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 净月别院

    风吹过平静的湖面,带点涟漪。尘王府后花园的净月湖边,艾金迎风而立,任由调皮的(春chūn)风将她如同丝绸般的秀发吹起。血红色胧月烟纱裙摆在空中划出惊鸿的弧度,隆起的肚子越发的明显起来。即使是那宽广的长裙,都已经遮挡不住。

    太子的伤在艾金坚持每天治疗的第六天便好了,只是太子醒了以后竟然忘记了所有的人。这就是现代所称的失忆症,艾金为太子检察的很多次。并没有什么异常,但看太子的样子并不像是装的。这是让艾金疑惑的地方,若太子是装的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娘子,你怎么又到净月湖边来了。”

    天尘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将手中的披风披到了她的(身shēn)上。艾金抬起头,看向已经站在自己(身shēn)边。与她并肩而立的人,嘴角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

    “没事,人家说孕妇要多运动运动。我喜欢这里,每天到这里来看看景色很不错。”

    “你喜欢就好,太子失去记忆的事(情qíng)你怎么看?”天尘伸手揽住艾金的肩膀,陪着她一起看净月湖的美景。

    净月湖如它的名字一般,呈弯月状,湖水清澈碧绿连湖底游动嬉戏的小鱼都清晰可见。这湖是天尘为纪念他母妃而找人建造的,虽然他的母妃去世时他还在襁褓中。但他长大后,无意间在皇上的书房中看到了他母妃的画像。

    那画像上的女子美的不似凡人,墨黑的秀发倾斜而下散落在(胸xiōng)前。一(身shēn)雪白的衣裙,黑与白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女子嘴边那浅浅的笑,眼中的幸福一览无余。也是在那个时候,天尘心里不再恨天浦远。他知道,她的母妃深(爱ài)着这个男人。

    “她的失去记忆不管是真的也好还是假的也好,我们只管按着计划进行就是了。”艾金将头靠在天尘的肩上,看着有些愣神的他。那双漂亮的紫色眼眸中不知道先到了什么,一而过的忧伤让艾金的心微微一疼。伸出素白的小手,将天尘的大手紧紧的握在了手心中。

    天尘感觉到手里传来的温暖,低头看了一眼靠在自己肩上的人。嘴角浮现一朵温柔的笑,声音有些低沉。

    “娘子,我们先不要管这些事(情qíng)了。跟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我想带你去见一个人。”

    艾金站直(身shēn)子,抬头看向天尘。他的眼中带着认真,尽管不知道他想带她去见的是何人。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人对于天尘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艾金点点头,柔柔的应了一声。

    “好啊,我们一起去。只是…。”艾金说完,面上路出了一丝犹豫道:“太子的伤治好了,我的(禁jìn)足又恢复了。难道我们两个人要暗中离开,若是这段时间被人发现了就不好办了。”

    “怕什么,你忘记我们的计划了吗。”天尘捏了捏艾金的鼻子,眼中路出了宠溺的笑。

    听到天尘的话,艾金的星眸一亮。嘿嘿一笑道:“当然没有了,走我们现在就去收拾东西。”

    说完转(身shēn)就要往回走,却被天尘一把给拉住。微微一用力,艾金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头上响起天尘带着笑意的声音,清润好听。

    “你也太急了,我们两人要离开一段时间。还是要和皇上与太后说一下的,而且你也要把这边的事(情qíng)交代下。”

    艾金吐了吐舌头,她发现从她怀孕到现在。从前她是个心思缜密之人,现在总是迷糊的很。若不是天尘的提醒,她就真的回去收拾东西走人了。

    “我们离开,小熙儿怎么办?”

    天尘看着她吐舌头的俏皮样子,无奈的笑了笑。突然想起,两人离开了小熙儿要怎么办。若带着他,他还想和艾金过几天二人世界呢。这段时间小熙儿是异常的粘着艾金,就连晚上睡觉都要他陪着才肯睡。天尘都已经好几天自己一个人睡了,坚决不能带着这个小东西一起去。

    “小熙儿跟我们一起去吧。”艾金低眉想了想,开口道。这几天小熙儿粘着她,总是说晚上没有人陪他睡不着。让玲珑去陪他,他还不干总是让她陪着。她是怕他又想起雪狼那件事,晚上会做噩梦就陪了他几天。现在她要离开几(日rì),自然是要把小熙儿带在(身shēn)边了。

