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尸体消失了

    玲珑将手中做好的酸梅汤递给了艾金,将漂亮的小鸟从她的肩膀上抱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可乐言(情qíng)首发』打开它的翅膀,将藏在翅膀低下的字条拿出来递给了艾金。然后起(身shēn)走进院子北面的书房,将笔和纸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艾金打开纸条,低头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内容。秀丽我眉头微微一皱,他来天岚干什么。自从回到天岚,她便和他再没有任何的联系。虽然两人之间有合作的关系,但这中间的事(情qíng)她都完全的交给了浣纱宫的两个副宫主黑玫和蓝沁儿。完全做了一个甩手掌柜,只是每隔一段时间黑玫会向她禀报一次他现在的(情qíng)况。

    她没有看错人,夜寒不止是要为他的母妃报仇。更有着巨大的野心,现在蓝冰的实权已经落入了他的掌中。但他并没有急着将当年参与的陷害他母妃那件事的人都解决了,只是在暗中派人监视他们。他利用另外一个(身shēn)份,夜剑山庄的庄主(身shēn)份将蓝冰国的商业垄断。并用这些钱招兵埋马,私下了培养了一支精锐部队。

    这支部队据黑玫调查,人数大概有十万人。个个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有人专门进行训练的。他们的藏(身shēn)之所很隐蔽,这是一直不能暴露在众人面前的军队,他们只听令与一个人。那就蓝冰国的寒王——夜寒。

    他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培养一支只属于他的精锐军队,还能在蓝冰国那个老狐狸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蓝冰的实权全部掌控在手中。夜寒比她想象中的要更加的聪明心机深沉,这样的人若是成为朋友很好。但若是成为敌人,那将会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现在他们的关系是盟友,但这世界上哪里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在事关到自己的利益,有多少朋友变成了敌人。

    艾金美眸微微一眯,将手中的字条毁掉。希望他们可以一直是盟友,不过若是他威胁到了天尘。她不会放过他,不论他有多厉害。艾金抬起头看了一眼玲珑,玲珑立刻将桌子上的笔和纸递给到了她的面前。

    很快艾金就将写好的字条绑到了鸟儿的翅膀下,将她放飞出去。玲珑不知道这只鸟儿是小姐和谁联络的工具,但小姐不说她也就不多问了。小熙儿眼巴巴的看着鸟儿飞走的方向,那样子煞是可怜。

    艾金刚要逗小熙儿,就看到老管家急急忙忙的从门外跑了进来。老管家气喘吁吁的跑到艾金的面前,大口的呼吸了几下。

    “王…王妃…,外…外面…”老管家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着,语气中还隐隐的带着一丝惊恐。

    “怎么了?”艾金眉头微微一皱,看着说话断断续续的老管家。

    “外…外面…”老管家伸手指着前厅的方向,依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啊!

    一声惊恐的惨叫声从前厅传了过来,那尖锐的尖叫声游戏刺耳。艾金看了一眼老管家,带着玲珑就往前厅走了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平时遇事不惊的老管家都说不出话来。

    几人来到前面的院子,就看到玄曦被她(身shēn)边的白衣侍女搀扶着。如花似玉的脸上竟是惊恐,脸色苍白如纸。艾金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院子里下人们围成一团。面上都带着惊恐,望着王府门。

    艾金走上前去,众人见王妃来了。立刻散开,为她让了一条路出来。走到门口,星眸中一闪过一抹惊讶。

    只见一名不知道是死还活的人躺在王府的门口,他全(身shēn)上下都是触目惊心的血。(身shēn)上脸上无数道刀口,已经看不清他的面容。而那双眼睛更是让人毛骨悚然,圆目睁大仿佛要把眼珠子瞪出来一样。而那目光竟然是往王府里看,莫名让感觉一股执念在他的(身shēn)上萦绕。地上的血迹还未干涸,而他的手边用血写着几个字——姐姐,救我。

    说也奇怪,整个人都血(肉ròu)模糊,但那双手却异常的干净,从那白皙的手上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年龄应该不大,会是谁竟然用这么惨然的手段杀死一个孩子。艾金再见到这个人的时候,就知道他已经死了。而且就在不久前,地上没有一条条血迹。证明他是被人杀了以后,悄悄的丢到这里来的。

