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狠毒的皇后

    艾金跟在雪狼的后面进了山洞,里面漆黑一片。艾金从怀中取出火折子点燃,照亮了漆黑的山洞。

    山洞中的石壁很光滑,她的脚下是由石头铺成的小路。石洞的顶部有水滴低落,打在光滑的小石道上发出滴答声。艾金的目光在洞里扫视了一圈,空旷旷的洞里什么都没有。不应该啊,一般有凶兽看守的地方有是有些宝贝的。

    “小雪狼,你这里什么都没有。你把你的宝贝,藏到哪里了。”艾金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自己(身shēn)边的雪狼,它该不会是在报复她刚刚踢了它一脚的仇吧。

    雪狼听到她的话,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仿佛是在投诉她,是她停下来它才停下来趴在她(身shēn)边的。艾金被它那小眼神看的满头黑线,明明是一头狼不要装的跟家犬一样。

    雪狼从地上站了起来,带着艾金继续往里面走。不知道走了多久,艾金只觉得这山洞真是够大的。终于在雪狼的带领下,左拐有拐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终于在前面不远处看到了光源。

    即使点燃了火折子,山洞中依然幽暗。现在突然看到前面的光源,刺眼的光亮让艾金微微眯起了双眸。抬起手遮挡,跟着雪狼往光源处前进。慢慢适应了这光亮,艾金睁开双眼看向散发出这耀眼光芒的东西。

    那是一颗散发着幽暗光芒的珠子,说是夜明珠又不太像。它四周有一层淡蓝色的光晕围绕,透露着一种静谧的感觉。艾金走到这个珠子的前面,蹲下(身shēn)子想要用手去触碰它。

    雪狼伸出爪子,拍开了艾金伸出来的手。走到珠子的另外一边,爪子在那里不知道抓着什么。没一会,珠子四周那一层淡蓝色的光晕消失。一颗月白色的珠子躺在了石上,艾金再次伸手去拿珠子。这次雪狼并没有阻止她,而是静静的看着她。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见到艾金将珠子拿起来放在手中仔细看着。它红色的瞳孔中,快速的划过一忙光芒。

    艾金看了很长时间,也没看出这颗月白色的珠子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地让。难道这就是雪狼看守的宝贝,目前她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应该是个宝贝,先收起来吧。

    艾金将珠子揣进了怀里,转头看向另一边的雪狼。开口道“就只有这个?”

    雪狼见艾金有些鄙视的眼神,不淡定了。转(身shēn)扭着(屁pì)股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太小看它雪狼大人了。它的好东西多的是,哼现在就让主人见识见识他的宝贝。只是这一个决定,让雪狼后来后悔万分。

    艾金看着雪狼那傲(娇jiāo)的样子,微微扬起嘴角跟在了它的后面。一狼一人在幽暗的洞中前行,很快雪狼将艾金带出了幽暗的山洞。离开山洞,眼前变的豁然开朗。

    艾金看着眼前的景色,有一瞬间的失神。真是太美了,这里的景色和龙谷很想。都是如世外桃源一般,看到如此美的景色人的心(情qíng)也会变好。艾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惊艳众人的弧度。

    跟着雪狼边走边欣赏这里的美景,来到一个古朴的院子前停了下来。艾金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让人休息的地方,眼前的房子透着一股古老的气势。艾金抬步走到院子里,走上台阶推开大门走进了房子中。

    推开大门,艾金微微一愣。房子里的布局竟然有些像现代的感觉,两间房间一个大厅。艾金走到左边的房门前,上面贴着一长写着武器的纸条。推开门就走了进去,里面摆满了架子。架子上放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而且各个都是用千年寒铁打造的。

    艾金看着这些武器,眼睛一亮。这些东西若是给她的人用,那她们的实力就会再升一个档次。转头看向跟在自己(身shēn)后的雪狼,嘿嘿一笑。

    “雪狼,这些都是你的宝贝吗?”

