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自取其辱

    夜静谧而安逸,漆黑的夜空中挂满了繁星。『言(情qíng)首发皎洁的月亮躲在云朵的后面,朦胧的月光将整个天岚笼罩起来。夜深人静,人们都进入了香甜的梦中。而皇宫里此时却是(热rè)闹非凡,今晚是皇上天浦远为玄冥国的三公主玄曦接风的宫宴。

    大臣们都带着家眷早早的到了,就等着皇上和太后的到来。大(殿diàn)内大臣们都在聊着天,而平时走动比较频繁的家眷们也都聚成一堆各自聊着天。整个大(殿diàn)都(热rè)闹异常,直到大(殿diàn)门口传来尖细的声音,才恢复安静。

    “皇上,太后驾到!”

    众人立刻从座位上站立起来,整齐划一的跪在地上。大(殿diàn)门口皇上和皇上两边搀扶着太后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位贵妃等人。太后脸上带着和蔼的笑,目光在大(殿diàn)上扫视了一圈看到尘王和尘王妃的坐位还是空的。眼中闪过一抹无奈,皇上自然也看到那个空着的位置。

    微微摇摇头,扶着太后坐到自己(身shēn)边的位置才走到自己的主位上坐下。挥挥手,眼中带着笑意。

    “众(爱ài)卿不必多礼,都起来吧。这次宴会是为了给玄冥三公主接风的,希望公主在天岚住的这段(日rì)子能玩的愉快。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朕,就如同在自己家一样。”

    “皇伯伯您和我父皇是朋友,您叫我曦儿就好。”玄曦从椅子上站起(身shēn),对着皇上天浦远行了一个礼。嘴角勾起一抹优雅的笑,落落大方的道。

    “哈哈,好。既然人都到了,那我们就开席吧。”天浦远点点头,赞赏的看了一眼玄曦。

    “皇伯伯,尘王和尘王妃还没有来呢。”玄曦见皇上想要宣布开始宴席,连忙开口道。今天她可是要借着这个接风宴给她一个下马威呢,她若不来岂不是没得玩了。

    天浦远听到玄曦的话,眉头微微一皱。目光望向那空着的坐位,淡淡的开口道:“尘王和尘王妃还没有来?”

    “回皇上的话,尘王派人捎来信说会晚点到。尘王妃的(身shēn)子有些不舒服,王爷正照顾着她。”严铭听到黄上的问话,立刻从一旁走了过来。声音不大,却正好可以让大(殿diàn)里的人都听的真切。

    太后把玩着手中的金樽,眼皮微微一掀。看了一眼严铭,不愧是跟在皇上(身shēn)边多年的人还算是机灵。她一直都和皇上在一起,自然是知道根本就没有这所谓的捎消息来。不过是给他们找些借口而已。

    “是吗,尘王妃(身shēn)体不舒服。可是我从王府来的时候,见她还好好的。”玄曦可不相信这个公公说的话,她来时可是没听说一点那个女人哪里不舒服的消息。

    “曦儿你还没有嫁人,自然不知道怀孕的女人有多辛苦。(身shēn)体很虚弱,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不舒服。”一直说话的太后突然开口道,一双带着笑的眸子看着还想说什么的玄曦。见站在她(身shēn)后的白衣女子轻轻扯了一下她的衣袖,眼中闪过一道若有所思。

    玄曦感觉到香伶在(身shēn)后拽了一下她的衣袖,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还是把后面的话都压了下来。

    “太后说的对,既然尘王妃(身shēn)体不舒服不来也没什么。”嘴角扬起一抹优雅的笑,美眸望向天浦远道:“皇伯伯,那宴会就可以开始了。”

    见玄曦已经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做好,天浦远点点头。转(身shēn)对着(身shēn)边的严铭点点头,随后也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严铭往前走了一步,刚要开口宣布宴会开始就被大(殿diàn)外传来的通报声打断。

    “尘王尘王妃携小世子到!”

    这一声突如其来的通报,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大(殿diàn)外。只见大(殿diàn)门口,出现两大一小的(身shēn)影。三人穿着紫色的衣服,让人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说不出的和谐。本来这是艾金为了她和天尘设计的(情qíng)侣装,小熙儿见到了嚷着也要一件和他们一样。耐不住小熙儿的撒(娇jiāo),艾金只能让你上阁做了几(套tào)。但穿上后的效果艾金还是非常满意的,这就是所谓的亲子装了。

    艾金听着肚子,原本那件紫色合(身shēn)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她给稍微改良了一下,就变成了孕妇装。这紫色用金线绣着茉莉花的裙子将她突起的肚子包裹在其中,而且还异常的宽松。头发用一根同色系的紫色绸带束起,如墨的秀发柔顺的帖服在曲线完美的颈部。圆润的脸上一双如星的眸子愈发的璀璨,润泽的唇瓣微微抿着。细白的皮肤散发着健康的光泽,虽然人比以前胖了一圈。但却让人感觉不出有点的臃肿,反而多一丝独特的韵味。

    天尘拉着艾金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完全无视掉四周投(射shè)过来的目光。一手牵着艾金,一手牵着小熙儿走到大(殿diàn)的中央。

