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赢得太后的欢心

    从天岚出发抵达四方镇要七天的时间,艾金和玲珑几人连夜赶路四天就到了四方镇。找了一家干净的客栈就住了下来,房间里艾金躺在(床chuáng)上。这几(日rì)连夜赶路很累,现在她只想躺着不动。

    看着在房间中忙碌的几个人,难道她们都不累吗?最近她总是感觉累,还有些嗜睡。想着想着又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眼睛对着忙碌的几人道。

    “你们也下去休息吧,连夜赶路也(挺tǐng)辛苦的。东西先放这,晚些再收拾。太后应该还要过几(日rì)才能到,休息好了我们就去吃饭回来再收拾。”

    玲珑见艾金疲惫的样子,心里有些心疼。拉着巧欣和云七就退出了房间,她们其实还不是很累。毕竟每次出任务,为了效率她们经常是连夜的赶路已经习惯了。

    玲珑她们离开以后,没一会艾金就沉沉的睡了下去。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房间里昏暗一片,艾金从(床chuáng)上坐起揉了揉还睡意朦胧的星眸。掀开被子,刚下穿鞋下地。

    咚咚咚!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玲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小姐,你醒了吗?”

    “恩,进来吧。”艾金坐在(床chuáng)边,将鞋子穿上。拿起放在一旁的衣衫穿上,看了一眼推门进来的几人。

    “小姐,我们已经在一家酒楼点好了菜。云七和巧欣在那里等着呢,我们过去吧。”玲珑走到艾金(身shēn)边,伸手拿起(床chuáng)上的腰带帮艾金系好。然后转(身shēn)将桌子上的纱菱递给她。

    “好,我们走吧。”艾金接过纱菱将头发简单的束起,就跟着玲珑离开了房间。

    两人来到一个酒楼前停下了脚步,艾金看着酒楼的名字有些愣神。‘(爱ài)上金楼’好奇怪的名字,真不知道老板是如何想到的这个名字。摇摇头,肚子传来一阵抗议。两人走进酒楼,立刻就有小二迎了上来。

    “两位客官,想吃点什么。我们酒楼的饭菜在四方镇那是一绝,绝对让你们流连忘返。”

    “我们已经点好菜了,在二楼的厢房。”玲珑微微一笑,对着店小二道。

    “原来是二楼厢房的贵客,请跟我来。”听到玲珑的话,店小二更加的殷勤起来。笑容可掬带着艾金和玲珑往二楼走,到了厢房门口为她们打开门自己则退了下去。

    艾金走进厢房,云七和巧欣正坐在桌子前等着她。见她来了立刻走了过来,巧欣有些(娇jiāo)俏的道:“小姐,你最近真能睡。你看从下午一直睡到了晚上,我们都要饿死了。”

    “我怎么觉得就你一个人是要饿死了,没见玲珑和云七抱怨啊。”艾金被巧欣拉到桌子前坐下,伸手弹了一下巧欣的额头。

    “她们?她们才不会跟小姐说自己饿呢。哪里像我,有什么说什么。”巧欣嘟起嘴,她的(性xìng)子就是太直了。

    “还知道自己(性xìng)子太直,还有有救。你啊,这(性xìng)子还真是要改改。好了,大家都饿了快过来吃饭吧。”

    艾金挥挥手,让她们都坐下来吃饭。刚要动筷子,房门就被敲响。门外传来刚刚那个小二的声音,声音中带着一股莫名的恭敬。

    “客观,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艾金放下筷子,心里有些疑惑。饭菜已经上齐了,这小二又有什么事呢。

    吱呀一声,小二推门走了进来。(身shēn)后还跟着两个人,手中拿着托盘。上面放着两样精致的菜式,这是艾金从没见过的。色香味俱全,让人有食指大动的。

    “客观,你们是我们开店以来一万名客人。我们老板规定,第一万名客人会额外赠送两道本店的特色菜。”说着对(身shēn)边的两人递了一个眼神,那两人连忙将手中的菜放到了桌子上。

