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天逸清醒

    咚咚咚的敲门声,在寂静的房间中响起。一道淡淡的女声从房间中传了出来,透着一股威严在里面。

    “进来!”

    房间门口一名(身shēn)穿灰色袍子,面容俊雅的中年男子手里端着一碗汤药。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伸手将房门推开走了进去。房间里布置的很朴素,不若府中其他房间的奢华。男子的目光在房间中打量了一圈,最后将视线定在坐在(床chuáng)边的白衣女子。

    “少主,天逸公子的药已经准备好了。”抬起步子不急不慢的走到(床chuáng)边,将手中的的汤药如平时一样递给了女子。

    “晋叔,他到底还要多久才能醒。”云七接过汤药,一点点的开始喂昏迷不醒的天逸服下汤药。尽管知道他没有事,但他们已经回到云家一段时间了。他依然没有一点清醒的迹象,这让她很担心。就连云家医术最好的晋叔都不能让他醒过来,她越来越担心了。

    被云七称做晋叔的中年男子,是云家的专属大夫晋扇。但他却不受云家任何人的制约,包括云家现任的老家住云威。没有人知道为何云威会如此的放纵他,他救人永远都是凭自己的心意。他若是想救你,一分钱不收都可以。但他若不想救你,你给再多的钱都没有用。而他在云家的地位,是仅次于家主的。

    晋扇望向清澈的大眼中盛满担忧的云七,漆黑的眸子闪过一道光亮。将空碗接了过来,淡淡的开口道。

    “少主,天逸公子的毒很奇怪。我还需要再研究一段时间,我会尽快找出治好他的办法。你一直亲自照顾他,去休息下吧。虽然老家住没有说什么,但他似乎也不怎么高兴。你还是去看看他吧,这里有我呢。而且,也到给他施针的时候了。”

    听到晋扇的话,云七秀丽的眉头微微皱起。她回到云家的这段时间,除了平时例行的一些少主该做的事(情qíng)。她一直都寸步不离的照顾天逸,家主爷爷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云家其他的人,可不会什么都不说。

    “好吧,那我就先去爷爷那里了。”

    云七站起(身shēn),看了昏迷的天逸片刻后。才有些不舍的转(身shēn)离开,而在转(身shēn)的一刹那。眼中的担忧已经消失殆尽,恢复冷然的神(情qíng)。面容淡漠,抬起步子就离开了房间。

    晋扇望着离开的云七,直到她有些消瘦的(身shēn)影消失在他的视野中才缓缓的收回视线。双手环(胸xiōng),(身shēn)体慵懒的靠在窗栏上。似笑非笑的望向(床chuáng)榻上,那浓密睫毛微微颤抖了两下的人。

    “好了,她已经走远了。你可以醒醒了,做起来动动(身shēn)体。”

    耳边响起略带戏谑的声音,天逸心里翻了个白眼。睫毛微微抖动了两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向(床chuáng)边站着的俊雅男子,伸出手。晋扇一言不发的伸手将他拉了起来,让他坐在(床chuáng)榻上。他还真是有些佩服这个小子,竟然可以装昏迷不醒这么长的时候。每次只能在他为他施针的时候才能起来动一动。

    天逸坐起(身shēn)子,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胳膊。每天都要躺在(床chuáng)榻上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他感觉若不是每天都有这么一段时间让他运动两下。很快他就连路都不会走了,就真的会变成一个残废的人。

    “我说逸小子,你到底还要装昏迷多久。”

    天逸从(床chuáng)上下来,脚刚刚触碰到地上就一个踉跄。幸好晋扇及时扶了他一把,免去了他和地面的亲密接触。天逸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晋扇,见他将目光放到别处。才没有那么尴尬,扶着(床chuáng)栏站稳了(身shēn)子。

    “你也知道,小七现在的处境。有多少的人想要将她从那个位置拉下来去,有多少人想要了她的(性xìng)命。我现在一直昏迷,那些人就不会把注意打到我的(身shēn)上。让我有时间暗中进行计划,这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不是吗?”

    天逸扶着(床chuáng)栏站着,适应了一会才放开手。缓慢的抬起步子,脚下的软绵之感减少了很多。云七特意选了这个偏远的院子居住,这正好方便了他偷偷的锻炼(身shēn)体。脚下的软绵消失,天逸才开始在房间里运动起来。

    “好吧,既然你觉得这样是最好的。那就这样做吧,只是纸永远也保不住火。若是哪天她知道了你骗她,不知道会怎样。有时候即使是善意的欺骗,那也是欺骗。”晋扇虽然觉得天逸的话有些道理,但恋人之间最好还是不要有欺骗。

    晋扇的话,让天逸微微一愣。他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想到如何做才是对云七最好。他却忘记了恋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欺骗越少越好。天逸眉头微微的皱起,他要不要告诉云七他已经好了没有事了。

    “我劝你还是告诉她你已经好了,一来可以让她放心,二来你们两人一起演戏不是更((逼bī)bī)真?”

