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无耻的艾金

    天蒲远抱着小熙儿在外面来回的踱步,他听着里面传来野兽一阵一阵的嘶吼声。心里祈祷着艾金千万别有事,突然一阵狼啸声传来。天蒲远的眉头微微一皱,立刻将小熙儿的头按在自己怀里捂住他的耳朵。

    (身shēn)后的太医一个个脸色一变,头疼(欲yù)裂的蹲在地上。虽然也将耳朵捂上了,但毕竟他们不是练武之人。这外面,只有天蒲远和云七面不改色。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他们都知道这是传说中的狼啸。

    狼啸持续了一会后渐渐的消失了声音,里面也安静了下来。就连打斗的声音也消失了,云七一着急就往里面去,动作太大带动(身shēn)后的伤。刺骨的疼痛袭来,引起她的一阵抽气声。蹲在地上的太医们,也都站了起来。

    “云七,你就别进去了。你现在(身shēn)上有伤,你进去也帮不了什么忙。也会还会拖累她,现在你能做的就是把你的伤养好。”

    天蒲远见云七想要进去,出言阻止。现在艾金和逸儿都在里面,也不知道(情qíng)况如何。现在她若是再进去,出了什么事岂不是白搭进去一个人。而且他相信艾金不会有事的,那个丫头就是一个奇迹创造者。

    时间就在众人的等待中慢慢的流逝,云七的目光一直望着入口处。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这短短的时间仿佛过了好久好久真是应那句度(日rì)如年。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终于在入口处看到有人影走了出来。

    云七藏在袖子下的小手紧紧握起,小姐一定不要有事啊。人影慢慢的从入口处走近,那如血的红色(身shēn)影映入了大家的眼帘。天蒲远和云七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当她走到她们面前,天蒲远看到跟在她脚边的雪狼时。黑眸中露出警惕,沉着声音喊道。

    “来人,把这头雪狼给我抓起来。”

    就是这头雪狼让整个皇宫这么多年来,一直都陷入一片恐慌中。时不时就会有人失去踪影,这祸害留不得。只是它怎么会出来,而且还跟在艾金的(身shēn)边。

    “我的宠物谁敢动,小雪狼。谁敢动你,你就上去给我咬它。”艾金眉头一挑,看向天蒲远。她这个人是出了名的护短,谁然刚刚跟这头雪狼打了一架。而且它还还得云七受伤,但现在它是她的宠物了。她就不能让人欺负了它,她的人或者宠物怎么能让别人欺负去。要欺负,也是她来欺负。

    雪狼很配合的张开它的大口,露出锋利的牙齿冲着那些侍卫一阵呲牙。那些侍卫都见识过它的狼啸,顿时齐齐的向后退了一步。而且刚刚里面发生的事(情qíng)他们可是看的真真切切,这尘王妃连狼都能驯服。现在谁敢惹她,如此彪悍厉害的女人。

    “它…它…你把它给驯服了?”天蒲远一手抱着小熙儿,一手指着那头雪狼震惊的看着艾金。这个让他们头疼了这么多年的野兽,就这么被她给驯服了。再看了一眼她的(身shēn)上,哪里有打斗的痕迹一点伤都没有。

    见艾金点点头,天蒲远的心也放了下来。以后这皇宫的噩梦也可以消失了,只是她是用什么办法将这头雪狼收服的呢。

    “你是用什么办法将它收服的,听说雪狼都很高傲轻易不会像人类低头。”

    艾金微微一笑,撇了一眼将头别到一边的雪狼。心里好笑,都已经跟着它了还在那闹别扭。

    “当然是被我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心甘(情qíng)愿的跟在我的(身shēn)边。从今以后从良了,好好做一头(爱ài)护主人的小雪狼。”

    艾金嘴角扬起一抹很欠揍的笑,说出的话更是欠揍。天逸站在后面,听到艾金的话脚下一滑。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这些话她也好意思说出口,他开始同(情qíng)起这头小雪狼了有了这么一个无耻无下限的主人。

    让艾金有些意外的是雪狼的反应,本以为听到这些话它会不高兴。没想到,这雪狼竟然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将头凑在的小腿上磨蹭了下。顿时,艾金嘴角一阵抽搐。

    天蒲远听到艾金的话,又看到那头凶悍的雪狼现在竟然如此乖巧的跟着她。脑后挂满黑线,这个世界是怎么了。既然它已经是她的宠物,也就没必要再让人来抓它了。挥了挥手手,让那些侍卫下去了。

    “既然没事,你就赶快把它带走吧。以后皇宫,也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禁jìn)地了。”

    雪狼转头看了一眼天浦远,露出鄙视的神(情qíng)。它有这么可怕吗,你看它的主人敢一个人单挑它。虽然手段有些无耻,但这份气魄就是在场这些人比不上的。他们雪狼一旦认主了,就是誓死效忠的。

    见到雪狼那鄙视的眼神,天蒲远心里一阵气闷。他竟然被一只狼给鄙视了,想他可是堂堂的天岚国皇上。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天蒲远将怀里的小熙儿推到了艾金的怀里。