    艾金收回目光,眼角的余光却在收回的一刹那看到这尸体的小手指上竟然带着一只银色的指环。星眸微微一眯,一道冷芒一闪而过。缓缓的转(身shēn),面容淡漠。

    “这尸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淡淡的目光扫视了一眼站在院子里的人,声音很轻却带着一股威压。

    “回王妃,听到有人敲王府的大门。就跑过去开门,结果打开大门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我要关门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方向有人就将这个…。”脸色苍白的下人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声音还带着颤抖:“这。个。尸体扔了过来。”

    想到当时的(情qíng)况,那名下人眼中不满恐惧。听完那个下人的话,艾金眉头微微一皱。转眸看了一眼老管家,此时老管家已经从惊恐中缓过神来。见王妃正看着他,连忙走了过来。

    “王妃,你看着这件事?”

    “找几个人将这尸体抬到王府里废弃的那个厢房去,一切等王爷回来定夺。”这件事(情qíng)发生的太过于诡异,她要等天尘回来好好商量一下。

    “是,王妃!”老管家恭敬的答道,然后转(身shēn)在人群中随便找了几个人:“你们几个人,把这个尸体抬到那个废弃的厢房中去。”

    将前厅的事(情qíng)都安排好了以后,艾金看了一眼脸色依然苍白如纸的玄曦。缓步走到她的面前,嘴角微微一勾。

    “真是不好意思,让玄曦公主看到这样的事(情qíng)。我看公主脸色不太好大概是被那个尸体吓到了,还是早些回房间休息一把。”星眸微微一转,接着说道:“这件事很诡异,为了公主的安全我劝您还是搬到宫里去住。要不搬到太子那里也好,太子府可是比这尘王府漂亮多少倍。”

    “我…我才没有害怕,我是不会离开尘王府的。”玄曦心里还是有些惊恐的,但听到她的话还是忍不住死撑着喊道。

    “既然公主自己觉得没事,那就留下来吧。不过…”艾金微微一笑,顿了顿道:“不过这中间若是出了什么事(情qíng),那就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了你了。”

    “本公主注意已定,就算出了什么事也和你无关。”玄曦扬起头,高傲的看着艾金。只是脸色依然长白,脚底有些虚浮。

    “希望如此。”艾金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漂亮的笑容。淡淡的看了一眼玄曦,转(身shēn)往玲珑的方向走去。

    “哼,我们走着瞧。”玄曦冲着艾金纤细的背影喊着,然后转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shēn)后的人:“走,我们回房。”

    说完便带着自己的人往她住的偏院子走去,艾金停下脚步微微一笑。明明很害怕,还死要强。抬头看一眼脸色苍白紧咬着唇瓣的玲珑,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玲珑站在原地,漂亮的眸子里带着恐惧和雾气。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就连指甲嵌进(肉ròu)里都不知道。看到尸体的那一刻过往的记忆瞬间如同开闸的洪水般,蜂拥向她好像要把她淹没。记忆里最不愿意记起的画面,如同着魔一般在眼前播放。

    玲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般的冷,是从灵魂往外的冷。永远都淡然的眸子有些涣散,沉浸在过去的记忆中。一直到手中传来一个一阵温暖,玲珑才从过去的记忆里回过神来。抬起有些迷茫的眸子,看向拉住自己的人。

    艾金握紧玲珑的双手,感觉到那紧紧握成拳头的小手是那样的冰冷。仿佛千年的寒冰一般,尽管知道她现在怀着宝宝最好不要动用自己的内力。但依然动用了内力,为玲珑驱散手心的冰冷。

    远远不到的(热rè)流从手心传到(身shēn)体里,玲珑终于从那黑暗的记忆中抽离出来。涣散的眼神渐渐变的清明,看着紧紧握起自己双手运用内力为自己取暖的人。玲珑立刻将手从她的手中抽出,眼中带着担忧。

    “小姐,你怀着(身shēn)孕不能轻易动用内力。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像王爷交代。”玲珑眼中带着雾气,她不想小姐因为她出什么事。那样她以后要如何面对王爷和巧欣他们。

    艾金再次将玲珑的手握紧,感觉她的手不再冰冷才放下心来。红润的唇瓣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温柔的笑:“你和巧欣虽然面上是我的手下,但却像我的妹妹一样。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们(身shēn)边。有什么事(情qíng)我们大家一起面对,千万别一个人做决定。”

    玲珑点点头,晶莹的泪珠从眼中滑落。艾金将她拉到(身shēn)边,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为她擦去脸上的眼泪戏谑着。