    雪狼被她那晶亮亮的眼神看的一个激灵,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依然点了点头,当初它被一个人带到这里让它守护这些东西。离开前说,这里的一切都是它的了。

    见雪狼点点头,艾金心里这个欢喜。这次可真是捡到了个宝,走到雪狼(身shēn)边蹲下(身shēn)子看着它。

    “这些东西都是你的,而我是你的主人。那这些东西,就是我的了。”

    雪狼听到她的话,脚下一滑倒在了地上。它就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它这是遇到强盗了吗,怎么它的东西就成了她的了。不过听到她说的似乎也有一些道理,反正它也用不到这些东西。

    那它再带她去另一个房间看看,她一定会更喜欢的。张嘴咬住她的裙摆就往外面拽,艾金见雪狼似乎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就任由它拽着自己走。雪狼带着她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打开房门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精致的箱子。

    雪狼拽着她走到一个箱子前,让她打开。艾金将箱子打开,一道金光闪过。里面放着好多的金子,闪闪发亮就如同她此时的眼睛。艾金没想到这个箱子里竟然都是金子,突然有些好奇其他的箱子里又放着什么。于是,开始她开箱子之旅。

    每打开一个箱子,她的眼睛都会亮一分。当她把最后一个箱子开完,嘴已经笑的合不起来了。这个房间里就是一个小行的国库了,里面的钱加起来都能可以和一个小国家相提并论了。只是这么多东西,她也没有办法都带走啊。

    若是这里能成为她的不让别人进来就好了,艾金在那个装满金子的箱子边上坐下。一只手支着下巴,思考起来如何才能不让别人进来。这个(禁jìn)地,迟早有一天是会被解开的。

    雪狼蹲在她的(身shēn)边,似乎看出她的困扰。向着它小声的叫了几声,艾金正在想办法。没有注意雪狼,挥挥手道。

    “小雪狼,别叫打乱我的思虑。”

    雪狼扯了扯她的衣角,把她往外拽。艾金只能收回思虑,跟着雪狼。不知道它又要带着她去哪里,跟着雪狼出了房子,来到一颗参天大树旁。艾金有些不解的看着雪狼,开口道。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雪狼将头抬起来,看像树干上一个明显支出来的一个树枝。艾金顺着它的视线,也看到了那个树枝。心里有着疑惑,但还是轻轻一跳。跳上了一个粗大的树枝上,伸手碰了一下那个支出的树枝。

    碰的一声,来时的那个洞口被大石堵上了。艾金从树上跳了下来,现在是没有人能进来了。但她们也出不去了,艾金无奈的看着雪狼。

    “现在洞口堵上了,我们要怎么出去。”

    艾金坐在树下,有些无奈的看着雪狼。只见雪狼绕道了树的后面,艾金站起来也跟了过去。见大树的后面有一个树洞,洞口处有一条很粗的绳子。艾金拽了一下绳子,似乎很长的样子。看了一眼雪狼,艾金似乎明白了它的意思。

    一手抱起雪狼,另一只手抓住绳子向树洞的底部滑去。一边向下滑,还一边忍不住抱怨。

    “雪狼,你该减肥了实在是太重了。”

    雪狼呆在艾金的怀里,没有乱动。它可是知道这个洞很深的,听到艾金的话。雪狼心里有翻白眼的冲动,它哪里胖了。滑了一段时间,终于到了底部。雪狼从艾金的怀里跳了下来,往前跑去。

    艾金紧跟在后面,穿过一片漆黑的树洞。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终于见到外面的星空。艾金打量了一下四周,竟然是城门外的林子。只是现在天已经黑了下来,天岚城的城门已经关闭了。她要如何进城,难道要在外面住一夜。

    走出林子,看了一眼那高大巍峨的城墙。城墙上,还有巡逻的士兵在来回的走动。艾金(娇jiāo)小的(身shēn)影隐匿在黑暗中,(身shēn)体贴着城墙躲过士兵的巡逻。正愁着如何进程,突然听到远处有马车奔来的声音。星眸一动,(身shēn)影鬼魅般的一闪。

    不远处一辆马车疾奔而来,到了城门口马车停了下来。楼上的巡逻士兵,出声询问道。

    “城下的是何人,城门已经关上。”

    马车上驾马的男子站了起来,对着城楼上的士兵喊道:“马车中的人是太子,快开城门。”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块银色的令牌。楼上的士兵一看到令牌,连忙将城门给打开了。就在这一瞬间,艾金的(身shēn)影一动。人已经贴在了马车的下面,跟着马车进了城。而雪狼也在那时,快速的进入到了城内。它的速度奇快,犹如到闪电划过夜空。

    城门上一名巡逻的士兵揉揉眼睛,对着(身shēn)边另一个士兵说道:“刚刚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东西闪进城门啊。”

