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原来这主也是一个演技派

    云七靠在粗壮的树干上,清澈的眸子望着三人离开的方向。心里思索着刚刚离开时,老二说的那句话。老二的原名叫云林,三人是云家旁系。老大云冲老三云明,从小就跟在她那个姐姐的(身shēn)后。

    云家的三个兄弟,老大心高气傲是一个典型的阿谀奉承之人。对于旁系那是连看一眼都懒得看,但对于云家的直系却是百般的讨好。老三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没有什么主见什么都听老大与老二的。这三人之中,只有老二云林精明。这也为什么,老大和老三如此听他话的原因所在。

    对于老二云林,云七还是有些印象的。这个人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的能力很强。只是一直让她心里疑惑的就是他为何会甘愿跟在姐姐(身shēn)边多年,为她做事。若是能将她收到自己这边,那么以后她在云家的路就好走了很多。至于刚刚离开时,他说的话自己心里有一个数就好。

    云七拢了拢(身shēn)上的披风,转头看了一眼已经蹲在她(身shēn)边的雪狼。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这头小雪狼刚刚跑到小熙儿的房间。跳到她的(床chuáng)上,将她给弄醒了。让后扯着她就往外跑,其实刚刚达成的协议也是临时决定的。

    云七蹲下(身shēn)子,伸手摸了摸雪狼的头。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粉嫩的唇瓣一掀。

    “小雪狼,我们回去吧。”

    雪狼点点头,跟在了云七的(身shēn)后。雪狼对于云七是除了主人以外第二个很喜欢的人,也许是因为当初自己伤了她的原因。心里对于她有些愧疚,摇了摇尾巴紧紧的跟在她的(身shēn)后。

    一人一狼在林间穿梭着,清冷的月光挥洒而下。照亮了她们脚下的石路,很快就消失在了树林中。回到王府,云七本想回自己的房间。想到小熙儿,转(身shēn)又回到了小熙儿的房间。

    刚推开房门进去,就看到小熙儿已经醒了。揉着睡意朦胧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云七走了过去,将小熙儿抱在怀里轻哄着。

    “小熙儿,怎么醒了?”

    “云姨,你去哪里了。小熙儿醒了,没有看到云姨就不敢睡了。”小熙儿揉着眼睛,声音软哝。

    自从雪狼那件事后,小熙儿晚上有时会做噩梦。其实艾金也不算是骗云七,只是之前小熙儿一直在皇宫中晚上也有人陪着一起睡所以也就没有做噩梦。

    “云姨刚刚出去了一下,乖云姨搂着你睡。”说着,云七将外衣脱掉搂着小熙儿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一直到听见小熙儿均匀的呼吸声,低头看了一眼睡的香甜的小家伙。自己也闭上了双眼,只是云林那句话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让她的心有些不安,就连睡着了眉头都是紧紧皱起的。

    尘王府艾金居住的院子里,一出(阴yīn)暗的角落中一双充满(阴yīn)冷的眸子紧紧锁住了小熙儿的房间。随后人影消失,那里好像什么人都没有来过一样。

    风青站在客栈房间的木窗前,(身shēn)后跪着一名黑衣人。黑衣人蒙着面,只露出一双(阴yīn)冷的眸子。

    “风少爷,小姐派了云家三人来刺杀小小姐。只是小小姐(身shēn)边的那个尘王妃,将三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我在暗中观察了一阵,她的轻功步伐诡异。小小姐在她们的保护下,毫发无伤。”

    黑衣人将尘王府中发生的一切都告诉给了风青,见风青没有说话。只是目光一直望着夜空中的明月,便没有在说话。过了片刻,风青收回目光转头看向最在(身shēn)后的人。

    “那个女人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不然云七也不会心甘(情qíng)愿的跟在她的(身shēn)边。当年发生的事(情qíng),老家主不知道。但我们却是很清楚,小姐对小小姐做过的事(情qíng)。现在小小姐决定回云家,想必云家会有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次两人一定都不会放过对方,你没有发现小小姐变了吗?”

