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天逸中毒

    “你这个样子,小七回来怕是不好交代。”

    马车中很安静,只听到利剑划破衣衫的声音。天逸睁开双眼望向风青,他原本干净的衣衫上染上了大片的鲜血。那殷红的鲜血如同盛开在雪地里的寒梅,只是此时却异常的刺痛天逸的双眼。

    这个男人竟然可以对自己下如此重的手,那手臂与小腿上的剑伤,深入骨。天逸不动声色又闭上了双眼,只是脸色越来越苍白。砰地一声,整个人像一旁栽倒。

    “来人!”

    风青面无表(情qíng)的坐在一旁,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他(身shēn)上没有伤一样,掀开马车的帘子唤道。

    话音刚刚落下,马车的帘子就被掀开走进两人。两人看了一眼倒在一旁的天逸,又转头看向风青语气恭敬的道。

    “风少爷,要不要我们将他…”

    “不用,一会小七回来若看不到他。怕是一定不会跟我我们回去的,无所谓反正他也活不长了。你们几人知道该如何做,不要让小小姐起疑。”风青挥挥手,抬手揉了揉眉心道。

    “是,风少爷。”说完两人拿出长剑,快速的在自己(身shēn)上制造了几个伤口。好想和人刚刚大战了一场一扬,风青的眼中划过一抹满意。今天跟来的都是他亲手调教出来的,只是一个眼神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风少爷,你的伤是不是太…。”两人看到风青(身shēn)上的伤,眼中露出担忧的神色。那剑伤很深,需要及时的治疗。

    “无事,小七应该很快就会带人来了。”风青的脸逐渐变的苍白,声音也有些虚弱。他心里有数,把时间掐算的刚刚好。

    两人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外面的声音打断。几人对看了一眼,从马车上走了下去。马车外,云七(身shēn)后跟着艾金和天尘两人。三人的面色都很难看,看着马车外狼狈的一片。

    风青带来的人都(身shēn)受重伤,而那些所谓的强盗早已经没有了踪影。只是林间,那一颗颗的大树上留下的剑痕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证明着刚刚这里经过了一场大战。

    云七站在原地,目光在众人中寻找着熟悉的(身shēn)影。目光扫视了一圈,依然没有看到天逸的(身shēn)影。清澈的大眼中划过一抹焦急,目光转向她和天逸乘坐的马车见到有两人从上面下来。(身shēn)上也受着重伤,立刻跑了过去。抓住其中一人的手臂,焦急的问道。

    “天逸呢?”

    “小小姐,逸王爷他…。”两人面露犹豫之色,看的云七心里一惊。撇开两人,直接上了马车。

    艾金靠在天尘的怀中,绝美的面容隐在夜色中。让人看不见她是神(情qíng),星眸扫视了一圈现场。星眸闪过一道光芒,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走吧,我们也上去看看天逸。”

    头顶响起天尘淡淡的声音,艾金抬起头看向一脸淡然的天尘。点点头,两人相携上了马车。

    马车中云七跪坐在天逸的(身shēn)边,脸上布满泪痕。风青眼中带着歉然的看向云七,声音虚弱。

    “小七,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逸王爷,让他被那些强盗暗算下了毒。”

    云七仿佛置若未闻一般,将天逸揽入她小小的怀中。从怀中掏出手帕,为他将唇边浓郁的黑血抹掉。任由风青说什么,云七就是一句话都不说。

    “小七,将天逸放下。你这样是真的要害死他,让我来看看。”艾金眉头一皱,她不喜欢看到这样的云七。仿佛是失去灵魂的人偶一般,那双清澈的大眼失去了平(日rì)的灵气。

    听到艾金的声音,云七才微微有了一点反应。抬起头,一双木讷的眸子看向艾金,声音有些飘渺。

    “小姐,我是不是错了。我不该让天逸跟我一起离开,若不是因为跟我离开他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对不对。”

    云七依然没有放开天逸,只是轻声的说着。仿佛在对自己说又仿佛是在对着艾金说。艾金眼中过后一抹冷芒,抬步走到云七的(身shēn)边。抬起手,狠狠的给了云七一巴掌。眼中有火苗在跳动,声音清冷如千年的寒潭。