    “你别乱说,肯定是你眼花了。”那士兵推推他,道:“快巡逻吧,一会就到交换时间了。就可以回家好好休息了。”

    那名士兵又看了一眼城门下,然后跟上了前面那个士兵两个人继续巡逻去了。

    艾金帖服在马车的地步,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太子的马车。只是他怎么会这么晚才回宫,这段时间他一点动静都没有。就连皇上将监国的权利交给了天逸,他都一直很安静。感觉到马车里有声音,艾金屏住呼吸。

    “主子,这些天你都一直呆在城外的别院里。今(日rì)怎么会突然要回王府了呢?”马车里传来一名有些低沉的男音。

    “太后要回宫了,所有人是都要回来迎接的。”天锦将(身shēn)体靠在软枕上,半合着眼睛。手中把玩着一个翡翠珠子,声音清淡听不出喜怒。

    “那…尘王怕也是要从边境回来了吧。”低沉的男音再次响起。

    “他前脚刚走,后脚太后就要回宫。事(情qíng)不会太巧了吗,所有人都知道太后很疼他。回宫若是知道让他去边境坐镇,那还得了。”

    天锦嘴角一勾,这个天逸还真是不简单。刚走就将后面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他这次的算盘打的真够响的。既得了所有人的心,又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不过,那也要看他有没有命回来。你觉得,那些人会让他平安的回到天岚吗?”

    “属下明白了。”

    快到太子府的时候,艾金脱离了马车。看着马车离开的方向,眼中划过一道寒芒。她当然知道他口中的那些人是谁,这些人还真是不死心。还在想着要对尘动手,那就让她给她们一些教训好了。

    月光下,一(身shēn)红衣如血的绝美女子负手而立。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却让人觉得此时的她如同修罗般骇人。一道白影闪过,一头皮毛雪亮的雪狼站在了女子的脚边。这一人一狼的组合,给人一种绝对霸气的感觉。

    “小雪狼,走了回王府。”艾金收回视线,撇了一眼脚边的雪狼。

    艾金回到王府时,看到云七房间里还有烛光。就走了过去,推开门看到云七坐在(床chuáng)上而天逸坐在桌子边看着书。眉头微微一皱,怎么这么晚了两人还不休息。

    云七抬头看向门口,见到艾金进来。连忙从(床chuáng)上下来,因为动作过大牵动了伤口。倒抽了一口凉气,天逸连忙放下手中的书。跑到云七(身shēn)边扶着她,眉头皱起。

    “你怎么老是忘记自己(身shēn)上有伤。”

    云七的脸微微一红,想要推开天逸。毕竟现在屋子里还有小姐在,尽管她知道小姐也有意撮合两人。但她还是会不好意思,推开了天逸就往艾金的(身shēn)边走去。

    艾金瞧着两人的样子,看来天逸是搞定了云七。没想到这个小子动手还是蛮快的,看了一眼天逸。

    “小七,我不是让繁星告诉你我没事很快就回来吗。你(身shēn)上有伤,应该早些休息的。”艾金将云七扶到了(床chuáng)边,让她躺下。自己坐在了(床chuáng)边,眼中带着笑意看着她。

    “唉,只有皇嫂才能让她乖乖听话。我都要说一个晚上了,她还是不听非要等你回来了才睡。”

    天逸有些幽怨的看着(床chuáng)上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子,看着她是如此的听艾金的话。尽管是他的皇嫂,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小小的冒着酸水。

    “小姐不会来,我怎么放心得下去睡觉。现在看到你回来,我就安心了。”

    云七乖乖的躺下,看到艾金没事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想到繁星,又开口道:“小姐,那个繁星是你从皇后那里挑来的人。她…。”

    “她是个很单纯的人,你们可以放心。”艾金摆了摆手,打断了云七的话。伸手拍了拍她的手,开口道:“你快休息吧,我也回去休息了。明天开始,又要有的忙了。天逸,你也快会自己房间休息去。这么晚,你一个大男人呆在一个女孩子的房间里传出去你还让我们小七怎么做人。”