    “从出事,这孩子就一句话都没有说。你看看他吧,可能是下坏了。”

    艾金接过小熙儿,见他一双大大的眼睛里蓄满泪花隐忍着不让它掉下来的样子。心里一软,这孩子怕是在自责呢。(性xìng)子和她娘一样,还真够倔强的。瞧这小嘴被它咬的,就差没咬出血来了。

    “小熙儿,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吗?”艾金摸摸小熙儿的头,并没有责备他只是柔声的询问。

    “对不起,干娘。小熙儿不该乱跑,还得云姨受伤。干娘也…。”哇的一声,小人终于哭了出来。他那时候真的是吓死了,害怕干娘出什么事。见到干娘平安回来,没有责备他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见他哭的那么可怜,上气不接下气的。亲了亲他的脸颊,轻拍着帮他顺气。

    “好啦不哭了小熙儿,你可是男孩子。总是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男孩子是不可以轻易掉眼泪的。”

    小熙儿抬起哭的通红大眼睛,不太明白艾金话里的意思。但知道男孩子不可以哭,就收起了眼泪。从艾金的怀里挣脱出来,走到云七的(身shēn)边拉起她的手,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云姨,对不起害你受伤了。”

    云七想要蹲下(身shēn)子安慰小熙儿,但一动就会扯到后背的伤。所以只能低下头,看着满脸愧疚的小人。微微一笑,安慰道。

    “云姨没事,小熙儿不用自责。只要以后乖乖的,不要再乱跑就好了。”

    小熙儿点点头,以后他再也不会调皮乱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天浦远已经让侍卫和太医退了下去。只剩下了他们几人,艾金走到云七的(身shēn)边看她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天逸,把小七送回王府。”对着天逸眨了眨眼睛,这可是给他表现的机会。希望他好好利用,别辜负了她的他的期望。

    “是,皇嫂。保证安全送到。”天逸见艾金对自己眨了眨眼睛,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对她感激的一笑,他一直都在担心着云七背后的伤。现在得到艾金的(允yǔn)许,他立刻走到云七的(身shēn)边不顾她的反对。硬是将她一把抱起,就往回走。

    云七不敢太用力挣扎,怕扯开包扎好的伤口。只能任由天逸抱着,一张脸红得跟被煮透的龙虾一样。艾金看着两人离开,嘴角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转头看向天蒲远,见他也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

    “父皇,你觉得这个儿媳你可满意?”

    天蒲远听到艾金的话,并没有惊讶。从看到天逸看到云七受伤的反应,他就可以看出天逸对云七的感(情qíng)。只是他有一些顾虑,毕竟天逸是一个王爷。怎么可以娶一名婢女为妃,即使他同意那些大臣也未必会同意。苦笑了一下,这就生长在帝王之家的悲哀。

    “我知道你有什么顾虑,云七不是我的婢女。她会以我妹妹的(身shēn)份,嫁给天逸的。”

    艾金看出天蒲远的顾虑,当初她也是因为这个才会以无双公主的(身shēn)份嫁给天尘。就是为了堵住那些大臣的嘴,不想让天尘为难。尽管她知道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天蒲远见艾金这样说,也没再说什么。他觉得自己还算是个开明的皇上,只要孩子喜欢不太离谱他都不会反对。因为他尝到过那种(情qíng)滋味,知道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幸福。他也希望,自己的孩子都能得到幸福。

    天逸抱着云七回到了尘王府,将她放到了她房间的(床chuáng)上。站在(床chuáng)边看着她,见她脸色苍白心里微微一痛。

    “小七,你的伤是不是很疼。”

    “没事,现在不疼了。”云七说话的声音小小的,她很不习惯这种感觉,总觉得两个人在一个房间,房间的气氛怪怪的。自从那个不小心的一个吻,她每次看到天逸心都乱跳。不想和他在一个房间里呆着,脸颊会不自觉的烧红。

    见到脸颊上出现两朵红晕,眼睛微微一眯。突然很想逗逗她,于是俯下(身shēn)子将脸凑到她面前。

    “小七,你说什么?你的声音太小了,没有听到。”

    云七原本低着的头猛的一抬,没看到天逸已经把头凑近了自己。四片唇瓣又一次贴到了一起,云七的眼睛睁大。脸更加的红了,刚想退开。却被天逸扣住了后脑,逃离不开。

    天逸也没想到会再次意外的吻到云七,她柔软的唇瓣让他舍不得放开。感觉到她想离开,不由自主的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加深这个吻。她的甜美让他不由自主的沦陷,留恋着不肯离开。

    云七没有接过吻,被天逸吻的有些快喘不过气来。但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温柔,不由自主的沦陷在天逸的吻里。生涩的回应着他,她和艾金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跟随自己的心走。