    晋扇看着正在思索的天逸开口道,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适时的提醒一下他们两人,难得的这两人都让他看着很顺眼。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那些人让他看着很碍眼。

    “晋叔谢谢你,我知道该如何做了。”天逸抬起头看向面容俊秀的中年男子,因为小七唤他晋叔他也就跟着一起叫了。而且他隐隐约约的感觉这个晋叔不简单,连老家主对他似乎都礼让三分。

    “嗯,你知道该如何做就好。”晋扇满意的点点头,这个小子还是蛮聪明的。他只是小小的提点了一下,就知道该如何做了。

    心里做了决定,整个人也轻松了很多。天逸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了,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笑容。晋扇看天逸似乎很开心,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

    刚踏出房间,就看到院子门口一个鬼鬼祟祟的(身shēn)影一闪而过。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冷笑,转眸望了一眼(身shēn)后的房间抬起步子离开了这个偏僻的院子。

    云府南面一个布置的奢华的院子中,一名(身shēn)穿粉色锦缎长裙的女子坐在白玉石凳上。精致的面容因美眸中的恨意,变得有些狰狞。站在她(身shēn)边的几个人都不敢出声,小心翼翼的怕那怒火波及到自己的(身shēn)上。

    “真不知道晋叔为何会帮着他们,不仅让她回来了。更是继承了少主的位置,我这么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就这么没有了。”、

    女子眼中充满嫉妒,让她精致的容貌变得有些可怕。碰的一声,手掌击打在白玉桌面上。那价值不菲的桌面。瞬间出现了裂隙。这足以证明此时的她,是有多么的生气、

    “小姐,你也不要这么生气。难道你忘记了少主带回来的那个昏迷不醒的男子,她天天都亲自的照顾他。这事若是让外人知道了,云家的名声会被她墨黑的。舆论是很可怕的东西,到了那时云家的那老人还会同意一个让云家抹黑之人作为云家的家主吗?”

    一名(身shēn)穿华服,却张的贼眉鼠眼的男子一脸讨好的看着女子。

    “你说的对,我想我知道我该如何做了。”女子伸出纤细的手指,抚摸着小巧的下巴做思考状。她想她知道该如何对付她亲(爱ài)的妹妹,他们云家的少主大人了。漂亮的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阴yīn)狠的笑容。

    那抹(阴yīn)狠的笑,让跟在(身shēn)边的几人感觉背后一阵冷风就如同被一挑毒蛇盯上了一样。几人对看了一眼,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样的信息。这个女人,绝对的不能惹。她就是一挑毒蛇,一条美女蛇。

    “走吧,我们去看看我亲(爱ài)的妹妹。她回来这么久,我这个做姐姐的都没有去看她呢。”

    说完就站起(身shēn)就往院子外面走,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身shēn)后跟着的几人。刚刚踏出院子,嘴角那抹狠毒的笑立刻便的温婉起来。气质婉约,如同一个世家小姐一般高贵得体。这变化的速度,饶是一直跟在她(身shēn)边的几人都忍不住咋舌。

    三人离开了布置奢侈的院子,就像着云府偏远的小院走去。

    云七从云老家主的书房出来,心里有些难过。看着已经一头白发的老人,依然对自己疼(爱ài)有加心里就有些难受。刚刚爷爷跟她说让她不要总是去照顾天逸,被她给直接拒绝了。她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但她不在乎。天逸为了他放弃了那么多,她怎么会因为这些而不去照顾他。况且他还是因为她才变成这样的,所以不管怎样她都会亲自照顾她。

    不知不觉就走回了自己的院子,推开院子的门就往房间走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看到坐在(床chuáng)边的人愣在了当地。不敢置信的看向正对着自己微笑的人,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一次。(床chuáng)边的人依然在对着自己微笑。

    天逸看着愣在当地的人,站起(身shēn)走了过去。伸手将云七拉进了怀中,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

    “怎么,看到我醒了你不高兴吗?”

    听到天逸的声音,云七才反应过来。抬起头看向将自己揽入怀里的人。刚要说话,就被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打断了。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23 天逸清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