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太后的维护

    太后直接回了自己的寝宫‘闵慈宫’,太后离开这么多年寝宫依然如当初一样。皇上每天都会让人来打扫,知道太后要回来特意又让人精心的打扫了一番。

    太后走进大(殿diàn),看着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一切。眼中出现一抹温(情qíng),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柔和的笑。艾金扶着她,将她扶到了暖阁中的(床chuáng)榻上。

    知道太后是想起过去和先皇的一些事(情qíng),太后年轻的时候可是宠冠后宫。集三千宠(爱ài)与一(身shēn),虽然先皇有很多的妃子但独独宠(爱ài)她一人。天岚的皇帝似乎都是专(情qíng)的,天蒲远虽然也有很多的嫔妃,但他的心里只有天尘母亲一人。

    对于天尘的母亲,她是很好奇的。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能生出如天尘一般优秀的人。让皇上如此钟(情qíng)于她,即使在她离世多年依然心系与她一人。星眸一转,看到一旁的德妃正为太后捶着背。

    德妃也是一个难得的美人,她与天尘的母妃那么好。哪有一个女子会心甘(情qíng)愿的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夫君,但她怎么看德妃对天尘的母亲一点嫉妒都没有反而在她去世的时候对天尘格外的好。

    德妃感觉到艾金看着自己的目光带着思索,抬起头看向她对着她微微一笑。

    “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有机会我会告诉你。”

    艾金有些不好意的笑了笑,她没想到德妃竟然能看出她在想什么。看来这宫里,每一个人女人都是不简单的。毕竟能在这吃人的后宫中生活下来,要么就是心思缜密之人要么就是无心争宠之人。但她的感觉,德妃应该是后者。不然当年,也不会主动恳请皇上跟着太后离开皇宫陪太后去若兰寺静修。

    艾金刚要开口,就被外面传来的声打断。太监特有的尖细声音从大(殿diàn)门口传来。

    “皇上驾到!”

    伴着声音的落下,一道明黄色的(挺tǐng)拔(身shēn)影从大(殿diàn)门口出现。没一会,这明黄色的(身shēn)影就进了暖阁。太后抬起头看向暖阁的门口,看到天蒲远进来。眼眶微微一红,挥挥手让他过来。

    天蒲远走到太后(身shēn)边坐下,看着已经满头白发的人。心里微微发酸,若不是当年发生那些事。母后也不会离开皇宫,选择去若兰寺静修。有多少年,没有看到母后了。

    “母。后。”天蒲远的眼眶有些湿润,低沉的声音带着颤抖。

    “你看你哪里还有一个皇上的样子,竟然被人下药都不知道。尘儿把所有的事(情qíng)已经告诉我,你们想怎么做就放手去做吧。如果先皇还活着,也会同意的。毕竟当初选择她做皇后,就是为了天岚。现在,既然他们已经危害到天岚。那么,先皇的那些旨意就不必再理会。”

    太后脸上的笑容消失,她看着皇上有些涣散的眼神。心中的怒火开始翻涌,当初做的一切看来都是错的。当年她和先皇看丞相家的女儿温柔善良,识大体是一国之后的好人选。那时她和先皇心中有两个人选,一个是现在的皇后一个是德妃。尘儿的母亲也是一个很好的女人,温柔漂亮气质高贵。只是没人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身shēn)份,所以尽管知道天蒲远喜欢她。她们还是决定让她做一个贵妃,这是他们最大的退步。只是没想到,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皇。上…”德妃看到眼神涣散的皇上,眼中露出惊讶和一闪而过的心疼。

    听到这一声轻唤,天蒲远才看到站在一旁的德妃和天莹。看到德妃,天蒲远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对着她点点头,看向她(身shēn)边的天莹微微一笑道。

    “莹儿,你可还记得父皇。”

    天莹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德妃陪着太后去了若兰寺,对于天蒲远的记忆不是很深。看着对着自己笑的和蔼的英俊男子,毕竟是父女有着血缘。天莹冲着天蒲远灿烂一笑,喊道。

    “莹儿当然记得父皇。”

    天蒲远招招手,让天莹到自己(身shēn)边来。天莹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妃,见她点点头才走到天蒲远的(身shēn)边。天蒲远上下打量着天莹,眼中出现欣慰。

    “我记得莹儿随着太后离开的时候,还很小呢现在都已经长成了大姑娘。”