    天尘听到艾金的话,心里一惊。他可不能让她将那小东西带去,立刻开口道:“我看还是将小熙儿送到皇宫中,前几(日rì)皇(奶nǎi)(奶nǎi)还跟我嘀咕着好久没有见到小熙儿了。心里有些惦记着,让我们有空把小熙儿带去让她看看。”见艾金似乎有些动摇,接着开口道:“而且,我们这次出去还是不要人多的好。就我们两人,就好了。”

    艾金低下头,眼中笑意弥漫开。她怎么会不明白天尘的小心思,这些(日rì)子她都一直在陪着小熙儿。让他独自一人睡了好久,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让两人独处他肯定是不会让带着小熙儿了。

    “皇(奶nǎi)(奶nǎi)想小熙儿了啊,那我们就把小熙儿送进宫陪她老人家一段时间好了。正好也顺便跟皇(奶nǎi)(奶nǎi)还有皇上打个招呼。”

    艾金抬起头看向天尘,点点头道。见艾金点头,天尘拉起她的手就往回走。回到院子里,小熙儿正和玲珑在院子中玩呢。小雪儿和小白几只趴在小熙儿的脚边。

    见到艾金和天尘走了过来,小熙儿从白玉石凳上蹦了下来。跑到艾金的(身shēn)边,保住她的胳膊撒(娇jiāo)道。

    “干娘,你去哪里了。小熙儿睁开眼睛没有见到干娘,好想你啊。”

    艾金伸手揉了揉小熙儿的头,这个小东西的嘴甜是很甜的。真不知道他是像谁了,那个女人可没有这样的甜的小嘴。

    “小熙儿,跟干娘和干爹进宫去好不好?”

    “干爹和干娘又要把我送进宫了吗?”小熙儿抬起雾气蒙蒙的大眼,小嘴一憋神(情qíng)很是委屈。他才不想和干娘分开呢,肯定是干爹的主意。这段时间他太粘着干娘,干爹肯定是不高兴了要将他给送走。

    “没有,干娘这段时间有些事。你先去皇爷爷那里,等干娘回来了就接你回来好不好。”

    艾金见小熙儿嘟着小嘴,连忙将他抱进了怀里轻声的哄着。小熙儿搂着艾金的脖子,将小脸贴在艾金的脸颊上。神(情qíng)极度的委屈,粉嫩的小嘴在艾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好吧,那干娘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去快点将小熙儿接回来。”

    “好,干娘一回来就去接小熙儿。我们的小熙儿,真是太可(爱ài)了。”艾金亲亲小熙儿的脸颊,将他放到了地上。

    “走吧,进宫去。”天尘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弯(身shēn)将小熙儿抱了起来。另一只手拉起艾金的手,就往尘王府外走去。

    三人进了宫,就直接去太后那里。这个时辰皇上下了早朝,应该正在太后的寝宫陪着太后呢。到了太后的寝宫,果然皇上正陪着太后聊天。不知道聊到什么,两人神(情qíng)很愉快。

    “无双来了,快快快。过来坐。”太后看到来人,连忙挥挥手让她过来。见到天尘怀中抱着的小儿,眼睛一亮开心的道:“小熙儿来了啊,快到太皇(奶nǎi)(奶nǎi)这里来。”

    天尘将小熙儿放到地上,小人刚站稳就跑到了太后的怀里。在太后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声音稚嫩。

    “小熙儿好想太皇(奶nǎi)(奶nǎi),皇(奶nǎi)(奶nǎi)你有没有想小熙儿啊。”

    艾金嘴角一抽,刚刚是谁在院子里还嘟着一张小嘴不愿意来的。只不过是一会的功夫,这小人的脸就变了样。瞧那小样子,还真就像是很想念太后一样。

    “太皇(奶nǎi)(奶nǎi)当然也想小熙儿了,你好久都没有来了。留在这里,陪太皇(奶nǎi)(奶nǎi)几天好不好。”

    太后抱着小熙儿,伸手逗弄着他。这段时间没有看到这小人,还是怪想念的。逗了一会小熙儿,太后才抬起头看向艾金和天尘。眼中带着慈(爱ài)的笑,开口道。

    “你们两个人来是有什么事吗?”