    风青做到一旁的椅子上,端起有些凉了的茶抿了一口。这凉茶入口比平时苦涩了几分,正如同他此时的心。想到曾经那个跟在自己(身shēn)后,唤着风青哥哥的小女孩已经不存在了。心口的苦涩就一点点的蔓延开,握着茶杯的手指微微发白。

    “风少爷,小小姐执意要带着那个叫天逸的人回去。看得出来小小姐很喜欢那个人,若我们将他除掉。小小姐会不会…。”黑衣人眼(欲yù)言又止的看了一眼风青。

    “这件事(情qíng)你就不用管了,一切都按照我说的做就好。”风青面色微微一变,目光中闪过一道冷芒。挥挥手,打断了男子后面的话。

    “是,风少爷。”男子单膝跪地,低下头恭敬的回道。

    “好了,你下去吧。”风青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shēn)抚平一脚上的褶皱。挥挥手,让他退了下去。

    黑衣男子离开以后,风青站在桌子旁。想起那(日rì)夜里,两人在月下相拥的景象。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木桌上,发出碰撞的声响。木桌上的杯子都晃动了几下,那已经凉透的茶水也从茶杯中溢了出来。仿佛没有感觉到手上的疼痛,眼中闪烁着嫉妒的光芒嘴角勾勒出一抹(阴yīn)狠的弧度。他不会让任何人,将她从他的(身shēn)边抢走。

    艾金因为昨天太累,这一觉醒来又过了吃早膳的点。睁开还有些朦胧的双眸,(身shēn)边的人已经不再了。艾金坐起(身shēn),伸手将挂在(床chuáng)边木架子上的衣服拿起来。下了(床chuáng)穿戴整齐后,就要往放外走。

    吱呀一声,天尘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食盘,如同昨天早上一样。艾金眼中带着笑意,看着他将东西放到房间中的圆桌上。然后走到自己的(身shēn)边,拉着她坐到圆桌前。

    “没想到,你还真要每天亲手做早膳给我吃。”艾金端起满满的一碗清粥,拿起勺子尝了一口。眼睛微微一亮,看向天尘道:“这次不错喲,味道很好呢。”

    似乎要证明自己说的话,没一会那满满的一碗就见了低。吃完还意犹未尽的((舔tiǎn)tiǎn)了一下嘴角,眨了眨眼睛道:“相公,娘子很满意的表现奖励你一个早安吻。”

    天尘微微一愣,还在疑惑什么是早安吻时。薄唇已经被那柔软的唇瓣覆上,但很快那片柔软就从唇瓣上消失。天尘的紫眸微微一变,眼中露出邪恶的光芒。嘴角一勾,一抹邪魅的弧度浮现在嘴角。

    “娘子,这个才是早安吻呢。”

    没有给艾金反应的机会,天尘的手一伸。将艾金拉入了怀中,低下头擒住她(娇jiāo)嫩的唇瓣。深深的吻了下去,舌头灵巧的撬开紧闭的贝齿。肆无忌惮的品尝她口中的甘露。

    艾金被这深吻惹的一阵(娇jiāo)羞,脸颊染上红晕。伸手环住他的脖颈,本能的回吻着他。一直到口中的空气仿佛都要被他抽干,才轻轻的推了推他。天尘这才放开艾金,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艾金靠在天尘的肩上,星眸中波光点点。白皙的脸颊上两朵红云漂浮之上,说不出的妩媚勾人。平复好自己狂跳的心脏,艾金从天尘的(身shēn)上坐起(身shēn)。眼中带着(娇jiāo)嗔,瞪了一眼他。

    “快点将东西收拾下,我们进宫去。今天早去早回,晚上我们还要给小七送行呢。”

    “是,娘子。”天尘眼中带着戏谑的笑望着艾金,这个小女人两人都已经大婚这么长时间了而且已经有宝宝了。她还是如此的容易害羞,不过她害羞的样子还真是很可(爱ài)。

    天尘站起(身shēn),将桌子上的食物放回食盘中。端起食盘,刚要起(身shēn)就听到门外传来了巧欣的声音。

    “小姐,王爷我可以进来吗?”