    对于这个女儿,天蒲远还是喜欢的。毕竟他只有两个女儿,一个远嫁现在就剩下这一个在(身shēn)边了。虽然他的心里不喜欢那些女人,但对于孩子他还是很喜欢的毕竟那是他亲生的。

    艾金始终一直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她心里有些疑惑,她可以感觉到德妃看到皇上时的激动。她眼里对皇上的心疼,没有逃过她的眼睛。而皇上看着德妃的复杂眼神,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她感觉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是有着什么。

    “好了,皇后一家做的事(情qíng)迟早会收拾她们。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的计划看来是要往后推推了。”

    太后的声音打断了艾金的思绪,她刚收回心神就被太后拉到了她的(身shēn)边。让她在她的(身shēn)边坐下,然后转头笑看着天蒲远。

    “这是为什么?”天浦远有些愣神,太后这次回来应该就是为了皇后是事(情qíng)吧。怎么会突然要将此事往后推,看了一眼被太后拉到(身shēn)边坐下的艾金。应该是和她有关系吧,这丫头还真是动作快。竟然偷偷的将太后接回宫,看太后的样子很喜欢她呢。

    “因为无双怀孕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做些危险的事(情qíng)。毕竟人被((逼bī)bī)急了,是什么事(情qíng)都能做出来的。看看你自己,不就知道了。她们连你这个皇上豆干下手,更何况无双一个王妃。”太后拉起艾金的手,眼中带着笑。

    天蒲远听到太后的话,愣住了半天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开口,有些激动的道:“无双…你…你怀孕了?”见艾金点点头,又接着道:“尘儿知道这件事了吗?”

    “还没有告诉他呢,我想等他回来给他一个惊喜。”艾金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嘴角扬起一抹浅笑。这一笑,恍花了众人的眼。

    “皇嫂笑起来好漂亮!”天莹看着那浅浅的一笑吸住了心魂,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的人。皇兄真是好福气,这些(日rì)子她和皇嫂相处下来越来越喜欢她。

    艾金一抬头看着众人看着她,收起嘴角的笑。她知道自己笑起来很好看,记得当初还惹天尘不高兴。不许她乱对着别人笑,轻轻的咳了两声。

    “父皇,你不会怪我私自暗中将太后接回来了吧。没有准备(热rè)烈的迎接,就这么悄悄的接了回来。”

    “不会,我知道母后本来就不喜欢铺张。这样做,正好合了她心意。”天浦远回过神,摇摇头道。他知道这一招肯定是天尘告诉她的,太后不喜欢铺张。

    “谁敢怪你,你就说是我要这么做的。我到要看看,我离开这么多年这天岚的天是不是变了。”太后目光一变,浑(身shēn)的气势一下子就变的威严起来。那是一种久居上位者才有的气势,就连艾金看着也打从心底的敬佩。

    “好了,母后不要动气。你回来的事(情qíng)看来所有人都知道了,怕是瞒不住了。今天你休息一天,明天就准备为你的接风宴吧。”天蒲远连忙说道,可不能让太后回来就动气。

    “恩,哀家也累了。你们都下去吧,明天的事(情qíng)就交给你们了。”太后收回气势,瞬间又变成一位慈祥的老人家。这变换的速度之快,看的艾金有些咂舌。变脸,也没这个速度快。

    看着太后眼见的疲倦,艾金知道太后是真的累了。尽管她将马车改成一间一动的小厢房,但毕竟还是一路颠婆。她站起(身shēn),走到香炉旁边看了一眼里面的香料。眉头微微一皱,将香料倒掉。找了一些薰衣草的香料放到香炉中点燃,没一会的功夫。房间中就充满了淡淡的薰衣草香,让人的精神得到放松。

    “以后太后的寝宫中别点其他的香料了,多点些薰衣草。可以放松心(情qíng),对太后的(身shēn)体有好处。”艾金寝宫里的一个老嬷嬷说道,这个老嬷嬷是太后年轻时就伺候在(身shēn)边的。太后去了若兰寺,本来她是要跟着的。却被太后留了下来,帮她打理这寝宫的一切。现在太后回来了,自然还是由她来伺候。

    “是,王妃。”老嬷嬷是一个看着很和善的人,她冲着艾金微微一笑道。

    艾金又在房间里看了一圈,吩咐道:“太后偏头疼,头疼的时候就给她吃一粒这个。我每天都会来给太后施针。”