    艾金坐在太后的(身shēn)边,接过桂嬷嬷递过来的茶。抿了一小口,微微一笑道:“我和天尘想要离开一段时间。”

    “离开,离开天岚吗?”太后接过桂嬷嬷递过来的茶,吹散茶杯口的(热rè)气抿了一口。

    “不是,我是想带着她去一趟净月别院。”天尘拉过艾金的小手,我在自己的手中把玩着。这双小手清润如玉,泛着幽白的光泽。他想就是一辈子这样拉着她的手,他都觉得很幸福。

    皇上听到天尘的话,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看向艾金,开口道:“早就该带她过去看看了,这样也好。你们去吧,这边有我和你皇(奶nǎi)(奶nǎi)在不会有事的。而且这段时间,那些人正忙活着锦儿的事(情qíng)。没有什么动作,正好趁这个时候你们也能出去散散心。”

    太后看了一眼皇上,眼中划过一抹伤痛。若不是当初的决定,也许皇上他现在也会很幸福的吧。只是这世上哪里有后悔药,微微叹了一口气开口道。

    “那小熙儿就在我这里住几天吧,我是不能过去了,去了那里你们就帮我看看她吧。”

    艾金心里泛起一丝疑惑,怎么所有人提到净月别院就神色有些不自然。净月别院里到底住着什么人,此时的艾金心里生出了一丝好奇。正想开口询问,就听到暖阁的门外传来了天莹的声音。

    “皇(奶nǎi)(奶nǎi),我听说皇嫂来了。在哪里,在哪里。”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先传了进来。

    “天莹,教你的那些规矩你都忘记了是不是。一个女孩子家,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看你以后怎么嫁人,真是让人不省心。还有你那个哥哥也是,你们都不是让我省心的孩子。”

    随着天莹声音的落下,德妃的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听到德妃的话,太后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天莹,请了无数个嬷嬷都来教她。没两天都被她给气走了,现在没有一个嬷嬷愿意来教她。一听说要教天莹公主,一个个都推拒。也不知道这个丫头,到底做了什么事让这些嬷嬷如此怕她。

    几人往暖阁的入口处看了过去,天莹跑了进来看到艾金就冲了过去。挽起她的胳膊,黑眸明亮。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意。

    “皇嫂,你来了。上次说要教人家医术的,都回来这么久了也没有教人家。”

    艾金刚要说话,就被紧跟在天莹(身shēn)后的德妃给打断了。德妃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一伸手提起天莹的耳朵开口道。

    “你怎么还是这么莽莽撞撞的,你皇嫂现在怀着宝宝呢。”

    “母妃,你不要拽人家的耳朵。我知道错了啦,快放开。”天莹吃痛的叫了一声,揉了揉被德妃揪痛的耳朵。“我这(性xìng)子,还不是跟你一样一样的。”天莹小声的嘀咕着,眼睛偷偷的瞄了一眼德妃。

    “你在说什么?”德妃眉毛一挑,瞪着天莹说道。

    “我什么都没有说。”天莹连忙摇头,她若是敢把刚刚的话说出来。肯定是又会惹来母妃的一顿打,她好可怜哦。

    看着两人,太后等人都笑了出来。这对母女还真是一对冤家,每次见到两人都是德妃在收拾天莹。德妃收拾完天莹,这才看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脸上一囧,尴尬的一笑。

    “母后吉祥,皇上吉祥。”德妃行了礼,伸手拉扯了一下天莹。

    太后眼中带着笑意,伸手将德妃扶了起来。笑着道:“这里没有别人,你们就别那么多的礼节了。”

    天莹冲着德妃吐了吐舌头,见德妃瞪视她。立刻躲到了太后的(身shēn)后,她的举动逗的几人哈哈大笑起来。

    “莹姨,好可(爱ài)啊。”

    稚嫩的声音在暖阁内响起,天莹循着声源望过去。见到坐在(床chuáng)榻上的精致小人,连忙跑了过去。将小熙儿抱了起来,亲了亲他粉嫩嫩的脸颊道。

    “我们的小熙儿来了,快给莹姨看看。”天莹抱着他,上下的打量着开口道:“嗯,比以前更加的可(爱ài)了。”

    小熙儿抱着天莹的脖子,小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在天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如黑宝石般的眼中带着耀眼的光芒。

    “祸水啊,小熙儿长大了以后绝对是祸水。这以后是要勾走多少女孩的心啊。”天莹看着精致的小熙儿,忍不住开口道。

    众人将目光移到一脸灿烂笑容的小人(身shēn)上,真是如天莹说的一样。长大一定会勾走很多女孩的心,这么小就已经精致的让人目眩。

    “无双,这段时间感觉怎么样。”德妃先回过神来,转眸看向艾金。上下打量了一下,见她面色红润:“看你气色不错,(身shēn)体应该没有什么事。”

