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净月别院的秘密

    两人停下脚步,天尘扶着艾金转过(身shēn)。看向尘老,见他走了过来开口问道:“尘老,有什么事(情qíng)吗?”

    “少爷少夫人请跟我来!”尘老走到天尘和艾金的(身shēn)前,带着两人穿过长廊。拐过一座假山。来到了一个石洞前,这洞口和皇宫中(禁jìn)地的一样。里面漆黑一片,天尘疑惑的看向尘老开口问道。

    “这是?”

    尘老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折子,点燃后往洞里走去。天尘和艾金互看一眼,紧跟着尘老往里面走。

    洞里漆黑,只能靠着火折子发出的微弱光芒莫搜。尘老似乎经常出入这个洞口,带着两人一会的功夫就离开了漆黑的洞。艾金和天尘的眼界豁然开朗,星眸中闪过一道讶然。

    “少爷少夫人,这边请。”尘老将火折子熄灭,往不远处的陡峭悬崖走去。到了悬崖峭壁前,又是一个洞口。和之前的漆黑的洞口不同,从这洞口中有一道幽蓝色的光亮照(射shè)出来。

    三人进了洞里,尘老走在前面。天尘和艾金跟在后面,两人打量了一下洞里的景象。洞中四周都是光滑的石壁,洞中央有一个寒潭。寒潭的中央放着一个透明的管材,透过雾气袅袅的白烟透明的管材中似乎躺着一个人。

    尘老走到寒潭变,移动了一下他脚下的石头。从寒潭的中央到岸边浮出一条石头小路,尘老一直沉默。低着头往寒潭中央走去,见尘老不说话。两人对看了一眼,紧跟着往前走去。

    到了寒潭中央,才看清楚那是一个透明的水晶棺材。看到水晶棺材中躺着的人,艾金和天尘眼中露出震惊。

    “这?”天尘声音有些颤抖,手指着管材中的人。紫眸中带着震惊与激动,母妃的尸体为何会在这里。她不是应该在皇上为她建造的墓里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晶管材中,躺着一名很美的女人。双眸紧闭,浓密的睫毛如同蒲扇一般。恬静而安详,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这女子,正是小茅屋中画像里的女子。

    “少爷一定很奇怪,夫人的尸体为何会在这里。历代圣主的候选人,如果在还没有继承圣主之位之前就死了。他的尸体也会按照圣主的的待遇,入住到历代圣主的墓地里。所以在小姐死后,老圣主派人将小姐的尸体从墓中偷了出来。但是因为小姐是偷溜出来,圣主又说过小姐从此与生灵山再无一点关系。所以将小姐的尸体放到了这里,用寒潭将她的尸体冷冻起来。就是为了有一天,将秦家除掉之后。可以让夫人的名正言顺的回到圣灵山,安放到墓室之中。”

    尘老坐在水晶棺材边的石头上,望着管材中美丽的女子。

    “我会将她带回生灵山,让她名正言顺的进入墓室。只是母妃的尸体在这里,那帝陵中的人是谁?”天尘的目光一直看着管材中的人,眼中有着留恋。他从出生就没有见过母妃,只是在画像上看到过。现在终于见到了,尽管只是一个尸体。但这却是可以触摸到的,天尘弯下(身shēn)子。

    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抚摸上水晶管材中的一脸安逸的人的脸颊。手指处传来冰凉的感觉,因为一直在寒潭中。皮肤已经冰冻上,僵硬无比。

    艾金走到天尘的(身shēn)边,望着棺材中美丽的人。伸手握住天尘的另一只手,淡淡的道。

    “母妃,我是您的儿媳。我会一直陪在他的(身shēn)边,您可以放心了。天尘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他是值得你为他骄傲的。这辈子我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遇到他。”

    天尘听到艾金的话,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温柔的笑。眼神温柔起来,低沉的声音在山洞中响起。

    “母妃,尘儿现在很幸福。我一定会为你报仇,虽然你说不必为你报仇,但但那些人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会让你名正言顺的回道圣灵山,为你保住圣灵山。”

    天尘站直(身shēn)子,转(身shēn)看向眼中带着淡淡的欣慰的尘老:“母妃的尸体在这里,皇上他知道吗?”