    “这两道就本店的招牌特色菜,‘雁踏雪赏’‘梦回菱纱’希望你们会喜欢。”小二笑眯眯的介绍了两道菜的名字,然后带着那两个人就离开了厢房。

    艾金看了看桌子上的那两道菜,名字到是(挺tǐng)美的。不知道味道如何,抬起筷子就要去夹,被一旁的玲珑拉住了。

    “小姐,你不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吗。我们怎么就那么碰巧的是第一万个客人,出门在外我们还是小心些好。”

    艾金收起筷子,想了想玲珑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从怀中取出一个银针,在那两道菜上试了一下。发现没什么问题,几个人才开动。

    “这两道菜还不错,味道蛮好的。”艾金喜欢这两道菜的名字,最先尝的它们。不愧是招牌特色菜,味道相当的不错。

    见艾金吃的津津有味还不停的夸赞那两道菜,(禁jìn)不住(诱yòu)惑也拿起筷子去尝了尝。这一尝就停不下来了,这顿饭下来。只有这两道菜的盘子光了,其他的都没怎么动过。

    艾金摸着有些鼓起来的肚子,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qíng)。几人看着艾金那模样,犹如一只吃饱了的小猫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艾金将(身shēn)体靠在椅背上,抬眼看向偷笑的几人。

    “现在吃饱了,我们该回去商量下下面该做的事(情qíng)了。”

    玲珑站起(身shēn),走到一旁的木桌上为艾金倒了一杯茶。将茶递给了艾金,自己则坐到了一边。艾金接过茶抿了一口,眼睛一亮。这茶虽然没有皇后那里的好喝,但也是顶好的茶。这家酒楼不错,她决定在四方城的这几天都在这里用餐了。

    巧欣叫来小二结了账,几人刚走出酒楼的大门。就被(身shēn)后的小二叫住了,小二跑了过来脸上带着笑,手里拿着几包东西递给了艾金。

    “客观,这是我们老板送你们的。”

    艾金接过东西,抬头微微一笑对着小二说道:“帮我谢谢你们老板,改天我会亲自拜访。”

    小二点点头,就跑回了酒楼。艾金抬起头看了一眼酒楼的招牌,眼中闪过一道光芒。随后带着玲珑和巧欣等人就离开了,回到客栈房间。艾金走到(床chuáng)边坐下,打开包裹一看。果然如自己想的一样,是那酒楼里的茶叶。

    这老板到底是什么人,找个时间她一定要见见这个神秘的老板。不过现在,她还有别的事(情qíng)要做。玲珑几人将东西都收拾好以后,坐在桌子旁边等着艾金下一步的命令。

    “泡壶茶来吧。”艾金将手中的茶叶交给了玲珑,让她去向楼下的店小二要(热rè)水沏壶茶。

    玲珑接过茶包就下了楼,很快就拿着一壶茶走了进来。为屋子里的几人都倒了一杯,将茶递给了艾金坐回了椅子上。

    艾金接过茶,将(身shēn)体靠在(床chuáng)榻之上的软枕上。吹散茶杯上飘散的(热rè)气,抿了一小口。

    “太后大概还有多久能到四方镇。”

    云七听到艾金的话,立刻回道:“大概还有三天就能抵达四方镇驿站了,太后只带了几个侍卫(身shēn)边跟着德妃和天莹公主。”

    艾金抬手抚摸着下巴,星眸微微一转道:“明天我们去一逛驿站,把太后住的地方安排好。”

    艾金将茶杯放到(床chuáng)边的木桌桌子上伸了个懒腰,四方镇是三国和另一片大陆的接壤处。这里虽然不大,但经济很繁华。三国很多商人都在这里进行货物交易,有时会有另一片大陆的商人来这里定期买买东西。但想要在这里经商,必须经过三国的一致同意。所以能在这里经商的人,多半都是各个国家有背景的人。

    第二天一早,艾金就起(床chuáng)和玲珑几人吃过早饭后就离开了客栈。往天岚在四方镇的驿站,到了驿站门口艾金看着挂着岚字旗帜的大院子。走到大门口,拿出怀里的令牌递给看门的守卫。