    “云七,你这个样子天逸就会好了吗?他决定和你走,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你现在不打起精神,对得起天逸舍(身shēn)救你吗?还有,谁说天逸救不活了。你若是再不放开他让我看看,他才是真的活不了了。”

    那一声清亮的巴掌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艾金带着怒意的大喝声,将云七从迷茫中给拉了回来。那空洞木讷的眼睛终于变回原来的清澈,那一巴掌和训斥将她彻底的打醒了。

    云七眼眶微微一红,抬起头看向艾金。见她脸色稍稍的缓和了一些,连忙将天逸放了下来。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去看风青一眼,她心里隐隐的觉得此事和他有关。虽然看到他(身shēn)上的伤也很严重,但云林和艾金那句小心风青的话横杠在她的心间。到是艾金看了一眼风青,淡淡的说道。

    “风公子(身shēn)上的伤也很严重,需要尽快治疗。我看你们还是先跟我回府吧,休息一天明天再走也无妨。”

    风青眼中带着歉意,苍白的嘴角微微的勾起路出一抹歉意的笑虚弱的道:“尘王妃,风某没有照顾好逸王爷…”

    “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什么用了,先将你们自己(身shēn)上的伤弄好再说。好了,就这么定了。”艾金挥挥手,打断了风青的话。见他似乎还要说什么,连忙开口道:“你们现在一个个都(身shēn)上带伤,若是再遇到些什么事要如何应对。这次谁来保护小七,而且天逸现在(身shēn)上中毒也不宜赶路。”

    听到艾金的话,云七抬起头。清澈的眸子已经恢复如常,转头看向风青淡淡的道:“就按照小姐说的,我们先回王府。”说完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风青,语气中多了一丝威严:“这是命令,风师兄。”

    因为云七虽然离开云家很多年,但她云家少主的(身shēn)份一直都没有被取代。所以只要是她说的话,云家的人还是要听的。听到云七竟然用少主的(身shēn)份和自己说话,风青低下头恭敬的道:“是,少主。”

    低垂下的眸子灰暗莫名,掩在长袖下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这是小七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和自己说话,而这一切都因为那个男人。不过没有关系,他也没有多少的时(日rì)了。想到这里,脸色才微微的缓和了。再次抬起头,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艾金走到天逸的(身shēn)边,和天尘将他扶了起来靠在马车的车壁上。眼中路出一抹光亮,但很快的掩了下去。天尘做到天逸的另外一边伸手在他的(身shēn)上点了几下,转头看向风青道。

    “风公子,你的剑伤很严重。需要尽快处理,不然会流血过多。”

    风青点点头,伸手在自己(身shēn)上点了几下。那往外不停流血的伤口,停止了流血。

    “回尘王府!”

    风青将血止住,掀开马车的窗帘向着外面的人喊。声音刚刚落下,马车已经缓缓的动了起来。因为要救人,马车的速度奇快。在夜色里,飞驰回尘王府。

    林子里风轻轻的吹着,原地出现了几名黑衣人和一名(身shēn)穿红色衣衫的妖娆男子。(性xìng)感漂亮的薄唇勾出一抹魅惑人心的弧度,纤细狭长的眸子波光暗转。

    “将这里发生的事(情qíng),传信给云家的老爷子。”

    “是,主子。”

    说完,(身shēn)后的几个黑衣人就消失了。红衣男子一人站在原地,目光看向马车消失的方向。

    艾金带着人回到了王府里,叫来几个家丁将天逸抬到了他在王府的房间。转(身shēn)看向跟进来的风青等人,开口道。

    “你们(身shēn)上现在都有伤在(身shēn),我让管家为你们准备好了房间。一会会有人去给你们上药,大家也都累了早些休息吧。”

    天尘站在一旁,看向跟在(身shēn)后的管家说道:“帮他们准备房间,叫人来将他们的伤口处理下。”

    “是,王爷!”老管家恭敬的回道,转(身shēn)走到风青的(身shēn)边开口道:“几位,请跟我来。”

    风青点点,微微一笑道:“劳烦了!”