    尘老摇摇头,转头看向管材中的美丽女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幽幽的开口道:“圣主大人不许我们告诉他,他说这是对他的惩罚。”

    天尘点点头,尘老站起(身shēn)佛开衣衫上的褶皱。带着天尘和艾金离开了山洞,走到一颗大树下停了下来。

    “少爷,你让我联系老圣主我已经联系上了。最快也要十天后,老圣主才能到净月别院来。”

    “嗯,我知道了。我和金儿会多住一些(日rì)子。”天尘点头说道,没想到尘老的办事效率竟然是如此的快。昨晚刚说完,今天就联系上了。

    “这里是一个秘密基地,没有人知道。只有夫人和老圣主知道,就连皇上也不知道这个地方。老圣主的意思是这里是他为以后留的一条后路,所以不能再让别人知道了。”

    天尘点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xìng)。天尘刚要拉着艾金沿原路返,就被尘老拉住了。

    “从这里走。”尘老手一抬,扭动一根支出来的树枝。然后走到了大树的背后,里面出现了一个树洞。然后走了进去,艾金和天尘互看了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艾金的眼中划过一道光亮,这树洞和当初她碰到的树洞一样。看来那个神秘的人,也和圣灵山有着什么关系。穿过漆黑的树洞,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终于见到了光亮。

    离开树洞,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净月湖旁的参天大树。从树洞出来,天尘和艾金站在净月湖边欣赏美景,尘老则离开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相公,你说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那些人会不会有什么动静。”艾金将目光移到平静的湖面上,清澈的湖水在温暖的阳光下映照出点点的金光。湖水中血红的鱼儿成群结队的嬉戏着。

    “我们这次出来,就是想带你来见见我的母妃。顺便出来散散心,现在我们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qíng)。有皇上和太后在,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天尘从背后抱住艾金,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声音有些飘渺,顺着艾金的视线看着那在湖水中嬉戏的鱼儿。他没想到,这次来竟然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qíng)。即使是淡定从容如他,也有些震惊了。

    “好吧,我也觉得天岚有皇上和太后在不会有什么事。”艾金嘴角微微一勾,一抹清浅的笑浮现在他的嘴边。

    阳光下两人相拥的静静立在净月湖边,细碎的阳光打在两人的(身shēn)上为他们镶上一层金色的光环。这一刻的宁静,让人不忍去打扰。别院里的下人,都悄悄的绕开他们留下一片安静的空间。

    艾金和天尘去了别院的事(情qíng)很快就传到了御史大人的耳中,丞相府的书房中。御史大夫坐在靠窗户的椅子上,眼中跳动着两簇火花。

    “皇上这样做,实在是太过于偏心了。明明说好的要(禁jìn)足,怎么可以转(身shēn)就解除了。”

    “你也别动气,她现在有太后和皇上两个靠山。你现在再生气也没有用。”丞相朱偷端起书桌上的(热rè)茶,将茶杯口的(热rè)气吹散抿了一小口。

    “上次没有除掉她,还害的太子受伤。我真是…。”御史大夫一想到太子生辰那晚发生的事(情qíng),心里就有些愧疚:“都是因为那个女人,太子若不是为了救她也不会受伤。丞相你放心,我一定会为太子报仇除掉那个女人。”

    “你也不必自责,那件事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朱偷微微叹了一口,见御史面上露出愧疚出言安慰道。其实从那天晚上的事就可以看出,锦儿对尘王妃的感(情qíng)。现在锦儿失去了记忆,这样对于他也许是最好的。

    说到太子,御史大人开口道:“太子最近怎么样了,还是记不起任何的人吗?”

    “记不得,皇上和皇后都不认识。不和任何人说话,把自己关在太子府不出来。”朱偷心里对现在的锦儿很无奈,任由任何人去看他。就是闭门不见,这些(日rì)子可是将皇后给愁坏了。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每天以泪洗面。他看着,也跟着心疼。

    “丞相你放心,我一定会除掉她。”御史眼中划过一道狠戾,现在他奈何不了他不代表以后不会。

    “嗯,这件事急不来。”

    “天色已经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御史站起(身shēn),跟丞相道别了后就离开了丞相府。

    丞相朱偷望着御史离开的方向,狭小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虽然他是要除掉尘王妃,无意伤到了锦儿。但是他还是让锦儿受了伤,他是肯定不会放过他的。既然是这样,那他就利用他来除掉她。让他们两个人斗去吧,他来坐收渔翁之利。

    啪啪啪,双手在空中拍了几下。一个黑衣人从门外闪了进来,单膝跪在地上恭敬的道。

    “大人,有什么事(情qíng)要吩咐。”

    朱偷坐在椅子上,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人。挥挥手,让他附耳过来。小声的在他耳边吩咐着,黑衣人点点头离开了书房。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10 净月别院的秘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