    “瞧瞧我们平时不管遇到什么都淡然自若的玲珑,看到那个尸体的时候也被吓哭了。”艾金看了一眼还在院子里站着,看着她和玲珑的下人淡淡的开口:“好了,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玲珑的事(情qíng)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就连巧欣对她的过去都不太了解。今天玲珑这样反常的反应她不想引起其他的人的注意,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见众人都散去,艾金拉着玲珑往自己的院子走去。小熙儿见两人离开,也跟着往里院走去。

    玄曦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所有人都屏退下去。和平常一样将香伶留了下来,香伶倒了一杯(热rè)茶给玄曦。

    “公主,喝杯茶压压惊。”

    玄曦接过她递过来的茶,抿了几口。才慢慢的压下心里的恐惧,她没想到本来看今(日rì)的天气(挺tǐng)好就出来走走。自从上次接风宴以后,她就一直在院子里呆着。计划着如何对付那个女人,见今(日rì)天气不错就带着人出来走走。毕竟在这住了几(日rì)了,却没有好好的逛过。没想到,第一次出来就碰到这样的事。还真是晦气,触霉头。

    “我知道公主今天遇到这样的事,明明很好的心(情qíng)一定被破坏了。”香伶站在一旁淡淡的说道,刚刚她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qíng)不知道会不会让她的计划更加的顺利。不过这还要看这位公主的配合,和她手底下势力的能力了。

    “算了,今天的心(情qíng)糟透了。还是不出去了,不知道出去又会碰到什么。真是触霉头。”玄曦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语气里充满了不耐烦:“我们还是好好想想要如何对付她吧,你瞧今天把她嚣张的。”

    “公主不要生气,我想有办法对付她了。也许不能除掉她,但是绝对对她来说也会是一个不小的麻烦。”香伶掩盖在棉纱下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阴yīn)冷的弧度。

    “哦?什么办法?”听到香伶的话,玄曦来了精神。兴奋的看向她,拉着她坐到自己的(身shēn)边询问着。

    “刚刚我发现,所有人见到那个尸体的时候都眼中露出惊恐。而那个跟在她(身shēn)边的侍女的反应却和别人不一样,仿佛认识那个尸体本人一样。眼中带着沉痛和几许惊恐,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人绝对跟她的那个侍女有关系,我们从她(身shēn)边那个侍女查起。也许会有不小的收获,她最在意的人除了尘王以外怕就是她(身shēn)边的人了。”

    香伶坐在玄曦的(身shēn)边,将自己的发现和想法告诉了她。玄曦听完香伶的话,略微沉思了一下。她并不想牵连别人,她要对付的人只有她一个而已。心里微微的犹豫着,若她真的派人调查那名侍女。调查出些什么不好的事(情qíng),那会不会把那个侍女以后的人生都给毁掉了。她想要给那个女人好看,想要为香伶报仇。但她却不想害到无辜的人。

    香伶坐在一旁,看出她的犹豫不决。棉纱下的露出一抹冷笑,她怎么会看不出她刺客的想法。这个公主看着刁蛮任务不将任何人放在眼中,但是心底却也不坏。是个(爱ài)憎分明之人,她若痛恨之人便会一直痛恨下去。看来她还要下一剂猛药,才能达到她的目的。

    “哎,我知道公主心底善良。不想连累无辜之人,但您想想。那具尸体旁写着姐姐救我,怎么看都是一桩冤魂。说不定公主暗中一查,查出些什么还能为那个尸体主持公道。这是何乐而不为呢,即能给她找些麻烦又做了一件好事。”

    玄曦原本犹豫不决,听到她的话觉得有些道理。想了想刚刚的(情qíng)况,微微点点头心里做了决定。

    “好,我这就派人去查查她(身shēn)边那个侍女的(身shēn)份。”说完双手在空中一击掌,一名(身shēn)穿深灰色长袍的男子走了进来。

    “公主,有何吩咐?”男子微微弯(身shēn)行了一个礼,不卑不亢的道。

    “你去帮我查一个人,她名字叫玲珑。我要她过去所有的资料。”玄曦声音清脆,没有了往(日rì)的高傲带着一丝的敬意。

    这让香伶有些惊讶,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站在他们面前的男子。男子面容普通,只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让人忍不住的打从心底里敬佩,怎么看都觉得此人不似凡人。只是她跟在公主(身shēn)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心里默默的将此人记在心里,这人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是,公主!”男子的声音很好听,和他的外面有着天壤之别。说完话,没有等玄曦让他下去就眨眼间离开了房间。

