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秦静

    蓝冰国夜寒坐在书房中,低垂着眼帘看着手中的字条。『言(情qíng)首发窗外冰凉的夜风从书房敞开的窗扉吹入,如墨的发丝随风飞扬。顾风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夜寒的吩咐。

    夜寒将手中字条毁掉,拿起桌子上的笔在雪白的纸上挥舞。一会的功夫便收了笔,将白纸折好放到一个信带中递给了静候在一旁的顾风。

    “将这封信送到宫中,交到皇上的手里。”冰冷的语气听不出任何的(情qíng)绪,就如同平时一样。

    “是,王爷!”顾风接过信揣进了怀中,略带沉重的问道:“主子,无双公主现在是天岚的尘王妃。您要以什么理由,来管这件事?况且现在虽然把蓝冰的实权掌控在了手中,但那几个皇子私下的小动作依然不少。你…。”

    “别说了,这件事我自有分寸。”夜寒抬起冰冷的眸子,淡淡的看了一眼顾风。挥挥手打断了他下面的话:“你下去吧,办好我交代你的事(情qíng)就可以了。”

    顾风跟随夜寒多年,对于他的(性xìng)子在了解不过了。见他已经做了决定,不管自己再如何的说都不会改变他的心意。只能说双抱拳,行了一个礼就退出了书房。刚踏出书房的大门,就被一直等在外面的柳之源拉到了院子的角落里。

    “怎么样,王爷怎么说?”柳之源拉过顾风有些着急的问道。

    “还能怎样,你还不了解主子。只要是跟那个无双公主有关的事(情qíng),就变的不像我们认识的主子了。”顾风无奈的耸耸肩,将怀中的信件拿出来:“不知道里面写的什么,主子让我从进宫给皇上。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要去天岚。”

    柳之源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他们家主子竟然是如此痴(情qíng)的一个男子。心上人已经嫁为人妇,却依然默默的保护她。从无双公主离开蓝冰国远嫁到天岚,这中间有多少人想要无双公主的命。都被王爷暗中派人解决了,(情qíng)之一字最叫人难解。

    “主子既然已经做了决定,我们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好他。”柳之源收会思绪,转头看向书房的方向。抬起手拍了拍顾风的肩膀,淡淡的道:“快将信送进宫吧,别耽误了主子的事(情qíng)。”

    顾风点点头,提起头看向漆黑夜空中那轮皎洁的明月。这么晚了让他进宫送信,王爷到底是在想什么。皇上这个时辰肯定已经就寝了,难道让他进宫将皇上弄醒?虽然现在蓝冰的实权已经落入了王爷的手中,但对外界那毕竟还是蓝冰的皇上。

    柳之源站在一旁,(身shēn)体靠在树干上。看着脸上露出为难神色的顾风,心里很是同(情qíng)他。他接到消息的时候,就把字条给了顾风不然现在如此为难的人就变成他了。正在顾风为难的时候,从书房中传来了夜寒冰冷的声音。

    “你们下去休息吧,明(日rì)一早将信送进宫中就可以了。”

    顾风和柳之源听到夜寒的话,对看了一眼。

    “是,王爷!”顾风如同获得大赦一般,连忙开口迎道。说完便和柳之源一起离开了夜寒的院子,两人的(身shēn)影很快消失了。

    直到外面离去的脚步声消失,夜寒才从椅子上站起(身shēn)。走到书房的窗户前,将窗户完全的敞开。夜里的冷风瞬间一拥而进,吹打在夜寒俊美的脸庞上。如子夜般的眸子注视着远方,那如水般的柔(情qíng)柔化了他冰冷的气质。

    刚刚他没有注意到已经是深夜了,看到传来的消息便本能的做了那个决定。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不像自己,只要跟她有一点关系的事(情qíng)就让他很紧张。冷硬的眉头微微皱起,让夜风将他有些凌乱的(情qíng)绪抚平。

    “王爷,夜深了。您还是早些歇息吧。”

    一道(娇jiāo)柔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进来,一名(身shēn)穿淡蓝色裙子的女子站在院子的中央。(娇jiāo)美的脸上带着担忧,如樱桃般润泽的唇瓣微微的抿起。女子消瘦的(身shēn)子在夜风里显得更加的单薄,面色有些苍白。(身shēn)体因为夜风的冰冷而打着冷颤,漂亮的眸子却坚定的望着书房窗户前站立的人。

    “秦静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站在院子里做什么?”