    “知道了皇嫂,我这就回去休息。”天逸瘪瘪嘴,还不是她让他照顾小七的。说完,站起来就离开了小七的房间。其实,他心里也是知道艾金说的都是对的。

    艾金将小七安抚睡了以后才离开,出了云七的房门。艾金本来想去看看繁星,但见已经深夜了就没去打扰。将雪狼扔到了小白它们的房间,让这几只自己相处去了。自己则回到房间,有些累了就躺倒了(床chuáng)上没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竟然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艾金睁开眼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时辰,才发现已经中午了。连忙从(床chuáng)上起来,穿好衣服。很奇怪,今天竟然没有人来喊她起来。这人,都跑哪里去了。

    推开房门,吹进来一阵凉风。本来有些朦胧的睡意,刹那间就清醒了。走到院子里,依然没有看到云七她们。连繁星也没有看到,这几个人跑到哪里去了。

    艾金往云七的房间走去,推门进去一看。房间里没有人,这是什么(情qíng)况。正疑惑着,(身shēn)后传来了云七的声音。

    “小姐,你醒了。早上本来要去叫你的,见你睡的很沉。连我进房间都没察觉,想必你昨天一定很累就没有叫你。”

    云七和繁星从小厨房里出来,看到艾金站在她的房门口。连忙将手中的饭菜放到了白玉桌上,走了过去。

    “原来是我睡的太沉了,繁星在王府住的还习惯吗?”艾金抚了抚额,昨天发生的事(情qíng)一点一点的回到了脑袋中。昨天发现的一切,就如同一场梦一样。看了一眼云七(身shēn)边的繁星,她已经换下了宫里宫女的衣服。换上了一(身shēn)橘色的纱裙,为她添了一份俏丽。

    “恩,很好,云七姐姐也对我很好,我觉得王府里的人都是好人。”繁星扬起灿烂的笑,她是真的很开心能跟在艾金的(身shēn)边。

    “恩,那就好。都过来坐下,吃饭吧。小七的手艺又见长,做的越来越好吃了。”

    艾金点点头,走到玉石桌前坐了下来。夹了一块鸡(肉ròu)放到口中,开始称赞起云七的手艺。

    云七微微一笑,坐到了艾金的(身shēn)边。刚要拿起筷子,却发现繁星站在一旁。回头看着她,拉过她让她坐在自己的(身shēn)边。递给了她碗筷,笑着说道。

    “没有外人在的时候,我们都是一起吃的。小姐不喜欢,(身shēn)边的人和她见外。”

    云七自从知道繁星不是皇后娘娘的人,每次看到她都让她想到了过去的自己。所以对繁星,也多了一份亲近。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对她照顾有加。

    繁星有些愣怔,她没想到她们这些做下人的也能和主子在一起吃饭。但见到云七和艾金都笑着看她,也乖乖的坐了下来。直到这顿饭结束,她都没有回过神来。

    吃过饭后,艾金将云七和繁星带去了书房。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看着她们两人开口道。

    “皇上将迎接太后的事(情qíng)交给了我,这段时间我们会忙一些。云七,一会你将玲珑和巧欣叫回来,”艾金接过云七递给她的茶,抿了一口。眉头微微一皱,真是不如在皇后那里饮的茶。想起那茶,艾金开口道:“小七,顺便让林雷想办法给我弄些进贡的茶来。”

    云七点点头,她知道小姐喜欢喝茶。只是这进贡给皇家的茶,可不是说弄来就弄来的。看了下时辰,开口道。

    “那我现在就去吧,估计这个点巧欣她们应该已经回拍卖行了。”

    “恩,她们回来时我若是不在。你就将事(情qíng)告诉她们,繁星跟我进趟宫去林贵人那里。”

    艾金转头看向繁星,她没有忘记答应小桃要保她(性xìng)命的事(情qíng)。尽管她不是很喜欢那个小宫女,但答应的事(情qíng)还是要做的。而且,以后还需要她来作证。

    “真的吗,小姐是要去保小桃的(性xìng)命。”繁星眼睛一亮,脸上露出灿烂的笑。

    艾金点点头,心里却想着希望小桃不会让繁星失望。然后站起(身shēn)带着繁星进宫去了,云七也往拍卖行走去。

    艾金进了宫,先去看了小熙儿。自从(禁jìn)地的事(情qíng)后,小熙儿乖了很多。见到艾金来看自己很开心,小(身shēn)子一小子就扑到了她怀里。

    “干娘,你什么时候接我回王府。”

