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望星楼生辰宴

    晴空万里,碧蓝的天空如同被水清洗过一般澄澈。雪白的云朵大片大片的飘((荡dàng)dàng)在空中,如棉花糖一般的软绵。三三两两的鸟儿,叽叽喳喳的从天空飞过。

    皇后今天特别的开心,早早的就叫来宫女为她梳妆。今天就是锦儿的生辰宴,看着铜镜里风韵犹存的美妇。心里生出一阵感概,岁月真是一把无形的刀。可以将一个人改变那么的多,再不复从前的如花美貌。

    一名小宫女从外面走进暖阁,将一(套tào)大红色的华丽宫装放到了(床chuáng)榻上。走到皇后的(身shēn)边,行礼恭敬的道。

    “皇后娘娘,晚上生辰宴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

    皇后侧过(身shēn)子,看了一眼(床chuáng)上的大红色宫装。满意的点点头,递给(身shēn)边的福公公一个眼神。福公公立刻走了过来,从怀中拿出一锭银子交给了那个小宫女。

    小宫女接过银子,谢了恩就退出了暖阁。皇后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床chuáng)边伸手抚摸着(床chuáng)榻上的宫装。美眸微微一闪,这(套tào)衣服皇上刚登基不久太后赏赐的。

    皇后一直很喜欢这件衣服,每次重要的宫宴她都会穿这件衣服。因为锦儿小时候的一句童言,那时还小的他说母后穿这个衣服真好看。若说皇上是她心(爱ài)之人,那锦儿就是她的命。所以两厢相比,当然是锦儿重要。

    洁白的柔荑在华丽宫装上轻轻抚摸着,低垂的美眸中闪过一道寒光。所有挡在锦儿面前的人,她都会为他铲除。皇后站起(身shēn),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冲着福公公招招手,让他俯(身shēn)在耳边吩咐着。

    福公公眼中露出惊讶,随后点点头退出了暖阁。皇后将目光望向铜镜中风韵犹存的美妇,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狠辣的笑。这次,她很期待今晚的生辰宴。

    艾金和天尘很早就进了宫,因为天逸决定和云七去另一片大陆。所以他们决定将这件事告诉给德妃,艾金进宫先去了太后那里陪了太后和小熙儿一会。就去了德妃那里,说是想天莹了去看看。

    当他和天尘到了德妃的寝宫时,正好天逸也刚到。德妃正坐在大(殿diàn)的主位上,和天莹聊着天。天莹转头看到艾金来了,立刻从德妃(身shēn)边跑了过来。拉住艾金的手,小声的抱怨道。

    “皇嫂,你都不来看看莹儿。一回来,你就不见人影了。”

    “我被皇上(禁jìn)足在尘王府,你没事可以去尘王府来玩啊。”艾金捏了捏天莹的鼻子,微微一笑道。

    “你们三个一起过来的吗?”德妃眼中带着笑意,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身shēn)边服侍的小宫女很懂事,立刻去里面端出几杯茶递给了她们。

    艾金拉着天尘坐到大(殿diàn)下左边的椅子上,接过小宫女递过来的茶。抬眼看了一眼小宫女,真是一个有眼力见的人。小宫女为几人递好茶,就回到了德妃的(身shēn)边。

    “不是,是在门口见到的。”天尘放下手中的茶杯,对着德妃淡淡的一笑。

    “说吧,逸儿你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德妃将(身shēn)体靠在椅背上,美眸望向天逸。从天逸进来,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这实在太不符合他的(性xìng)格。若不是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事(情qíng)要说,他不会眼神闪烁。

    艾金惊讶的望向德妃,这真是知子莫若母。转头又看向天逸,天逸尴尬的一笑。他发现在他母妃面前,什么事(情qíng)都瞒不住。

    天逸讲事(情qíng)都告诉了德妃,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表(情qíng)。但德妃依然眼中带着笑意,不知她此时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天逸心里有些忐忑,他谁都不怕就怕她这个母妃。