    守卫见到令牌连忙行了一个大礼,带着艾金就往院子了走。来到大厅让艾金坐下后,进到了里院。很快一位穿着官服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身shēn)后还跟着刚刚进去的守卫。

    “下官忠玉见过尘王妃,不知王妃嫁到有失远迎。”中年男子见到艾金行了一个大礼。

    “起来吧。”艾金坐在椅子上,抬起眸子看了一眼中年男子淡淡的道。

    “你下去吧,这里没有你的事了。”忠玉转头对着(身shēn)后的守卫道,然后转头看向艾金恭敬的道:“王妃,您这次来想必是来迎接太后的吧。”

    “正是为了此事,太后多年一直在若兰寺静修。现在终于打算回宫了,皇上很开心。让我来亲自接太后,三(日rì)后太后就会抵达四方镇。我是来看看,这里的环境怎么样。太后不喜欢吵闹的地方,你这可有安静一点的偏院?”

    艾金将(身shēn)体靠向椅背,星眸淡淡的看向忠玉。艾金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但让人有一种距离感。此时的她给人一种高贵不可侵犯的感觉,忠玉一直低着头不敢看艾金。

    “有,有一个偏院很安静。”

    “好,那劳烦忠大人带本宫去看看了。”艾金从椅子上站起来,玲珑连忙走上前去搀扶着她。这架势才真有王妃的感觉,淡淡的撇了忠玉一眼。

    “王妃,请跟我来。”忠玉被艾金那淡淡的一撇,只感觉背后发凉。连忙带着艾金往里院走,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人只是一个眼神让他有如此大的压力。

    穿过长长的长廊,左拐右拐了几次。终于到了驿站里最偏僻的院子,艾金走进院子打量了一番。院子不是很大,有一颗参天的古树。院子的南面有一个小池塘,另外一面种着一些花花草草。看着很不错,满意的点点头。

    “恩,这院子看着还不错。去房间里面看看吧,这里有几间房间?”

    “回王妃的话,这个院子一共有七间房间。”忠玉跟在艾金的(身shēn)后,小心翼翼的答道。

    “恩,那应该够了。这次太后回来,(身shēn)边带着德妃娘娘和天莹公主。房间一定要安排好。”

    艾金走进一间房间,看了一眼大体上还是不错的。干净利落,布局也很好。看了一眼窗幔的颜色眉头微微一皱,颜色太过艳丽。

    “这个窗幔换掉,换成淡雅一点的颜色。”

    “是,我马上吩咐人来换掉。”忠玉听到艾金的话,连忙答应。说完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片刻的功夫就有丫鬟跟在他的(身shēn)后进来将窗幔换掉了。

    艾金满意的点点头,离开了这间房间。又去了别的房间看看,然后换了一些东西。直到所有的事(情qíng)都吩咐完,才回到前厅去。

    刚坐下,忠玉就让人端茶过来给艾金。艾金接过茶,抿了一口。心里不太喜欢这茶,现在她的嘴都被那些好茶养刁了。但面上依然微笑着,看向忠玉道。

    “一切都安排好了,等过几(日rì)太后到了记得吃食不要太油腻。太后喜欢素食,别让她老人家不高兴。”

    “谢王妃提醒,王妃对太后真是上心。连这种小事(情qíng)都能记在心上,真让人敬佩。”

    忠玉心里是真的佩服艾金,一个女子可以将所有事(情qíng)想的如此的面面俱到。

    “时间也不早了,本宫就先回去了。”艾金站起(身shēn),这一忙活时间都忘记了,已经下午了连饭还没吃呢。

    “若是不嫌弃,王妃就在这里用膳吧。”忠玉一看已经下午了,却连饭都没有让吃。心里一阵惊恐,连忙出口挽留。

    “大人也跟着忙活了一上午,下去休息吧。本宫有些累了,回客栈叫些东西吃就行了。这又不是在宫里,没那么多的规矩。好了,你也不用送了。”

