她这次(身shēn)上的任务只有秦家的高层知道。眸底划过一抹杀意,她绝对不(允yǔn)许计划失败。

    掩盖在被子下面的双手我成拳,一枚轻薄的金属薄片出现在她的手中。秦静低垂着头,遮挡住眼底的杀意。这个人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绝对不能留下来。此人若是不除去,后患无穷。

    正准备将手中薄片飞出,只感觉眼前一晃。原本站在门口的俊美男子已经到了他的眼前,自己拿着薄片的手腕被他握在了手中。而她竟然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漂亮的大眼中出现了惊恐。这个人到底是谁,(身shēn)手竟然如此厉害。

    抬起头望向那带着嘲讽的眼眸,那眼底的嘲讽刺痛了秦静的神经。心底的火苗被点燃,但是又无能为力。她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根本就不是眼前这个男子的对手。那优雅俊美外表下的实力惊人,压下心里的那熊熊怒火。秦静恢复了平静,拥有这样实力的人根本就不是这片大陆的人。

    “你,到底是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36 你,到底是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