    艾金将所有该注意的东西都交代清楚,太后看着如此细心的她。心里很感动,这是一个很细心的孩子。看着艾金微微一笑,出声道。

    “这些以后慢慢告诉她就行了,你现在怀着孕。不能太劳累,一路上你也没少折腾。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参加宫宴呢。”

    艾金点点头,和太后皇上还有德妃她们道了别就带着巧欣和玲珑云七离开了皇宫。她们是中午的时候到的皇宫,等艾金回到王府已经下午了。每到这个时候艾金就会犯困,揉了揉染上睡意的眼睛。

    “小姐,你回房间休息吧。剩下的事(情qíng)交给我们就行了。”玲珑将马车上的东西拿了下来,看着一脸困意的人。

    云七走到艾金(身shēn)边搀扶着她,往里院走去。正好看到从大厅走出来的老管家,艾金连忙开口道。

    “找几个人帮玲珑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

    “是,王妃。”老管家恭敬的回道,然后叫来两名家丁走到王府门口的马车前帮着玲珑搬东西。

    艾金被云七扶到了房间中,将外衣脱掉就上了(床chuáng)榻。云七为她盖好被子,将房间中染上薰衣草香料。一直到艾金沉沉睡下,云七才轻步的从艾金的房间离开。

    她出了房间,玲珑和巧欣已经将东西都弄好了。见她出来,走动她(身shēn)边。

    “小姐,睡了?”玲珑拉着云七和巧欣去了她的房间,看了一眼艾金房间的方向问道。

    “恩,刚躺下没一会就睡了。”云七做到桌子边上,倒了杯茶喝了一口。

    “小姐有了(身shēn)孕,以后我们可要多加注意些。不能再让她像以前那样,做一些危险的事(情qíng)了。”玲珑做到自己的(床chuáng)榻上,眉头微微皱起眼中有着担心。

    云七和巧欣点点头,这是小姐的第一个孩子。她们一定不能让小姐出什么事,她们也知道小姐现在的处境不怎么好。但只要小姐这段时间不找那些人麻烦,应该也不会有危险。但依小姐的(性xìng)子,她们很怀疑她会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养胎。

    这世界上能让小姐乖乖听话的人,怕是只有王爷一人了。真希望王爷快些回来,这样他们也能放心些。自从小姐怀孕后,就没有怎么好好吃些东西。和元媚儿一样,孕吐的厉害。但元媚儿吃了小姐的药就好了,小姐自己吃了似乎就没什么作用还是孕吐的厉害。这样下去,这(身shēn)体怎么吃得消。

    太后的迎接宴在第二天的晚上举行,大臣们都带着家眷前来。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皇上才陪着太后来到大(殿diàn)上。艾金早早的就去了皇宫,为皇上施针让他的眼神开起来不那么涣散。但看起来,精神依然不是很好的样子。

    看到太后和皇上来了,(身shēn)后跟着德妃天莹公主和尘王妃。就知道,看来是尘王妃暗中将太后给接了回来。皇后看到来人,立刻从座位上起(身shēn)。走到太后(身shēn)边搀扶着她,脸上露出端庄得体的笑。

    “母后,你回来我也没去看你。你别怪臣妾,我怕打扰你休息。”

    “怎么会呢,哀家不会怪你的。本来哀家就是暗中回来,没想惊动任何人。”太后脸上露出慈(爱ài)的笑,拍拍皇后的手道。

    艾金低着头跟在(身shēn)后,这皇宫里的人都是演技派的。看两人一副好婆媳的样子,但心里都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呢。因为天尘没有回来,太后就让艾金在自己的(身shēn)边坐着。这样一个举动,也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很喜欢她。

    皇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到艾金坐在太后的(身shēn)边。眼中快速闪过一道光芒,这么快就找到靠山了。脸上扬起笑,但语气中有着指责。

    “无双,太后回宫这么大的事(情qíng)你怎么能就这样草率的办了。太后都回到皇宫了,我们大家才知道。”

    “皇后不必生气,这都是哀家的意思。哀家不喜欢铺张,就让人通知了无双暗中接我回来就好。”太后端起艾金为她倒的茶,抿了一小口。动作很自然,却让人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原来是母后的意思,那是臣妾想多了。”皇后连忙笑看着太后,藏在袖子下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这太后之前完全不知道尘王妃这个人,怎么可能暗中找人通知她。这偏袒的意味,也太过明显了。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给她们灌了什么汤。所有人,都维护她。