    说完几人就跟着老管家离开了房间,临走时看向云七开口道:“小七,你也早点休息吧。”

    云七没有没有说话,一直站在天逸的(床chuáng)边。风青眼中快速划过一道火光,没有再说什么跟着老管家离开了。

    房间中只剩下了天尘等人,天尘走到房门前将房门关上。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坐下,揽着她的肩膀。艾金侧过头看向天尘,微微一笑道。

    “不用担心,天逸没有事。还好他及时吃下我给他的丹药,不然怕真是(性xìng)命不保了。”

    艾金将目光移向了云七,见她现在已经冷静了下来。心里也放心了,拉过云七的手叹了一口气道。

    “现在,这里就只剩下我们几人。我有什么话就说了,我想天逸已经将我跟他说过的话告诉过你了吧。你对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qíng),有什么想法?”

    云七低下头,看不清她眼中的神色。房间中陷入了沉默中,躺在(床chuáng)上的天逸心里很着急。他从几人的谈话间就知道,小七当时一定是很担心自己。他在马车上明显感觉到,小七的眼泪滴落在他的手上。他很想坐起来,将她揽入怀中告诉她他没事。奈何这(身shēn)体仿佛不是他自己的一样,无论他如何的努力挣扎就是动不了半分。

    现在听到皇嫂问云七这个问题,他心里也跟着有了一丝的紧张。说到底,他还是有些在意风青在云七心中的地位的。沉默一直在房间中蔓延着,过了好一会才听到云七的声音。

    “小姐,这件事(情qíng)我心里有数。从我看到那些强盗用出天罗地网阵的时候,我心里已经什么都明白了。”云七的声音很低,听不出喜怒哀乐。清澈的眸子望向躺在(床chuáng)榻上,昏迷着的人(身shēn)上淡淡的道:“天逸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这件事(情qíng)我会处理好。小姐,我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qíng)发生了。”

    “你还是要带着他回到云家?”艾金面色不变,将(身shēn)体靠在天尘的怀中。星眸望向云七,等着她的回答。

    “是,经过这件事以后我更加的确定。我的心早就被天逸一点一点的填满,再容不下任何人。明明知道他服下你给的丹药不会有事,看到他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我的心就好像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一样,我不能失去他。所以我还是要带着他回去,请你相信我。我以后不会再像今天一样,我会变的强大起来,就如同小姐一样,可以保护自己在乎的人。”

    云七一口气将心理的话都说了出来,一直憋在心口的那个郁气终于舒展开了。艾金听着云七把话说完,嘴角一勾路出一抹满意的笑。

    “有你这些话,我就放心了。不过天逸没事的这件事你不要跟任何人说,我会给你一种药。”

    艾金嘴角路出一抹狡猾的笑,看了一眼躺在(床chuáng)上的人。这次算是便宜这小子了,让她听到她家小七的真(情qíng)告白。不能让他这么便宜,当然要好好的整整她。艾金轻轻的咳嗽了两下,正色道。

    “那个药你每天给他服一粒,服用三十天他就会醒过来。”

    “嗯,那我就放心了。”云七看着躺在(床chuáng)上的人,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好了,你也回房间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天尘在就行了,明天你们还要回去呢。”

    云七很想留下来照顾天逸,但在艾金的瞪视下只能点点头离开了房间。院子里一如离开时一样,月光皎洁。柔和的散落在尘王府的上空,云七静静的站在院子里。只不过是一会的功夫,竟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qíng)。

    夜风如同顽皮的孩子,拂过云七额前散乱的秀发。吹起她垂落在(胸xiōng)前的墨黑发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眼中出现了一丝迷茫,她真的可以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吗。真的可以像刚刚和小姐说的那些话一样,保护好他。

    感觉到肩上一暖,转头一看。艾金站在她的(身shēn)边,为她披上了一个披风。拉起她的手走到院子中,那颗参天的大树下。

    两人坐在白玉石凳上,艾金看着云七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乖乖的回房,夜里这么凉。你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若是着凉了。等天逸醒了,该多心疼。”