    “快了,小熙儿再呆几天就好了。”艾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笑的很温柔。

    “小熙儿,你不喜欢皇爷爷吗,这么想离开,皇爷爷好伤心。”天蒲远做出很伤心的样子,好像真的一样。

    “小熙儿很喜欢皇爷爷,只是更加喜欢干娘。”小熙儿黑亮的眼睛滴溜溜一转,笑的甜甜的看着天蒲远。

    艾金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看着天浦远道:“父皇,我要去林贵人那里一趟。小熙儿就再陪你几天,过几天我就接他回去。”

    “恩,我知道将太后回宫的事(情qíng)交给你。你会忙一些,小熙儿在我这里你就放心吧。”天蒲远点点头,将小熙儿从艾金的怀里接了过来。

    艾金点点头就去了林贵人那里,林贵人对她很和善。她说要借几个人,二话没说就将她宫里的宫女都叫了过来让她选。艾金知道,她今(日rì)的举动皇后肯定会知道。所以为了不让她起疑,她挑了好几名宫女。当然里面有小桃,而另外一名宫女她没有挑。

    她其实(挺tǐng)佩服皇后的,她选的这两门小宫女都是林贵人宫里的人。若是真出了什么事追究起来,怕是想将一切则仍都推到林贵人(身shēn)上。艾金带着几名宫女就离开了皇宫,这个时间云七应该已经让玲珑和巧欣回到王府了。

    果然如艾金所料,她去林贵人那里选人的事(情qíng)被皇后知道了。皇后坐在凤仪(殿diàn)暖阁的(床chuáng)榻上,听着福公公的话。眉头微微皱起,将手中的茶杯放了下来。

    “她今(日rì)去了林贵人那里,该不会她是知道了什么吧。”

    “应该不会,听说她挑了几名宫女。虽然上次收买的小桃被她挑走了,但另一名宫女没有,应该是巧合吧。”

    福公公站在一旁,他下午看到尘王妃带着人去了林贵人那里。立刻让人暗中去跟着,看看是不是露出了什么马脚。才知道她是去选宫女去了,就立刻回来报告给了皇后娘娘。

    “那个无双可不简单,我们还是小心些好。你去将那名宫女带来,我要亲自问问才能安心。”

    尘王妃可不是一个让人放心的主,凤眸中暗光流转。若是她真的发现了什么,那名那两人绝对留不得。

    很快福公公就回来了,(身shēn)后跟着一名小宫女。小宫女见到皇后,连忙跪下行了一个大礼,低着头。

    “抬起头来吧,你为本宫做事。本宫定不会亏待你的,我听说今(日rì)尘王妃去了林贵人那里选宫女。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皇后扬起一抹端庄亲切的笑,让人觉得她是一个很有慈(爱ài)之心的人。

    “今天下午,尘王妃来林贵人宫里说是为了迎接太后回宫要用人。向她借些人,然后就挑了一些宫女带走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小桃也被她选走了。”小宫女不敢有所隐瞒,将刚才发生的事(情qíng)都告诉了皇后。

    “你不用怕,那件事你不说小桃不说就没有人会知道。福公公,赐座。”皇后带着微笑的看着小宫女,给福公公递了一个眼色。

    “是,娘娘。”福公公接到皇后递过来的眼色,立刻去亲自拿了一把椅子过来让小宫女坐下。没开眼笑的道:“你看,这就是为我们娘娘做事的好处。”

    小宫女有些受从若惊的谢了恩,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皇后娘娘道:“今天我看到尘王妃(身shēn)边跟的人,好像是小桃的好姐妹繁星。不知道…”

    皇后听到小宫女的话,凤眸中快速的闪过一道光芒。扬起笑道:“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qíng)我会处理。为我办事,你可以放心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福公公,赐茶。这茶可是今年新进贡的,我都舍不得喝呢。”

    福公公点点头,走去了暖阁。没一会手里就端着一杯茶走了进来,递给了小宫女笑着道。

    “还不谢谢恩,这茶皇后娘娘都没喝过几次,今天真是便宜你这个小宫女了。”

    小宫女接过茶,谢了恩。有些感激的看向皇后,她在林贵人那里。可没得到过这样的待遇,帮助皇后办事就是不一样。一会回去,她可是要和姐妹们炫耀炫耀。

    看了一眼笑的和善的皇后,对她感激的一笑。一仰头就将茶杯里的茶都喝进了口中,她不会品茶。但既然是进贡的东西,肯定是好的。小宫女扬起脸,对着皇后感激的一笑。

    “谢皇后娘娘的赏赐,我…我…”小宫女的话还没说完,下腹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双手捂着小肚子。抬起头看向(床chuáng)榻上的皇后,此时的皇后嘴角依然挂着和善的笑。只是这笑却让小宫女再也感觉不到亲切,犹如死神的召唤。