    “好了,既然人来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开始吧。”皇上天蒲远坐在主位上,看了一眼大(殿diàn)上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开口道。

    他的声音刚刚落下,大(殿diàn)上就响起了音乐声。舞女们纷纷走上大(殿diàn),开始翩翩起舞。宫宴正式开始,大臣们纷纷送上问候。艾金坐在太后的(身shēn)边,看着大(殿diàn)之下那些带着虚伪面具的人。心里突然有了一些感慨,若是人能少一些私心也会世界会变的美好一些。

    皇上看了一眼大(殿diàn)下的人,转头看向艾金突然想起了小熙儿。勾勾手,让严佲过来在他的耳边吩咐着。严佲点点头,离开了宴会。艾金狐疑的看着严佲离开,皇上让他干什么去了。

    没一会的功夫,严佲就回来了(身shēn)后还跟着穿着月白色锦服的小喜儿。小小的人看到艾金,一下子就往她(身shēn)上扑。却被皇上天蒲远给拦了下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小熙儿,以后可不能见到你干娘就往上扑了。”天蒲远捏了捏小熙儿的鼻子,笑着对他说道。

    太后看向天蒲远,见他怀里抱着一个精致可(爱ài)的小人。眼睛一亮,有些惊讶的开口道。

    “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可(爱ài)?”

    小熙儿拍开皇上的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向太后。看到她一头花白的头发,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冲着她裂开嘴灿烂的一笑,脆生生的回答道。

    “我是王妃干娘和王爷干爹的干儿子,人见人(爱ài)的小熙儿。”

    艾金听到小熙儿的话嘴角一抽,这孩子每次介绍自己的时候都要说上一长串。太后被他的话和那可(爱ài)的样子逗笑了,伸出手。

    “来,让哀家抱抱。”

    小熙儿歪着头,看了一眼艾金见她点头。就从天蒲远的怀里爬了出来,跑到太后的怀里去了。太后抱着小熙儿,看那脸上的笑容看来是很喜欢小熙儿这个孩子。

    “你是皇爷爷的娘亲,那我应该叫您什么呢?”小熙儿大大的眼睛看向太后,声音稚嫩好听。

    “你就叫我太(奶nǎi)(奶nǎi)吧。”太后是个很喜欢孩子的人,从她得知艾金怀孕后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

    “太(奶nǎi)(奶nǎi)!”小熙儿甜甜的叫了一句,这一句太(奶nǎi)(奶nǎi)叫的太后心花怒放。在小熙儿脸颊上亲了一口,这孩子真招人喜欢。

    太后抱着小熙儿就不松手了,皇上想要都不给了。艾金看着小熙将太后逗的开怀的样子,脑后一片黑线。这孩子都是跟谁学的,这么就知道给自己找个靠山了。

    “太(奶nǎi)(奶nǎi),小熙儿很调皮的以后要是做错了什么事(情qíng)太(奶nǎi)(奶nǎi)会不会生小熙儿的气。小熙儿很喜欢太(奶nǎi)(奶nǎi)的,太(奶nǎi)(奶nǎi)要是不喜欢小熙儿了。小熙儿,会很伤心的。”

    小熙儿一双大眼睛雾气蒙蒙,那样子真是让人打从心底心疼。太后抱紧小熙儿,笑的开怀。

    “小熙儿这么可(爱ài),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不过,你以后不能像刚刚那样往你干娘(身shēn)上撞了。”

    “为什么?”小熙儿大大的眼睛看着太后,疑惑的问道。

    “因为你干娘的肚子里有小宝宝了,你那样撞到她对她的(身shēn)体不好。”太后看着小熙儿迷茫的可(爱ài)样子,捏了一下他的小鼻子道。

    “小熙儿,要有弟弟了吗?”小熙儿将头转向艾金,眼睛看着她平坦的肚子。如果娘亲知道干娘也有宝宝了一定会很高兴的,还好刚刚他没有撞上去。要是自己撞上去出了什么事,娘亲一定会扒了他的皮的。

    “是的,小熙儿要有一个弟弟了。”艾金摸着自己的肚子,嘴角露出温柔的笑。

    “小熙儿要有弟弟了,以后就可以和小弟弟一起玩了。”小熙儿开心的欢呼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这是在大(殿diàn)之上。

    皇后听着她们的对话微微一愣,望向艾金平坦的的肚子。她竟然怀孕了,难怪太后如此看重她。不行,天尘已经很得太后和皇上的心了。现在她一怀孕,那尘王一家岂步不是更加受宠。