    “嗯,宝宝很懂事。没有折腾我,很乖的。”艾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柔美的笑,眼中出现柔和的光泽。此时的她,散发着一种母(性xìng)的光辉。

    “那就好,不像我怀天逸和天莹的时候。这两个人把我折腾坏了,这长大了也不让我省心。”德妃嘴角带着笑,虽听起来是抱怨但眼中的笑却相反。

    艾金突然能体会德妃的感觉了,摸摸肚子嘴角开出一朵娴雅的花。不知道这宝宝生出来,是会像他还是自己呢。

    “你们这次进宫是有什么事吗?”德妃拉过艾金,坐到自己的(身shēn)边开口问道。

    “尘儿要带着无双去净月别院住几(日rì)。”太后将小熙儿抱到怀里,拿起桌子上的小点心递给他。

    “去净月别院?也是该去了,去那里看看。”听到太后的话,德妃表(情qíng)微微变了一下。随后恢复笑容开口道。

    “嗯,这段时间小熙儿就留在我这里了。”太后捏了捏小熙儿(肉ròu)呼呼的脸颊,见他将手中的点心吃完,又拿了一个给他。

    “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身shēn)呢?”德妃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一会回去,收拾些东西就动(身shēn)。”天尘走到艾金的另外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开口说道。

    “这么快。也好,一会起(身shēn)的话明(日rì)早上就能到净月了。”德妃点点头,眼中有一丝莫名的光闪过。

    两人在太后那里用了午饭才离开皇宫,回到王府艾金就带着玲珑去了拍卖行。将她离开这段时间事(情qíng)告诉给了林雷和元媚儿,然后将离开这段时间要做的事告诉给了林雷。把所有事(情qíng)都交代好后,带着玲珑回到了王府。

    回到王府,天尘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艾金走到天尘的(身shēn)边,看到老管家从前厅走了过来。

    “王爷王妃,马车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现在就可以起(身shēn)了,要不要带上一些侍卫。”老管家心里有些担忧,现在王妃怀着孩子。这路上若是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不用了,有玲珑在就够了。”艾金微微一笑,开口道。她也知道老管家心里的顾虑,但只要不碰到太过于厉害的人。只带玲珑一人就够了,而且她不认为天尘(身shēn)边没有隐卫的存在。所以安全方面,她还是很放心的。

    “走吧!”天尘拉起艾金的手往王府的门口走去,到了马车旁一伸手将艾金抱了起来跳到了马车上。掀开帘子走进马车中,将她放到了马车里的软榻上。

    “我们可能要连夜的赶路,你累了就睡会。”

    “你要带我去见什么人?”艾金点点头,将一直憋在心中疑惑问出了口。

    “娘子,现在不能告诉你。等到你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天尘微微一笑,将艾金推到软榻上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则坐在了一旁,拿起马车中央小方桌上的书翻看起来。

    玲珑上了马车,将手中的香炉点燃。整个马车中弥漫着淡淡的薰衣草的香味,天尘见玲珑上了马车。冲着马车外喊道。

    “可以启程了。”

    马车缓缓的行驶起来,速度不快跑的很平稳。艾金躺在软榻上,闻着淡淡的薰衣草香马车的行驶的摆动。一股困意渐渐的袭向她,不知不觉就沉沉的睡了下去。

    天尘看到艾金睡了,拿起一旁的毯子为她盖上。抬起头看向玲珑,微微一笑道。

    “玲珑,你若是累了也休息下。这里有我在,没事的。”

    “王爷,我不累。您看书吧,我弄些吃的。小姐醒了,该想吃了。”玲珑站起(身shēn),将马车角落里的小箱子拿了起来。

    里面放着各种的水果,玲珑将水果拿出来。用小刀将该去皮的去皮,剥壳的剥壳。天尘见她为艾金弄东西,变没有再多说什么。低下头继续看着自己手中的书。

    马车中静谧安宁,艾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睁开朦胧的星眸,就看见天尘低着头在看书。玲珑正将一盘切好的水果放到桌子上,见她醒了立刻端了一杯酸梅汤给她。

