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一团乱的接风宴

    艾金靠在天尘的肩上,享受着天尘的服务。『言(情qíng)首发完全忘记了刚刚自己的咄咄((逼bī)bī)人,天尘眼中带着宠溺。夹起一块她喜欢吃的水晶蒸饺,轻轻的吹了吹喂给了艾金。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让大(殿diàn)上的人一阵唏嘘。

    “大(殿diàn)之上亲亲我我成何体统,这样的女子怎么能成为王妃。”

    一道带着讽刺的声音从大(殿diàn)下的人群中传了出来,出声的不是别人正是将艾金视为眼中钉的御史大人。想到自己躺在(床chuáng)上到现在还没有恢复的小儿子,而这个女人却这么幸福让他如何不恨。心里的愤怒如同洪水猛兽般,蜂拥而出。让他忘记了现在所在的场合,也让他忘记了皇上和太后对艾金的袒护。

    艾金靠在天尘的(身shēn)上,听到御史的刁难。嘴角微微一扬,人多的地方是非就是多。接过天尘递过来的锦帕,擦拭了下嘴角。抬起笑意盈盈的星眸,望向皱眉看向自己的人。

    “御史大夫,不知道您的小公子的伤怎么样了。我还是略懂医术的,要不要我去给他治下?”

    御史听到艾金的话眼中闪过一道杀气,她会这么好心的帮他的小儿子治疗才会有鬼。他自然知道,她话里的威胁。若真是要她为他小儿子治疗,不一定又会出什么事了。

    “臣谢过王妃了,犬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需要王妃亲自为他治疗。”压下心里的愤怒,咬牙切词的说道。

    “好啦,今天是为曦儿接风的。尘王和尘王妃感(情qíng)如此好,真是让人羡慕。”兰贵妃适时的出来说话,将有些僵硬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御史见兰贵妃出来说话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双眸(阴yīn)狠的望了一眼艾金。

    艾金把玩着手中晶莹剔透的玉碗,嘴角微微弯起。这场晚宴的重头戏才刚刚开始而已,玄曦之前的举动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父皇,原来是客。我特意为玄曦公主准备了一份礼物”艾金将手中的玉碗放到桌子上,抬起星眸望向至始至终都没有出声的天浦远。嘴角挂着淡雅的微笑:“今天下午和玄曦公主有些误会,特意准备了礼物给她。”

    “哦?无双准备了礼物?”天浦远惊讶的望向艾金,她又打什么鬼主意。

    艾金点点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玄曦的面前,盈盈一笑:“我们之前有些误会,这份礼物是我为你亲自挑选的。希望从今以后,我们能好好相处。毕竟你在天岚的这段时间要借住在王府。”

    玄曦心里存着一份戒备,刚刚还对自己咄咄((逼bī)bī)人。这会又要送她礼物,不得不让她提防。心里虽然提防,但面上却带着微笑。

    “你的好意我自然要领,只是…。”玄曦抬起头挑衅的看向艾金:“只是我不会放弃天尘的,谁能得到他。我们各凭本事。”

    “好,你有喜欢他的权力。我当然不会阻止。”艾金勾唇一笑,将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了玄曦。

    玄曦没有去接下艾金递过来的东西,而是对着(身shēn)后的香伶点点头。香伶低垂着头,伸手接过艾金手中的东西。

    艾金看了一眼(身shēn)穿白衣的女子,星眸微微一变。这个白衣女子始终低垂着头,却让她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就被玄曦的声音给打断了。

    “东西我收下了,你快回去坐下吧。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我可担待不起。”

    艾金收回打量白衣女子的视线,无所谓的耸耸肩走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天尘将艾金揽入怀中,贴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你何时准备的礼物,我怎么不知道。”

    “我早就说过要为她准备一份大礼了,你忘记了吗?”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在红润的唇变浮现。