    说完,艾金就带着玲珑和巧欣几人转(身shēn)离开了驿站。出了驿站的大门,艾金星眸在大街上扫了一圈。

    “走,忙碌了一上午我们去‘(爱ài)上金楼’吃饭去。”

    几人一听到她的话,眼睛一亮。她们可是还记得那两道招牌特色菜的滋味,能再吃到真是太好了。说着就往酒楼走去,到了酒楼那店小二一看几人立刻给迎上了二楼的厢房。

    “几位客观又来了,我说的没错吧。我们酒楼的特色菜,保准你们吃了流连忘返。”

    小二笑眯眯的说道。

    “恩,把你们的特色菜都上来一份。还有,上一些比较适合老人吃的菜。”

    艾金对于这个小二的态度很满意,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小二也微微一笑道。

    “好嘞,马上就到稍等片刻。”小二一甩手,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

    “好逗的小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巧欣被小二的样子逗笑了,看着离开的小二开口道。

    艾金点点头,这个小二还真有些意思。长得(挺tǐng)清秀,一张可(爱ài)的娃娃脸。还真适合做这个工作,老板很有眼光。

    片刻后,小二就带着人回来了。将菜上齐后,笑眯眯的道。你们点了这么多菜,老板说这几道免费送的。小二指了指,那几道看着比较清淡的菜。

    “那麻烦你,帮我谢谢你们老板了。”艾金抬起头看向小二,笑着说道。

    “好的,一定帮你转达到。”小二嘿嘿一笑,就要转(身shēn)离开。

    “等一下,我一会可以见见你们的老板吗?”艾金叫住要离开的小二,眼中带着笑意问道。

    “这个,我要先问问我们老板才行。”小二停下脚步,转(身shēn)看向艾金。

    “恩,好你去问问吧。”

    艾金也只是问问而已,若人家不愿意见她。她也没有办法,总不能((逼bī)bī)着人家见自己吧。没有再阻拦小二,让他离开了厢房。艾金先尝了几口那几道素菜,味道很好太后应该会喜欢然后才动筷子吃起其他的菜。

    快吃完的时候小二回来了,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来。脸上还是挂着他的招牌笑容,笑眯眯的道。

    “客官,老板请你到三楼的厢房相见。”

    玲珑几人想跟着,却被小二笑眯眯的给拦住了:“我们老板,之(情qíng)这位客官一人上去相见。”

    “没事,你们留在这里等我。”艾金转过(身shēn),对着玲珑几人道。然后跟着小二离开厢房,往三楼走去。

    到了三楼的厢房门口,小二抬手敲敲门恭敬的道:“老板,人已经带来了。”

    “进来吧。”

    房间中传出一道很好听的男音,这声音让艾金有一些耳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小二推开房门侧过(身shēn)子让艾金进去。艾金进到房间后,小二将房门关上后下了楼。

    房间里燃着薰衣草的香料,让人(身shēn)心都放松起来。艾金的正前方是一个画着秀丽山河的屏风,透过屏风能看到一抹修长(挺tǐng)拔的(身shēn)影。艾金抬步绕过屏风,首先映入她的眼帘的是火红的衣摆。顺着衣摆往上看,一张熟悉的脸映入了眼帘。

    “是你。”

    艾金眼中充满惊讶的看向眼前的人,眼前这个一(身shēn)红衣的男子不就是前段时间和自己看中同一块玉的男子。那个叫做烙炎的男子,他怎么会在这里。

    “很惊讶在这里遇到我吧。”烙炎眼中带着笑意,望着一脸惊讶的女子。从贵妃椅上站起来,走到一旁的木桌上倒了一杯茶递给艾金。

    艾金接过茶,走到靠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下。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定在脸上带着微笑的俊美男子。

    “是很惊讶,你不是在天岚城吗。怎么会突然来到这离。”