    “天都黑了,我睡了这么久。”艾金坐直了(身shēn)子,一只手接过玲珑递过来的茶。另一只手掀开马车窗户的帘子,马车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夜幕下,一轮明月高高的挂起。清冷的月光洒在林间的石路上,透过林间交叠的树枝照入到马车中。艾金放下帘子,将手中的酸梅汤一口喝掉。

    将空碗递给了玲珑,转头看向还在看书的天尘。伸手一把将他的书从他的手中抽掉,拿起盘子中被玲珑切成小块的苹果递到了天尘的嘴边。

    天尘抬起头看向艾金,见她将苹果递到自己的嘴边。嘴角微微扬起,张开口将苹果吞了下去。舌尖轻轻的((舔tiǎn)tiǎn)了一下艾金柔嫩的指尖,感觉到指尖处的湿(热rè)。艾金连忙将手收了回来,面色一红。连忙抬头看向玲珑,见玲珑低着头准备着点心。

    艾金回过头瞪了一眼天尘,将手中的书扔给了他。天尘接过书,嘴角露出一抹狭促的笑。见艾金撇过头不去看他,低下头接着翻看自己手中的书。

    没一会的功夫,玲珑就将手中的点心都弄好了摆放到了木桌上。因为不是再府中,三人简单的吃了一口。清冷的月光下,马车平稳的前行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艾金又开始犯困。

    天尘让艾金休息,自己坐在一边(身shēn)体靠在马车的墙壁上微微喝着双眸小憩。当艾金再睁开双眸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马车停了下来,艾金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眸子。

    “到了吗?”

    “到了,起来吧。”天尘将放在一旁披风披到了艾金的肩上,扶着她下了马车。

    下了马车艾金抬头看向眼前的院子,朱红色的大门之上挂着写着净月别院四个大字的匾额。字迹长劲有力,磅礴大气。看了一眼(身shēn)边的人,嘴角扬起漂亮的弧度。只是一眼,她就看出这四个大字是(身shēn)边这个妖孽所提。

    朱红色的大门缓缓开启,从里面走出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他快步走到天尘的(身shēn)边,看向天尘的眼中有着激动。

    “少爷,你终于来了。有多久没有来过了,这位是?”老者将目光移到艾金的(身shēn)上,上下打量了一番。见她隆起的肚子,精明的眼中划过一道光亮。声音有了一丝颤抖:“这个就是…就是少爷的娘子吧。”

    “尘老,这位就是我的娘子。我特意带她来这里的。”天尘眼中带着温润的笑,看向有些激动的老者。然后转过头,看向眼中带着疑惑的艾金微微一笑道:“金儿,这个是别院的管家尘老。”

    “尘老好,我是天尘的娘子艾金。”艾金见天尘对老者的态度和别人不一样,多了一些近亲。想必这个老者对于天尘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人。

    “少爷少夫人,快进去说。看我这老人家,真是老糊涂了。让你们一直在府外站着。”老者抬手拍了一下额头,微微一笑。声音洪亮,带着两人就往府内走。

    艾金跟着老者走进府中,一进到净月别院就被这个别院吸引住了。若是等她和天尘将所有的事(情qíng)都解决完,两人生活在这个地方也是不错的。

    净月别院不大,没有像王府一样分前后院。院中满架的蔷薇和嫩绿的枝叶,精致的亭台楼阁,曲折弯曲的长廊,还有((逼bī)bī)真的假山。院子的西侧,有着和王府中净月湖一样的湖。

    见艾金将目光移到了那湖处,天尘微微一笑揽住她的肩。低声在她的耳边说道:“王府里的净月湖是仿照这里建造的,这个才是真正的净月湖。这湖是坦然形成的,就是因为这个湖才在这里建造的这个别院。”

    尘老走到两人的(身shēn)边,目光看向净月湖微微叹了口气道:“以前夫人每年的夏天都要来这里小住一段时间,那时候夫人就喜欢每天呆在湖边欣赏净月湖的美丽景色。”

    艾金将目光移到了老者的(身shēn)上,老者没有看她。一直看着净月湖,精明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忧伤。听到她口中的夫人,艾金心中已然明了。这净月别院怕是天尘母亲曾经居住的地方,而这老者也一定是跟在天尘母妃(身shēn)边的老人了。难怪天尘对老者的态度,和对别人的不一样。

