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云家来人

    天蒲远坐在太后的(身shēn)边,转头看向太后。询问着太后的意思,开口道:“我将无双(禁jìn)足于尘王府,那锦儿的生辰宴是否让她参加呢?”

    太后抬眸看了一眼皇后,她知道皇后一直都想将尘儿和无双除掉。今(日rì)怎么会突然来问她们的意思,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蹊跷。太后面上不动声色,眼中带着笑意道。

    “既然是锦儿的生辰宴,当然是人越多越好。而且今年好不容易我也参加了,谁都不能缺席。到那天,就解了无双一天的(禁jìn)足。等锦儿的生辰宴一过,再(禁jìn)足就好了。”

    “恩,那就按照母后的意思办。皇后,你明白了吗?”天蒲远点点头,看向皇后。

    “是,臣妾明白。”皇后欠了欠(身shēn),(身shēn)姿端庄得体。嘴角的笑娴雅,声音温和。

    “哀家回宫这段时间,只有在接风宴上看到一次锦儿。之后就一直没有再看到他,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也不来看看我老人家。”

    太后对于天锦,说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毕竟那是自己的亲孙子,但上次在宴会上看到他。总觉得这孩子太过于沉默,和之前听说的不一样。这眼看着就到他的生辰,也是她做皇(奶nǎi)(奶nǎi)第一次参加。

    “母后别说您见不到他,就连我这个做娘的也见不到人。这段时间也不知道锦儿是怎么了,一改常态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一样整个人沉稳了起来。”皇后微微叹口气,听到太后的话忍不住也抱怨了起来。但语气里还带着一丝欣慰,他的锦儿变沉稳了似乎是长大了。

    “变沉稳了就好,毕竟他是太子。(日rì)后很有可能成为天岚的皇上,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了。我回宫的路上,可是听说了不少关于他从前的事(情qíng)。现在看到他的改变,哀家也就放心了。”

    太后眼皮轻轻一抬,淡淡的撇了一眼皇后。端起桌案上的茶,抿了一小口。她今天就是先将话挑明,太子只是可能(日rì)后会成为天岚的皇上。希望她可以收敛一下自己的动作,别做的太过分。

    皇后自然是听出太后话中的意思,心里不快脸上却端着端庄的笑:“母后说的是,锦儿他一定不会再如从前那样了。臣妾还要下去安排宴会的事(情qíng),就现行退下了。”

    “恩,下去吧。”太后挥挥手,让皇后推了下去。皇后行了礼后,就带着福公公离开了太后的寝宫。

    暖阁里又恢复了安静,太后一伸手将小熙儿包进了怀里逗弄着。眼皮也没抬一下,开口道。

    “皇上对于太子是何想法?”

    天蒲远没有想到太后会突然问这个,微微一愣神后开口道:“当初父皇一定要立皇后的儿子为太子,但母后心里知道我一直中意的人是尘儿。尘儿虽然(身shēn)体不好,但他足智多谋。还有那个古老的预言,当初我们…。”

    “罢了罢了,一切都是命。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想强求也强求不了。只是当初我们想逆天而行,却适得其反了。不过,锦儿似乎也不是个简单的人。我见他气质沉稳,眸子里的冷静不亚于尘儿。这(日rì)后天岚交到谁的手上,还真的是不一定。一切,都等明年的人才选拔大会后,再做定夺吧。”

    太后微微叹了一口气,两个孩子都是她的孙子。她真的不想看到如那预言里说的一样,谁受伤她都不愿见到。只是命运的齿轮一旦转动,就是无法停止永不停歇的。这两个孩子的命运,还是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天锦站在太子府院子里的大树下,抬起头看向清澈的天空。又快到了他的生辰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为他举办生辰宴。他很讨厌这些,只是每次都要面子上敷衍下。

    今年太后回宫,怕是要举办的更加盛大了吧。脑子里又浮现出那天在大(殿diàn)之上,张狂嚣张的绝美容颜。天锦心里有些烦躁,他和那女子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但为何心却被她占据住,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

    “太子,皇后让人送来了今年生辰宴的详细安排。您是否要看看?”

    从一旁的长廊走来一名黑衣男子,手中拿着一个红色的小册子。声音平稳,带着恭敬。

    “不用了,每年的安排都是一样的。”天锦的眼中划过一抹厌恶,稍纵即逝。恢复了他平时的样子,淡淡的说道。

    “是,太子。”黑衣男子将册子收了起来,看了一眼天锦又开口道:“相爷最近和郝御史走的很近,两人似乎算计着什么。”

    “这件事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和尘王府有关,尘王妃将御史大人的儿子打成那个样子。那个郝御史是个心(胸xiōng)狭窄之人,肯定是会要找机会报复的。丞相一直想出去尘王妃,想必是想利用他吧。”

    天锦伸出手,接住从大树上掉落下来的叶子。低垂下的眼眸,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风吹起他的衣角,在空中划出一抹亮丽的弧度。