    艾金和天尘互看一眼,天尘将手中的食盘放回了桌子上。这才冲着房门,淡淡的开口道。

    “进来吧!”

    天尘的声音刚刚落下,巧欣就走了进来(身shēn)后还跟着戚冥。见两人一起来,艾金眼中闪过一抹惊讶。这两人今天怎么会一起过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紧跟在巧欣(身shēn)后的戚冥。莫非他也要学天逸当初那样,天天缠着巧欣?

    “有什么事吗?”艾金收回思绪,抬头看向云七问道。

    “小姐,前浣纱宫传来消息。说黑玫被人打伤,现在还在昏迷中。”巧欣脸上露出一抹凝重,黑玫的武功不弱能将她打成重伤的人不多。

    听到巧欣的话,艾金的脸色一变。秀美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声音冷了几分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信上没有说,只是说突然浣沙宫周围的一些小势力凝集起来一起对抗浣沙宫。蓝沁儿得到消息,已经动(身shēn)往回赶了。”巧欣心里也很疑惑,这么多年浣沙宫周边的小势力一直都很安分。怎么会突然凝聚起来,对付浣沙宫。

    “飞鸽回去,立刻让浣沙宫所有人来这里。”艾金沉声吩咐道,然后转头看向看向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天尘:“相公,帮我调查一下这背后指使者。这么多年,浣纱宫从来都不惹事。今天发生这样的事,一定是有人再被指使。”

    天尘伸手抚平她皱起的眉头,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抬起头看向戚冥,淡淡地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和巧欣两人将此事调查清楚,暗星楼里的人随便你们调动。”

    说完,将一块令牌丢给了戚冥。伸手揽住艾金的肩头,低下头柔声的道:“我们该进宫了。”

    刚踏出房门,就看到云七牵着小熙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小熙儿看到艾金,立刻跑了过来拉住她的手。

    “干娘,干爹早。你们是要去进宫吗?”

    “是啊,小熙儿要不要跟着我们一起去?”艾金蹲下(身shēn)子,在他粉嫩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小熙儿不要去,我还是留在家里和云姨她们一起玩好了。”小熙儿连忙摇头拒绝,她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看干娘的。才不要再住进宫中,不知道多久才能见一次。

    艾金见他头摇的跟小拨浪鼓一样,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捏了捏他(肉ròu)呼呼的脸颊,开口道:“今天你欣姨和云姨有事,你就去找玲珑姨那里去吧。”

    今天她要进宫,云七要去客栈找她那个风师兄。而巧欣和戚冥已经被她们派出去办事去了,只剩下玲珑一人了。只能让小熙儿跟着玲珑了,艾金抬眼扫了一圈没有发现玲珑的(身shēn)影,眼中露出疑惑,开口问道。

    “玲珑呢?”

    巧欣听到艾金的话,立刻回道:“早早就去买菜去了,今晚不是要为云七送行吗?”

    艾金点点头,看了一眼巧欣道:“那小熙儿先跟着你,等玲珑回来了把小熙儿交给她。”

    见巧欣点头,艾金才拉着天尘离开尘王府。因为尘王府离皇宫很近,两人没有坐准备好的马车。而是步行,进了宫。和昨天一样,两人先到了太后那里。给太后和皇上请了安,一行人就往皇后的寝宫走去。

    刚踏出太后的寝宫,就看到德妃带着天莹走了过来(身shēn)后跟着几名宫女和太监。

    “母后吉祥,皇上吉祥。”德妃屈膝,行了礼。站在一旁的天莹,也连忙跟着行礼道:“皇(奶nǎi)(奶nǎi)吉祥,父皇吉祥。”

    “都起来吧!”到底是一直跟在自己(身shēn)边的人,太后连忙扶起德妃和天莹。眼中带着喜(爱ài)的笑意,看向天莹道:“你这个鬼丫头,从回宫就没来见过我这老人家。跑到哪里疯去了?”

