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 夫君去哪,娘子自然去哪

    窗外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照(射shè)到艾金带着浅笑的绝美容颜上。灿烂如星的黑眸中闪烁着淡淡的波光,嘴角处一抹夺人心魄的弧度渐渐浮起。艾金仰头看向天尘,伸手握住那双修长的大手。

    “你是我的夫君,夫君去哪里娘子自然是要跟到哪里。不管那里是有多大的危险,只要有你在(身shēn)边我就什么都不怕。更何况…”漆黑的眸子滴溜溜一转,朱唇一掀道:“我可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比百倍的奉还。”

    天尘听到艾金的话,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娘子,那夫君就等着你来保护我好了。”

    艾金眉头微微一挑,伸手勾起天尘线条完美的下巴。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笑,眼中闪烁着狭促的光芒:“夫君,来给娘子笑一个。”

    天尘紫眸微微眯起,看向满眼狭促调戏自己的人儿。这个女子真是越来越来调皮了,现在都敢调戏起他来了。抬起手将挑起自己下巴的小手握在手心里,另一只手捏了捏她可(爱ài)的小鼻子。

    尘老坐在两人的对面,眼中闪过一道愕然。随后恢复正常,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将两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少爷少夫人,这个东西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艾金将手从天尘的大手中抽了出来,面色一红。她怎么忘记了尘老还在旁边呢,她的形象这次是全毁了。天尘看着一脸发窘的女子,嘴角扬起愉快的笑。转头看向尘老,开口道。

    “这个尘老先收起来,一年以后我会和金儿去那片大陆。那时我会带着金儿回生灵山一趟,把所有的事(情qíng)的都解决了。”

    尘老点点头,精明的眼中露出担忧。少爷回圣灵山,秦家的人一定会对他做出不利的事(情qíng)。天尘把玩着艾金如玉一般的手,见尘老一副(欲yù)言又止的样子开口问道。

    “尘老,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还是,有什么顾虑?”

    尘老听到天尘的话,手抚摸着鎏金盒子上的雪莲花。眸子微睑,眉头微微皱起。沉默了半晌,才开口说道:“秦家在圣灵山的地位仅次于圣主,本来将小姐嫁给秦家的公子。是希望两家联姻,巩固小姐的地位。但因为小姐偷溜出生灵山,还嫁给了圣灵山以为的人。秦家和圣主的关系就变恶劣起来,他们再次对圣主的位置蠢蠢(欲yù)动起来。”

    天尘低着头,月光在他的脸上打出一片(阴yīn)影。声音清冷而飘渺,淡淡的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吹散一样。

    “尘老,你这些年一直跟在母妃的(身shēn)边。圣灵山的事(情qíng),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尘老站起(身shēn),抬步走到窗前。伸手将木窗推开,一阵冰凉带着院子中蔷薇花香气的夜风吹了进来。红烛随着夜风摇曳,房间中的忽明忽暗。尘老原本佝偻的后背(挺tǐng)直,目光看向夜空中的明月。

    “少爷,我是小姐的陪读亦是圣灵山的右护法。这些年,从圣主将盒子给小姐然后离开。老圣主一直在暗中和我联系,圣灵山所有的事(情qíng)我都知道。这也是老圣主留的一条后路,原本我也不明白老圣主当初说小姐与圣灵山再无任何的关系。为何暗中又将圣灵山发生的事(情qíng)都告诉于我,直到少爷刚刚把盒子打开。我看到那块玉佩才知道老圣主的意思,他是想将圣灵山交给夫人的孩子。”

    “可是尘老,你不是说只有颈部带有雪莲花的人才是下一任的圣主吗?”艾金眼中露出疑惑,看来天尘母妃的娘家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家族。

    “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历代的圣主,都是出自于老圣主的家族里。而且,每一任的圣主也可以选择一名继位者,若这个继位者比出生带有雪莲花之人能力强。那时就会经过生灵山的长老会通过选票,来选出下一任的圣主。”见艾金点点头,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才接着开口道:“这些年,老圣主将圣灵山中的事(情qíng)告诉了我,而我也将少爷的事(情qíng)都告诉给了老圣主。不知道少爷是否还记得,你八岁那年皇上带你来净月别院时遇到的那个老人。”

    天尘紫眸微微一眯,记忆快速的在脑海中翻转。似乎是有一位老人的存在,但因为时间太长记忆有些模糊。思索了片刻,才开口道:“记忆有些模糊,不过似乎是有一个老人的存在。”

    尘老看了一眼天尘,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那个老人,就是老圣主。每一年你生(日rì)之时,老圣主都会偷偷的从圣灵山出来来看你。”

    “那他为何不和我相认呢?”