    “你应该知道,四方城是三国和另一片大陆贸易往来的聚集点。这家酒楼就是我在这里的产业,这次来到天岚就顺便过来看看。那天看到你来,本来想去跟你打声招呼。想了想,还有事(情qíng)没有处理就没有过去。”

    烙炎拿起茶壶为了自己倒了一杯茶,走回贵妃椅上坐下。抿了一口清茶,笑着说道。

    “那我们两个还真是有缘,到哪里都能碰到。”艾金低头喝着手中的清茶,低垂的眸子遮挡住她眼底的流光。说她多心也好说她喜欢猜疑也好,但她从来不信有这么巧的事。不长的时间里,两个人会在不同的地方偶遇两次。

    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叫烙炎的男人接近自己有什么目的。目前为止,在他(身shēn)上她还没有感觉到一丝敌意。既然现在还不知是敌是友,只能静观其变了。

    “是啊,不过明(日rì)我就得回天岚了。你来这里,一定是有事吧。等你回天岚了,我们再出来聚聚。”

    烙炎微微叹口气,好像很惋惜一样。

    “明天你就离开了?”艾金如同对待朋友一样,微微一笑问道。

    “恩,这边的事(情qíng)已经处理完了。看你如此喜欢这里的菜,以后来这里吃饭我给你加菜。我已经吩咐小二了。”

    烙炎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淡笑。艾金看着他回了一个笑,心里想着希望他不是敌人。两人也许真的能成为朋友,若是敌人那就有些可惜了。两人又闲聊了一会,临走的时候烙炎又给艾金拿了几包茶。这个女人,对茶似乎有着一种特别的偏(爱ài)。

    烙炎看着艾金离开的方向,嘴角那淡淡的笑渐渐退下。恢复了淡漠的样子,目光冷冷的看向窗外。

    “出来吧。”

    话音刚落下,一道白色的(身shēn)影从窗口掠了进来。跪在地上,低着头恭敬的道。

    “主子,一切都已经安排好。”

    “好,我们立刻启程。”转过头又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收回目光和白衣男子一起消失在了房间中。

    艾金回到二楼的厢房,玲珑和巧欣见艾金回来都围了过去。巧欣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艾金,开口道。

    “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见到一个应该算了朋友的人。这个云七也知道。”艾金拉住巧欣的手,笑着说道。

    “我也认识?”云七有些惊讶的看向艾金,这是她们第一次来四方镇。在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认识的人呢。

    “就是在天岚城遇到的那个红衣男子,烙炎。这家酒楼,就是他的。”艾金耸耸肩,开口道。

    “这会不会太巧了,我总觉得这个不简单。”云七听到艾金的话,眉头微微皱起。她离开那片大陆的时候还小,对于除了云家以外的人并不是太熟悉。但那个叫烙炎的男子,额头上的火焰纹(身shēn)让她有些熟悉的感觉。

    “我也这么觉得,但现在他是敌是友还分不清楚。走一步看一步,船到桥头自然直。”

    艾金看着几人脸上的担心,微微一笑开口道:“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qíng)就是,把太后安安全全的接回宫。让她对我满意,抓住这个大靠山。”

    有了太后这个大靠山,她就是在皇宫里横着走也没人敢说什么。熟话说的好,上面有人好办事。没有再在酒楼多做停留,几人就回到了客栈。连续两(日rì),艾金和玲珑几人都在客栈和驿站之间跑。

    太后抵达四方镇的这一天,天气异常的好。天空澄澈的如被洗过一般,天空中飘散着大朵大朵的白云。

    艾金带着玲珑巧欣和云七站在驿站的门口,忠玉也带着人跟在后面。昨晚艾金就和巧欣他们搬进了驿站,为了方便照看太后。等了有半柱香的时间,远远的就看到一辆马车向着驿站的方向驾驶过来。

    马车缓缓而行,停在了驿站的大门口。驾车的侍卫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见到艾金行了个大礼。

    “王妃,太后已经安全送到。”

    “起来吧,辛苦你了。”艾金端起端庄的微笑,让侍卫起(身shēn)。亲自走到马车前,声音轻柔带着敬意;“太后吉祥,臣妾尘王妃恭请太后下马车。”