    “小姐,我…”云七面上路出一抹迟疑,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你现在的感受。你是不是开始怀疑自己了?”听到艾金的话,云七抬起头看向艾金。眼中露出惊讶,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艾金耸耸肩道,看着云七淡淡的道:“人有的时候很奇怪,明明信心满满。但遇到一点挫折或者是困难,很多的时候就会对自己产生怀疑。大家很多时候都忘记了,人都是在挫折和困难中渐渐成长起来的。云七,没有经历过困难的人生就不是人生。所以你不要怀疑自己,只要定下了目标就勇敢的去做。”

    云看着艾金,清澈的眸子中迷茫之色退了下去。眼中浮现出一抹亮光,坚定渐渐的从她的眼中浮现。云七站起(身shēn),目光明亮的看向艾金。嘴角浮现出一抹自信的微笑,语气坚定。

    “小姐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艾金点点头,看向云七嘴角浮现一抹柔和的笑:“好了,只要你想明白就好了。快去休息吧。”

    云七点点头,这次转(身shēn)去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云七看着她进了房间才转(身shēn)离开,回到了天逸的房间中。刚进房间,就被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天尘伸手将艾金冰凉的小手握住手心,为她取暖。

    “天逸没事了,你也回去睡吧。我在这里就可以了,明天你还要进宫为太子治疗呢。”

    “好,那小子一点事都没有。你把他踹里面去,躺在外面凑合一宿吧。”

    艾金点点头,转头看向躺在(床chuáng)上的人。嘴角一勾,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天尘一听嘴角微微扬起,推着艾金出了门开口道:“我知道,你回去睡吧。”

    艾金踮起脚尖,在天尘唇瓣上亲了一下。然后转(身shēn)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艾金就起来去了小厨房和玲珑开始忙碌起来。巧欣和戚冥被天尘和艾金去调查何人在背后整浣纱宫去了。两人将早膳做好,艾金拂去(身shēn)上的褶皱开口道。

    “将早膳都端到前厅去吧,我去叫他们。”

    玲珑点点头,将小厨房里的早膳放到食盘上。端起食盘,离开了小厨房。艾金也跟着离开,走到天逸的房门前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天逸的声音,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见天尘靠在(床chuáng)栏上,就知道他一定这一夜就是这么过来的。走到他(身shēn)边,伸手为他轻柔的捏着肩膀。眼中路出一抹心疼,嘴上责备道。

    “昨天不是告诉你,让你把这小子踹里面去。你在(床chuáng)边休息下吗,干嘛要靠在(床chuáng)栏上一夜。”

    天尘微微眯起双眸,脸上有着疲倦。但嘴角依然扬起一抹柔和的笑,声音有些嘶哑。

    “我只和娘子同(床chuáng)共枕,才不要和一个大男人睡在一张(床chuáng)上呢。再说不搂着娘子,我也睡不着。”

    艾金瞪了一眼脸上满是疲惫,却还在那里跟自己贫嘴的天尘。将他从(床chuáng)边拉起来,离开了天逸的房间。刚出房门,就看到从房间中走出来的云七。

    “小七,去将风公子他们叫起来去前厅用早膳。”

    见云七点头,拉着天尘就往他们的房间走去。进了房间,艾金将天尘一把推到了(床chuáng)榻上伸手将他的外衣脱掉,天尘一伸手抓住了艾金纤细柔嫩的双手。眉毛一挑,嘴角挂上一抹邪恶的笑。

    “娘子,大早上的就这么迫切的想要相公的服侍?”