    “那太子,您…。”黑衣男子开口,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天锦给打断了。

    “派人查查,丞相和御史到底有什么(阴yīn)谋。”天锦将手中的落叶一扔,任由它被风吹走。淡淡的扔下一句话,转(身shēn)走回书房。

    丞相府的偏院内,丞相大人脸上带着讨好的笑看向一(身shēn)红衣的俊美男子。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神秘的人,他也不知道他的(身shēn)份是什么。只知道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只能拼命的讨好。

    “上次的事(情qíng)失败,你真的很让人失望。”(性xìng)感的声音从男子口中传出,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感。

    丞相朱偷额头冒出冷汗,好强大的气势。只是被他淡淡的一撇,整个人腿都开始发软。即使是面对皇上发怒,也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属下失职,只是没有想到那个尘王会留了一手。在离开天岚的时候,派人去将太后请回了宫。”

    “那个尘王可不是像他表面上那样简单,是你们太过于轻敌才造成上次计划的失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将他尽快的解决掉。”红衣男子慵懒的靠在贵妃椅上,声音中合着内力从珠帘内传了出来。

    丞相不会武功,被这合着内力的声音震得头疼(欲yù)裂。面色苍白,额头已经露出密密的细汗。就在他快受不了的时候,红衣男子的话终于说完了。丞相法人大口的喘着气,声音中带着恐惧。

    “我知道了,这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了,你下去吧。”红衣男子挥挥手,从珠帘里飞出一道劲风。将丞相大人推出了房间的大门,随后大门又被紧紧的关上。

    丞相被挥出房间,眼中带着惊恐。这个人的武功内力好强悍,到底是什么人。将丞相挥出去后,红衣男子(身shēn)边出现一名长相(阴yīn)柔的男子。他走到红衣男子(身shēn)边,声音带着恭敬。

    “主子,你让我办的事(情qíng)已经办好了。已经将云七在这里的事(情qíng),通知了云家的老家主。估计也就是这几(日rì),就会过来了。”

    “恩,很好。再派些人去找浣纱宫和拍卖行的麻烦,不过不可以伤人。”红衣男子坐在贵妃椅上,半合着眼眸。手里把玩着垂落在(胸xiōng)前的黑发,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笑。

    “是,主子。”白衣(阴yīn)柔男子恭敬的回道,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

    红衣男子原本半合着的双眸慢慢睁开,浩瀚如海。眼中闪烁着冷芒,她竟然怀了他的孩子。这个孩子他是不会让她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本就是多余的。

    艾金自从那次从太后那里回来以后,就没有再出过尘王府。天尘每天都陪着她,两个人如同闲人一般。

    艾金躺着院子里的摇椅上,抚着隆起的肚子。脚边趴着雪狼,另外几只早就不知道跑哪里野去了。艾金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看似凶狠的雪狼竟然会是最乖巧的一个。

    天尘从书房走出来,就看到趴在艾金脚边的雪狼。嘴角微微一抽,他发现他的王府都要变成动物园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雪狼,雪狼似乎感受到有人再看它,转头看向了天尘。

    好敏锐的狼,他不过是微微的撇了它一眼而已。天尘冲着雪狼友好的一笑,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揽着她坐下。

    “再过几(日rì)就是太子的生辰宴,皇上解除你(禁jìn)足一天让我们一起去参加。”

    “哦?那我们给太子准备点什么贺礼好呢?”艾金抬头看向天尘,她真的不知道这皇家到底是怎样想的。总是喜欢办那些宴会,又累还伤财的。

    “这个我们就不用管了,这些选礼物的事(情qíng)就交给戚冥了。”天尘捏了捏艾金的鼻子,眼中带着宠溺。伸手摸了摸她隆起的肚子,嘴角带上了幸福的浅笑。

    戚冥刚好从书房出来,听到天尘的话无奈的笑了笑。艾金见他那样子,转头看了一眼正在给她倒酸梅汤的巧欣。眼珠滴溜溜一转,开口道。

    “巧欣,你和戚冥去挑送给太子的礼物。这里,有云七和玲珑伺候就行了。”

    “是,小姐。”巧欣心里有些疑惑,但没有问出口。选礼物王爷不是已经交给戚冥了吗,干嘛还要她跟着啊。但她从来都不会违背小姐的话,只能乖乖的跟着戚冥去选礼物。

    戚冥对着艾金投过一个感激的眼神,嘴角嵌着温柔的笑和巧欣并肩走出了王府。难得的一次,巧欣没有和他拌嘴。

    两人离开后,艾金转头看向天尘。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开口道:“太子最近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可不认为太子会如此的安稳,那个人的野心不小。而且似乎什么事(情qíng)他都知道,就好像上次她在马车底下听到他们的对话。她才知道的那些事(情qíng),这个人怎么会一点动作都没去。还是,他在等着什么。

    “你现在有孕在(身shēn),不用想这些。交给我就好了,你就乖乖的养(身shēn)体就好。”天尘不喜欢看她皱眉的样子,伸出手将她皱起的眉头抚平。

    艾金将头贴在天尘的(胸xiōng)膛上,听着他的心跳声。这男人就是她要守护一辈子的人,她不会(允yǔn)许任何人伤害到他。若是有人想要伤害他,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

    云七站在艾金的(身shēn)后,看着相拥的两个人。神色有些微微的出神,最近她的心里隐隐的有着一股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qíng)要发生一样,她的感觉一向很准。

    “小七,你怎么了?”玲珑看着小七正在倒水,水都流出了还不知道。

    艾金听到玲珑的话,从天尘的怀里起(身shēn)。转头看向云七,眉头一皱开口道:“云七?”