    “没想到无双这么快就有喜了,女人怀孕的前期可是很重要的。一定不能有什么事,等过些时间稳定了才好。”皇后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qíng),眼中带着笑意的叮咛艾金注意(身shēn)体。

    “谢谢皇后的提醒,无双会注意的。”艾金会以一个微笑,俗话说的好(身shēn)手不打笑脸人。艾金突然眼眶有些微微发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干娘,你怎么眼眶红红的。谁惹你不高兴了吗,小熙儿帮你揍他。”小熙儿看到艾金的样子,明亮的眼睛中三闪过一道光芒。举起小拳头,气氛的道。

    “无双,你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太后听到小熙儿的话,转头看向艾金。见她眼眶发红,手一直抚着自己的肚子。

    “怀孕的女人都是这样,多愁善感。应该是想尘儿了吧,女人怀孕时都想自己的夫君陪在(身shēn)边。”

    德妃看向艾金,因为她离艾金坐的比较近。拉过她的手,语气中带着调侃。艾金脸微微一红,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尘儿也走了一段时间,人家小两口才结婚没多久就分开。我听说边境那边的战乱已经平静了下来,现在应该可以让尘回来了吧。毕竟自己的妻子怀孕,他应该陪在(身shēn)边的。”

    兰贵妃突然插进话来,眼中带着慈(爱ài)的笑看着艾金。好像自己的女儿怀孕了一般,很是关心。

    太后没有说话,好像在思索一般,过了一会,拉起艾金的双手问道:“你告诉皇(奶nǎi)(奶nǎi),是不是想尘儿陪在你(身shēn)边。”

    艾金点点头,脸颊更加的红润了。一副(娇jiāo)羞的样子,看的坐在下面天逸一阵恶寒。看习惯她平时的样子,突然见到她一副(娇jiāo)羞的样子还真是不太习惯。都是女人,为什么他看到云七(娇jiāo)羞的样子就心神((荡dàng)dàng)漾。看到皇嫂这个样子,他就觉得冷呢。

    感觉到天逸的目光,艾金撇了他一眼。这眼神中传达的意思让天逸连忙收回了视线,她是看明白她的意思了。再用那样眼神看她,她就阻止云七和他在一起。这是威胁,(裸luǒ)的威胁。不过,却是该死的管用。

    天锦低着头喝着自己手中的酒,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没想到走错一步,竟是一生的错过。现在她有了天尘的孩子,更加不可能再和别人在一起了。而骄傲如他,也不会(允yǔn)许自己养别人的孩子。只能将这份刚刚萌出嫩的感(情qíng),硬生生的从心底拔掉。只是为什么,这明明如口的美酒竟会如此的苦涩。想要微笑的嘴角,怎样都扬不起来。

    “既然边境的战乱已经平复,皇上立刻下旨将尘儿召回国吧。”太后的目光往下(殿diàn)下的大臣,让人不敢抗拒的气势再次从她(身shēn)上散发出来。原本那些想要开口的大臣,看到太后的样子纷纷闭上了嘴。这个女人从年轻时就给他们带来太多的震撼,让他们打从心里不敢反抗。

    太后满意的看了一眼下面的大臣,微微一笑看向艾金道:“无双,现在可满意了。等过些(日rì)子,尘儿回来了。你就好好的在王府里养胎,不用每天来我这里为我施针了。”

    艾金点点头,嘴角挂着小女儿的笑道:“谢谢皇(奶nǎi)(奶nǎi)。”

    下面的大臣见太后如此喜欢尘王妃,心里都暗暗计较起来。这太子和尘王之间到底谁更有机会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毕竟以前发生过太多的太子被废。皇位,由其他皇子继承的事(情qíng)。

    太子这边有丞相一家还有先皇的的圣旨,而尘王有皇上和太后在(身shēn)后。还有德妃(身shēn)后的将军府,现在又有了尘王妃。这还真是一个很难的选择题,但他们一个个都人精。当然选择两边都不得罪是最好的了,只能静观其变。很多大臣都纷纷送上了恭喜,尤其是大将军更是开心的好像他家有喜事一样。

    宫宴结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太后不放心艾金,知道天逸现在住在尘王府。就将艾金交给了天逸,让他一定要安全的将人送回去。天逸刚要陪着艾金离开,就被德妃叫住了。