    “云七?无双(身shēn)边那个女孩?”德妃眉梢一挑,淡淡的开口道。

    “是的,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和天逸的感(情qíng)很好,这个决定是两个人一起做的。我知道德妃舍不得天逸,但他们两人已经分不开了。”艾金抬起头看向德妃,她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但看天逸的样子,即使德妃不同意天逸也会跟着云七离开。

    德妃低垂下眼眸,让人看不到她的表(情qíng)。长长的护甲一下一下叩打在椅背上,在安静的大(殿diàn)上发出铛铛的声响。天尘抬起手拉过艾金的小手,放在手心里把玩着。天逸眼中带着期待,望着德妃。

    过了片刻,天逸眼中露出失望的神(情qíng)。艾金微微叹口气,还是不行吗?得不到德妃的同意,天逸即使离开心里也不会好受吧。感觉到手上传来的温暖,艾金抬起头看向天尘微微一笑。

    “母妃,不管您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这次我心意已决,一定会和小七去那里。”

    天逸站起来,看向德妃。黑眸中充满坚定,德妃听到他的话也抬起头看向他。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就这样静静的互相看着对方。谁都不肯先低头,就这样对持着。

    “你个臭小子,有了心上人都不告诉我。害的我还在这边担心你是不是…。”德妃眼神一变,眼中充满怒气指着天逸道。

    听到德妃的话,天逸和艾金等人微微一愣。眼中充满惊讶的望向德妃,德妃从椅子上走下来。走到天逸的(身shēn)边,抬起手冲着天逸打了下去。

    “你是一个男人,当然要跟在自己娘子(身shēn)边保护好她。若是保护不了她,就可不要说你是我儿子。”

    天逸眼中带着激动,一伸手抱住德妃。开心的道:“母妃,谢谢你。”

    德妃嫌弃的推开天逸,但眼中却带着欣慰。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淡淡的笑。艾金看着德妃,她心里很佩服她。若是她,也不一定会放心自己的孩子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好了,你们年轻人在这里聊天吧。我(身shēn)子有些乏了,去里面休息下。晚上一起过去,参加锦儿的生辰宴吧。”

    德妃笑笑,在(身shēn)边小宫女的搀扶下走进了内阁中。大(殿diàn)上就剩下了她们四人,艾金眼中带着笑意看向天逸。

    “怎么样,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恩,若没有母妃的同意。即使我和云七离开了,心里也不会好受。”天逸点点头,对着艾金说道。

    “听说今年的生辰宴和往年不一样,不是在宫(殿diàn)里举行。好像是在皇宫中的望星楼举办的。”

    天逸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皱。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qíng)要发生,心里有些不安。

    “望星楼?”艾金转头看向天尘,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望星楼是整个天岚中最高的地方,在那里可以看到整个天岚的景色。晚上的时候,在那里看星星很美的。我想,你会很喜欢那里的。”天尘微微一笑,看向艾金。知道她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那里她一定会喜欢。

    听到天尘的话,艾金突然对那个望星楼感了兴趣。心里开始有些期待起,晚上的生辰宴。

    夜色如水,天很快就暗了下来。德妃从内阁里走出来,已经换好了衣服。见几人还在那里聊天,走了过去轻轻咳嗽了两声将他们的视线聚集了过来。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几人听到德妃的声音,转头一看人已经向他们走了过来。天莹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德妃的(身shēn)边搀扶着她。

    “恩,那我们走吧。”艾金从椅子上站起来,拉住天尘的手跟在德妃的(身shēn)边往外走。

    几人离开德妃的寝宫,往望星楼的方向走去。今夜的皇宫与平时不同,没有那种沉寂的气氛。四处张灯结彩,充满了喜庆。艾金心里冷笑,这真是待遇不一样。为自己的孩子庆生,就办得这般用心。天尘的生辰时,不过是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而已。