    “皇(奶nǎi)(奶nǎi),人家回宫后就被母妃揪着学宫中的礼仪。每天都累的半死,好辛苦的。”

    天莹伸手搀扶着太后,有些撒(娇jiāo)的抱怨着。见到德妃瞪着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你啊,是该学学宫中的规矩礼仪了。你从小就跟着哀家在宫外生活,对于皇宫还是陌生的很。以后要一直住在这里,学些规矩也好。”太后看着她俏皮的样子,眼中的笑意更浓。伸手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开口道。

    “是,天莹听皇(奶nǎi)(奶nǎi)的话一定好好的学习宫中的礼仪。”天莹嘿嘿一笑,开口道。

    “母后,你的一句话胜过我十句。”德妃眼中染上笑意,无奈的看了一眼天莹。

    “德妃你来这是有什么事吗?”太后微微一笑,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知道你们每天都要去皇后那里给太子治疗。从事(情qíng)发生,我也一直没有去过。这不今天有时间,就想着跟你们一起过去看看。”德妃微微一笑,开口道。尽管她不喜欢皇后这个女人,但天锦依然是皇上的孩子。是天岚的太子,就这个(身shēn)份她这个做长辈的也要去看看。

    “我们这正要过去呢,一起去吧。”太后点点头,又转过(身shēn)拉起艾金就往前走去。

    皇上和德妃跟在后面,天尘则退到了皇上的后面。看到太后很喜欢艾金,他的心就放了下来。等太子好了,是该带着她去见见他的母妃了。本来刚刚大婚就该带着她过去,但这中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qíng)。

    等太子好了,所有的事(情qíng)都可以先放着了。他就能安心的带着艾金,去看看他的母妃。他想,母妃一定会喜欢她的。思索见,一行人已经到了皇后的凤仪(殿diàn)。

    没有用通报,几人就进了凤仪(殿diàn)的暖阁内。皇后依然如同昨天一样,一直坐在(床chuáng)边紧紧的盯着(床chuáng)上昏迷的人。脸上依然一片的憔悴,只是比昨天精神好了很多。

    见到太后和皇上一行人来,从(床chuáng)边站了起来。迎上几人,行了礼道:“母后吉祥,皇上吉祥。”

    “不必多礼了,今天的气色比昨天好多了。就该这样,不然锦儿醒了见到你昨天那副样子该多难过。”

    太后将皇后扶了起来,打量了一下才开口道。做娘的哪个不心疼自己的孩子,看到这样的皇后天后的心里多少生出了一丝怜悯。

    “太后说的是,臣妾知道了。”皇后点点头,声音有些虚弱。

    “无双,这段时间麻烦你了。”皇后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伸手拉住她的双手眼中带着祈求。

    “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艾金不着痕迹的将手从皇后的手中抽了出来,面上微微一笑道。

    说完就走到了天锦的(床chuáng)边,照例为他诊脉。将昨天做的事(情qíng)从新做了一遍,这次皇后没有去休息。而是一直站在(床chuáng)边,看着艾金为天锦施针。见到那一根根的银针插进天锦的(身shēn)体里,美眸中闪过心疼。

    等艾金将所有的银针都收起来时,已经到了下午。艾金脸色也变的苍白,想起晚上还要亲自做一顿饭给云七送行。冲冲忙忙的和太后她们道别,刚要离开就被(身shēn)后的皇后叫住了。

    “无双,锦儿他…。”

    “他没事,只要再施针三天就无碍了。人也会醒过来,皇后娘娘无须担心。”