    “小逸子,你给我过来。”

    艾金听到德妃这样叫天逸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天逸的脸瞬间就尴尬的红了,瞪了一眼艾金乖乖的想着德妃走去。艾金看着他样子,好像很拍德妃。

    远远的就看到德妃一伸手,揪住了天逸的耳朵。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天逸着哭丧着脸求饶。艾金嘴角微微扬起,看着两个人她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天逸应该很幸福,有一个(爱ài)她的母亲。别看德妃对天莹和天逸很凶,但所做的很多事(情qíng)都是为了他们好。

    就比如对这个皇位,天逸的心里没有任何的遐想。这都是德妃从小给他们灌输的,有多少人为了争夺这个皇位而众叛亲离。最后得到了,也未必幸福。反而像天逸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比较幸福。这也是德妃最想看到的吧,看着那个凶悍的训斥着天逸的女子。艾金突然觉得,这个皇宫中最聪明的应该是她吧。她将自己,远远的隔离在了所有是非之外。冷眼看着,后宫中的女人互相争斗。

    艾金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天逸已经揉着耳朵走到了她的(身shēn)边。将她的思绪打断,艾金抬起头看了一眼满脸沮丧的人。

    “怎么,被德妃给训斥了?”眉头微微一挑,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还不是因为你,你怀孕了。我连个娘子都没给她娶回家,说了我一顿。”天逸有些幽怨的看了艾金一眼。

    艾金被他幽怨的小眼神看的浑(身shēn)打了一个激灵,不再看他转(身shēn)往外走去。只留了一个背影给他,淡淡的说道。

    “想要娘子,那你要自己去努力去追啊。追到了,就是你的了。”

    等天逸反应过来艾金的话,艾金的(身shēn)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天逸连忙抬起腿,往艾金消失的方向追去。看到那抹红色的(身shēn)影,对着她喊道。

    “皇嫂,你的意思是不是只要小七答应嫁给我。你就会同意,让她嫁给我啊。”

    听到(身shēn)后天逸带着兴奋地声音,艾金没有回(身shēn)只的挥了挥手。天逸知道,艾金没说话就代表了默认。心里顿时一喜,她要从小七那里下手。只是要如何,才能让她答应嫁给他呢。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必须要好好想想。

    看着又要走出自己视线的红色(身shēn)影,拔腿就追了上去。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安全将皇嫂送回府,要是出了什么事。别说娶娘子了,他肯定是要被人大卸八块的。

    皇上下旨很快,第二天就下旨招尘王回宫。皇后坐在凤仪(殿diàn)的暖阁内,脸色(阴yīn)沉的可怕。本来计划好的一切,都因为太后回宫而失败。现在边境战乱平复,天尘回国更会得到天岚百姓和朝中大臣另眼相看。不行,不能让他活着回来。

    皇后的凤眸中闪过一道狠辣,挥挥手屏退了在暖阁里伺候的宫女。只留下了福公公一人,端起桌子上的(热rè)茶抿了一口。

    “去找(套tào)小太监的衣服,我要出宫一趟。”

    “皇后,这样不好吧。若是让皇上知道了…”福公公有些不太赞同的道,这后宫妃子私自出宫可是大忌。

    “无碍,太后回宫皇上下了早朝就去陪太后了。是不会到这里来的,你放心吧。”

    放下手中的茶杯,皇后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她现在心里就好像有无数只小虫子在啃噬着,难受的紧。必须要出宫一趟,不然她不会安心。

    福公公见皇后心意已决,只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皇后最近是越来越沉不住气,不再像以前那样冷静了。但他们做下人的,说再多也没有用。去给皇后找了一(套tào)小太监的服装,皇后换上后就出了宫。

    丞相下了早朝就回到了丞相府,脸上的表(情qíng)也好不到哪里去。坐在自己的书房中,所有的计划都没成功他能不生气吗。

    门口传来敲门声,丞相府的管家站在门口对着房门里的人说道。

    “丞相,宫里来人了。说是皇后派他来的,要见你。”

    丞相朱偷眉头微微一皱,怎么这个时候派人来。连忙冲着门口沉声道:“把他带进来吧。”

    没一会,房门被打开。就见一个低着头的小太监走了进来,管家退了下去将房门关上。管家刚刚退下去,皇后将抬起了头。朱偷看到来人竟然是皇后,愣了一下。

    “实在是太胡闹了,你怎么能这个时候出宫。若是让皇上知道,你要怎么办。”

