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好黑的小熙儿

    望着离开的一大一小的背影,玄曦眯起漂亮的眸子。『可乐言(情qíng)首发』一抹冷光一闪而过,华丽长袖下的玉手紧紧握紧。这个女子还真是和她说的一样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无视她。她堂堂玄冥国的公主,何时让人这样对待过。

    心中瞬间燃起一股怒火,秀丽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她可不是随意让人欺负,刚想发作就被一只站在一旁低垂着头的白衣女子拉住。玄曦转头看向拉着自己的人,眼中带着疑问。见女子微微的摇摇头,压下心中的怒火。转头看向站在一旁微微弯着(身shēn)子的老管家,微微扬起下巴冷哼一声。

    “带本宫去我住的地方,连(日rì)赶路本宫的(身shēn)子乏了。”伸出纤细的手,旁边的随从立刻搀扶着她跟在老管家(身shēn)后往里面的院子走去。

    “公主(殿diàn)下,请跟我来。”老管家尽管不喜欢这个玄冥的三公主,但还是带着她往为她准备的院子走去。

    原本围着的王府里的下人,见人都离开了。也都纷纷的散去,仿佛刚刚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都各自忙着自己事(情qíng)去了,老管家带着一行人穿过千回百转的长廊。没一会就到了一个别致的偏院,将人带到了地方。老管家一句话都没说,转(身shēn)就离开了将一行人留在了原地。

    看着老管家离开的背影,一直到人消失了。站在玄曦(身shēn)边的男子面露怒色,声音中充满了愤怒:“公主,你看他不过是王府里的一个管家都给你脸色看。这也太不把公主您放在眼里,我看这一定都是她们那个王妃指使的。”

    原本对艾金就不喜欢的玄曦,听到男子的话心里更是不舒服。也许是被气过头了,反而冷静了下来。微微一转头,撇了一眼刚刚说话的男子。什么也没说转(身shēn)就往院子里走去,而刚刚抱怨的男子见公主淡淡的撇了自己一眼,立刻自觉的(禁jìn)了声。弓着(身shēn)子,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玄曦走进院子,打量了一番。院子不大,没有她在玄冥国的别院奢华。但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院子里种着翠绿的竹子。院子的南面一颗参天大树下摆放着大理石做的桌子也椅子,一旁还有一个小型的池塘。池水清澈见底,可以看到一群鱼儿在欢快的玩耍。

    玄曦对于尘王府为她准备的这个院子还是很满意的,刚刚愤怒的心(情qíng)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缓缓的转(身shēn)看着跟在(身shēn)后的男子。

    “把东西都放进房间吧,我要在院子里坐会。你们都下去吧!”玄曦挥挥手,让跟在自己(身shēn)后的众人下去。

    听到公主的命令,众人都退了下去。一(身shēn)白衣的香伶见众人都退了下去,转(身shēn)也正准备离开。却被玄曦给拉住了,面纱下的漂亮唇瓣微微勾起。她就知道,她屏退了其他人一定会将她给留下来的。

    “香伶,你留下来。”

    “是!公主。”香伶停下前进的步子,转(身shēn)走回玄曦的(身shēn)边。面纱外露出的那双温柔的美眸静静的看着玄曦,安静的站在玄曦(身shēn)边。

    “这里没有外人了,你坐下来吧。”玄曦拉过香伶的手,让她坐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见她乖巧的坐在自己(身shēn)边,静静的打量了一番。眸中划过一道惋惜,多温柔的一个女子。就这样毁在了那个女人的手中,她的心是有多狠。

    “香伶,这个女人真如同你说的不好对付。我们该好好想想要如何帮你报仇,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公主,你不必对香伶这般好。救下你,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公主为我做的已经很多了,找来宫中最好的太医为我治疗。”伸出白皙却过于纤细的玉手,轻轻的覆上被面纱遮挡住的脸颊。盈盈水光在美眸中波光潋滟,看着让人很是心疼。

    玄曦见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伸手拍拍她消瘦的手腕给她无声的安慰。更加加大了她要帮助她的决心。那个恶毒的女人,她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公主,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东西也都放好了,您还有什么吩咐。要不要去休息下,晚上还要参加天岚国皇上为你举办的接风宴。”

    不远处传来的尖细声音打断了玄曦的思虑,秀美的柳眉微微一皱望向来人。声音有些不悦:“我不是说,没有我的传唤不要过来打扰吗?”