    天尘宠溺的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不知道这次她又想出什么鬼点子整人了。只是他瞧玄曦没有打开礼物的想法,这后面的戏要如何演下去。

    玄曦让香伶将东西收起来,她可不认为那个女人会为她准备什么大礼。端起桌子上的酒樽,正准备抿一口就听到皇上天浦远的声音。

    “曦儿,你不打开看看无双送的你什么礼物吗?”天浦远眼中带着好奇,他很想知道无双准备了什么礼物。依照他对她的了解,这礼物一定‘不一样’。

    皇上天浦远一说话,其他的人也都纷纷的迎合着。

    “尘王妃亲自选的礼物一定很特别。”

    “是啊,玄曦公主让我们开开眼界。”

    玄曦眉头微微一皱,现在她不想打开那礼物都不行了。抬眸望向那抹紫色的(身shēn)影,见她对着自己勾唇微笑。眼中闪烁着得意,心里燃点怒火。但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只能将香伶手中精致的小盒子接了过来。

    接过盒子的一瞬间看了一眼香伶,见她眉头紧锁就知道这盒子里的一定不是什么对自己有益的东西。百般不愿的将那个精致的盒子打开,见到盒子里的东西精致的面容微微一变。眼中露出惊恐之色,一声惊叫从她红润的口中溢出。手一扬,将盒子扔了出去。

    精致的盒子呈抛物线飞出,咚的一声掉落到地上。众人见玄曦露出惊恐的脸色,纷纷将视线转到了落在地面上的盒子上。

    盒子掉在地上,盖子滚到了一边。从盒子里爬出两条通体血红的小蛇,幽绿的眸子闪烁着冷芒。看到地上的小蛇,大(殿diàn)上传来一阵惊叫声。女眷们看着两条蠕动着的小蛇,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你…你是故意的。”玄曦抬起手指着艾金,声音因为惊恐有些颤抖。见她嘴角始终挂着浅笑,她可以肯定她就是故意的。

    “怎么玄曦公主不喜欢吗?”艾金惊讶的看向脸色惨白的玄曦,转眸看向地上的两条小蛇啧啧的道:“这么极品的红玉蛇竟然被嫌弃了。”

    红玉蛇是一种罕见的蛇,这种蛇虽然比不上艾金手中的白玉蛇。却也算得上是蛇族里的贵族了,这种蛇百年难得一见。现在都已经濒临灭种,红玉蛇本(身shēn)毒(性xìng)极大。而它的血却可以解毒,只要不是奇毒它都可以解。

    听到艾金说着两条红色的小蛇就是传说中的红玉蛇,众人眼中都露出了惊讶。看向艾金的眼中带着震惊,她的手中到底还有多少让人震惊的东西。

    “我不管这是什么红玉蛇,你立刻将这个东西拿走。”玄曦瞪着一脸惋惜的艾金,咬牙切齿的说道。她这辈子什么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就是怕蛇。现在她将蛇送给她,根本就是故意的。

    “玄曦公主不喜欢,那可以将这两条小蛇送给我吗?”天莹从看到那两条通体晶莹的红玉蛇时,就再也离不开视线。她不知道这小蛇有多珍贵,她就是简单的很喜欢他们。

    “拿走,拿走。你喜欢就拿走。”玄曦挥挥手,现在她什么心思都没有了。只想让这两条蛇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她才不管它有多珍贵。

    天莹得到玄曦的(允yǔn)许,立刻开心的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跑到了大(殿diàn)上,将两条小蛇放回盒子里,将盖子盖上又跑回了位置上。回到位置小心的将两条小蛇放到手心里,清澈的大眼中带着欢喜。而奇怪的是,两条小蛇乖巧的躺在她的手心任由她的摆布。

    玄曦见小蛇被拿走,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些。眉头微微皱起,心中的怒火被这两条小蛇点燃。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愤怒的看了一眼艾金。