    “那个时候我也问过老圣主这个问题,他说你还太小。秦家的人要对付你太容易了,他不能让你这么小就遭到他们的迫害。当时我很想告诉老圣主,你已经受到他们的迫害了。但夫人临终前,告诉我这一切都不能告诉给老圣主。她说她已经欠老圣主很多了,若是老圣主知道了秦家对少爷做的事(情qíng)。一定会暴怒,然后和秦家两败俱伤。到时,圣灵山就暴乱起来。”尘老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所有的事(情qíng)都是从小姐偷偷离开生灵山开始的。不过这一切,也不过是秦家的一个借口罢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尘老你现在还和圣灵山的…老圣主联系上吗?”天尘声音低沉,语气微微停顿了一下。

    “少爷,老圣主是你的外祖父。他其实很疼你的,只是因为…。”尘老见天尘对自己外祖父的称呼如此的生疏,心里叹了一口气道:“嗯,可以联系上。少爷,你是有什么事(情qíng)吗?”

    天尘抬起头,看向尘老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样。目光坚定,薄唇一掀:“我想见他一面。”

    尘老转头看向天尘,眼中充斥着惊讶:“你要见老宗主?”见天尘点头,收敛了神(情qíng):“好,我会尽快的联系老宗主。少爷,你和少夫人准备在别院住多久。”

    “看金儿想住多久吧,见老宗主的事(情qíng)你尽快的安排就好。”天尘拉着艾金站起来,走到房门口淡淡的说道。

    说完就拉着艾金离开了房间,走出房间夜风迎面吹了过来。感觉到(身shēn)边的人打了一个冷战,大手一伸将她紧紧的揽进了怀中。天尘抬起头看向紧抿着薄唇的男子,伸手拂开他紧皱的眉头。

    “夫君,我不喜欢看你皱眉的样子。我的夫君是一个淡定从容的男子,他是这世界上最聪颖的人。在我的心中,他是无所不能的神。他会为了我独自一人去危险的地方采摘,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qíng)能难得倒他。”

    天尘听到艾金的话,低下头看着嘴角带着清浅笑容的女子。眉头渐渐的舒展开,紧抿着的唇瓣微微的扬起。

    “原来我在娘子的心里这么的高大,那我一定不能让我家娘子失望了。”

    艾金踮起脚尖,在天尘的唇瓣上轻轻的印上一吻。将脸颊靠在了天尘的(胸xiōng)膛上,揉了揉眼睛声音湿濡。

    “相公,我困了。我们就寝吧,好不好。”

    “好,娘子的命令为夫怎么敢不听呢。”天尘一伸手将艾金抱了起来,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抬起步子,往两人住的地方走去。

    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雕花的木窗照(射shè)到房间中,洒落在(床chuáng)上相拥而眠的两人(身shēn)上。天尘睁开紫眸,看着还在熟睡的人。白皙的皮肤上透着淡淡的粉红色,(娇jiāo)嫩的红唇莹润(娇jiāo)艳(欲yù)滴。仿佛邀请着他来品尝,熟睡的她如同孩子一般的纯净。

    柔和的阳光打在她(娇jiāo)艳的睡颜上,如蒲扇的睫毛微微的抖动了两下。随后星眸慢慢的睁开,灿若星辰的眸子里还带着刚刚睡醒的朦胧。那(娇jiāo)俏的样子,看的天尘有些入迷。微微一低头,吻上那柔软的唇瓣。

    “娘子,早安!”

    艾金纤细的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揉了揉朦胧的星眸。冲着笑看自己的人(娇jiāo)憨的一笑,声音软软的。

    “相公,早安!”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尘老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声音恭敬。

    “少爷少夫人,早膳已经准备好了。请到前厅去用早膳。”

    艾金推了推天尘,两人坐起(身shēn)子。艾金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天尘才淡淡的开口道:“知道了,马上过去。”

    门外传来离开的脚步声,两人刚整理好自己。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两人对看一眼。正疑惑着,玲珑的声音就从外面响了起来。

    “小姐,王爷你们起来了吗?”

    “起来了,进来吧。”艾金随手将梳妆台上的菱纱拿起,将头发束在了脑后。

    门被推开,玲珑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碗酸梅汤,见艾金都穿戴完了。将手中的酸梅汤递了过去,艾金这才想起来。这每天早上起来,她是必须要喝一碗酸梅汤的。不然,这一天她都不会舒服。

    将酸梅汤喝完,三人就一起去了前厅用早膳。早膳很简单,清淡很适合孕妇食用。早膳用完,天尘刚想带着艾金在净月别院里转转就被尘老给叫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09 夫君去哪,娘子自然去哪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