    香伶很聪明,她没有看口问男子的(身shēn)份。见他在没有公主的(允yǔn)许下,就离开可见那人在玄冥的地位一定不低。但为何会听命于公主,她就不得而知了。

    玄曦看了一眼低垂着眸子没有说话,静静坐在自己(身shēn)边的香伶。对她的变现很是满意,这个女子知道什么事(情qíng)该问什么事(情qíng)不该问。聪慧过人心思缜密,若是不毁了容貌…。

    “好了,今天发生这么多事(情qíng)。我也没有心(情qíng)出去了,你下去吧。我休息一会。”玄曦从椅子上站起(身shēn),走到(床chuáng)边。

    “是,公主!”香伶站起(身shēn),微微行了一礼便推出了房间将房门带掩好。嘴角微微一勾,一抹(阴yīn)森的冷笑浮现在嘴角。

    天尘从皇宫回来的时候,艾金已经点了玲珑的(穴xué)。让她沉沉的睡了下去,她不想让她一直回忆起以前那些黑暗的记忆。索(性xìng)让她好好睡会,天尘在院子里没有找到艾金。见到小熙儿自己在院子中玩,便走过去将小熙儿抱了起来。

    “小熙儿,有没有看到你干娘?”

    “干爹,干娘在玲珑姨的房间呢。”小熙儿搂着天尘的脖子,冲着他露出可(爱ài)的笑容。

    “乖!”天尘摸了摸小熙儿的头,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将他放到了地上,向着玲珑的房间走去。

    刚走到房间门口,房间的门就被推开了。艾金从里面走了出来,一把将要开口说话的天尘拉住。拉着他就往书房走去,路过小熙儿(身shēn)边的时候微微一笑。

    “小熙儿乖,干爹和干娘要谈些事(情qíng)。你先自己在院子里玩会,不要吵醒你玲珑姨知道了吗?”

    见小熙儿乖巧的点点头,艾金才拉着天尘去了书房。到了书房中,艾金将书房的门关上。将白天发生的事(情qíng)告诉了天尘,但是玲珑的事(情qíng)却没有说。

    天尘坐在贵妃椅上,抱着怀里的艾金。听完她说的话,剑眉微微的皱起。这事(情qíng)发生的也太过于诡异了,究竟是什么人做的。他们的目的又是何意,略微沉思了一下。

    “这件事都有谁知道?”

    “府里的人都看到了,还有就是玄曦他们也在场。”艾金靠在天尘的怀里,淡淡的开口。

    “这件事(情qíng)不要对外宣扬,我会派暗星楼的人调查一下。”天尘将艾金从自己的怀里扶起来,站起(身shēn):“我先过去看看那个尸体。”

    “我和你一起过去吧!”艾金跟着从贵妃椅上站起来,拉着天尘的手。

    本不想让艾金跟着,但见她倔强的看着自己。只能无奈的叹口气,两人一起离开书房去了那个废弃的房间。

    艾金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废弃的偏僻小院,推开房门一股发霉的味道铺面而来。房间中游戏凌乱,陈旧的家具上布满了灰尘。房间的墙角处还有一层层的蜘蛛网缠绕着,因为这个院子有些偏僻。阳光照(射shè)不到,房间中有些(阴yīn)暗湿冷。艾金上下搓了搓胳膊,还真有一些鬼片里鬼屋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天尘站在她(身shēn)边,见她上下搓着手臂以为她冷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艾金感觉(身shēn)后传来的温柔转头看了一眼天尘嘴角翘起一抹弧度。两人相拥着走到那俱血(肉ròu)模糊的尸体前,天尘皱着眉头打量了一下。

    “你看!”艾金离开天尘的怀抱,走到尸体旁边指着那双白皙干净的双手。

    天尘的目光顺着艾金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看到那双白皙的双手时紫眸中闪过一道讶然。为何凶手要这么做,唯独一双手一点伤痕都没有。

    “这件事(情qíng),诡异的地方太多。我们回去好好想想,一会我派人来这里看着。不能让任何靠近这里,想要知道他的目的就要找到凶手。”