    朱偷脸色一沉,训斥道。现在她的(身shēn)份不是皇后,而是他的女儿。他不希望,她有任何的差错。

    “我实在是在宫里坐不住了,我们的计划算是失败了。现在太后回宫,她又那么喜欢尘王妃。尘王妃怀孕,你见到太后对她的维护了。更是让皇上下旨,招天尘回宫。我们不能让他活着回来,接下来我们要如何做。”

    皇后眉头紧紧的皱起,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她现在想不了那么多,她心里只为她的锦儿着想。只是这段时间,锦儿似乎变了很多。不再像从前那样整个流连花丛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整个人都沉默了很多。就连她,现在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这是一定的,我已经安排好了。在他回来的必经之路,安下了埋伏。”

    朱偷的眼中闪烁着(阴yīn)狠的光芒,那目光犹如一条毒蛇一般让人不舒服。听到朱偷的话,皇后的心稍稍的放了下来。

    “你快回去吧,别这么沉不住气。这宫外的事(情qíng),一切有我你无须担心。”

    朱偷抬头看了一眼皇后,淡淡的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她变的如此沉不住气。皇后点点头,她这次也是冒险出来。现在知道自己父亲已经将所有事(情qíng)安排好,她也能放心了。

    皇后没有再多做停留,悄悄的从后门离开了丞相府。在她刚离开丞相府,角落里就走出一名面无表(情qíng)的黑衣男子。看了一眼她离开的方向,转(身shēn)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皇后回到寝宫,连忙换掉(身shēn)上小太监的服装。让福公公拿出去烧掉,自己做到(床chuáng)榻上。脸上没有了早上的(阴yīn)云密布,似乎开心了一些。福公公将小太监的服装销毁后,回来看到皇后的心(情qíng)似乎好了很多。

    “皇后娘娘,事(情qíng)相爷已经都安排好了吧。”

    “恩!”皇后点点头,挥挥手道:“你下去吧,我有些累了休息会。”

    “是!”福公公行了一个礼,就退出了暖阁。

    艾金坐在院子中的摇椅上,玲珑坐在一旁伺候着。一会端茶,一会喂酸梅。艾金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张口吃就好。正享受着玲珑的伺候,院子门口就走进来一名黑衣男子。

    “王妃,如你所料皇后去了丞相府。她们要暗中在王爷回来的路上进行暗杀。”

    影面无表(情qíng)的将在丞相府听到的告诉给了艾金,声音冰冷但语气中带着恭敬。

    艾金抬起头看着面无表(情qíng)的影,见他依然还是那个表(情qíng)。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跟那个面瘫男有的一拼。这天尘看了他这么多年,是如何做到的。她有一点想看看影,变脸会是什么样。

    “恩,我都能猜到天尘也一定会猜到。他的危险到是不必担心,你继续监视丞相府的动静吧。”

    “是,王妃。”影说完,就消失在了院子里。

    艾金看着影消失的地方,动作还真快。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呢,人就没了。想到那个妖孽,艾金的嘴角微微勾起。这个男人原来一直派影在暗中保护着她,难怪她一直感觉有人在暗中跟着自己。

    终于在她一次设计中,把影引了出来。才知道,那个男人让影暗中保护她。难怪她出来这么长时间,竟然一次意外都没有出现。她还在奇怪呢,原来影暗中都不知道给她解决了多少的麻烦。

    有了这么一个办事效率极强的人在(身shēn)边,不用白不用。从被艾金发现以后,艾金无论有什么事(情qíng)都要影去做。艾金抚了抚肚子,妖孽就要回来了。知道她怀孕了,一定很开心。

    最近孕吐的迹象少了很多,只是越来越(爱ài)吃酸的。几乎每分每秒都离不开酸梅,巧欣她们都担心这么吃下去。会不会把胃给吃坏了,她们看着都酸。想到元媚儿怀孕也是喜欢吃酸梅,吃了那么多也没事。心里也放下了不少,既然她喜欢吃就给她吃。

    戚冥站在军营中,看着手中的纸条。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没想到王妃这么快就有了宝宝,王爷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不过影说王妃不让告诉王爷,他也觉得给王爷个惊喜不错。

    接到皇上下的圣旨,召王爷回宫。他们就快速的将东西收拾好,看了一眼(身shēn)后的帐篷。戚冥嘴角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将手掌的纸条毁掉。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90 太后的维护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