    思绪被打断,夜寒眉头紧紧的皱起。收起眼中的柔(情qíng),恢复了平时冰冷的样子。望向站在院子中衣着单薄的女子。

    “我见王爷书房的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我虽然不知道王爷在想些什么,但已经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不能放到明天处理,我…”秦静微微低下头,声音有些低沉:“我只是,不希望王爷太累将自己的(身shēn)子累垮了。”

    夜寒没有说话,冰冷的眸子不带任何(情qíng)绪的看着低垂着头紧抿起唇瓣的女子。秦静低着头,过了好一会都不见夜寒出声。缓缓的抬起头,看到夜寒正开着她。面颊微微一红,手中的锦帕被她握紧。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王爷,早些休息吧!”秦静用力的握了握手中的锦帕,仿佛有了勇气一般。美眸直视着那双冰冷的眸子,坚定而执着打定主意他若不下去休息她就一直站在院子里陪着他。

    “嗯,你也早点休息吧。(身shēn)上的伤还没有好,别让我白救了你。”夜寒收回视线,声音有些低沉淡淡的说道。

    “不,我要看着你回去休息了才休息。”秦静咬了咬唇瓣,倔强的看着夜寒。

    夜寒听到秦静的话,淡淡的看了一眼她。目光停留在她倔强的眸子上,微微的一愣神。不由自主的点点,应了下来。

    “好!”

    等话从口中传出,夜寒才回过神来。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眼中露出开心神(情qíng)的秦静仿佛后面有鬼在追一样扔下一句话,就匆匆的离开了。

    “你也早点休息,夜里风凉。”

    秦静站在院子中,望着远离的(挺tǐng)拔背影。嘴角微微勾起,虽然不知道他在看着她的时候是透过她看到了什么人。但是能让妥协早点休息去,她便满足了。不知道从哪吹来的一阵夜风,将秦静披散在肩上的发丝吹起。脖颈处一只蝴蝶纹(身shēn)暴露在空气中,冰冷的空气解除到皮肤让秦静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夜寒下去休息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秦静也不再在院子里多做停留,拉紧领口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第二(日rì)晌午,明媚的阳光照(射shè)进静谧的房间中。(床chuáng)榻上的人儿微微动了一下,一只纤细的胳膊从被子里伸出像自己的(身shēn)边摸去。仿佛是寻找着什么,微微停顿了一下。胳膊的主人缓缓的睁开了睡意朦胧的星眸,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玲珑端着铜盆走了进来。见艾金一脸朦胧的坐在那里,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将铜盆放下,走到一旁的架子上拿起衣服为她更衣。

    “小姐,王爷一早就被宣进宫了。他不让叫醒你,让你睡到自然醒。”

    艾金还没有从刚睡醒的朦胧中换过神来,没有说话任由玲珑为她更衣。等到衣服都穿好了,她才回过神来。走到铜盆前开始洗漱,玲珑站在一旁见她洗漱完立刻递过锦怕让她擦拭干。

    玲珑将艾金一切都搭理好,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小熙儿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抓着一只很漂亮的小鸟。

    “干娘,刚刚在院子里我捡到的这只小鸟。你看它是受伤了吗,我去抓它它都没有跑。”小熙儿将小鸟放到艾金的手中,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只漂亮的小东西。

    艾金接过那只乖巧的漂亮小鸟,她可以确定这只小鸟没有一点问题。但它很乖巧的任由她摆布,艾金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漂亮的小东西在它的翅膀下发现了一个小字条。微微一愣,将字条从小东西的翅膀下卸了下来。

    字条刚刚卸下来,小鸟立刻从她的手中挣扎着飞了出去。飞到房间中的圆桌上,乖乖的趴在那里。艾金微微摇摇头,打开手里的字条看了一眼。

    玲珑站在一旁见艾金看完字条上的内容,眼中露出惊讶的神(情qíng)。头微微一歪,好奇的问道:“小姐,上面说了什么让你这么惊讶。”

    “去给我拿笔和纸来,以后你就知道了。”艾金没有说,冲着玲珑神秘的一笑。

    玲珑心里虽然好奇,但见艾金不说也就没有再问下去。去书房拿了笔和纸,递给了艾金。艾金接过笔,在纸上写了些东西就把纸折好按原位藏到了小鸟的翅膀地下。艾金捧着小鸟走到窗口,嘴角微微勾起。

    “小东西,一定要将这封信带回去哟。”

    说完就将手中的小东西放飞出去,然后关上了窗户。回头看向还在看着小东西离开方向的小熙儿,走到他的(身shēn)边揉了揉他的头。

    “小熙儿很喜欢那个小鸟?”

    “嗯,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漂亮奇特的小鸟。”小熙儿点点头,他好希望自己也可以拥有一只啊。

    “干娘答应你以后一定给你弄一只,但你要答应干娘今天的事(情qíng)不许对任何人说。”艾金微微一笑,(诱yòu)惑着小熙儿。

    “真的吗?”小熙抬起头看向艾金,见她点头连忙开口道:“好,我一定不说。”

    艾金亲了亲小熙儿的脸颊,就跟着玲珑去了院子吃午餐。如蔷薇花瓣的唇瓣微微勾起,秦静——秦家的人还是有所行动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29 秦静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