    艾金停下脚步,没有转过(身shēn)淡淡的开口道。说完就往暖阁外走去,天尘看了一眼皇后也跟了出去。

    看向两人消失的方向,太后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心里虽然可怜皇后,但心里还是向着天尘他们。毕竟皇后做了那么多的事(情qíng),任谁都不会原谅她的。

    “皇后你就放心吧,无双说锦儿没事就会没事的。”德妃走到皇后的(身shēn)边,看着此时有些憔悴的她,淡淡的安慰道。

    “恩,我相信她会吧锦儿治好。”皇后点点头,她此时心里再没有那些算计。她现在只希望锦儿快些好起来,若是因为曾经她做过的那些事(情qíng)。那报应也该是落在她的(身shēn)上,怎么会牵连到锦儿(身shēn)上呢。

    “皇后也不要太伤心了,你也下去休息下吧。”太后看了一眼皇后,开口道:“锦儿没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臣妾,恭送母后恭送皇上。”皇后屈膝行礼,一直到皇上和天后的(身shēn)影消失在了暖阁才支起(身shēn)子。

    走回(床chuáng)边坐下,看着昏迷不醒的人。美眸中的泪水再次滑落下来,现在她什么都不盼了。只希望锦儿平安就好,只要他无事。

    艾金和天尘回到王府的时候,巧欣和戚冥还没有回来。院子里只有两人,玲珑带着小熙儿去了拍卖行。艾金揉了揉眉心,眉眼间染上了淡淡的倦意。

    天尘伸出手臂,将她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去。进了房间就将她放到了(床chuáng)上,盖好被子。艾金微微一愣,掀开被子要起来。却被天尘给按住了,天尘眉头皱起道。

    “你刚刚太累了,休息下。今天回来的早,等你休息好了起来再弄也行。”

    艾金是真的有些累了,尤其她现在还怀着宝宝。被天尘放到被子里的手,轻轻飞抚上了隆起的肚子上。点点头,闭上了双眸。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两下,又睁开了双眸看向天尘。

    “你不睡吗?”

    天尘摇摇头,从一旁的柜子中拿出一本书。靠在窗棂上,翻开起来。艾金他是准备坐在自己(身shēn)边看书,便不再说什么闭上了眼睛。没一会的功夫,人就沉沉的睡了下去。

    天尘见艾金睡着了,放下手中的书。放轻了脚步,离开了房间。午后的阳光透过窗缝,洒落在(床chuáng)榻上睡的香甜的女子(身shēn)上。

    艾金这一觉睡的很安稳,睁开眼睛看到天尘依然坐在自己的(身shēn)边看书。揉了揉弥漫着水雾的眼睛,声音有些嘶哑。

    “她们回来了吗?”

    “没呢,你现在做就行。等他们来了,刚好可以吃饭了。”天尘见艾金醒了,放下手中的书。将架子上的外衣拿了下来,递给了她。

    艾金接过外衣,坐起(身shēn)子将衣服穿上。看了一眼时辰,这个时间还是刚刚好的,从(床chuáng)榻上下来就直接去了小厨房。

    到了小厨房,玲珑早已经将买回的菜洗干放好了。艾金只要将菜处理一下就行了,看着各种各样的菜。艾金无奈的一笑,这个玲珑是要把菜市场都班搬回王府吗?

    艾金看着菜,静静的思考了一下。就开始动起手来,刚要拿起一个萝卜就被一只大手给拦住。抬起头一看,天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shēn)边。

    “我来帮你,你来告诉我要如何的做。”天尘将艾金手中的萝卜接了过来,将长袖挽起准备开始干活。

    艾金见她那架势,真是要帮自己的忙。想到天尘做的早饭,黑眸滴溜溜的一转。开口问道。

    “相公,你吃过饺子没有?”

    天尘微微一愣,看向艾金开口询问道:“饺子是什么?”