    艾金的话音刚落下,马车的帘子就被掀开了。首先出来的是一名长的很可(爱ài)的女孩,穿着一件淡粉色的宫装。头上发用一只翠玉簪子挽起,耳朵和脖颈带着同色系的耳环和项链,将她皮肤衬托的愈发的白皙。明亮大眼睛,正好奇的打量着艾金。

    “你就是尘哥哥的王妃吗,长的真漂亮和尘哥哥很配。”说着还点点头,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

    “是的,那你一定就是天逸的小妹妹天莹公主了。”艾金挽起星眸,露出一抹淡雅的笑。这一笑,让天莹愣了神。她虽然和皇(奶nǎi)(奶nǎi)还有母妃一直在若兰寺呆着,但对于尘王妃还是知道不少的。今天见到了,真如传闻中的一样漂亮。

    “莹儿,不可以这么没礼貌。那是你皇嫂。”一道好听的女声从马车中传出来,紧接着一名穿着淡雅的女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冲着天莹的头,就打了下去。

    艾金嘴角一抽,为什么这个看着很娴雅的女子会如此的粗暴。艾金走上前,将天莹拉到自己(身shēn)边笑着行礼说道。

    “德妃娘娘吉祥。”

    “这里不是皇宫,不用行礼了快起来。”德妃连忙将艾金扶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尘儿还真是好福气,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美(娇jiāo)娘呢。”

    德妃看着艾金,越看越是满意。什么时候她家的逸儿也给他娶回一个这么漂亮儿媳妇,只是那个臭小子整天不见人影。艾金看到德妃眼中一闪而过的郁闷,心里偷偷一笑。

    “能遇到尘,才是我的幸运呢。”艾金微微一笑,她这辈子能遇到天尘是她来到这里最幸福的一件事。

    “你们幸福,本宫的心就能放下了。”一道苍老却带着慈(爱ài)的声音从马车里传了出来,艾金听到这声音连忙走到马车前。看到一名满头银发,脸上带着慈(爱ài)笑容的老人家从马车里探出头。

    “太后吉祥,我扶您下来。”说着,伸出手将太后从马车上扶了下来。搀扶着她往驿站里走,经过忠玉的时候。忠玉带着(身shēn)后的人跪在地上,行礼。

    “臣忠玉,供应太后凤驾。”

    “都起来吧。”太后挥挥手,让跪在地上的人起来。跟在艾金往驿站里走,(身shēn)后跟着德妃和天莹。一群人都跟在(身shēn)后,进了驿站。

    “太后”艾金刚开口,就被太后给打断了。太后脸上端着慈(爱ài)的笑,拍拍艾金的手道:“还叫太后,你就跟尘儿她们一样叫我皇(奶nǎi)(奶nǎi)吧。”

    “皇(奶nǎi)(奶nǎi)”艾金温顺的叫了一声,这一声皇(奶nǎi)(奶nǎi)叫的太后心里一阵舒畅。她在马车里听到艾金的话,对她的影响就好上几分。当她看到这个红衣如血的女子时,她眼里有藏不住的风华。只是一眼,她就可以看出这个女子必定不是凡人。

    “皇(奶nǎi)(奶nǎi),前些(日rì)子天尘从边境给我来信。说您喜欢清静不喜喧闹,我特意挑了驿站里一个偏远的院子。您看看,你还满意吗。”

    说着带着太后来到了偏院,这两天她和巧欣等人将院子从新弄了一下。在池塘里放了一群鲫鱼,大树下摆放了一张摇椅。所有的盆栽都换成了太后喜欢的花,没有太大的改变却都是依照太后的喜好弄的。

    太后看了一眼院子,眼中露出满意之色。这个女子心很细,也很会拿捏好一个人的喜好。不会让人觉得她在故意的奉承,将一切安排的仅仅有条合(情qíng)合理。

    “恩,不错。你和尘儿有心了。”