    艾金闻言,看了一眼自己现在的动作。白皙的脸颊上染上了红晕,刚刚太生气他不会照顾自己。所以一时间没有想那么多,现在一看心里一囧。她还真有些像一个女色魔一样,双腿跨坐在天尘的腿上。双手正要扯开他的衣襟,而天尘一副被强迫的小媳妇样子。

    “你…你说什么呢。我。我不过是想帮你把衣服脱了。让你去睡一觉,昨天一夜没睡。看你那眼底下那青黑一片,难看死了。”艾金正想从天尘的腿上下来,腰间却被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禁jìn)锢住。

    “娘子,真的不要为夫伺候你吗。”天尘将头埋在艾金的脖颈处,用力的吸了一口气。鼻翼间充斥艾金(身shēn)上淡淡的幽香,嘴角扬起一抹满足的笑。

    “快去睡觉,我一会还要进宫呢。”艾金推了推天尘,挣扎了两下天尘才松开手,让艾金从自己的腿上下去。

    艾金站起(身shēn),让天尘躺下。为他盖好被子,在(床chuáng)边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他,一直到他睡着了才离开。可能是因为真的很累,天尘没一会就沉沉的睡了下去。

    艾金离开房间就直接去了前厅,到了前厅看到风青等人已经坐在那里等着她了,快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歉然的一笑道。

    “让你们久等了,天尘昨晚照顾天逸一夜没睡。我让他去休息了,我们先吃吧。”

    “没关系,我们也是刚到不久。天逸,他的毒…。”风青眼中带着担忧,看向艾金询问道。

    “哎,他(身shēn)体里的毒虽然控制住了。但我还没有解毒的办法,我看这样吧。你们似乎很着急,就让天逸留下来吧。”艾金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到天逸(身shēn)上的毒眼中闪过一抹忧伤。

    这一闪过的忧伤没有逃过一直在主意她的风青的眼睛,风青心中一喜。这样他也不用对天逸痛下杀手了,等小七回到云家。即使一年以后,天逸去了云家那时候所有的事(情qíng)都已经成了定居。想他也不能再改变什么了,风青此时的心(情qíng)很好。刚要开口,就被坐在艾金(身shēn)边的云七给打断了。

    “小姐,我说过要带天逸回云家。现在他又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我不能就这么扔下他离开。小姐,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找到办法把他治好。云家有一名很医术很厉害的人,我想他一定能将他治好。”

    云七放下手中的碗,抬头看向艾金。眼中充满坚定,云七又将头转向风青。见他似乎有话要说,手一挥沉着声音道:“风师兄,我心意已决。天逸今天因为我变成这个样子,我本就该想办法将他治好。至于家主爷爷那边,你不用费心我自己会和他说清楚。”

    风青面色不变的看向云七,见她眼中的坚定。就知道今天无论多少人反对,她都会坚持将天逸带回云家。不过若是尘王妃坚决不同意的话,云七那么听她的话应该不会那么坚持了吧。想到这,风青将目光移到了艾金的(身shēn)上。

    艾金一直在暗中观察着风青,他眼底那细微的波动没有逃过她的眼睛。见他将目光转到自己的(身shēn)上,微微一笑道。

    “小七,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qíng)。但依天逸现在的(身shēn)体状况,是不易远行的。从天岚到你们那里,一路的颠簸怕他(身shēn)体会吃不消。不如还是听我的,把…。”

    艾金的话还没有说完,云七就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向艾金,红唇一掀道。

    “小姐,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我的心意已决,谁都不能改变。我想天逸自己,也是想要跟我一起离开的。我吃饱了,去看看他。”

    说完,转(身shēn)就离开了前厅向后院走去。艾金无奈的看着离开的云七,将目光转到了风青的(身shēn)上。

    “小七还是第一次不听我的话,看那样子是有些动气了。你是她的师兄,要么你去劝劝她。”

    艾金面上满是无奈的神色,但心里早就快笑弯了腰。这个云七别看平时如同一个单纯的小丫头,没想到竟然可以如此机灵。配合着她将这出戏演的毫无破绽,看风青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怕是相信了两人的联手演的戏了,小七的心意已决。

    云七她还是了解的,她一旦做了决定就是她也不能劝住的了。更何况是一个在她心中没有他多地位的风青,见风青脸色又一瞬间的难看。艾金的心(情qíng)就很好,谁让他要下手毒害天逸呢。

    “小七的(性xìng)子我了解,她很在意你。现在连你的话都不管用,我就更劝不动她了。只是要委屈逸王爷了,不过王妃请放心昨天的事(情qíng)不会再让它发生了。”