    “少夫人也喜欢净月湖吗?”尘老将目光移到艾金的(身shēn)上,见她一直看着净月湖。想必也是很喜欢的吧,这个容貌绝美的女子站在少爷的(身shēn)边两个人看起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同样容貌惊人,气质非凡的两人。站在那就会不由自主的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他们的(身shēn)上,尘老的眼中划过一抹欣慰。他想夫人若是在世,看到这样的两个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我很喜欢净月湖。第一次在尘王府看到的时候,就被净月湖的澄澈透明而吸引。它给人一种很清澈的感觉,仿佛能洗涤人的心灵一般。每当心(情qíng)不好烦躁的时候,只要站在这里看看它心(情qíng)就会平静下来。”

    艾金看向平静的湖面,碧绿清澈的湖面上漂浮着几朵蔷薇花瓣。在平静的湖面上带点的涟漪,((荡dàng)dàng)漾开一波又一波。这些都是艾金喜欢净月湖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很喜欢净月湖这个名字。现在看到真正的净月湖,心里更是喜欢了。

    尘老愣愣的看向艾金,眼中带着震惊。没想到这个红衣女子,竟然和当年的小姐说出同样的话。他还很清晰的记得,那时他陪偷偷溜出家的小姐到了这片大陆。一次无意间的到这游玩,小姐看到了那个净月湖。只是一眼就被吸引住了,找来人在这里建造了净月别院。

    也是在这里认识了那个人,小姐才选择留了下来。看到小姐那个时候每天都那么幸福,他也跟着高兴。只是没有想到小姐最后,竟然会以那样的结局收尾。看了一眼相拥的两人,老者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希望少爷不会像小姐一样。

    “少夫人说的话,和当年夫人看到净月湖的说法一样。”老者微微一笑,转头看向天尘道:“夫人若活着,一定会喜欢少夫人。”

    艾金听到老者的话,果然她的猜想是对的。这个净月别院就是天尘母妃居住的地方,那他将自己带到这。是为了带着她来见他的母妃,心里微微的一暖。我着他的手紧了几分,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都要守护的人。

    天尘点点头,转头看向艾金声音低柔:“娘子,我带你去房间看看。”

    艾金点点头,跟着天尘往里面走。穿过七转八回的长廊,转过一个假山。就看到了一个别致的木屋,天尘扶着艾金走上木屋的台阶。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的西南角摆放着一个红色的檀香书柜,墙的东北角摆放着一酱紫色的书柜,温暖的阳光从朱红的雕花木窗照(射shè)进来,细碎地撒在了一把支起的古琴上,淡蓝色的幔帐随着(春chūn)风从窗外带进一些花瓣,轻轻的拂过琴弦,像轻吻着恋人的唇,香炉离升起阵阵袅袅的青烟,卷裹着纱帘,弥漫着整间香闺,书柜的前方一个同色系的书桌摆放在前面,书桌上放着一副画像。

    艾金走上前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图,画像上一女子斜卧在软榻上,左手支起脑袋,右手卷着书,左右两旁的侍女,一人拿扇子,一人端着切好的水果和点心,正往女子的嘴里送去,在女子的下方,一穿着淡绿衣裙的侍女正给那名女子捶脚。花琤琤的玉帘为整间闺室提供了丝丝浪漫,画上的景象仿佛活了一般。可见画这副画之人,是有多么的用心。

    天尘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目光移到画像上。望着画像上美丽的女子,紫眸中泛点的温柔。手指抚上画面,声音有些低沉。

    “这画像上的女子就是我的母妃,画这幅画的人就是皇上。那个时候,他和母妃刚相(爱ài),两个人每天都腻在一起。这是皇上为母妃画的第一幅画像,我很小的时候一次无意间在父皇的书房中看到了母妃的画像。我觉得这幅画里,母妃很幸福。就向皇上要了过来,之后一直将它放在了净月别院。”

    艾金转头看向天尘,阳光穿透朱红的雕花木窗照(射shè)到天尘的(身shēn)上。因为天尘是逆光而站,艾金看不清他的面容。只隐约的看到他嘴角扬起的温柔浅笑,这一刻仿佛停止了下来。

    “她是一个很美的女子,从她宁静的眼睛中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子。她一定很(爱ài)你,从你(身shēn)上的毒就可以看出来。你知道吗,你(身shēn)上的毒虽然是从母体上传承下来的。但大多数的毒都被母体自己用(身shēn)体吸收进去,我想着也是当初她为何会那样选择的原因吧。”

    艾金抬起手,抚摸上天尘棱角分明的面容。眼中柔(情qíng)似水,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她可以感受到,天尘在提到他的母妃时那种淡淡的忧桑。

