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几分胜算

    艾金醒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言(情qíng)首发她隐约记得巧欣和戚冥回来了,掀开被子刚准备下(床chuáng)。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一(身shēn)白衣的天尘从外面走了进来。

    艾金抬起头看向天尘,星眸中露出惊讶。拿起(床chuáng)边的衣服穿上,站了起来。

    “你怎么没去上早朝?”

    每天的这个时辰,天尘此时都是在宫里上早朝。今天竟然会呆在王府中,天尘走到艾金(身shēn)边。伸手将她额前垂落下来的碎发捋顺,紫眸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她。见她脸色已经不再如昨(日rì)那样苍白,整个人气色也好了很多。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嘴角微微一勾。

    “我跟皇上请了几(日rì)的假,说你的(身shēn)体不舒服要留在府中陪着你。”

    听到天尘的话,艾金想起这几(日rì)在炼药房中自己得到的结果。连忙拉着天尘就往房间外走去,边走边开口。

    “相公,昨天巧欣和戚冥是不是回来了?”

    见天尘点点头,艾金推开房门拉着他就走了出去。两人刚踏出房门,正好巧欣也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一抬头看到艾金醒眼眶一红就跑过去。

    “小姐…。”

    艾金看着脸色难看的巧欣眉头一皱,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是知道玲珑被人带走的事(情qíng)了。两人一直在一起那么多年,肯定是担心的。巧欣的面容很是憔悴,漂亮的大眼睛下是一片的乌黑。一看昨天肯定是一夜没睡,这样的巧欣让艾金既心疼又有些生气。

    “巧欣,我知道你担心玲珑的安危。我也和你一样担心她,但是你也不能不好好休息。”艾金严肃的看向巧欣,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意:“现在,立刻马上回你的房间好好的睡一觉。我可不想把玲珑带回来的时候,你却倒下了。”

    巧欣还想说自己不要回去,就被艾金瞪的立刻(禁jìn)了声。红着眼眶看着面带怒意的艾金,拉着她的手有些激动的问道。

    “小姐,你的意思是…是你已经有办法把玲珑救回来?”

    艾金心里也不很确定自己的猜测,虽然自己的想法得到了证明。心里依然还是有担心,为了安抚住巧欣让她回去睡觉。艾金只能选择欺骗她,冲着有些激动的巧欣点点头。

    “嗯,我有办法救回她。”

    “真的?”巧欣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问了一次。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难道你不相信我吗?”艾金星眸瞪向巧欣,佯装生气。

    “不、不。我没有不相信小姐,小姐说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是巧欣错了,小姐你不要生我的气。”巧欣连忙摇头,她怎么可以质疑小姐的话。小姐从来都没有骗过他们,只要说得的事(情qíng)就一定会做到。有了艾金的话,巧欣紧绷的神经和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昨晚心里一直担心着玲珑的安危,她一夜都没合眼。从往回赶路,到会到王府这段时间她就一直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放下心来,一股疲乏感袭遍全(身shēn)。艾金看着眼中露出疲惫的巧欣,伸手将她推向她房间的方向。

    “我还有事需要你的帮忙,你回去睡一觉。休息好了,再来找我。”

    巧欣点点头,这一次没有再推拒。很乖顺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直看着巧欣的(身shēn)影进了房间艾金才收回视线。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人,微微一笑。

    “走吧,我们去书房。你派人将戚冥叫来,我有事(情qíng)让他做。”

    天尘点点头,正要派人去叫戚冥。戚冥自己就送上门来了,一进院子就看到艾金和天尘站在院子的中央似乎在谈着什么。

    “王爷,王妃。”

    “来书房!”

    天尘见戚冥来到两人(身shēn)边,点点头。扔下一句话,就拉着艾金率先向着书房走去。戚冥望了一眼巧欣房间的方向,见房门紧闭着。心想应该是在休息,就收回了视线紧跟在两人(身shēn)后去了书房。

    书房中,艾金坐在贵妃椅上。隆起的肚子没有让她看起来很臃肿,因为要做母亲反而让她比以前看多了一丝成熟女人的韵味。戚冥看了眼那大的下人的肚子,她和巧欣不过才离开不久。王妃的肚子竟然已经这样大了,那里正酝酿着小世子或者是一个小郡主。

    “戚冥,我要你暗中调查一下。这段时间,天岚城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人到来。”

    艾金清冷的声音将戚冥的思绪拉回,戚冥抬头看向面色严肃认真的艾金点点头。他知道,这事肯定是和救玲珑有关。

    “你是不是有了什么发现?”天尘坐到贵妃椅上,伸手抚上艾金有些浮肿的小腿上。随着肚子越来越大,艾金的小腿和脚也跟着有了浮肿的现象。每天天尘都会像现在这样,为她按摩来减轻她的痛苦。

    艾金看着温柔为自己按摩小腿的男子,那双修长干净的大手认真的在她的小腿肚上揉捏着。心底划过一道暖流,这样一个细心的男子是她的夫君她一个人的夫君。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笑,声音也轻柔了很多。

