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玄曦

    一辆奢华的马车中,一名(身shēn)穿淡紫色描金边宫装的女子正皱着描绘的雅致的柳眉。手中的纸条已经被她蹂躏的看不清原本的样子,美眸中跳动着一簇火苗。面色(阴yīn)沉如同天边那黑压压的乌云一般,马车中异常的安静。

    伺候在一旁的两名宫女低着头跪在女子的脚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她们跟在公主这么多年,极其的了解她的(性xìng)子。虽然不知道字条上写了些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里面的事一定是惹公主不开心了。

    “公主(殿diàn)下,我说的没错吧。那个尘王妃是个极其嚣张的人,连你都不放在眼里。竟然将你派去的人,都给狠狠的打了一顿然后扔出王府。这不是当着天岚所有的人的面,打你的脸。”

    坐在女子(身shēn)边一名(身shēn)穿白色衣裙面上遮着一个面纱的女子轻声开口道,露在面纱外的眸子温润柔美。

    砰地一声,玄冥三公主一手狠狠的拍在了面前的桌案上发出很大的撞击声。跪在她脚边的两名宫女打了一个哆嗦,感觉到这次公主的怒气似乎比往常都要旺盛。虽然心里有些恐惧,但还是壮着胆子开口道。

    “公主(殿diàn)下消消气,您这样生气不正是着了她的道。你越是生气,想来她越是开心。不如想想如何让她为惹怒你而付出代价,这样岂不是更好?”

    小宫女小心的看着公主的脸色,见她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主子不动怒她们做下人的才能好过些。

    “你说的还有些道理,不愧本宫平时宠着你们。”玄冥三公主听到小宫女的话,仔细想了一下觉得有些道理。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脚边的两名小宫女,挥挥手道:“行了,你们两个都起来坐到那边去吧。”

    “谢公主恩赐!”两名小宫女对看了一眼,连忙恭敬的开口谢恩。因为跪的时间有些长,膝盖有些发麻。但不敢在公主面前表现出来,只能忍着膝盖处传来的刺痛缓缓的站起(身shēn)走到一旁坐下。

    “小香,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那个什么尘王妃的,做事如此嚣张竟然将我派去的人给扔了出来。”玄冥三公主伸手拉住白衣女子的纤细的小手,惋惜的看着蒙着面纱的女子。她记得第一次遇到这个女子的时候,是她偷偷溜出宫。

    跑到玄冥有名的一个峡谷,遇到了一群土匪。差点就被那群土匪给抢回去做压寨夫人,幸好被路过的她救下。为了答谢她的救命之恩,得知她已经无家可归就收留了她。相处了一段时间,发现她是一个温柔如水的女子。

    一次两人聊天时,问起她为何一直带着面纱。才得知她的面容被一个狠毒的女子所毁,而这个狠毒的女子就是天岚国的尘王妃无双公主。原本她还不是很相信,但今天接到消息她竟然将她派去的人给扔了出来。如此嚣张当着所有天岚的人打她的脸,这个仇她和她结上了。

    “公主对小香的好,小香都记在心里了。只是那个女子不只心狠手辣,更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就连天岚的皇后都斗不过她,更何况我还听说现在她怀了孩子。皇上和太后更是对她宠(爱ài)有加,我不希望公主为了我的事而惹到那个女人。我已经变成这样了,公主…”

    香玲温润如水的眸子里盛满担忧,心里却在冷笑。又是一个笨公主,这么轻易就被她利用了。自从上次被天尘重伤,而且中了那个女人的毒被救回去后。她被主子软(禁jìn)了一段时间,前不久才将她放了出来。这次,她一定不会再放过她。

    “小香,你救过我的命。我虽然脾气不是很好,但这份恩(情qíng)却记在了心里。我一定会帮你的,况且现在她也惹到我了。不管是为你还是为我自己,这笔账我都会跟她算的。”

    被那如泉水般好听的声音打断了思索,见她担忧的看向自己微微一笑道。松开拉着她的双手,向着坐在一旁的小宫女伸出手。

    小宫女立刻机灵的将放在桌案上的精致茶盏递给了她,三公主接过茶盏吹散杯口的(热rè)气轻轻的抿了一口。美眸微微收敛,一抹(阴yīn)狠从眼底划过。

    “人家都说,只有敌人之间才是最了解对方的。小香,你对她了解多少。她的弱点在哪,我们就抓住她的弱点来制定计划。”

    红润的嘴角悄悄滑过一抹得意的笑,快的仿佛黑夜里的的流星一般一闪而逝。略微思索的一下,才淡淡的开口道。

    “她的弱点应该就是她(身shēn)边的人,现在她怀着(身shēn)孕。想必孩子就是她此时唯一的弱点了,不过她肯定会被他们保护的很好。”