    风青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放下手中的碗筷看向艾金。

    “天逸(身shēn)上的毒很奇怪,我一时也没有办法解。若是到了云家,还请你们多想想办法了。”

    艾金将手中的清粥喝完,放下了碗开口道。她这几(日rì)有些累,从昨天就没怎么好好休息。必须好好的将早餐吃完,一会还要给太子治疗。

    “我吃好了,先下去将东西收拾收拾然后就离开了。”风青站了起来,看向艾金淡淡的开口道。

    “好,我让家丁帮你们先把天逸抬上马车。”艾金站起(身shēn),走出前厅。到了院子里,叫了几个家丁将天逸先抬到了马车中。云七紧跟着上了马车,她要随时照顾天逸。

    没一会的功夫,风青带来的人就在院子里集合了。他们昨天的伤,服用过艾金给的药后。很快就恢复好了,风青走到艾金的面前开口道。

    “尘王妃,我们都已经收拾好了。这就离开你了,你多保重。”

    艾金点点头,嘴角路出柔和的笑:“你们也一样,路上要小心些。天逸就麻烦你们多照顾下了,一会我要进宫就不送你们了。”

    “嗯,我们先走了。”风青说完,就带着自己的几名手下上了另外一辆马车。

    马车缓缓的动了起来,没一会就消失在了艾金的视线中。艾金转(身shēn)回到了院子里,目光望向自己的房间。嘴角路出一抹柔和的笑,收回目光看了一眼玲珑。

    “玲珑,今天你跟着我进宫去吧。”

    玲珑点点头,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开口道:“是,小姐。”

    艾金带着玲珑离开了王府,直接进了宫。到了皇宫还是如往常一样,先去了太后那里。几人再一起去皇后的凤仪(殿diàn),太后看了一眼艾金。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开口道。

    “无双,你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昨晚没有睡好吗?”

    “嗯,昨晚肚子有些痛没有睡好。”艾金微微一笑,搀扶着太后开口道。她可不能将昨天的事(情qíng)告诉给太后知道,不想让她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跟着他们((操cāo)cāo)心。只能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希望太后不要发现才好。

    “现在没事了吧,要不然叫太医来看看。”听到艾金的话,太后眼中浮出担忧。

    “皇(奶nǎi)(奶nǎi),你就不要担心了。你忘记我自己就懂医术了,不用叫太医来了。”

    艾金拉着抬手的手臂,声音软濡撒(娇jiāo)着。她可不能让太医看,这样的话谎话就被拆穿了。太后听到艾金的话,这才想起来她自己就会医术。心也放了下来,拍拍她的手道。

    “怀了(身shēn)孕就是这样,再过几个月就会好很多了。”太后脸上露出了慈(爱ài)的笑,左右瞧了瞧没有见到天尘。疑惑的看向艾金:“尘儿今天没有陪你来吗?”

    “嗯,我昨晚肚子疼把他给折腾坏里。怕我再疼,守了我一夜没睡。早上我让他在府中休息了,就带着玲珑过来了。”

    艾金温婉的一笑,灿若星辰的眸子染上淡淡的心疼。

    “这样,那到是要好好的休息下了。不过若是没事,还不陪你来的话。下次看到他,看我不打他一顿。”

    太后眼中浮现出笑意,知道两人的感(情qíng)如此之好心里就放心了。说话间,几人已经到了皇后的凤仪(殿diàn)。这次见皇后,没有前两(日rì)的憔悴。和太后几人寒暄了几句,艾金就开始为太子治疗。

    治疗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艾金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太后没有让艾金跟着她回去,直接让她回王府去了。艾金回到王府的时候,天尘已经醒了。正坐在院子里的白玉石凳上看着书。见到艾金回来,放下了手中的书走到了艾金的(身shēn)边。

    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条,递给了她。艾金疑惑的看向天尘,接过他手中的纸条。打开看了一下,微微的一愣。随后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有意思事(情qíng)似乎变的越来越有趣了。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06 天逸中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