    天尘伸手将艾金揽入怀中,便走出了房间。两人离开了偏僻的院子,天尘找了两个下人晚上在偏僻的院子看守尸体。也从暗星楼中调派了几人,隐在暗处看守以免出现什么问题。

    夜很静,夜风拂过大树叶子摩擦的沙沙声都清晰可闻。尘王府偏僻的小院子里,两名下人站在房间的门口。

    “哎,你说我们俩怎么这么倒霉被王爷派来看守尸体。”一名家丁搓着双手,声音中带着无奈。虽然已经入夏,但夜晚还是很凉的。

    “没办法,谁让咱俩倒霉了呢。”站在另一边的男子开口道,左右瞧了瞧见四下无人。悄悄的从怀里掏出两小瓶烧酒,一抬手扔给对面的人一瓶。

    “兄弟,你还藏着这个。那今晚还能好过一些。”打开烧酒的瓶盖,一股醇香扑鼻而来。

    “这可是上次王妃赏赐的,我一直都没舍得喝。今天晚上这么冷,想着用这个来取取暖。到时便宜你小子了。”说完仰头喝了一口,眼睛一亮:“这酒真好喝,不愧是主子们赏赐的。”

    见他如此说,另一个下人连忙打开也喝了一口:“真是和我们喝的不一样,真是多亏你我才有了这口福。”

    两人正聊着,突然不知道从什么方向吹起一阵风。这风来的有些诡异,树枝被风吹动开始摇曳着,在清冷月光的照(射shè)下树影如同鬼魅一般晃动。啪啪啪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来,原本聊天的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恐,但毕竟两人都是男人。又喝了一些酒,装着胆子推开了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房间中依然一片凌乱,充斥着腐朽的味道。清冷的月光从敞开的门缝照(射shè)进来,将房间衬托的更加的幽暗诡异。两人小心意意的四周观望了一下。那诡异的风再次出现,(身shēn)后传来碰的一声。

    两人心里一跳,连忙回头一看。原来是房门被风吹开,撞击的声音。再看了一眼(床chuáng)榻旁的窗户,树枝正拍打着木窗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心里一直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松懈了下来,两个人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离开房间,转(身shēn)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正好看到(床chuáng)榻上的尸体。那双张大的双眼看着他们,如同被恶鬼盯着一般。背后腾升一股凉气,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遍布全(身shēn)。两人不敢在多做停留,连忙跑出了房间将房门关严。

    第二天清晨,艾金心里总是莫名的感觉不安。早早的就醒了,掀开被子坐在(床chuáng)上。看着(身shēn)边睡的香甜的男人,伸手抚上他绝美的脸庞。指尖划过他浓黑的剑眉、高(挺tǐng)的鼻梁、(性xìng)感的薄唇上。

    天尘早就在艾金掀开被子坐起来时就醒了,只是没有睁开眼睛。感觉到那柔嫩的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脸,想知道她想做什么就一直在装着熟睡。一直到那柔嫩的手指滑到他的唇瓣上,天尘才睁开紫眸。唇瓣微微一张,将那柔嫩的指尖一口含在了口中。

    艾金感觉到指尖传来的湿(热rè)感,本能的要将手抽回。奈何天尘快了她一步,手一伸将她牢牢的固定在了自己的怀中。任由她如何挣扎,都挣脱不了。她也不敢太用力,怕伤到肚子里的小包子。

    天尘低下头眼中带着邪恶的笑看着自己怀中脸颊染上红晕的小女人,伸出舌头((舔tiǎn)tiǎn)了一下纤细手指下那柔嫩的指腹。牙齿轻轻的咬了一下,如同品尝着世间美味的食物。

    艾金看着将自己牢牢牵制在怀中的妖孽男子,指间传来一阵酥麻之感。(身shēn)体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颤,星眸瞪了一眼风(情qíng)万种的男子。心里抱怨着没事长那么美做什么,瞧瞧那勾人的眼神。袒露在里衣外那雪白一片的(胸xiōng)膛,那的锁骨。如墨的发丝垂落在(胸xiōng)膛上,深邃的紫眸半眯着。好一副美男晨起图,真是让人看的心跳加速血脉喷张。

    “娘子,你这样看着人家。会让人家认为,你要吃了人家。”天尘松开艾金的手指,紫眸波光一转冲着艾金飞了一个媚眼。

    艾金瞬间被那个媚眼雷的风中凌乱,之前心跳加速血脉喷张的感觉灰飞烟灭。伸手推开牵制着自己的人,坐了起来星眸上下打量了一下天尘瘪瘪嘴。

    “本宫今(日rì)(身shēn)体疲乏,美人的美人计今(日rì)不管用了。况且,你这(身shēn)子我都看了无数次了早就没有感觉了。”