    “嗯,我发现那尸体上的血迹和玲珑房间中的血迹是一样的。而管家发现的那枚纯银指环就是尸体手上戴的那只,而且在那血迹里竟然有一种毒药混在其中。玲珑悄无声息的被带走,她的房间中有打斗和挣扎的痕迹。我们两人都没有发现,玲珑被我下了迷药根本不会那么快就醒过来。只能说明房间中的一切都那个人制造的假象,我可以肯定那具尸体根本就是一个活人。他,就是带走玲珑的人。”

    听到艾金的话,天尘的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那具尸体当时他们都看过,可以确定他没有了气息。况且那满(身shēn)的伤痕让他看起来血(肉ròu)模糊,又是怎样弄成那样的。艾金看着天尘眼中的诧异,别人不知道她自然知道。有一种药,他可以让人没有呼吸和心跳。就是被人称之为假死,服用了那种药。即使你是绝世高手或者是神医,你也不会有丝毫的察觉。若不是那血迹中怪异的味道,她也不会察觉到。

    “难道他是假死?”天尘眉毛一挑,曾经听说的假死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你知道假死?”这一次到是让艾金有些惊讶,没想到天尘会知道假死这件事。

    “嗯,我以前听师傅提到过一些。他只说有一种药可以让人没有了心跳和呼吸如同死人一般,但他却是真的还活着。只是这种药一直是一种传说的存在,因为没有人见到过。能弄来那种药的人,他到底是什么(身shēn)份。他带走玲珑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是天尘心里的疑惑,若是那个人想要用玲珑来牵制她。现在也早该行动了,但是却迟迟一点动静都没有。看来,那个人的目的不再他们(身shēn)上。

    艾金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在看到姐姐救我那几个大字的时候。心里就微微明白了一些事,看来是那些人找了上来。玲珑的过去她现在还不能告诉他们,不过按照那个方向查下去一定可以找到玲珑。

    “假死药不是传说,它是真的存在。任何一个会炼药的人都可以炼制出来,只是它需要的药材很难找而已。不知道你们听说过一个叫做‘魔窟’的组织没有,这种假死药目前只有他们有。所以我们从他们下手,我想很快就可以找到玲珑。”

    艾金只能将假死药作为一个线索让他们去调查这件事,不过她也没有说谎。因为那几样药材都是很珍贵,也是极其难找的。所以根本就没有人会去想要制作那个,而魔窟是一个神秘的组织他们喜欢挖掘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这假死药,就只他们炼制出来的。

    “魔窟?”天尘心里再次吃了一惊,暗星楼是青芒大陆第一的(情qíng)报组织。但是对于魔窟也只是知道一点,那些还都是上一任的楼主也就是天尘的师傅提过的。

    “魔窟是一个人很神秘的组织,曾经在江湖上没有人敢去招惹他。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间就避世了。有人猜测是他们内部出现了问题,很多当时武功绝顶的高手联合起来去攻打魔窟都被重伤回来。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敢去找魔窟的麻烦。魔窟也从世人的眼中消失,直到现在大家都遗忘了他。”

    天尘神色恢复淡然,将自己从师傅那里听到关于魔窟的事(情qíng)都说了出来。玲珑的事(情qíng)怎么会和魔窟牵扯上关系,若真和他有关系就有些棘手了。虽然魔窟已经被众人渐渐淡忘,但是那次那么多高手被重伤回来的事(情qíng)还是让人心底有些打怵。

    艾金因为是穿越过来的,对十几年前的事(情qíng)根本就不知道。关于魔窟她也只是听玲珑说的,那是一个很变态的组织。那里的人冷血无(情qíng),就如同魔鬼一般。真是对得起这个组织的名字——魔窟。现在听到天尘的话,心里不(禁jìn)惊讶原来魔窟这么厉害。

    “听你这样说,魔窟早已经避世。为何又会重新出现?”

    天尘很摇摇头,这也是他心里的疑惑。魔窟从新现世,会不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天尘心里还是有一些担心的,现在暗星楼的核心实力被分散。根本就没有办法跟魔窟抗衡,艾金见天尘眉头紧锁。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心里也明白魔窟不是好对付的。

    星眸滴溜溜一转,艾金双掌在空中轻轻一拍。清脆的拍打声在安静的书房中响起,天尘抬头看向艾金。房间里突然出现四名容貌秀美的女子,四名女子见到艾金恭敬的抱拳行礼。

    “主子!”