    “啊,小姐。”云七这才缓过神来,见大家都在看着她。低头一看,水都从杯子里溢了出来。连忙将茶杯放到了白玉石桌上,连一红小声道:“刚刚想事(情qíng)想的太入神了。”

    “小七,我看你这几(日rì)惴惴不安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qíng)?我们都是一家人呢,若是有什么事(情qíng)就说出来。”艾金定定的看着云七。

    云七刚要说话,就被从外面跑进来的巧欣给打断了。巧欣满脸的怒气,跑到艾金的(身shēn)边气喘吁吁的道。

    “小姐,不好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群人,在拍卖行闹起来了。(身shēn)手都很了得,林雷都被打成了重伤。戚冥现在在那里呢,我们快过去看看吧。”

    艾金一听,目光变的锐利起来。竟然有人找上拍卖行的麻烦,立刻站起(身shēn)就要往外走。却被天尘给拦住了,艾金回头疑惑的看向天尘。

    “你拉着我干什么,我要去拍卖行看看。”

    “你忘记你现在被皇上(禁jìn)足在尘王府了吗?你现在大摇大摆的去拍卖行,那就是违抗圣旨的大罪。”

    天尘无奈的摇摇头,这一怀孕是把她平时的冷静都怀没了。这件事肯定是有人再背后指使的,若无人指使怎么就会在艾金被(禁jìn)足的时候去找拍卖行的麻烦。

    “那该怎么办?”艾金停下脚步,眉头皱起问道。

    “易容吧。”天尘伸手,拂开她的眉头。

    云七点点头,回到房间将易容的东西拿出来。没一会就给艾金变了一个样子,艾金这次没有穿红色的衣服换了一(套tào)紫色的锦服。一位俊俏的公子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艾金特意选了一件松垮的衣衫,当初了微微隆起的肚子。

    几个人离开了尘王府,就往拍卖行的方向走去。没一会就到了拍卖行门前,此时门口已经围了很多的人。围观的人看到天尘他们,认出他是尘王。纷纷的让开了一条路,让他们进去。谁都知道这拍卖行是无双公主的,这出了事尘王肯定是要来的。

    只是他们在这里围了好长时间,里面那些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艾金跟着天尘进了拍卖行的大厅,看到戚冥正与一名(身shēn)穿淡蓝色长袍的俊逸男子打斗。

    那名男子的(身shēn)手很好,每一个攻击都干净利落。而戚冥也没有占下风,两个人不相上下。这是艾金第一次看到戚冥动手,没想到这个平时总是温柔模样的人(身shēn)手如此之好。

    艾金走到脸色有些苍白的林雷(身shēn)边,给他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碍。递给他一个药丸,就走到了天尘的(身shēn)边。林雷接过药丸,放到口中。本来他还以为这紫衣男子是谁,看到药丸才知道是小姐。这才放下心,将药丸放到口中。

    “别打了,都停下来。”天尘飞(身shēn)上前,将两人隔离开。听到他的话,两人停下了手。

    “你是何人?”淡蓝色长袍男子停下手下的攻击,挑眉看向天尘。

    “王爷。”戚冥退到了天尘的(身shēn)后,恭敬的道。

    “几位这是何意,到拍卖行来捣乱。”天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淡的开口询问。

    “你就是尘王?请你将我们的小姐交出来,不然下次就不止是来捣乱而已了。”淡蓝色长袍男子微微一挑眉,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

    “你家小姐是何人?”天尘眉头微微一皱,这男子的话是何意思。

    “我家小姐是…”男子的话刚要出口,就被云七的声音给打断了。

    “风青师兄。”

    淡蓝色长袍男子听到云七的声音,顺着声音往艾金的(身shēn)边一看。看到一名容貌秀气,眼睛清澈的女子。眼中渐渐浮上激动的神色,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小。七…”男子走到云七面前,伸手抓住她的肩膀:“家主爷爷收到消息说你现在在这里,让我们来找你。没想到真的找到你了,你的样子一点都没变。”男子的眼中浮上一抹温柔,嘴角露出宠溺的笑:“只是个子长高了,再也不是那个会跟在我(身shēn)后叫着风青哥哥的小孩子了。”

    云七微微一笑,(身shēn)体向后退了一步。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激动,淡淡淡的道“风青师兄,你们为何来这里捣乱。”

    风青看着突然落空的双手,眼中有一抹失落一闪而过。抬起满是笑意的眼眸,看向云七。

    “我来这里寻找你,她们说你不在这里。我才动的手,一切都是误会。”

    “你们来寻找我有什么事?”云七始终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声音不冷不(热rè)。

    “家主的命令,带你回云家。”风青的黑眸始终看着她,淡淡的道。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95 云家来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