    天尘低下头,凝视着艾金。一伸手,将她揽入了怀中。将头埋在她的颈部,声音闷闷的。

    “娘子,遇到你真好。”

    艾金伸手抱着天尘,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在一起,阳光洒落在他们的(身shēn)上。为两人镶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圈,风从微微敞开的窗棂吹进来。将摆放在书桌上的画像一角吹起,画像上的女子嘴角微微勾起仿佛露出一抹欣慰的浅笑。

    尘老站在木屋的外面,透过微微敞开的窗棂。看着相拥的两个人,双眸微微的湿润起来。小姐你可以放心了,少爷已经找到了他的幸福。看着两人之间的恩(爱ài),原本有些不放心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又看了一眼两人,眼中划过一道精光。是时候了,该把所有的事(情qíng)都告诉给少爷了。老者慢慢的转过(身shēn),离开了木屋前。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很快那有些佝偻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了木屋前。

    艾金和天尘从木屋里出来时,尘老已经不再了。每次天尘来都是住在这里,叫了一个下人为玲珑收拾了一间离两人很近的房间。房间收拾好后,玲珑将东西都放到了房间中。

    三人去了前厅,看到尘老正在前厅正在吩咐几个下人准备午饭。艾金这才注意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别院里的下人办事效率很快,没一会的功夫就准备好了午膳。

    吃过午膳后,尘老就让他们三人去休息去了。虽然在马车上睡了,但艾金现在怀着宝宝(身shēn)体还是有些吃不消。跟着天尘回了房间,天尘搂着艾金。因为昨天他一夜都没有睡,现在没有事(情qíng)了。又抱着艾金,没一会两人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两人醒了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房间中静静的,不知道是谁将红烛点燃。艾金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身shēn)边的天尘还在睡,并没有醒。艾金看着眉头舒展,睡的很安稳的人。嘴角一勾,俯下(身shēn)子在他的薄唇边印上一吻。刚要起(身shēn),只感觉脑后被一只大手牢牢的(禁jìn)锢住。

    这浅浅的一吻,在天尘的(诱yòu)惑下不断的加深。两片柔软的唇瓣相贴,天尘撬开她的贝齿。肆意的品尝着她口中的清甜,一直到艾金快要不能呼吸了才放开她。

    艾金伏在天尘的(身shēn)上,大口的呼吸着房间中的空气。(娇jiāo)嗔的瞪了一眼天尘,天尘伸手抚摸着她丝绸般的黑发。眼中带着狭促,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笑。

    “娘子,你这是在偷亲我吗?想亲就直接告诉我,不用偷偷摸摸的。”

    艾金听到他的话,送了他一对白眼。推了他一下,从他的(身shēn)上坐了起来。天尘紧跟着从(床chuáng)上坐了起来,从背后抱住艾金。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刚要开口说话。就被门外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少爷,少夫人你们醒了吗?晚膳已经准备好了,请到前厅去用膳。”

    尘老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天尘将艾金放开冲着门口喊道:“尘老,知道了,我们马上就过去。”

    门外传来离开的脚步声,艾金推了推天尘。两人从(床chuáng)上下来,收拾好后就去了前厅。前厅饭菜已经都准备好了,玲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前厅等着他们两人了。

    艾金心里有些歉然,让人家等着自己。连忙跟天尘走到位置上坐下,见其他人都站在(身shēn)后。微微一笑道。

    “我想在这里的都不是外人,都坐下一起吃吧。”

    “尘老你们都坐下一起吃吧。”天尘抬起头,看向尘老。

    听到天尘的话,尘老面上露出一丝犹豫。见天尘目光微微沉了下来,不再推迟就坐了下来。玲珑也被艾金拉到自己的(身shēn)边坐下,其他人见他们坐下也跟着坐了下来。

    这晚膳气氛很好,大家吃的都很开心。整个别院的下人都很喜欢艾金,觉得她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主子。为人和善,吃过晚膳后。两人又到净月湖边坐了会,正欣赏着夜晚的净月湖。尘老从前厅走了过来,到了两人的(身shēn)边停下了脚步。

    “少爷,少夫人请跟我来。夫人留了东西要给你们,现在是时候了。”

    艾金和天尘互看了一眼,转头看向尘老。尘老没有向两个人解释什么,转(身shēn)先向着不远处的一个房间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07 净月别院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