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进宫

    天尘进了宫,就直接去了皇上那里。到了皇上的寝宫,却不见皇上的人影。问了一个小太监才知道,皇上去了太后那里。没有再多做停留,离开皇上的寝宫就去太后那里。

    路过御花园,见皇后带着几名宫女和太监正往他这边走。原本想当做没有看见,却被皇后给叫住了。

    “尘儿,无双她最近(身shēn)子可好?女人怀孕是件很辛苦的事(情qíng),你要好好的照顾她。今天怎么就你自己进宫,不见无双她人。”

    自从太子天锦出事,艾金救了天锦以后。皇后的态度不再像从前那样,不再找他们的麻烦。这回竟然还好心的过来打听起艾金的(身shēn)体来,天尘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淡漠疏远。

    “谢皇后娘娘的挂记,她(身shēn)子现在很好。只是这几天(身shēn)子有些乏困,就没有进宫来。”

    “嗯,那是该让她好好休息。这么早你就进宫,是来见你父皇的?”皇后美眸看向天尘,淡粉色的唇瓣微微勾起一抹慈(爱ài)的笑。从锦儿出世以后,无双救了他。对于这件事,她心里是感激的。

    只是前些(日rì)子,丞相派人送来一封信给她。信上说,无双公主的嫁妆中那几座废弃的城池最近似乎有些不一样。那里竟然入住了一些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一群人,原本纷乱荒芜的城池竟变的繁荣起来。

    那些被抛弃或者是亡命之人,竟然都被收服了。这样一股庞大的势力,若真是都归顺于无双。那天尘(身shēn)后的势力就愈发的强大起来,他对锦儿的威胁也就越来越强。

    “没什么,只是听说皇(奶nǎi)(奶nǎi)最近(身shēn)体有些不适,今天就进宫去看看皇(奶nǎi)(奶nǎi)。”

    天尘面色淡然,嘴角一直噙着淡漠疏离的笑。语气礼貌,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嗯,最近母后总是喊着头疼。皇上为此愁眉不展了好些天,连太医院的太医们都素手无策。现在你回来了,去看看。若是无双(身shēn)体(允yǔn)许,也可以给母后治治。”

    听到天尘的话,皇后点点头。这些(日rì)子,太后的头疼越来越严重。每次太医去看都查不出任何的迹象,皇上因此大发雷霆。皇上宣天尘入宫,应该就是为了太后的头疼的事吧。

    “嗯,我先去看看皇(奶nǎi)(奶nǎi)。”天尘微微欠(身shēn),绕过皇后向着太后的寝宫方向走去。

    皇后望着离开的人,美眸微微闪烁了一下。淡淡的扫了一眼(身shēn)后跟着的低着头的宫女和太监,收回目光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到了太后的寝宫,皇上正陪在太后的(身shēn)边。两人有说有笑的逗着小熙儿,看太后乐的如此开怀。哪里有头疼的样子,严佲站在暖阁的门旁看到天尘进来。刚想通报,就被天尘给阻止了。

    严佲低下头,退后一步。让开(身shēn)子,让天尘进去。天尘放轻脚步往暖阁里走,越过屏风就看到太后正拿着一块琉璃酥逗着小熙儿。

    没有人注意到天尘走进来,只有小熙儿看到了天尘。小熙儿从太后的怀中跳下去,跑到天尘的(身shēn)边。小脑袋往他的(身shēn)后张望,没有见到自己相见的人。如黑宝石般的大眼闪过一道失望,抬起头看向天尘。

    “干爹,干娘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天尘弯下(身shēn)子,将小熙儿抱了起来。捏了捏他的小鼻子,眼中带着笑意:“你干娘(身shēn)体有些不舒服,所以没有跟来。”

    “那干娘没事吧,小熙儿想回去看她。”听到天尘说她不舒服,小熙儿大大的眼中露出担忧。

    “是啊,无双怎么了。要不要让太医去看看?”太后坐在软榻上,听到天尘说无双(身shēn)体不舒服。心里也一阵的紧张,这是他们这一辈第一个孩子可是一点事都不能有的。

    “没什么,只是连夜赶路她有些累了而已。我让她在房间里好好休息,没有让她跟来。”

    天尘抱着小熙儿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桂嬷嬷立刻倒了杯茶递给了他。天尘接过茶,吹散茶杯口的(热rè)气抿了一小口。

    “也没有什么事(情qíng),怎么非要连夜赶路。孕妇是经不起颠簸的,下次一定要注意一些。”太后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有些责备的看向天尘。