    艾金没想到天尘还真的没有吃过饺子,决定晚上的主食就用饺子了。在小厨房里找了半天,没有找到面粉。正发愁,卡到角落里有一个袋子打开一看是玉米面粉。虽然不是白面,但依然可以用。

    艾金取了几碗玉米面粉,用温水把面和好。让天尘将(肉ròu)切好,自己则着手干别的事(情qíng)了。等两人将所有的事(情qíng)都弄完了,艾金看着天尘有些狼狈的样子。没忍住,噗呲笑了出来。

    天尘假装生气的看了艾金一眼,声音中带着危险道:“很好笑吗?”

    艾金连忙摇头,她要是敢说好笑她敢保证这个男人下一秒肯定会让自己笑不出来。连忙开口,想要转移话题。

    “都弄好了,我们来包饺子吧。”

    “包饺子?”果然这句话将天尘的注意力转移开了。

    “恩,你不会我来教你。”艾金拉着天尘走到一旁的桌子前,将和好的面端了上来。又将刚刚两人一起弄得馅子也端了过来,把一切都弄好后笑眯眯的看向天尘。

    “好。”天尘站到了艾金的(身shēn)边,认真的看着她是如何做的。

    艾金将面洒到桌子上,然后开始擀面。等一切都弄好后,才开始包饺子。艾金边包饺子,边为天尘讲解着如何做。

    “将饺子馅放入这个皮中央,不要放太多馅。”艾金拍了一下天尘的手,接着说道:“先捏中央,然后再两边。然后由中间向着两边将饺子皮边缘挤一下,这样饺子下锅时就不会漏汤了。”

    天尘看着艾金,左手掌上摊放一张饺子皮,右手用筷子放上饺子馅。然后右手用一个手指蘸一点水在饺子皮的周围。一对折用两手用力捏了一下饺子皮边缘最中间的部位,接着两边没一会就包好一个如同元宝一样的东西。

    “这个就是饺子?”天尘眼中露出惊讶,看着那个精致的小元宝。

    艾金点点头,眉眼一弯道:“恩,很好看吧。”

    天尘点点头,这个叫饺子的东西真的很好看很精致。

    看着学的认真的天尘,虽然动作笨拙但跟着自己包出了一个饺子。外观不太好看,不过对于一个第一次动手的人来说已经是不错的了。两个人一起包饺子,时间过的很快。

    看着天尘由一开始的笨拙,到后来的驾轻就熟。心里忍不住惊叹,这个男人还真是什么都是一学就会。这个男人的天赋,真是强悍。看着他认真的抱着饺子,这要是放到现代就一个上得了厅堂下的聊厨房的新新好男人了。

    当两个人将所有的事(情qíng)都弄好后,玲珑带着小熙儿回来了。艾金从小厨房走了出来,小熙儿一见她立刻飞奔了过来。见到两人(身shēn)上和脸上都是面粉,愣了一下然后指着天尘开口道。

    “干娘,你看干爹脸上都是粉。”

    艾金顺着小熙儿手指的方向回头一看,顿时就爆笑出声。天尘的脸上和头上都是玉米面粉,(身shēn)上也是整个人看起来是相当的狼狈。看着笑的开怀的红衣女子,天尘漂亮的紫眸微微的眯了起来。声音中带着危险,嘴角一扬道。

    “娘子很好笑是吧?”

    艾金立马收起笑,轻轻咳嗽了两声。拉着小熙儿往小厨房走去,低着头对着小熙儿道:“走干娘带你去看饺子。”

    “饺子,是娘亲说的长的如同小元宝一样的东西吗?”小熙儿睁着大大的眼睛,抬起头疑惑的问道。

    “是啊,你娘亲给你做过吗?”艾金不过随口问问而已,那个女人根本就是厨房杀手。她做的东西,吃了是会要人命的。

    “没有,只是听娘亲说过。娘亲说很喜欢吃,爹爹找来好多人做娘亲每次都不满意都说不好吃。”小熙儿皱起小小眉头,略微思索了一下才开口道。

    “没关系,干娘做的很好吃。保证小熙儿会喜欢吃的,你娘亲可是很喜欢我做的哦。”艾金心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小熙儿娘亲的那张嘴都被她给养叼了。一般人做的东西,当人是不会喜欢吃了。