    “皇伯伯,我(身shēn)体有些不适就先回去了。”说完没有给天浦远说话的机会,转(身shēn)就离开了坐位往外走。

    “传闻玄曦公主刁蛮任(性xìng),从来不把任何的人放在眼里。本来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连父皇都不放在眼中。”艾金靠在天尘的怀里,突然冷冷的出声。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大(殿diàn)陷入了一阵沉默中,玄曦停了下来。转(身shēn)看向艾金,美眸闪过一抹冷光。本来今天她是想给她一点教训,没想到没让她逮到机会反而将自己推到现在这样的境地。现在她是进退两难,留下也不是走也不是。看来,她还是太过于轻敌了。

    玄曦正思索着如何应对时,只感觉膝盖处传来一阵刺痛便整个人都向后栽了下去。幸好站在(身shēn)后的香伶将她扶住,香伶扶着玄曦低垂着头,将声音压低道。

    “皇上,公主连(日rì)来赶路染了风寒还没有彻底的好。刚刚看到那两条蛇受了惊吓,(身shēn)体受不了。”

    天浦远看着脸色不佳的玄曦,微微皱起眉头:“既然曦儿(身shēn)体不舒服,那就回去休息吧。今天的宴会就到此结束,尘王和尘王妃留下。”

    “谢谢皇上,那奴婢就扶公主回去了。”香伶恭敬的说道。

    “下去吧!”天浦远挥挥手,派人将玄曦送了回去。

    大臣们见主角都离开了,跟皇上道了别也纷纷离开了皇宫。大(殿diàn)很快就剩下了皇上太后几人,天浦远看了一眼坐在(身shēn)边的皇后和兰贵妃几人。

    “你们也都下去吧,尘儿和无双跟我来。”

    “是!皇上。”

    “是!皇上。”

    皇后和兰贵妃难得的齐声回道,向皇上行了礼便离开了大(殿diàn)。天尘和艾金依然坐在位置上没有起(身shēn)的意思,艾金把玩着晶莹剔透的玉碗没有说话。

    太后坐也没有动,端起桌前的茶轻轻的抿了一口。天浦远几人都没有动,只能无奈的坐回主位上。

    “无双,你今晚做的是不是有些过了?”

    虽然承认今天这出戏他看的很爽,但是他还是要说一说他们。这样实在是太乱来了,毕竟玄曦是一国的公主。他们这样戏耍她,一个不小心就会演变成两国的恩怨,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我不觉得过,她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限。既然她都已经放出话了,我自然不能当做没听到。”艾金抬手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星眸中染上一抹睡意。

    天浦远还想说些什么,就被天尘打断了。天尘看着眼中带着睡意的人,将艾金抱了起来。淡淡的看了一眼天浦远。

    “有什么还是明天说吧。”

    “无双现在还怀着(身shēn)孕,不能太累。天已经这么晚了,就回去歇着吧。”太后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看了一眼天尘淡淡的道。

    艾金在天尘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眼皮就开始打架。连皇上和太后说些什么都听的不太真切,没一会便沉沉的睡了下去。

    天尘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沉睡的人,向皇上和太后行了个礼就抱着艾金离开了大(殿diàn)。直到两人的(身shēn)影消失,太后才收回视线。

    “他们的事(情qíng)你不要管,就让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玄冥这几年蠢蠢(欲yù)动,他野心一直不小。几国之间面上一直很友好,但私底下却又是一番景象。人才选拔大会要举行了,这次的主办权争夺马上就要开始。”

    “那母后你的意思?”天浦远疑惑的看向太后。

    “几国最终合为一个国的结局早已注定,所以对于野心不小的玄冥来说。撕破脸是迟早的事(情qíng),所以也无需在意这一时。”太后将目光望向大(殿diàn)门口,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天浦远还是有些不太明白太后的意思,见太后站起(身shēn)准备离开。连忙走过去扶着她。