    “这个倒不必担心,我已经指定要尘王接待我。也打算住进尘王府,难道还怕没有机会下手吗。只是你跟在我(身shēn)边,不怕被她发现你的存在吗?”听到香玲的担心,三公主玄曦微微一笑。这个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即使他们再保护她也不可能寸步不离的守在她的(身shēn)边。只要找到她独自一人的机会,她们就有机会收拾她。

    “她当初给我下毒,并不知道我毁容是什么样子。我可以跟在公主的(身shēn)边,充当你的侍女。只要我不说话,她应该是不会认出我的。”香玲温柔的开口,她只要不出声音她就不用担心被认出来。她特意用东西在脸上弄了几道伤疤,就是为了不让他们认出她。这样更方便她进行自己的计划,她要除掉她。都是她将主子全部的目光都吸引去了,都是她让主子第一次重重的惩罚了她。

    “嗯,那我就放心了。笔和纸,给我拿过来。”玄曦点点头,向着小宫女伸出手。

    小宫女听到公主的话,立刻从马车里一个小箱子里拿出笔墨纸砚伺候公主写字。接过笔,在空白的纸张上挥动。一会的功夫就写完了,收起纸张绑在了信鸽的腿上然后将它放飞。望着信鸽消失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狠毒的笑。

    艾金趴在(床chuáng)榻上,自从那(日rì)将那些人扔出了王府后。她就被皇上叫进了宫里,她就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很快在天岚传开。那个公主的(性xìng)子肯定会记恨她,她是当着天岚所有人的面给了她一个耳光。

    肩膀传来舒服的轻揉,艾金转眸看到天尘正在给她按摩。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一抹柔和的笑:“相公,你回来了。皇上有说什么吗?”

    早上一大早天尘就被皇上叫进了皇宫,似乎是那个玄冥的三公主派人送来了信。连想都不用想,她就能猜到肯定和那天那件事有关。

    “你那天将那些垃圾扔出去的举动深深的刺激到了那个公主,来信让你给她道歉。不过被皇上给拒绝了,你现在可是特殊时候尽管在天岚横着走。有皇(奶nǎi)(奶nǎi)这个大靠山在,你不用担心的。”

    天尘收回手,让艾金坐起(身shēn)子。伸手捋顺她额前有些凌乱的碎发,从今天开始她就可以尽(情qíng)的猖狂了。

    “从今天起,我就让她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嚣张。”艾金星眸闪烁着精光,嘿嘿一笑道:“相公,我们该送给这个公主一个什么见面礼呢。反正都已经将她招惹到了,那就彻底一点好了。”

    艾金不知道这个公主为何会针对她,但既然已经将她招惹了。那就彻底一点好了,再过几天她就到天岚了。皇上是一定会举办接风宴的,那时候该送给她一个什么样的礼物呢。

    “只要娘子开心就好了,不过别把人玩死,毕竟她还是一国的公主。”天尘无奈的摇摇头,就知道这个女人才不会被动。既然和她结仇了,肯定会主动出击的。就知道不知道她要如何的整那个公主,真是为那个公主感到可怜啊惹到这个一个女恶魔。

    还在往天岚赶路的玄曦打了一个喷嚏,背后莫名的一阵冷风吹过。忍不住拢了拢衣领,伸手掀开马车的帘子。马车外晴空万里,明亮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中散发着温暖的阳光。她怎么会突然觉得这么冷,就好像被人盯上一样。

    一旁的小宫女见公主拢紧衣领,似乎有些冷的样子。机灵的将一旁的披风拿了起来,为她披上了。玄曦看了一眼小宫女,美眸中闪过一抹欣慰开口道:“到是个机灵的丫头,这个赏给你了。”

    说着就从自己纤细的手腕上将那翠绿的翡翠镯子摘了下来,放到了小宫女的手中。她的脾气是不好,而且人也高傲了一些。但是对下人却是很大方的,只要让她做的满意了让她高兴了。赏赐是很丰厚的,这也是为什么玄冥那么多的宫女都想跟在她的(身shēn)边的原因。

    小宫女接过那翡翠镯子,连忙开口谢恩:“谢公主赏赐!”这镯子一看就就价值不菲,她在皇宫里甚至十几年的俸禄都买不起。公主真是大方,她们跟在公主(身shēn)边过的比其他皇子公主(身shēn)边的宫女都要好。所以就算公主的脾气不好,她们也甘愿的跟在(身shēn)边。

    “还有多久能到天岚。”玄曦揉了揉眉心,这天天坐在马车中颠簸她真是有些受不了了。而且,她现在很想看看那个无双公主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嚣张的一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22 玄曦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