    小熙儿跟着艾金进了小厨房,看到那如同元宝一样的饺子眼睛一亮。指着它,开口道。

    “干娘包的饺子好漂亮,一定很好吃。”

    艾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漂亮和好吃有什么关系。跟在后面的天尘薄唇微微扬起,看着被小熙儿雷到的人。玲珑她们早就对饺子很熟悉了,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说道。

    “小姐,你和王爷都忙了这么长时间去休息吧。一会云七她们就回来了,我来将饺子入锅。”

    艾金点点头,她以前经常包饺子给玲珑她们吃。导致她们对饺子的制作过程很熟悉,将煮饺子的活交给玲珑艾金还是十分放心的。拉着小熙儿离开了小厨房,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shēn)后的天尘开口道。

    “你快回房间去换(身shēn)衣服吧。”

    天尘点点头,转(身shēn)回到了房间去换衣服。艾金带着小熙儿在院子里玩,过了一会巧欣和严冥也回来了。艾金看了一眼两人,看着巧欣别扭的样子和戚冥悠然自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抹了然从艾金的眼底划过,将小熙儿抱到自己的腿上做好。

    “事(情qíng)调查的怎么样了?”艾金抬起头看向两人,开口询问道。

    “没有查到,背后的人很隐秘。”戚冥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动用了暗星楼的势力依然查不出来。

    “小姐…”巧欣刚要开口说话,就被艾金给打断了:“巧欣,你进去帮玲珑煮饺子。”

    巧欣微微一愣,顺着艾金的目光往后看了过去。云七和风青走了进来,而天逸黑着一张两跟在后面。巧欣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快步走进了小厨房。艾金从摇椅上站了起来,嘴角挂着笑。

    “来了,进去做吧。饭菜已经准备好了,云七带着你师兄进去。我去小厨房看一眼。”

    云七点点头,带着风青就往前厅的走去。艾金在路过天逸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黑着脸的天逸道。

    “你跟我来,去小厨房帮忙。”

    天逸听到艾金的话,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看向艾金金。看着并肩走进前厅的两人,有些不(情qíng)愿的跟着艾金去了小厨房。到了小厨房,艾金将天逸拽到了一旁开口道。

    “你们晚上离开的时候,注意下风青。”

    “什么意思?”原本脸色难看的天逸听到艾金的话,眼中带着惊讶的看向艾金。

    “你别问了,就是要小心风青这个人。”艾金没有再往下去说,走到玲珑和巧欣的(身shēn)边帮着两人将煮好的饺子装到盘子中。回(身shēn)看向还愣在那里的天逸,开口道:“快点,把这里的菜都端到前厅去。”

    几人端着食盘离开了小厨房,往前厅走去。一会的功夫,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天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房间里出来,正坐在前厅跟风青聊着天。看两人的样子,似乎聊的很愉快。

    艾金走到天尘的(身shēn)边坐下,眉眼微微眯起开口道:“晚上你们就要离开,怎么不选早上离开呢。夜里赶路,多不好走。”

    风青放下手中的酒杯,抬起头看向艾金。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声音清润:“我接到家主的秘信,让我们十天要赶回去。我算了下时间,今晚走刚刚好可以赶回云家。”

    “原来如此,云七好久没有回云家了。她回去后,还要多劳烦风公子照顾了。还有逸也是第一次去那个地方,希望你也多多照顾下。”

    艾金夹起一道云七喜欢吃的菜,放到了云七的盘子中。和云七相处了这么久,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她。不过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是,云七和天逸的感(情qíng)稳定了两人一起离开不会分离。