    得到云七的回应,天逸心中一喜。小心的将她揽入怀中,见她没有挣扎而是柔顺的靠在他的怀里。目光变得温柔起来,舌头灵活的撬开她的贝齿。肆意的(吮shǔn)吻着她口中的甘甜,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小七,我喜欢你。”低头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人,天逸的黑眸中逸满柔(情qíng)。见云七听到他的话一愣,连忙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没办法接受。但我会等,一直到你答应的那一天。”

    云七靠在天逸的怀里,这个怀抱给她一种安全感。让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彷徨的心感到安稳,她也不知道自己对他是怎么样的感(情qíng)。最开始的时候对他有些陌生,但相处了一段时间觉得他是一个不错的人。渐渐的和他就熟悉了起来,对他的感(情qíng)到底是怎样的呢。她并不排斥他的吻,甚至是接受了。

    “我也不知道对你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我不讨厌你。”云七将脸藏进了天逸的怀中,小声的说道。

    天逸听到她的话,心里一喜。不讨厌他,那就是喜欢。搂紧怀里的人,他开心的道:“只要不讨厌我就好,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云七点点头,想到小姐那样的幸福。也许自己也可以一样的幸福,只是不知道这个抱着自己的人能不能给她带来那样的幸福。不过她愿意赌一次,若是赢了她就能像小姐一样幸福。

    天逸一直这样抱着云七,没有放开的意思。云七有些害羞,挣扎着要从他的怀里出来。一不小心,牵扯到了背后是伤。倒抽了一口气,天逸连忙放开她。

    “没事吧,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有伤在(身shēn),还抱着你不放。”

    看着她疼的额头冒出细汗,天逸一阵心疼。都怪他太着急,舍不得放开她。才让她挣扎牵动伤口,是他太心急了。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至少近了一步。

    云七看着他自责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也知道他不是故意的,微微一笑道:“没关系,是我动作太大。才牵扯到伤口,我还要谢谢你送我回来呢。”

    天逸知道云七是在安慰他,对着她一笑。抬起手保证道:“下次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云七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天逸见她笑了心也放了下来。眼睛滴溜溜一转,嘿嘿一笑道。

    “小七,你愿意接受我试试吗?”

    云七脸一红,微微的点了点头。天逸见她点头,愣住了。他没想到她会答应,之所以问出来也不过是砰砰运气而已。云七看他愣住的样子,嘴角微微翘起。一股甜蜜的感觉在心底酝酿起来,想到这段时间他一直围绕在她(身shēn)边,帮她做那么多事。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这个男人早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天逸回过神,一激动就要伸手把云七揽入怀里。刚碰到她的胳膊,突然收回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样子很是憨厚。

    “不好意思,我忘记你背后有伤不能抱你。”

    云七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他那憨厚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可(爱ài)。云七小心的将头靠在他的怀里,声音小小的。

    “刚刚是因为我挣扎扯动伤口,才会疼的傻瓜。”

    天逸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了那。心底渐渐涌出一股狂喜,(身shēn)手揽住了云七,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着。

    艾金跟着天蒲远回到了他的寝宫,一直以来都对外宣称生病。(身shēn)边留下跟着的都天蒲远的亲信,所以他也不用装病。艾金找了个位置坐下,看了一眼主位上的人。

    “我觉得这件事(情qíng)没这么简单,(禁jìn)地那么隐蔽的地方。若不是有人故意而为,小熙儿不会找到那里。”

    这也是天蒲远心里的疑问,他抬起头看向小熙儿慈(爱ài)的问道:“小熙儿,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地方的。”

    小熙儿似乎也明白了两个人的意思,用力的回想了起来。想了一会才开口道:“那天,我自己一个人在皇宫里转悠。听到两个宫女聊天,她们说皇宫的南面有一个隐蔽的地方。那里可美了,每次心(情qíng)不好的时候她都会去。说那里有一个幽暗的洞口,洞里面就是一个人间天堂。然后还说,要带着那个宫女一起去。”

    小熙儿将那天偷跑出去玩听到的,看到的都告诉给了她们。听到小熙儿的话,两人确定这件事(情qíng)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因为只要是在这皇宫中的人,都知道那个地方的可怕不会有人说那是人间天堂。

    是有人故意让小熙儿听到,小孩子都是有好奇心的。她们利用小孩子的好奇心,引小熙儿去那个危险的地方。只是艾金有些不明白,他们引小熙儿去那里做什么。

    难道是为了利用小熙儿引她过去,但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宫了。那些人是如何算到她何时会入宫,看来这个幕后超控者很厉害。将所有的事(情qíng)都算计好了,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她也能猜到,这件事(情qíng)跟皇后也脱不了关系。怕是有幕后那个人为她出的主意,(身shēn)边的谜团重重让艾金有些头疼也有些兴奋。她要亲手,一点一点的将所有的谜团都解开。找出所有事(情qíng)的幕后((操cāo)cāo)纵这,那个神秘的面具男子。莫名的她就是有一种直觉,找到他所有的一切都会明了。

    ------题外话------

    月月今天打完针,明天恢复万更。妞子们都好安静,月月都不知道文文写的肿么样。妞子们都活跃起来吧,求票票求花花各种求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84 无耻的艾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