    “哀家乏了,你记住这件事(情qíng)你别插手就行了。”太后知道皇上还是不太明白,她也不愿多说什么。走到大(殿diàn)门口。桂嬷嬷正等在外面,见太后出来了立刻迎了上去。

    “皇上明(日rì)还要上早朝,早些回去休息吧。”太后在桂嬷嬷的搀扶下上了轿子,掀开轿子的帘子开口道。

    “是,母后。”天浦远点点头,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轿子旁的公公:“送太后回宫。”

    “是,皇上。”老公公恭敬的说道,说完喊道:“起轿,太后回宫。”

    随着老公公的话音落下,轿子缓缓的抬了起来。直到轿子从他的视线消失,天浦远才收回视线。严铭从大(殿diàn)走了出来,将一个披风披到了天浦远的肩上。

    “皇上,夜里风凉回宫歇息吧。”

    天浦远转(身shēn)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人,点点头;“嗯,回宫。”

    天尘抱着艾金带着小熙儿回到王府,玲珑正等在院子里。见三人回来了,连忙迎了过来。小熙儿揉了揉清澈的大眼睛,声音有些软濡。

    “干爹小熙儿困了。”

    “先带小熙儿去休息吧!金儿也睡了,不用伺候了。”天尘看向玲珑,将小熙儿交给了她。

    “嗯,小熙儿走吧。”玲珑点点头,伸手拉起小熙儿的手带着他往他的房间走去。

    天尘见小熙儿跟着玲珑进了房间,这才抱着艾金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心的将怀里熟睡的人放到(床chuáng)榻上,动作轻柔怕惊醒了她。

    窗外清冷的月光透过微微敞开的窗户照了进来,打在睡的香甜的小女人脸上。那如蒲扇般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抖,月光下女子的皮肤莹白如玉。天尘坐在(床chuáng)边,静静的看着熟睡的人儿。修长的手指抚上白皙的脸颊,手下的如凝脂般的手感让他流连忘返。

    微微低下头,在那如蔷薇花瓣的唇瓣上印上浅浅的一吻。这个小女人不管看多少遍,他都不会觉得看腻。每看一次,他就更加的(爱ài)她。(床chuáng)上的人微微动了一下,小脸在他的手心磨蹭了两下。天尘以为她被自己弄醒了,却见她突然又不动了沉沉的睡着。

    天尘无奈的摇摇头,轻轻的将手抽离出来。将外衣推掉,轻声上了(床chuáng)榻将她揽入了怀中。艾金本能的向着(身shēn)后的(热rè)源靠近,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微笑。天尘搂着艾金,没一会也沉沉的睡了下去。

    他们睡的香甜,有人却不如他们一般的好命了。玄曦被送回王府后,很快膝盖的刺痛就消失了。原来是香伶用银针刺进她膝盖的(穴xué)位上,照成刚刚在大(殿diàn)上的假像。

    玄曦坐在房间的(床chuáng)上,面带怒容。她屏退所有人,将香伶自己留了下来。香伶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她等着玄曦先开口。果然没有多久,玄曦便打破了房间中的沉默。

    “那个女人的心机太深了,我太小看她了。”

    “公主,你现在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吧。那个女人,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香伶将目光望向窗外的夜空,淡淡的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玄曦眉头微微一皱。

    “对付她不能急于一时,要慢慢来。”当初她就是太过于着急,才会落得如此下场。这次,她不会再犯上次一样的错误了。

    玄曦点点头,她知道香伶说的没错。经过这次的教训,让她明白了不少。

    “公主,你休息吧。对付她的事,我们可以慢慢进行。”香伶见玄曦的眼中带着疲惫,淡淡的开口。

    玄曦点点头,便让香伶伺候她躺下。等一切都安排妥善,香伶才退出了玄曦的房间。玄曦刚刚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那两条小蛇的样子。这一夜,那两条小蛇就没有离开过她的梦中。

    ------题外话------

    月月这几天家里来人了,所以这几天都会晚点更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28 一团乱的接风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