    “皇(奶nǎi)(奶nǎi)和德妃娘娘还有天莹连(日rì)来坐马车,一定累了。我带你们去房间里休息,等饭菜都准备好了我叫你们。”

    说着艾金就先将太后送到了房间,然后又将德妃和天莹也送回了房间。这才和巧欣几人离开,去了‘(爱ài)上金楼’订了一些菜。因为怕菜凉,艾金掐算好了时间。

    等艾金将所有的东西准备好,太后和德妃娘娘她们也都休息好了。艾金去叫她们的时候,她们已经从房间里出来在院子里聊着天呢。

    “皇(奶nǎi)(奶nǎi),你们休息好了。我刚要来喊你们呢,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艾金走到太后的(身shēn)边,如同一个孙女一般的搀扶着太后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她没有想到,这个具有传奇(性xìng)的女人竟然是这么好相处的人。太后让她想到了在现代的(奶nǎi)(奶nǎi),对太后也就多了一份亲近。

    几人到了前厅的,饭菜已经摆放在了桌子上。荤素搭配的很好,菜样精致。太后坐在主位上,左边坐着德妃右边是艾金。艾金为太后盛了一碗汤,放到她的面前。

    “饭前喝一碗汤,这样暖胃对(身shēn)体也好。”

    太后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说法,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若兰寺静修。每天都是素食,已经习惯了。

    “皇(奶nǎi)(奶nǎi),我和龙谷师傅学医多年。知道该如何养生,以后你的膳食就交给我吧。”

    艾金露出小女儿的(娇jiāo)态,有些撒(娇jiāo)的对着太后眨眨眼睛。

    “好,那哀家以后的膳食都交给你来安排了。”太后接过艾金递过来的汤,吹散(热rè)气慢慢了进去。喝下一碗(热rè)汤,胃果然暖了一些。

    艾金又为太后布菜,荤素搭配着。她不是一个素食主义者,她是有着现代理念的人。对于养生她比任何都了解,太后是一个老人家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营养。吃荤吃多了不好,但只吃素食对(身shēn)体也不好。

    太后看起来精神气爽,但艾金再扶着太后的时候给她诊了下脉。太后的(身shēn)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常年的食素(身shēn)体里有些东西跟不上。她一定要好好的将太后的(身shēn)体调养过来,不只是为了自己也因为她很喜欢太后。

    “这个虽然是荤食,但它没有油腻的感觉对(身shēn)体很好。”

    太后听到艾金的话,看着她那(娇jiāo)俏的样子。不忍心拒绝她,就尝了一口。果然如艾金说的一样,没有油腻的感觉。艾金又介绍了几个菜给太后,太后都吃了。这顿饭吃的大家都很开心,艾金根据每个人的喜好为她们推荐菜色。

    一顿饭下来,艾金已经将太后的心给收服了。没有谁会喜欢常年的吃素食,太后是不喜欢油腻的食物。皇宫中的菜还大多数都是大鱼大(肉ròu),自然太后就不会喜欢。所以最后干脆就食素了,今天艾金推荐的菜很符合她的胃口。

    太后有偏头疼的老毛病,吃完饭没多久头就又开始疼了。德妃连忙进屋子里去取药,正要喂给太后被艾金拦了下来。

    “我师父说,是药就有三分毒。太后偏头疼,是神经造成的。我为太后诊脉看看。”

    德妃知道艾金的医术很好,就让开让她为太后诊脉。艾金做到(床chuáng)边,为太后诊脉。片刻后收回了手,从怀中取出她装着银针的盒子。

    打开盒子,取出银针开始为太后施针。天莹看着艾金拿着银针,就要往太后(身shēn)上扎。

    “你要干什么,怎么可以用针扎皇(奶nǎi)(奶nǎi)。”

    德妃拉住天莹,又是冲着她的头打了一下道:“别打扰你皇嫂为你皇(奶nǎi)(奶nǎi)治病,她不会伤害你皇(奶nǎi)(奶nǎi)的。”