    “皇后…。这。茶…”小宫女从椅子上倒到了地上,卷缩着(身shēn)体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可怕,一双眼睛带着惊恐和痛苦的望向皇后。没一会,黑色的血从她的口中流出,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她的目光一直紧紧的锁着皇后。

    皇后冷眼看着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小宫女,递给福公公一个眼色。他立刻就叫来了两名小太监将这个宫女拉了下,一切仿佛没有发生一样。但地上还残留着从小宫女口中流出的黑色血液。

    皇后看了一眼已经弄脏了的毯子,脸上露出了厌恶之色挥挥手道:“已经脏了,叫人来毁了拿个新的来。”

    福公公点点头,亲自将毯子撤了下去。这个东西必须烧毁,不能留下一点证据。将毯子撤掉后,很快换了一个新的来。从新将香炉里的香料换掉,整个房间里充满了薰衣草的香味。

    艾金带着从林贵人那里挑出来的宫女回到了王府,巧欣和玲珑已经等在了院子里。看到艾金回来,巧欣立刻跑了过去挽着她的手臂。

    “小姐,你叫我们回来有什么事吗。”

    “一会和你们说,云七你先将她们安排下。”艾金在巧欣的搀扶下走到院子里的摇椅上坐下,转头对着云七说道。

    “你们跟我来吧。”云七点点头,带着这些宫女就离开了院子。

    “玲珑,你过来。”艾金对着玲珑勾勾手指,让她俯(身shēn)过来。在她耳边小声的吩咐着什么,然后玲珑点点头就离开了王府。

    “小姐,你这是让玲珑干什么去?”巧欣看见玲珑离开,这刚回来就被小姐派出去了。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吗,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一会你们就知道了。这几天你们帮我调查下太后,她喜欢什么忌讳什么。皇上将迎接太后回宫的事(情qíng),交给了我。”

    艾金将(身shēn)体靠在摇椅上,任由摇椅带着她轻轻的摇晃。半合着眼睛,享受着温(热rè)的阳光照(射shè)在(身shēn)上暖暖的感觉。太后回宫,天尘也快回来了吧。

    “恩,知道了。我会尽快收集好,交给你。”巧欣在一旁的玉石椅子上坐下,为艾金剥了一个葡萄放入了她的口中。

    云七将所有的宫女都安排好了以后,就回来了。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眉头微微一皱道。

    “小姐,那些宫女里有一个叫小桃的说要见你。”

    艾金睁开眼睛,见到云七眉头微微皱起。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小桃的态度不好,惹云七不高兴了。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这个丫头真是不知道自己的(身shēn)份和现在自己现在的(情qíng)况。

    “把她带到南院的偏房去,我等下就过去。”艾金微微一笑,说道。她还要等着玲珑回来,才能演一出好戏。从她离开皇宫到现在,应该已经差不多了。玲珑去了正好可以捡个人回来,好戏才可以慢慢拉开帷幕。

    艾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抚平衣服上的褶皱。转头看向巧欣道:“走,去南院。”

    南院是王府里比较偏的地方,这里很少有人来。看着有些冷清,小桃跟着云七来到偏院。眉头皱了起来,带她来这里干什么。

    “王妃呢,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可是要帮王妃做事的。”小桃的声音里有着不耐烦,还有着一些傲慢。她认为,她谁然是个宫女。(身shēn)份也是比王府里的婢女高些的,她并不知道云七的(身shēn)份。

    云七没有理她,将她带到了房间就走了。云七脾气再好,也是有底限的。对于像小桃这样的人,云七实在是看不惯。但她有句话说的对,她是为小姐办事的。为了这一点,她也忍了。

    云七刚要离开南院,就看到艾金和巧欣走了过来。连忙走到艾金(身shēn)边,开口道。

    “人已经带来了,在房间里呢。”

    艾金点点头,带着云七和巧欣就走了进去。推开房门,就看到小桃一脸嫌弃的看着房间。见到艾金进来,脸上立刻出现了虚伪的笑。她跟着艾金来到尘王府的时间,看到王府里的气派又想到繁星的话。就动了心思,想要留在王府里。

    “王妃,你来了。谢谢你将我从林贵人那里要来,以后有什么事你尽管让小桃去做。”

    艾金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抬起头眼中带着笑意道:“你已经想清楚,要帮我了?”