    还没等天尘开口,皇上立刻就眼露担忧的问道:“不是说无双的(身shēn)体不舒服吗,既然不舒服怎么还来参加这宴会了。”

    天浦远可不能让严铭刚刚说的谎在这么多人面前揭穿,果然如他想的一样。这两个如此聪明的人自然会明白他话里的意思,艾金听到天浦远的话时有一瞬间的愣神。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

    “父皇,我没事了。今天准备出来的时候,肚子疼了一阵。”艾金微微一笑,抬手抚摸了一下自己隆起的肚子:“肯定是小家伙知道要来见您太兴奋了,在肚子里不老实了。”

    皇上听到艾金的话,心(情qíng)异常的愉悦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看来我的小皇孙很喜欢他皇爷爷啊。好了既然没事,人也都到齐了宴会就开始吧。你们两个人去坐吧。”

    “来,小熙儿到皇爷爷这里来。”天浦远招招手,让小熙儿到自己(身shēn)边来。小熙儿看了一眼艾金,见艾金点点头才抬起他的小短腿跑到了天浦远的怀里。

    严铭见皇上对自己点点头,才走到前面宣布宴会开始。很快大(殿diàn)上就奏起了乐曲,舞姬们从一旁走到大(殿diàn)的中央开始跳起舞来。

    艾金在天尘的搀扶下坐了下来,天尘坐在她的(身shēn)边开始动手为她布菜。看着两人亲密的动作,太后眼中满是欣慰。有人高兴自然有人看着就不舒服了,这其中包括太子天锦和玄曦。

    从艾金和天尘踏入大(殿diàn)的那一刻,天锦的目光就一直跟随着她。很久没有看到她了,现在的她比之前更美多一份成熟女人的韵味。举手投足间,风华无限。目光移到那隆起的肚子上,眸子微微的一眯,握着酒杯的手一收。

    天锦感觉到一道担忧的目光,收回看着艾金的视线望向目光的源头。皇后正担忧的看着他,看着他一直在看着尘王妃。那么明显的注视,若是让有心人拿出来说事。他这太子的位置就危险了,见天锦不再看艾金而是低垂下头把玩着手里的酒樽皇后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天锦自然知道皇后心里在担心什么,看着酒樽里清澈散发着醇香的美酒。完美的薄唇微微一勾,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端着酒樽向着艾金和天尘的位置走去,他的这个举动立刻将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艾金和天尘那里。

    艾金正享受着天尘的服务,突然面前一暗。秀丽的眉头微微一皱,抬起头看向来人。天锦端着酒樽,嘴角扬起一抹真诚的微笑。

    “我听母后说是你救了我,但我醒了以后就没有见到过你。一直没有机会亲自谢谢你,现在借这次机会敬你一杯。”

    艾金看着敬自己酒的男子,看着他漂亮的眸子里一片的真诚。低垂下眼眸,遮掉眼中的疑虑。正想着要不要接下这杯酒,一道带着鄙夷的女声传了过来。

    “尘王妃,太子(殿diàn)下都亲自像你敬酒了。你不会这点面子都不给吧?”玄曦嘴角嵌着优雅的笑,眉眼带笑的望着艾金。

    刚刚尘王和尘王妃走进大(殿diàn)的时候,香伶就提醒她注意太子的举动。这她才知道,原来太子也喜欢那个女人。也许她可以好好利用这个资源,只是尘王和太子这两个俊美不凡的男子同时都喜欢她还真是让人有些嫉妒。

    四国中能入得了她眼的也就只有几人而已,而不巧的是太子天锦和尘王天尘都在其中。这些人中他最中意之人就是尘王,尽管外界传言他体弱多病是个病王爷。但她却不这么认为,一个被皇后看成眼中钉(肉ròu)中刺的人,能一次一次从虎口中脱险。一次两次可以说是运气,但这么多年皇后都没有除掉他只能证明这个不是因为运气,而是自己的实力。她就不明白,皇后怎么会如此的愚蠢一直认为尘王一直以来都是靠运气活到现在。

    艾金抬起眸子望向玄曦,嘴角微微一勾。星眸中弥漫着点点雾气,转头看向(身shēn)边坐着的天尘。天尘瞧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伸手捏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头。才抬起头看向天锦,优雅一笑。

    “我带我家娘子接了这杯酒,她现在怀着(身shēn)孕不能喝酒。皇兄的这番谢意,娘子她接受了。”说完没有给天锦说话的机会,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樽一饮而尽。

    天锦看向笑看着自己的天尘,微微一笑将手中酒樽里的酒饮尽。看了一眼艾金,才转(身shēn)缓缓的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谢谢!”