    男子听出公主语气中的不悦,立刻跪在地上惊恐的道:“奴才知道错了,下次不会再犯了。只是公主连(日rì)赶路,(身shēn)子肯定乏了。晚上又要参加宫宴,奴才是怕…”

    没等男子说完话,玄曦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从小到大,她的(身shēn)边就跟着一堆阿谀奉承之人。她心里明镜一样,真心对自己没有几人。

    “好了,我知道了。你起来吧。”挥挥手,让跪在地上的男子站了起来。

    听到公主的话,跪在地上的男子谢了恩从地上站了起来。玄曦伸出手,男子立刻上前一步搀扶着她往房间的方向走去。香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跟在两人的(身shēn)后。

    艾金带着小曦儿和玲珑回到院子,小熙儿就松开了艾金的手。抬起头冲着艾金神秘的一笑,大眼睛滴溜溜一转。

    “干娘,你在这等着小熙儿。”

    没等艾金开口,转(身shēn)就往自己的房间跑去。艾金无奈的摇摇头,走到院子里的摇椅上坐了下来。她现在的肚子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容易疲倦。这才站了一会就累了,玲珑见她面露疲惫之色。走到小厨房,端出一碗参汤。自从艾金怀了(身shēn)孕,小厨房里的参汤就没有断过。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端出一碗(热rè)气腾腾的参汤来。

    艾金接过玲珑递过来的参汤,吹散上面漂浮的(热rè)气。小口的喝了起来,每天都不停的补。她原本消瘦的脸颊都变的圆润了起来,整个人的气色也愈发的精神。

    “小熙儿这是干吗去了,还不出来。要不要我去叫他…。”玲珑接过空碗,转(身shēn)看向小熙儿的房间。这小东西跑进去有一阵了,不知道又再搞什么鬼。

    “不必了,我们就坐在这等着他出来吧。看他又要干什么,这个小鬼灵精。”艾金笑着摇摇头,这孩子很聪明。他整人的功夫肯定不会弱,他娘亲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孩子自然也不简单。

    两人正聊着,原本紧闭的房门被踢开。小小的(身shēn)影手中捧着一个大大的盒子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因为双手都捧着盒子,没有多余的手来关门。只能抬起那胖胖的小短腿,笨拙的将房门给合上。

    玲珑连忙走了过去,接过小熙儿手中的盒子。漂亮眸子里闪过一抹惊讶,低下头看向小脸红彤彤的的小人。

    “小熙儿,你这里装的是什么。”

    艾金见连平时很淡定的玲珑眼中都露出惊讶之色,伸手接过玲珑手中的盒子。星眸微微眯起,手中的盒子竟然如此的沉重。不知道这里装着的是什么,转头看向已经在自己(身shēn)边坐下的小人。艾金将盒子放到了桌子上,也没有开口问小熙儿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就等着这个小人自己告诉她。

    小熙儿坐在椅子上,等了一会也没见艾金开口询问他盒子里装的是什么。抬起头满脸疑惑的看向艾金。

    “干娘,你都不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吗?”

    艾金微微一笑,果然还是孩子。心里还是装不住秘密的,伸手揉了揉小熙儿的头开口道:“干娘当然好奇啊。”

    “那干娘为什么都不问小熙儿,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呢。”小熙儿歪着头看向揉着自己头的漂亮女子。

    “因为干娘知道,小熙儿会主动告诉我里面装的是什么啊。”艾金收回手,微笑的看向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人。

    “好吧,那就让可(爱ài)的小熙儿告诉干娘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小熙儿从椅子上蹦了下来,走到桌子的旁边。他小小的个子刚过桌子一点,伸出胖胖的胳膊正好能够到盒子。踮起脚,有些笨拙的将盒子的盖子打开。

    “干娘,你看。”

    艾金望向盒子里的东西,星眸闪过一道光亮。这东西…。

    “小熙儿,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个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个是前段时间,娘亲让人送来的。她说这个干娘会用到,虽然这个还是一个简陋版的。不过在这里,已经够用了。”小熙儿见艾金眼中路出惊讶,他把娘亲让人带的话告诉给了艾金。他其实也不太清楚这盒子里的东西是什么,但他知道肯定是对干娘有帮助的。他家娘亲总是会弄出一些奇怪的东西,但破坏力都是让人很惊恐的。

    艾金将盒子里精致小巧的东西拿出来,在手里把玩着。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能再这里研制出这个东西。

    见艾金对那个精致小巧的东西(爱ài)不释手的样子,玲珑好奇的问道:“小姐,这个是什么东西?”

    艾金神秘的一笑,让玲珑去拿了一个苹果放到远处的树枝上。然后站起(身shēn),用那个小巧的东西对着苹果的方向。只听到轻微的碰的一声,远处的苹果瞬间被打碎从树枝上落了下来。这一幕让玲珑和小熙儿看呆了,没想到这个小小的东西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那苹果若是换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两人看向把玩着精巧东西的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精致小巧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现代用的枪。只是不同的是这个比较沉,因为这里没有制作枪外壳的材料。只能用金属来代替,所以这个精致的枪就沉了些。这枪仿佛是为她量(身shēn)定做的一般,当然要忽略它的重量。

    “小姐,这个东西好恐怖。”玲珑很快就回过神来,左右敲了敲没人轻声的开口道:“这个东西还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了,若是让其他人知道…。”

    艾金自然是知道这个东西若是被别人知道,会引起多大的轰动。本来自己(身shēn)上那本百毒秘籍已经为她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她可不想再引来一堆的麻烦来。

    “这个我自然知道…”

    “你们在说什么呢?”