    天莹揉了揉被打痛的头,有些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母妃。她怎么这么暴力,难怪皇兄跑的远远的。要是她也是个男孩子,也早早就跑了。

    艾金小心翼翼的施针,她怕一不小心弄痛太后。大概半柱香的时间,额头上慢慢的出现细汗。云七站在一旁,拿出帕子为她擦掉额头上的汗。她的举动被德妃看在眼里,眼睛盯着云七打量了一番。

    早在她下车的时候见到云七,她就感觉这个女子看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但她也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对她就留了心。看她刚刚的举动,到是一个细心的女子。

    不过能跟在尘王妃(身shēn)边的人,也不会是简单的人。模样没有艾金漂亮,但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到是(挺tǐng)吸引人的。她和自家的逸儿倒也般配,在她心里没有什么(身shēn)份配不配只有喜欢不喜欢。

    云七被德妃看的有些不自在,她不知道德妃知不知道自己和天逸的事(情qíng)。她看到德妃就有一些尴尬,有一种见长辈的感觉。她已经尽量让自己自然一些了,但还是会紧张。现在德妃又一直盯着她看,让她的脸微微一红。

    “好了,以后每天我会为皇(奶nǎi)(奶nǎi)来施针。大概要连续施针一个月,头以后就不会再痛了。”

    艾金呼出一口气,收回银针。看着已经不再头疼的太后,微微一笑道。

    天莹看着艾金,眼中渐渐露出崇拜。一直让皇(奶nǎi)(奶nǎi)受折磨的头疼,她就用几个银针就解决了。真是太厉害了,好神奇啊。

    艾金被天莹看的背后一阵发凉,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天莹突然跑到艾金的(身shēn)边,挽起她的手臂撒(娇jiāo)道。

    “皇嫂,你好厉害。就用那么几个银针,就让皇(奶nǎi)(奶nǎi)的头不疼了。你教教莹儿吧,以后皇(奶nǎi)(奶nǎi)的头再疼莹儿就可以帮皇(奶nǎi)(奶nǎi)止疼了。”

    莹儿很聪明,她才不会说是她自己想学。她先把艾金夸了一顿,然后又搬出了太后。她要跟艾金学,都是为了皇(奶nǎi)(奶nǎi)。

    “好啊,不过可是很累很辛苦的哦。”艾金见太后和德妃没有阻止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只希望这个小公主,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皇嫂最好了。”听到艾金答应了,天莹一高兴保住艾金就亲了一口。

    艾金脑后瞬间补满黑线,这(性xìng)子和德妃真是像。都是风风火火的,不愧是一家人。不过看着天莹灿烂的笑容,艾金也扬起嘴角浅浅的一笑。

    也许是因为天尘的关系,她对这个小公主也亲近了几分。她知道德妃一家和天尘的关系很好,可以说一直都在暗中帮着天尘。就是这份(情qíng),她也得答应天莹的要求。

    太后的头不再疼了,她心里也是有些惊讶的。没想到艾金的医术会如此之好,对她更是喜(爱ài)了几分。从(床chuáng)上坐起(身shēn),拉过艾金的手笑的慈(爱ài)。

    “尘儿能娶到你,是他的福气。那孩子从小就吃了不少的苦,尽管有我和皇上的疼(爱ài)。但我们疼(爱ài)的他越多,给他带来的危险就越多。以前,有些事(情qíng)我和皇上很对不起他。但这世上哪里有后悔药,现在他遇到你得到了幸福我和皇上也就放心了。”

    似乎是想到什么,太后的眼中闪过一道哀伤。艾金看到那抹悲伤,没有说什么。她知道太后一直在为当初的事(情qíng)而后悔,这已经对她最大的惩罚了。天尘母妃的死,都是那些人一手促成的。

    艾金知道,天尘一直没有动手是有些顾虑的。但现在这些顾虑已经没有了,他应该很快就要动手了吧。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先由她送给皇后一份大礼吧。

    只是不知道,当皇后接到她这份大礼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心(情qíng)呢。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88 赢得太后的欢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