    “这个是自然,小七是未来家主的人选。回到云家,家主也会护着她。她的安危,王妃是可以放心的。”风青听到艾金的话,看向她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艾金举起酒杯敬了风青一杯酒,刚要喝就被天尘给拦住了。天尘夺过艾金手中的酒杯,一仰头就喝了进去。

    “我带金儿敬你,她现在怀着宝宝不能喝酒。”

    听到天尘的话,艾金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怀着宝宝不能饮酒。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天尘看着她(娇jiāo)俏的样子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尘王和尘王妃之间的感(情qíng)真好,如同外面传闻的一样。原本我还抱着怀疑的态度,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爱ài)的两人。今天一见,我是相信了。”

    风青的眼中划过一抹羡慕,他是真的很羡慕尘王和尘王妃的感觉。看着两个人之间亲密的举动,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的想法。他想这世界上,能有一个如此深(爱ài)的人也无憾了。眼神不经意的望向坐在自己(身shēn)边,正为天逸夹菜的女子。看到她为另外一个男人夹菜,眸中快速闪过一抹伤痛。那放在膝盖长袖下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艾金低着头吃着天尘为她布的菜,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观察着风青。他眼中那一闪而过伤痛没有逃过艾金的眼睛。艾金不动声色的吃着盘子中的食物,淡淡的开口道。

    “风公子,你答应云七带着天逸回去。不知道,老家主是否知道此事?”

    “这件事(情qíng)我还没有禀报给家主,不够既然是小七想要带回去的人。我想以家主疼(爱ài)小七的程度,是不会不同意的。”风青听到艾金的话,眼神有一瞬间的闪烁。但很快就恢复了平时淡然的眸子,淡淡的说道。

    “那这样我就放心了,天逸你跟着小七去了云家。到那里人生地不熟,要和风公子好好相处。”

    艾金微微一笑,抬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天逸。

    “是,皇嫂。”天逸看到艾金对着自己使了个眼色,立刻端起酒杯敬了风青一杯酒道:“风大哥,你是小七的师兄我就称你一声风大哥了。”说着转头又看向了坐在自己(身shēn)边的云七道:“小七虽然是云家下一任的家主人选,但毕竟她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回云家。现在突然回去,难免有人心里对她不服。还望风大哥,在云家多多照顾我们两人。”

    艾金低下头,挡住了有些抽搐的嘴角。天逸这一口一个风大哥,一口一个我们两人。真是将云七当成他们家的人了,一点机会都不给人家留。眼角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嘴角带着浅笑的风青。心里忍不住感叹,这主也是一个演技派啊。

    “那是自然的,我和小七从小就认识。在我眼中,她就如同的我亲人一样重要。我当然会保护好她,不让别人欺负了她。”风青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后道。

    这顿送别的饭就在两个男人的暗自较量中结束,艾金心里感慨谁说只有女人之间才会争风吃醋。男人一旦争风吃醋起来,比女人还要可怕。

    晚饭结束时,天已经黑了。虽然艾金不喜欢离别的场面,但这次云七和天逸是从尘王府走的。她必须送送他们,几人道了王府大门口。风青叫人准备的马车已经等在了那里,艾金站在云七的(身shēn)边拉着她的手不放心的叮咛着。

    “小七,你一定要记住。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云七点点头,她很舍不得小姐。听到她的话,知道她是怕她心软顾忌血脉之(情qíng)而放过她那个姐姐。

    “小姐你放心吧,我不再是那个任由他们欺负的小七了。这次回去,我知道该怎么做你放心吧。”

    艾金点点头,又走到天逸的(身shēn)边。将他拉到了一旁,开口道:“这给你,关键时刻用的。”

    艾金将一个小盒子交给了天逸,天逸接过盒子打开一看。几个小瓷瓶放在其中,抬起头疑惑的看向艾金。

    “记住,这个是保命的盒子。里面的丹药都是我亲手炼制的,什么功效都有。你若遇到危险,自己看着用。”

    天逸点点头,将盒子小心的放到了怀中。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03 原来这主也是一个演技派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