    院子门口传来一道低沉悦耳的男声,艾金转头望向站在院子门口一袭白衣的俊美男子。阳光洒在他修长(挺tǐng)拔的(身shēn)上,嘴角那抹既温柔又带着一丝邪魅的笑让艾金有一瞬间的失神。

    就在艾金失神的一瞬间,院子门口的人已经抬起步子走到了她的(身shēn)边。伸出手将她揽入了怀中,低下头看着怀中的人儿。

    “你看。”艾金将(身shēn)体的重量都靠在了天尘的(身shēn)上,将手中的手枪递给了他。

    天尘接过这个精致小巧的东西,紫眸中闪过一道惊讶。这个小东西怎么会如此的沉。

    “这个是?”疑惑的看向正一脸狡猾对着自己笑的女子。

    “这个是手枪,要这样的用…。”

    艾金手把手的教着天尘,从如何给手枪上膛到(射shè)击。纵使是看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的天尘,也被自己手中的小东西惊人的威力所震撼。艾金看着被手枪威力震惊住的人,掩嘴偷笑着。

    这边艾金教着天尘如何使用手枪,玲珑早已经退到院子的外面守着。这个被小姐称为手枪的东西,一定不能被别人知道了。过了好一会,听到艾金让她进来。玲珑才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

    天尘揽着艾金的肩膀,两人依偎在摇椅上。天尘伸手将艾金额前的碎发捋顺,嘴角微微勾起。

    “你总是给我带来惊喜,让我如何不(爱ài)你。”

    小熙儿坐在一旁看着相拥的两个人,大大的眼睛滴溜溜一转。歪着头看向艾金,从怀中掏出一个红色锦缎的香囊。递给了艾金,嘿嘿一笑。

    “干娘,你看这个。”

    艾金打开香囊往里面一看,一只晶莹剔透的泛着莹白光泽的小虫子躺在里面。小虫子仿佛有灵(性xìng)一般,自动的就从小香囊中爬了出来。爬到了艾金的手心中,(肉ròu)(肉ròu)的(身shēn)体一拱一拱的煞是可(爱ài)。

    “这个…。这个是…。”

    艾金看着手心中在蠕动的小虫子,有些激动的看向小熙儿。其他人都奇怪的看向有些激动的人,不过是一个小虫子怎么会让她如此激动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干娘,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这个小东西的。”小熙儿扬起头,傲(娇jiāo)的说道。

    艾金从天尘的怀中挣脱出来,蹲下(身shēn)子在小熙儿扬起的小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这举动让跟着站起(身shēn)来的天尘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虽然小熙儿是一个小孩子。但他的(性xìng)别也是男(性xìng),他还是会忍不住的吃醋。

    有些霸道的将蹲在地上的人儿拉了起来,不顾众人都看着在她红润的唇瓣上印上了一个吻。艾金被天尘的举动弄的一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抬头看着面色有些难看的人,突然捂嘴笑了起来。

    “玲珑,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酸味。”

    玲珑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听到艾金的话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的姑爷是吃醋了,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起来。

    天尘被几人笑的有些尴尬,脸颊染上一抹淡淡的红晕。艾金见他这个样子,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咳咳,小熙儿说吧。你干了什么坏事?”

    艾金将(身shēn)体靠在天尘的(身shēn)上,眉头微微一挑。这个小虫子是一种蛊虫,这个虫子分为一公一母。将公的植入人体中,就会被拥有母虫的主人控制。现在母虫在她的手中,却不见公虫的存在。这只能说明,公虫现在一定被植入了某人的(身shēn)体中。

    “那个公主好讨厌,她竟然想抢干爹。还对管家伯伯那么凶,娘亲说对待坏人要狠狠的整。”小熙儿仰起头看向艾金,清澈的大眼中带着天真。

    艾金看着满脸天真的小人,伸手抚额叹了口气。她就知道这小家伙不会老实的,没想到竟然将公虫植入到那个公主的(身shēn)体里。艾金微微弯下(身shēn)子,伸手捏起小熙儿柔嫩的脸颊。

    “你是怎么将公虫植入她(身shēn)体里的?”

    “刚刚在前院的时候,我趁着你们没有注意的时候将冥香撒道她的(身shēn)上了。公虫闻到那个香味,会自己去寻找香气的来源。只要它接触到人的皮肤,就会进入人的(身shēn)体里。”小熙儿歪着头,大大的眼睛中闪烁着精光。得意洋洋的道,好像自己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qíng)一样。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原本得意洋洋的小脸瞬间变得可怜兮兮。

    “干娘,小熙儿是不是做错了?”

    “没有,小熙儿做的很好。你娘亲说的对,对于坏人要狠狠的整往死里整。”艾金微微一笑,揉了揉小熙儿的脑袋。星眸微微眯起,小熙儿送给她的这份礼物。她要如何的利用呢。才不枉费那个女人的好意,嘴角微微勾起。

    站在一旁的几人看着她嘴边的笑容,只觉得(身shēn)后一股凉气从脚底网上窜。

    ------题外话------

    断了一个月,琉璃在这里和妞子们道歉。因为出了点事,不过现在开始恢复更新不会再断更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26 好黑的小熙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