    在拐过长长的长廊,又绕过几个假山。终于到了望星楼,艾金抬起头看着高高的楼阁气势恢宏。望星楼很精致,每一层台阶都用白玉所做。望着一望无际的阶梯,艾金的眉头微微皱起。

    (身shēn)体一轻,人已经被天尘抱了起来。本能的伸手环住他的脖颈,抬眸看向他道。

    “我没事,你不用抱着我往上走。你的(身shēn)体也才刚刚恢复好,快放我下来。”

    艾金眉头皱了起来,尽管上次的埋伏天尘早已经做了准备。但(身shēn)体依然还是受损,抱着她爬这么高的阶梯(身shēn)体怕吃不消。而且现在对外,还在宣称他的(身shēn)体很不好。若是让人见到他抱着她,爬这么高的阶梯就不好了。

    “没关系,刚刚我看过了。我们是最晚到的,快上去吧。不会有人看见的,没事的。”

    天尘低下头,看向怀中的人儿。即使她没有怀孕,他也舍不得让她爬这么高的阶梯。艾金见他脸上露出不容拒绝的表(情qíng),只能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

    德妃在小宫女和天岚的搀扶下,看着前面恩(爱ài)的两个人。转头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天逸,希望他也能和尘儿一样的幸福。那个叫云七的女子,她是有印象的。难怪那个时候,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不一样。

    模样清秀,能跟在无双(身shēn)边应该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子。只是她的(身shēn)份,虽然她还不是很清楚但应该不简单。心里其实也是有一点担心的,但逸儿喜欢她也无话可说。

    过了一会,几人就走到了望星楼的顶端。和想象的不同,里面竟然是一个小型的宫(殿diàn)。太后和皇上皇后已经做在了主位上,下面坐着朝中的大臣与家眷。

    见她们进来,皇上点点头开口道:“来了,快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吧。现在人到齐,可以开始了。”

    艾金和天尘走到空着的位置坐下,天逸和天莹则坐到了德妃的两边。人都到齐,皇上的话音刚落下。望星楼里就响起了奏乐声,宴会一直按照皇后的安排进行着。

    而宴会的主角天锦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接受着来自每个人的礼物和祝福。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刚刚看到那两个人拉着手从门外走进来。她脸上的幸福,刺痛他的双眼。他多希望,站在她(身shēn)边的那个人是他。那个让她笑的那样幸福的人,是他。

    接到天尘和艾金的礼物时,他的眼光微微一闪。随后快速的恢复了正常,嘴角嵌着淡淡的笑道。

    “谢谢你们的礼物,我很喜欢。”

    艾金抬眸看了一眼嘴角挂着淡笑的太子,总觉得他哪里变了。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给她的感觉是很危险。但现在,那种感觉竟然没有了。是他隐藏的太好,还是真的不一样了。

    见到艾金眼中的疑问,心里划过一抹刺痛。从她的眼中,他看到了怀疑不信任。他不明白,本来他对她们就不怀好意。为何看到她眼中的怀疑,心里会这般的难受。

    天尘一伸手将艾金揽入了怀里,就往他们两人的位置上走。他不喜欢太子看艾金的目光,让他不舒服。艾金抬头看着紧绷着脸的天尘,偷偷一笑。这个男人,又在无缘无故的吃醋了。回到座位上,艾金拉起天尘的手。对着他微微一笑,无声的安慰着。感觉到(身shēn)边人无声的安慰,天尘的脸色才稍稍好了一些。

    皇后站起(身shēn),脸上端着端庄的笑开口道:“接下来,我们有一个特殊的节目。大家都来望星楼外面的围栏处,母后皇上我们一起过去吧。”

    太后在皇上和皇后的搀扶下,往望星楼的围栏处走去。(身shēn)后跟着德妃和兰贵妃。天逸艾金和那些大臣跟在了后面,到了望星楼围栏处。皇后转过(身shēn),笑意盈盈的道。