    听到艾金的话,天尘眉头微微一挑。似笑非笑看着她,突然开口道:“原来娘子早已经对我的(身shēn)子乏味了,看来我还要多加努力让你找回以前的感觉啊。”

    听到(身shēn)后传来他不紧不慢的声音,艾金立刻背后寒毛耸立。连忙转(身shēn)看向天尘,星眸一弯讨好的道。

    “没有没有,美人的(身shēn)体我是看多少次都不会乏味的。刚刚你什么都没听到,一切都是你的幻觉。”

    “幻觉?”眉头微微一挑,看着拼命点头的女子天尘嘴角的邪恶弧度越来越大:“即便是幻觉,为夫也不能让这种事(情qíng)出现。所以我决定,必须让娘子满意。”

    话音刚落下,艾金整个人已经被天尘压在(身shēn)下。天尘双臂撑在艾金两边,他怕自己压到她毕竟她现在还怀着(身shēn)孕。艾金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身shēn)上的男人,小手伸出抵在他袒露在外面的(胸xiōng)膛上。

    “相公,人家现在还怀着宝宝。你不能…。”

    天尘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身shēn)下脸颊红润(娇jiāo)媚的女子。紫眸中燃起一串火苗,伸出一只手将她额前的碎发捋顺。缓缓的低下头,浅浅的吻落在她的额头、小巧的鼻子最后落在她红润泛着光泽的(娇jiāo)嫩唇瓣上。

    “唔…”

    艾金想说的话全都被天尘封印在了这一吻中,温柔缠绵的吻带着无限的绮丽。瞬间让艾金沦陷在他布下的柔(情qíng)中,修长的手在她的(身shēn)上点燃一串又一串的火苗。见(身shēn)下的女子已经动(情qíng),双手悄悄地伸入她的里衣内。芙蓉帐内,两道(身shēn)影彼此纠缠着抵死缠绵。

    砰砰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如同一盆冷水,瞬间将两人的激(情qíng)浇灭了。天尘脸色难看,看着(身shēn)下星眸朦胧(娇jiāo)媚可人的人儿。拉起被子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平复好自己的(情qíng)绪才淡淡的开口。

    “什么事?”

    “不好了王爷,那个尸体…。尸体他不见了。”

    老管家带着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若是他知道自己打断了他家王爷的好事估计会哭的心都有。

    听到老管家的话,艾金瞬间就清醒了古来。整个人从(床chuáng)上坐了起来,随着她的动作裹在在(身shēn)上的被也滑落下来。天尘眉头一皱,瞪了她一眼又伸手将用被子将她裹上。艾金冲着天尘吐了吐舌头,她刚刚太着急了忘记了自己什么都没有穿。

    自己现在这样还不都是他害的,艾金抬起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罪会祸首一眼。抓起散落在(床chuáng)上衣服穿上,见她已经将衣服穿好。天尘才对着房门,淡淡的说道。

    “知道了,我们马上过去。”

    片刻后,两人都穿戴整齐从房间中走了出来。老管家正等候在房间的门口,见两人出来连忙走了上去。

    “早上,准备去换班的两个人。去的时候看到昨晚看守的两人躺在了房间的门口,就进去看了一眼发现尸体不见了。”

    老管家将早上偏院里发生的事(情qíng)说了一遍,艾金听着老管家的话。想起自己早上起来时的不安,走到院子中央的时候停了下来。转(身shēn)就往玲珑的房间跑了过去,她突来的举动让天尘微微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跟着她跑去了玲珑的房间。

    艾金用力的将玲珑房间的门踢开,房间中一片凌乱。地上到处都是瓷器的碎片,还有一片刺目的血迹。目光在房间中四处的寻找着,却没有找到那抹熟悉的(身shēn)影。星眸中露出担忧,玲珑跑去哪里了。为什么她和尸体在同一时间都消失了,房间中这一片的凌乱还有打斗过的痕迹。

    第一次艾金有了一种茫然的感觉,夸下了双肩。天尘紧跟着跑进来,看到房间中那一片的凌乱。再看到眼中带着迷茫的小女人,心里一阵抽疼。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脆弱的样子,沉默的走到她的(身shēn)边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不要担心,玲珑一定不会有事的。”天尘轻声的安抚着,紧紧的揽着她给她力量。

