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可怜的墨风

    月明星稀,漆黑的夜空中散发着幽冷光芒的明月被乌云遮挡住。如同一个害羞的女子,半掩着容颜带着一抹朦胧的美。

    艾金坐在靠窗户的梳妆台前,透过微微敞开的窗棂。目光望向墨风的房间,清冷的月光映入她漆黑的星眸中。泛起耀眼的波光,红润的唇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感觉到肩上传来的压力,艾金转头看向(身shēn)后的人。天尘站在艾金的(身shēn)后,伸手为她按摩着她有些单薄的肩。手上的力度刚刚好,艾金舒服的合上双眸。唇边溢出满足的呓语。

    “娘子,舒服吗?”

    头上传来低沉的声音,艾金整个人在天尘轻柔的按摩中放松了下来。

    “嗯,舒服。相公的技术有长进。”

    “那是不是该给我些奖励呢?”天尘将力道放轻,俯下(身shēn)子在艾金的耳边柔声道。

    艾金睁开星眸,转头看向一脸狡猾的天尘。转过(身shēn)子,伸出双手换上了他的脖颈。星眸微微一眯:“相公,你想要什么奖励?”

    天尘一伸手,将艾金抱了起来。额头相抵,鼻尖轻轻碰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

    “娘子,如此美好的夜晚我们怎么可以浪费呢?”

    天尘的紫眸划过一道光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温(热rè)的气息喷洒在艾金的颈部,引起她的颤栗。颈部传来的酥麻之感,让艾金脸色微微一红。将头埋在他的(胸xiōng)膛之中,掩盖掉白皙脸颊上出现的红晕。

    天尘轻柔的将艾金放到(床chuáng)榻上,随后自己也躺了下来。伸手拂开她额前的碎发,细碎的吻落在她逛街的额头、小巧的鼻子最后吻上她(娇jiāo)艳(欲yù)滴的红唇。

    艾金沉溺在天尘用温柔洒下的网中,伸手环上他的脖颈本能的回应着他。火苗瞬间在两人(身shēn)上点燃,艾金全(身shēn)躁(热rè)起来。

    夜风从窗棂溜了进来,将房间中的红烛吹动。烛光摇曳,窗幔轻轻晃动。淡淡的薰衣草香在房间中弥漫,(床chuáng)榻上两人纠缠在一起。汗水浸透彼此的衣衫,抵死缠绵仿佛要将彼此揉入骨髓中。

    窗外的明月透过窗棂看向(床chuáng)榻上的两人,被两人的(热rè)(情qíng)羞红脸躲进了自己前面的云朵中。

    这边两人缠绵悱恻,那边墨风却如同(身shēn)在炼狱。原本他吃完饭好长时间都没什么反应,以为小师妹放过了他。谁知道她竟然送了他这么一份大礼,脸色苍白的墨风手扶着(床chuáng)棂。

    腿有些颤抖,刚要迈开步子脚下一软。整个人向前倒了下去,下腹传来一阵绞痛。冷汗渗透了他的衣衫,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扶着窗棂站了起来。心里将艾金揍了无数次,这个小师妹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扶着房间里的东西,一步一步挪到门边。将房门推开,脚步虚浮的往茅房走去。走了两步,脚下又是一软。眼看着就又要往前倒,一直纤细的手臂将他扶了起来。

    “墨师兄,你这是怎么了?”玲珑刚从茅房回来,就看到墨风向前倾倒。本能的就伸手扶住他,见他脸色苍白整个人都很虚弱。

    墨风整个人都有些虚浮,耳边响起轻灵温柔的女声。抬起头望向发出声音之人,月光打在玲珑秀美的容颜上。那清亮的眸子里映上柔柔的月光,熠熠生辉。让墨风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很快的就回过神来。

    “没事,大概是某人给我下了药。借机报复我吧。”墨风在玲珑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声音有些虚弱无力。

    玲珑一听墨风的话,就知道一定是小姐在吃饭的时候在墨风的酒里动了手脚。看着虚弱的连路都走不好的人,玲珑突然泛起一丝的同(情qíng)之心。

    “你现在,是要去…”玲珑指了指茅房的方向,开口问道。

    墨风顺着玲珑手指的方向望去,见是茅房的位置。苍白的脸上路出一抹红晕,温润的眸子中闪过一道尴尬。见墨风有些尴尬,玲珑微微一笑。扶着他就往茅房的方向走去,墨风抬头望向玲珑秀美的侧脸。嘴角那抹柔和的笑,让人觉得很舒心。

    因为墨风的(身shēn)体比较虚弱,不过是几十步的距离两人走了很长的时间。到了茅房的门口,玲珑将墨风扶了进去然后自己退了出来等在了门口。

    墨风站在昏暗的茅房中,脸上的红晕没有退下。那种尴尬还盘旋在他的心里,想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让一个女人扶着他来这里。这种感觉,真是说不出来。