    “今年我特意托人,从很远的地方扫来一个东西。今天是锦儿的生辰,一起放给大家看。”

    皇后的话刚落下,递了一个颜色给跟在(身shēn)边飞福公公。福公公得到皇后的指令,立刻转(身shēn)离开了望星楼的大(殿diàn)。正在众人疑惑之时,砰地一声。

    一颗小小的不起眼的火红小球窜上了天空,到了漆黑的天空中崩裂开。一朵灿烂的花朵在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它犹如一名美丽的仙子,全(身shēn)被华丽的星光包围,在空中翩然起舞。

    众人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就连艾金也忍不住愣了一下。没想到这里也有烟花,虽然没有现代时那样五彩缤纷。但也是很漂亮的,艾金抬起头看向天空中的流光溢彩,那五颜六色的光芒打在她绝美的脸上。

    天尘低下头,看着她眼中的痴迷。紫眸中露出淡淡的宠溺。抬起头,看向天空中美丽的烟花。

    因为所有人都看着天空中美丽的景象,没有人注意到一名小太监正在往艾金的(身shēn)边走去。皇后站在太后的(身shēn)边,看着众人都看着天空中不断正增加的美丽花朵。冲着那名小太监使了一个眼色,嘴角走起一抹森冷的笑。

    艾金正看着天空中的烟花出神,这是她在这里第一次看到和现代有些相关的东西。不(禁jìn)想起在现代的家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向他靠近。因为艾金站的地方靠近往下去的阶梯,艾金只觉得好像有人推了她一下。整个人往后仰了过去,事(情qíng)发生的太过突然。

    众人被艾金发出的惊叫声惊醒,望向阶梯口正往后仰的人。

    “小心!”

    天尘和天锦一口同声的喊道,两道白色的(身shēn)影同时向着往后仰的人冲去。艾金本能的伸手要将头上的红色菱纱扯下,才发现今天早上让人给她梳了一个必将正式的头发。

    心里一阵恼怒,眼中划过一道寒芒。(身shēn)体在不断的向后倾倒,她知道自己(身shēn)后是长长的阶梯。这若是掉下去,肚子里的宝宝是一定会没有了的。本能的双手环住自己的肚子,调动体内的内力想让向后倒的速度减缓一些。

    似乎没有什么作用,艾金突然生出一种无力感。恍惚间,看到两道白色的(身shēn)影冲着自己飞来。她知道其中一个是天尘,但另一个是谁。艾金感觉背后有人推了她一把,然后她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心放了下来,转头一看。愣住了,她看到天锦推了一把她以后,他自己却因为力道的问题向后面倒了下去。嘴角带着淡淡的笑,眼中也带着笑意看着她。然后整个人往后一倒,从阶梯滚了下去。

    这一个突变,震惊的众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艾金没有想到,天锦竟然会为了救自己,用(身shēn)体挡住她把她推了上来自己倒下去。(身shēn)后传来皇后的惊叫声。

    “锦儿。”

    皇后眼中带着震惊和痛苦,锦儿为何要过去救那个女子。她突然乱了方寸,后悔答应丞相的计谋。现在掉下去的人变成了锦儿,皇后心里五味交杂。推开还愣着的众人就往阶梯下跑,跑到已经昏迷了的天锦(身shēn)边。

    “来人,快叫太医。”皇后将昏迷的天锦抱在怀里,后悔的眼泪从美眸中滑落。声音因为着急已经破了音,冲着还在发愣的众人喊道。

    被皇后凄厉的声音惊醒,有人立刻跑了出去。皇上眉头一皱,眼中也出现了焦急。毕竟天锦也是她的儿子,走到皇后的(身shēn)边叫了几个人一起将天锦抱到了望星楼内(殿diàn)的暖阁里。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97 望星楼生辰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