    到是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开口的皇上,眼中划过一道深思。目光淡淡的扫向天尘,开口询问道。

    “你们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天浦远对于这个儿子他还是很了解,依照他对她的宠(爱ài)。若没有事怎么会忍心让她赶夜路如此的颠簸,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qíng)。

    “没什么,只是有人传来消息说您突然病重让我们赶回来。然后半路出现一些宵小,不过没什么事都解决了。”

    天尘漫不经心的开口,低着头逗着怀中的小人。他本来是不想说的,但皇上都已经猜到了。他也就不多做隐瞒了,把实(情qíng)说了出来。

    “什么?”太后将手中的茶杯碰的一下放到了桌子上,发出剧烈的碰撞声。脸色微微一沉,眼中划过一道厉色。竟然有人假传消息,真是可恨之极。

    “皇(奶nǎi)(奶nǎi),我们没事。那些人都被解决掉了,你不用担心。”天尘将小熙儿放到地上,让他去安抚下太后。

    小熙儿跑到太后的(身shēn)边,伸出(肉ròu)呼呼的小胳膊。嘴角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容,声音稚嫩好听。

    “小熙儿要抱抱!”

    他这可(爱ài)的小模样,到也真让太后心里的怒火渐渐的熄灭。太后伸手将小熙儿抱了起来,在他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心中的怒火缓和一些,细细的想了一下才开口道。

    “这件事(情qíng)看来没有那么简单,有人是一心的想要置你于死地。这段时间,皇后那边到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件事(情qíng)应该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但到底还有谁要害你呢?”

    太后的话,让几人都沉默了下来。暖隔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天尘才开口道:“不管是谁想要将我置于死地,都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哎,好吧。你们年轻人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我们都老了。能做的就是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推你一把,有什么想法你就去做吧。”太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若是当年也许她还有那些精力来管这些事。但她现在的岁数已经不小了,再没有那些心力去管这些(阴yīn)谋诡计。

    “嗯,皇(奶nǎi)(奶nǎi)不用担心我们。我这次进宫,是听说玄冥国的三公主指名要我去接待她。”

    天尘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紫眸淡淡的望向皇上。天浦远被天尘那轻飘飘的一眼看的背后一阵发凉,想到那个三公主的提议也一阵头疼。

    “我也不知道那个三公主怎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你若不愿意我就说你(身shēn)体不适不能接待她好了。”

    “不必了,我很想看看这个三公主玩的什么把戏。”天尘伸手抚摸着下巴,紫眸微微眯起。

    天浦远和太后对看了一眼,他们原本以为天尘不会答应。还在不知道如何要和他说这件事,没想到他竟然答应的如此爽快。当初不知道无双就是那个红衣女子时,他也让他惊讶了一次。这次,他为何会答应的如此的爽快呢。

    “那个三公主合时回到天岚。”

    没有理会太后和皇上两人眼中的诧异,天尘站起(身shēn)拂去(身shēn)上的褶皱。走到太后的(身shēn)边,伸手将太后怀里的小熙儿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大概再过三天就能到天岚了。”

    天浦远收起惊讶,轻轻咳了一声正色道。

    “好了,我知道了。小熙儿我就带回去了。”天尘抱着小熙儿,和太后和皇上道别就离开了皇宫回王府去了。

    天尘刚离开,天浦远坐到太后的(身shēn)边。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开口道:“母后,你对有人假称我生病让他们回来这件事如何的看。”

    “这件事可以肯定与皇后无关,这段时间锦儿的事已经让她无暇顾及这些了。”太后端起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眉头微微一皱,这茶已经凉了。一旁的桂嬷嬷连忙将茶拿走,换了一杯(热rè)茶递给了太后。太后接过茶,抿了一口(热rè)茶。皱起的眉头才缓缓的松开,接着开口道:“但这件事,与皇后无关并不代表丞相没有参与到其中。不过这件事(情qíng),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丞相,是想不出这样的主意的。”

    “嗯,母后说的对。”天浦远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就被太后给打断了:“你让隐卫暗中去调查下,在她们回来的路上一定会留下什么线索。”

    天浦远听到太后的话点点头,双手在空中轻轻一拍。暖阁里瞬间就出现一个黑衣人,黑衣人跪在两人的面前恭敬道。

    “主子,有什么吩咐。”

    天浦远招招手,让黑衣人到自己的(身shēn)边。在他耳边小声的吩咐着,只见黑衣人点点头后。然后向着天浦远和太后一抱拳就消失在了暖阁中,仿佛刚刚没有出现过一样。

    太后看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慈(爱ài)的眼中划过一道冷芒。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20 进宫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