    透过茅房的缝隙,看到那纤细单薄的(身shēn)影。月光打在她的(身shēn)上,为她镶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女子白皙秀美的脸微微扬起,嘴角一抹淡雅清新的笑。却让人觉得有一种淡淡忧伤,那淡淡的笑意却没有抵达到眼底。

    玲珑站在茅房外面,抬头看向夜空中那轮藏在云朵后面的明月。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想起白天时墨风的那句话。那些过往的回忆一点点的回放在脑海中,努力让自己微笑。那些已经过去了,再也不会回到从前的生活了。

    玲珑美眸微微眯起,一道冷芒闪过。手快速的向(身shēn)后袭去,刚伸出手就停了下来。墨风(身shēn)体微微一偏,躲过了玲珑的一击。心里不(禁jìn)感叹,这个女子的警惕(性xìng)真是高。

    玲珑收回手,见来人是墨风不好意的道:“没伤到你吧。”

    “没事,是我不好不该悄无声息的站在你(身shēn)后。”墨风摇摇头,扯出一抹虚弱的笑。刚刚他见她(身shēn)上散发着淡淡的忧伤,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声不响的走到她(身shēn)边。

    “走吧,我扶你回去吧。”玲珑转过(身shēn),尴尬的笑笑伸出手扶着他往回走。

    墨风点点头,任由玲珑扶着他往回走。到了墨风的房门口,玲珑推开房门扶着墨风走了进去。将他扶到(床chuáng)上,让他躺下。然后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墨风望着玲珑离开的方向。眼中带着一丝沉思,心里默念着玲珑的名字。脑中浮现出,刚刚月光下忧伤的女子。

    吱呀一声,房门再次被推开。墨风睁开眼睛望向房门口,见玲珑又回来了。疑惑的看向玲珑,见她手中端着一个玉碗。快步走到(床chuáng)边,将玉碗递给了自己。

    看着眼前白皙的小手,墨风微微一愣神。伸手接了过来,抬头看向玲珑开口询问道:“这是什么?”

    “这个是可以治疗你的药。”玲珑说的很委婉,她见到墨风的症状就知道小姐下的是什么药。看他被折腾的也够惨了,所以她就好心的将解药给他了。相信小姐也不会不同意的。

    “你也懂炼药?”墨风眼中闪过惊讶,看向玲珑。

    “我不懂,这些都是小姐给的。跟在小姐(身shēn)边这么长时间,看中毒人的迹象就可以看出是什么毒要用什么样的解药。”玲珑看着墨风将玉碗中的药都喝了,开口道。

    墨风将空碗递给了玲珑,感觉这药刚刚下肚。腹部的疼痛就弱了一些,不由得真心的佩服起艾金的炼药能力。不应该是炼制毒药的能力,她的毒药是他们所没有见过的。只要给她下药的机会,她可以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感觉。

    “看你也被折腾了很长时间了,现在好了就休息下吧。”玲珑接过墨风递过来的玉碗,站起(身shēn)准备离开。

    “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墨风点点头,略带歉意的说道。他是真的有些过意不去,让玲珑陪着他折腾了这么久。

    “没关系,你是小姐的师兄就是自己人。不用如此客气。”玲珑微微一笑,她绝对做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况且这个人是小姐的师兄,这些本就是她该做的。

    玲珑没有再说话,拿着玉碗离开了墨风的房间。墨风没有阻止她离开,也许是折腾的太累。现在下腹终于不再绞痛,疲倦袭来没一会的功夫人就沉沉的睡了下去。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嘴角勾着一抹柔和的笑。

    玲珑从墨风的房间出来直接去了小厨房,将玉碗洗好放到了柜子中。转(身shēn)往院子走,刚走到院子中间就看到院子西南角的(阴yīn)暗处闪过一道人影。美眸微微一眯,(身shēn)影一动快速的往人影跑离的方向追去。

    离开王府,玲珑在空旷无人的街道上停了下来。目光在四周看了一圈,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柳眉微微皱起,眼中闪过冷芒。此人的轻功了得,她竟然都追不上。

    寂静的街道悄无声息,连虫子的鸣叫声都没有。静的诡异,玲珑眸子警惕的看着四周。她总觉得在附近有人在看着她,让她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阴yīn)森之感。这感觉让她很不舒服,过往的那些记忆又一次涌入她的脑海。

    甩了甩头,玲珑将心底的恐惧压下。那些已经让小姐解决了,他们不会再出现在她的面前了。瞧着四周没有一点动静,玲珑深吸了一口气转(身shēn)往王府走去。

    玲珑刚离开不久,不远处的巷口里传出一阵渗人的笑声:“桀桀桀桀,我终于找到你了。这次,我要看看你还能往哪里跑。桀桀桀桀。”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18 可怜的墨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