    这四名女子正是梅兰竹菊四人,艾金早在玲珑被带走的第二天就通知了四人赶来。只是没有一直让她们出现,在暗中调查这件事。本不想动用这个底牌,在听到天尘的话后改变了主意。

    天尘的紫眸中划过一道光芒,这四人的武功深不可测。隐匿在他周围,他竟然都没有察觉。戚冥和天尘一样,在看到凭空出现的四人心里掀起了不小的风浪。王妃手里到底是有多少的王牌。

    “事(情qíng)办得怎么样了?”艾金没有理会天尘和戚冥投(射shè)过来的惊讶目光,淡淡的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四人。

    “主子,事(情qíng)都已经办好了。就等着主子生完小少主,回去亲自看看了。”梅看着肚子已经很大的艾金,一抹诧异从眼中一闪而过。

    艾金点点头,她很满意。他们的动作还是很麻利的,他们的势力她是亲(身shēn)体验过非常的强悍。

    “你们可知道魔窟?”

    四人听到主子的问话,微微一愣。四人的眼中都出现了一抹惊讶,主子怎么会突然问起魔窟。不过最为冷静的梅眉头微微一皱,疑惑的开口。

    “知道,主子为何会突然提起魔窟?”

    “若是让你们和魔窟对上,有几分胜负?”艾金没有回到梅的问题,她现在很想知道若是他们和魔窟对上会有几分胜算。这也是她们下一步计划的的前提,只有知道了这个她才好进行下去。

    梅知道艾金不想回答她的问题也就没有再问下去,略微的思索了一下。才抬起头看向艾金,恭敬的回道:“五分胜算,魔窟只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听说他们上一任魔主是一个狠辣之人,不过却被自己亲手培养的一个心腹给杀死了。现在那个人是新的魔主,是一个心思慎密(阴yīn)狠之人。”

    “他亲手杀了魔主,魔窟之人还会效忠于他?”艾金眉头微微一挑。

    “嗯,魔窟是一个用势力说话的地方。每一任的魔主都是这样诞生的,他们只服从比自己强悍的人。”梅淡淡的开口,对于魔窟她没有什么好感。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魔窟是一个冷酷没有人(情qíng)味的地方。那真是一个魔鬼诞生地,从那里走出的人他们没有感(情qíng)有的只是冷漠和嗜血。

    想到玲珑的过去,艾金心里已经明白些什么。对于梅说的五分胜算她是有些失望的。但是要救回玲珑,即使只有五分的胜算她也要试试。两败俱伤她也无所谓,她不会让任何伤害她(身shēn)边的人分毫。

    “我要知道先在魔窟的势力,还有他们这段时间动向越详细越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她手中的底牌又不是只有他们,况且天尘的暗星楼也是不容小觑的。正场仗的胜负,还不一定是谁赢。

    “是,主子!”虽然不知道艾金在打什么注意,为何突然会和魔窟对上。但是只要是主子要他们做的事(情qíng),他们都会去做。就算会搭上(性xìng)命,要在所不惜。

    “好,你们下去吧。”艾金挥挥手,让四人退下。四人行了礼,很快就消失在了书房中。

    艾金一转头就看到天尘和戚冥用一种怪异的眼神在看着她,那目光让艾金突然有了一种不自在的感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奇怪的问道。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天尘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眉毛微微一挑。紫眸带着笑意看向艾金,薄唇微微掀起。

    “娘子,我想我们要找些时间好好聊聊?”

    看着天尘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艾金突然感觉背后的汗毛肃立。想到刚刚梅兰竹菊四人,心里立刻明白了天尘话里的意思。

    “能不能等玲珑的事(情qíng)解决了,我们再好好的聊?”艾金小脸一垮,可怜兮兮的看向天尘。

    “好,反正我时间很多。等这件事解决了,我们需要好好的聊聊。”天尘将好好两次咬的特别的重,似笑非笑的看着可怜兮兮的艾金。

    听到天尘的话,艾金才松了一口气。只是艾金没有想到,这件事(情qíng)还没有解决的时候。另外一件让她怒火滔天的事(情qíng),正在悄然的发生着。

    一(身shēn)华丽宫装的玄曦站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听着(身shēn)后一(身shēn)深灰色长袍的男子将调查的结果娓娓道来。

    “玲珑浣纱宫宫主的贴(身shēn)侍卫,(性xìng)子沉稳为人谨慎,(身shēn)手深不可测。”

    玄曦眉头微皱,只有这些吗?若只有这些,对于她来说就没有任何的用处。她要找出那个玲珑和那个尸体之间的关系,但是听到这调查的结果和那尸体没有半点的关系。玄曦转(身shēn)看向(身shēn)后的男子,心里产生了一丝疑虑难道是他在骗她。

    男子神色如常,在玄曦的注视下没有一点的心虚。那一丝疑虑从玄曦的心中清楚掉,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玄曦挥挥手让男子退了下去。男子微微点头,转(身shēn)离开。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小东西我又帮了你一次。

    男子的(身shēn)影消失在了院子中,香伶从一旁走了过来。对于男子的调查结果,她总觉得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调查的结果不是我们想的那样,那我们的计划要如何进行?”玄曦看向走到自己(身shēn)边的人,眉头皱的更深。握紧手中的锦帕,好不容易找到个办法可以对付她。现在一切又回到了原点,这让她如何能够甘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33 几分胜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