    小桃的眼中闪过犹豫,她想了很长时间。皇后毕竟是后宫之主,若是她想弄死她一个小小的宫女实在是太容易了。而尘王妃能保得了她一时保不了她一世,除非她能跟繁星一样跟在她的(身shēn)边。

    “你不用急着做决定,我给看样东西。你再做出选择,不急。”艾金星眸淡淡的看了小桃一眼,等她看到自然会知道该如何做。

    小桃有些疑惑的看向艾金,不知道她要自己看什么。刚想开口问,房门就被人推开了。

    玲珑推门进来,看了一眼小桃就走到了艾金的(身shēn)边。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艾金嘴角微微扬起一抹诡异的笑。站了起来,对着小桃道。

    “跟我来。”

    说完就转(身shēn)来开了房间,玲珑等人也跟了上去。小桃从地上站起来,紧跟上她们。

    几人绕穿过百转千回的长廊,来到一个小茅屋前。艾金扬扬头,嘴角挂着诡异的弧度。

    “小桃,你进去吧。看看里面的东西,你就知道该如何做决定了。”

    小桃心中有着疑惑,看到艾金嘴角那诡异的笑。莫名的头皮有些发麻,忍着心里的恐惧往小茅屋走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巧欣有些好奇的往小茅屋里看,但什么都看不到转头看向艾金问道:“小姐,你到底要给她看什么。”

    “三、二、一。”艾金没有回答巧欣的问题,而是倒数起数来。

    她的一字刚落下,小茅屋内就传出了小桃充满惊恐的尖叫声。紧接着小桃如通见到鬼了一样,从小茅屋里跑了出来。脸色苍白额头还冒着冷汗,眼中充满恐惧。

    “她…她…怎么…会…”小桃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她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恐惧。只能瞪大眼睛看着艾金,她心里也明白她的死和尘王妃无关。一定是皇后知道她来了尘王府,想要杀人灭口就先将那个宫女给杀了。

    “你心里应该最明白,她为何会死。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别的选择了吗。你若不帮我,那么你只有死路一条。若你帮我,我还是那句话保住你的(性xìng)命。”

    艾金看着小桃,眼中没有一点笑意。现在这种(情qíng)况,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该如何做。她承认她让小桃自己进房间里看,是因为她让云七不高兴了。只是小小的惩罚了她一下,希望她可以吸取教训。

    小桃还处于惊恐中,但艾金话里的意思她还是听的明白。想到那个宫女的死,心里一阵恐惧。连忙点头道:“我都听王妃的,只要能保住我的命就好。”

    她不要像那个宫女一样的死去,她还年轻。她帮了王妃以后,她就离开天岚再也不要回来了。看到那个宫女死后还睁着的眼睛,让她忍不住汗毛都束了起来。

    巧欣看小桃吓成这样,对立面的东西更加的好奇。得到艾金的(允yǔn)许,就进了小茅屋。小桃见巧欣进了小茅屋,心里还有一些紧张。但很久没听到有尖叫声传出来,没一会就看到巧欣走了出来。

    巧欣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耸耸肩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不过就是一具尸体而已。有那么恐怖吗?”

    小桃听到巧欣的话,两眼一翻昏了过去。艾金看了一眼地上昏倒的人,瞪了巧欣喜一眼。

    “你啊,好了现在人昏倒了。你来将她送回去吧,云七我们走。”

    “小姐,我才不要送她呢。刚刚她惹小七不高兴,这不过是笑笑的惩罚而已。”巧欣听到艾金的话,跺了一下脚不依道。

    巧欣那委屈的样子逗的几人哈哈大笑起来,艾金拉过巧欣的手道:“逗你呢,我怎么可能让你亲自送她呢。走吧,我们回书房。我还有事(情qíng),找你们呢。”

    艾金转头看了一眼昏倒在地上的人,冷冷的道:“至于她,一会叫两个家丁过来将她送回去就好了。我们回书房吧,商量下关于太后回宫的事(情qíng)。”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86 狠毒的皇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