    老管家跟在两人的(身shēn)后进了房间,脚刚踏进房间就感觉到踩到了什么。弯下(身shēn)子一看,一枚银质的指环躺在地上。将指环捡起,走到了天尘的(身shēn)边。

    “王爷,您看。这个是我刚刚在房间门口捡到的,这个看起来感觉好眼熟。”

    艾金从天尘的怀中抬起头,看到老管家手中的指环。一把将指环抢了过来,这指环就是那具尸体手上戴着的指环。

    “我们走,去偏院看看。”

    艾金从天尘的怀中挣脱出来,面色一变。眸子里一片冷然,周(身shēn)的散发出的深冷让人不敢靠近。这是老管家第一次看到气势如此骇人的王妃,看了一眼神(情qíng)淡然的王爷默默的跟在两人的(身shēn)后离开了玲珑的房间。

    三人很快就到了偏院,院子里昨晚守夜的两个下人正跪在地上。脸上带着懊恼,见到天尘和艾金走过来。连忙开始磕头,喊道。

    “王爷,王妃。都怪我们两个人昨晚没有看好,让尸体被人给偷走了。”

    昨晚守夜的下人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连忙认错。只希望王爷和王妃可以从轻发落。

    艾金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面无表(情qíng)声音冰冷的如同千年寒冰:“将昨晚你们两人都做了什么椅一字不落的告诉我,若是有半个字隐瞒就别怪我不顾及主仆之(情qíng)。”

    两人听到艾金冰冷的声音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这样的王妃让他们陌生。如此强大的气势,让人不敢对她有半点隐瞒。

    “昨晚我们两个人听到房间里传来啪啪啪的声音,就进去看了一眼。发现是风吹的后面的树枝拍打窗户发出来了的,那个时候尸体都还在。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出来守在了门口,本来我们两个人是很精神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上来一阵睡意,怎么都没办法摆脱就睡了下去。早上若不是来换班的人叫醒我们,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

    听到两人的话,艾金眸子微微一变。手一抬,一条银丝从她的手中(射shè)出,直冲着昨晚守夜的两个人飞去。银丝穿透皮肤划破两人的皮肤,殷红的血珠粘连在银丝上。艾金手一收,银丝飞回她的掌心。

    看着银丝上两人殷红的血珠,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将粉末倒在血珠上。血珠立刻由殷红色变成了暗红色还伴随着一股异味。艾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果然和她想的一样。这两人昨晚都被人下了迷药,不过这种迷药她没有见过。

    “好了,你们两个人下去吧。”

    听到艾金的话,两人抬起头惊讶的看向她。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王妃竟然没有惩罚他们,就这么让他们下去了。

    “谢谢王妃”

    “谢谢王妃”

    两人跪在地上,齐声的喊道。

    “下去吧,下次记得不要再晚上守夜的时候再喝酒了。”艾金挥挥手,让两人下去。转眸看了一眼站在院子里的其他人,淡淡的道:“你们也下去吧,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qíng)不要和任何人说。若是我听到些什么,我不管是你们谁说出去我都不会放过你们。”

    “我们一定不会将今天这里的事(情qíng)说出去。”

    众人被艾金(身shēn)上的气势骇到,立刻齐声保证着。随后就离开了偏院,院子里就剩下了天尘、艾金和老管家三人。三人走进房间,看着和昨天一样的房间没有半点的变化。唯一不同的就只有,(床chuáng)榻上的尸体不见了。

    艾金看了一眼房间,地上没有一点血迹。仿佛没有人进来过一样,抬步缓缓的走到(床chuáng)榻前。看着(床chuáng)榻上的血迹,伸手将从裙摆上扯下一块。用它沾染一些(床chuáng)上的血迹,然后转(身shēn)看着站在(身shēn)后的两人。

    “走吧!”

    艾金扔下两人率先往屋子外走去,突然的一个想法她要去验证一下。没理会(身shēn)后跟着的两人,回到她的院子就去了玲珑的房间。将地上的血迹也沾染到那块布上。出了玲珑的房间,便往天尘为她准备的炼药房跑去。只对跟在(身shēn)后的两人,扔下一句话。

    “不要让任何来打扰我。”

    天尘站在院子中,望着已经在消失的艾金。微微叹口气,她这一进去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出来。不过到底是谁将玲珑带走了,玲珑和那个尸体一起消失也未免太过于巧合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31 尸体消失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