    听到天锦转(身shēn)离开时淡淡的丢下的话,艾金抬起头望向那道欣长(挺tǐng)拔的背影。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若不是因为那些事也许他们可以成为朋友。感觉到自己腰间一紧,艾金心里翻了个白眼。某人的醋缸又打翻了,为了防止某人酸死连忙对着他甜甜的一笑。

    玄曦心里愤懑,就这么完了?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危难一下那个女人。没想到尘王为她接了酒,而太子也这么好打发。攥紧拳头,哼这个不行她还有别的计谋。

    “曦儿,我听你父皇说你这次来天岚也是想选一位心里中意的驸马。不知道有没有看中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兰贵妃突然开口说道,兰贵妃年轻的时候和玄冥的皇上是朋友。对于曦儿她就如同自己的侄女一般,她来之前曦儿的父皇就和她打了招呼让她照顾下。毕竟曦儿的刁蛮任(性xìng)是出了名的,他也怕她在天岚惹出些什么事来。刚刚她一直没有说话,就是在观察。她发现曦儿似乎总是针对无双,无双公主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在天岚,她不能让曦儿在这出什么事。

    听到兰贵妃的话,玄曦脸颊难得的微微一红,将目光移到兰贵妃(身shēn)上,有些小女人的道:“兰姨,人家才刚来还不了解他们。”

    “好好好,等你有看中的就和兰姨说。”兰贵妃见她小女儿的样子,微微一笑道。

    玄曦点点头,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天尘才收回目光。她这举动却让大(殿diàn)上所有的人都看在了眼中,看来以后有好戏看了。这玄冥三公主一看就是对尘王有意,玄冥三公主虽然有些刁蛮但容貌倾城。众人又将目光移到艾金的(身shēn)上,看着她大着肚子。虽然还是一样的风华绝代,但男人嘛…。

    艾金感受到众人看着她的目光,心里冷冷一笑。想看好戏,也要付出些代价。艾金微微低下头,用收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既然大家都想看戏,那她就成全她们好了。

    碰的一声,艾金将手中的玉碗摔倒了面前的桌子上。这一声巨响让原本有些喧哗的大(殿diàn)瞬间安静了下来,众人将目光望向艾金。皇上也微微一愣,看像她。这又是演的哪一出戏,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艾金抬起头眸子,冷冷的望向玄曦。厉声喝斥道:“玄曦,你敬你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下午的事(情qíng)我不和你计较。但你也不要太过火了,你总是看我家相公。怎么当我不存在吗?”

    大(殿diàn)陷入一阵静谧,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玄曦,厉声喝斥她。不过她的举动却让一些家眷很喜欢,必将哪个女子喜欢自己的相公被其他女子窥视。玄曦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被艾金突来的质问问的一愣神。

    太后最先回过神,端起面前的茶杯饮了一口。没有一点想要出来阻拦的意向,反而眼带笑意的看向艾金。皇上见太后不打算理,也就没有出声。

    “尘王妃,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我也没什么好瞒着的了,我就是看上尘王了,怎么不可以吗?还是,你怕尘王抛弃你?”玄曦回过神来,一股怒火在心里燃烧起来。她竟然不顾一个女子的面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问她。

    艾金站起(身shēn),抬起步子缓缓的走到玄曦面前。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红润的唇瓣微微一掀。

    “当然可以,有人喜欢我家相公代表我家相公魅力大。我自然是高兴的,但是你喜欢我家相公,也要我家相公喜欢你啊。”艾金撇撇嘴,星眸中带着鄙夷的看了一眼玄曦道:“模样到是不错,只是…。”

    玄曦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对待过,见她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眉头微微一皱,接口道:“只是什么?”

    “想知道?”艾金眉头微微一挑,星眸中闪过一道精光。嘴角微微勾起:“只是我家相公有洁癖,除了我以外。其他女人在他眼中就如同细菌一样,碰一下他都不舒服。”

    听到艾金的话,所有人将目光都看向天尘。天尘心里叹了口气,这个小女人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天尘将(身shēn)体靠在椅背上,抬眸满眼宠溺的望向艾金。

    “娘子,你怎么把我这件事说出来了。我这哪里是洁癖,我是只钟(情qíng)于你好不好。”

    天尘很是配合,这让艾金非常的满意。看着已经被气的满脸通红的玄曦,艾金扬起漂亮的笑容道:“听到了吗?我家相公说只钟(情qíng)于我,你这辈子是没机会了。还是打消你的这个念头吧,免得把自己弄的难堪。”

    “呵呵,男人的心都是善变的。他现在(爱ài)你当然会这么说,等到他不(爱ài)你了。你认为他还会这样对你?”玄曦怒极反笑:“我就是喜欢他了,即使他现在不喜欢我。不代表以后不会喜欢,还是你害怕他被我抢走?”

    “既然你想自取其辱我也没办法,我等着看你最后的下场。”艾金勾唇一笑,星眸波光潋滟。转头看向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的男人,(娇jiāo)憨的道:“相公,我好累。”

    天尘站起(身shēn)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伸手将她抱了起来走回坐位上小心的放了下来。那动作轻柔的好像怕弄疼她,大(殿diàn)上的女人都羡慕的看着艾金。看着两人如此恩(爱ài),完全没有别人插入的余地。都不(禁jìn)同(情qíng)起玄曦来,今天尘王妃的这个举动,就是在给玄曦一个下马威。

    感觉到四周投(射shè)过来的同(情qíng)目光,玄曦紧紧的握起了拳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27 自取其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