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骄傲的雪狼

    艾金在天逸旁边坐下,撇了一眼正低头喝茶的人。天逸心里一跳,连忙抬起头向着艾金一笑。亲自倒了杯茶给她,讨好的说道。

    “皇嫂,你别这么看着我。这件事是皇兄不让我说的,想给你惊喜。谁知道老头子今天叫你来,将事(情qíng)给说了出来。”

    天浦远坐在主位上听到天逸的话,顿时眉毛都竖起来了。这个混小子,竟然叫他老头子实在是太没大没小了。他怎么会知道,尘儿是要给艾金一个惊喜。

    天逸看了一眼吹胡子瞪眼的人,任他怎么看也看不出他此时的气愤。他依如面上的眼神涣散,好像神志不清一样。黑眸中一抹异芒一闪而过,那些人竟然连皇上都不放过。野心看来不小啊。

    艾金没有说话,一直把玩着手里的茶杯。茶杯是用上好的白玉制成的,上面雕刻着牡丹花。手指抚过杯面上的牡丹花瓣,低垂下的眼帘遮挡住了她眼底的神色。

    “太后回宫,是应该办的盛大一些。只是父皇交给我一个晚辈来做,是不是不合适。这种事(情qíng)不是应该由皇后来做的吗。”

    她听说天岚的太后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年轻的时候辅助皇上将天岚带到了最鼎盛的时期。皇上驾崩后,又辅助新皇登基。可以说她才是天岚国只手遮天的人物,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离开了皇宫,跑去了若兰寺静修从此不再过问天岚的事(情qíng)。现在她突然回来了,想必是天尘通知了他的皇(奶nǎi)(奶nǎi)吧。

    而跟随她去若兰寺的还有一名德妃,就是天逸的母妃。自愿跟在太后(身shēn)边,去了若兰寺为天岚祈福。那也是一个豪爽的女子,将军府家的女儿。

    “这件事(情qíng)你就不必担心了,我已经通知了皇后这件事她不用管了。”天蒲远看着低垂着头把玩茶杯的艾金,心里疑惑这杯子有这么好看吗。看的她这么入神,不(禁jìn)也拿起杯子看了一眼还是觉得没什么特别的。

    “好吧,既然父皇如此看重金儿。那我就应下这事,给太后一个不一样的迎接仪式。”

    艾金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子上,抬起头看向皇上微微一笑。既然这是天尘的一番心意,那她就收下了。她明白天尘的用意,他希望自己可以牢牢的抓住这个天岚真正的掌权人。为自己抓住一个有力的后盾,她怎么会让他失望呢。而且打从心里她也对这个传奇(性xìng)的太后很好奇,正好可以满足她的好奇心。

    这件事(情qíng)就这定了下来,天逸见艾金没有怪的她的瞒着她的意思。心也放了下来,皇兄一定没有料到父皇会突然找皇嫂让她来主办皇(奶nǎi)(奶nǎi)回宫的事。本来天尘的意思是让他进宫说服皇上,将这件事(情qíng)交给皇嫂。先在剩事了,不用他再想办法让如何让父皇将这件事交给皇嫂了。

    几人事(情qíng)刚商量完,突然听到一声野兽的嘶吼声。艾金眉头一皱,这皇宫里怎么会有野兽嘶吼声。而听这声音嘶吼带着愤怒,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快集合所有的侍卫,有人进入(禁jìn)地了。”天蒲远听到这声嘶吼声,脸色一变大声的喊道。到底是谁闯入了(禁jìn)地,那里多少年都不曾有人去过了。

    此时严佲急冲冲的跑了进来,面色焦急看到皇上一下子跪倒了地上。声音中带着急切。

    “皇上不好了,小世子和云七姑娘去了(禁jìn)地的方向。”

    严佲跪在地上,刚刚往回赶的时候他听到那声嘶吼声心都要掉了下来。这两人果然是去了(禁jìn)地,这小世子真是个小祖宗。哪里危险,就往哪里跑。

    艾金听到严佲的话,脸色一变。立刻从椅子上起(身shēn),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天蒲远也脸色大变,立刻让严佲叫人去(禁jìn)地。自己也和天逸往(禁jìn)地的方向跑了过去,这小熙儿可是艾金和天尘的心头(肉ròu)。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好。再说这孩子又跟自己很合得来,说什么都不能让她有事。

    艾金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一头雪白的大狼,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抱着小熙儿的云七。小熙儿躲在云七的怀里,小脸煞白一点血色都没有。一双明亮的眼中充满惊恐,泪花在眼睛里打着转就是不肯落下来。

    云七的脸也有些苍白,一双清澈的大眼正警惕的看着洞口处的雪狼。将体内的内力都调动起来,只要它一动就准备将内力挥出去。感觉到有人过来,云七稍稍的用眼角瞄了一眼。

    看到熟悉的(身shēn)影,心里生出一股安全感。随后眉头皱起,小姐怎么来了。这里很危险,眼前这头雪狼给她的感觉很残暴带着一种蔑视天下的狂傲。这感觉很奇怪,一头雪狼竟然会给她带来这种感觉。

    艾金刚走到可以见到两人的距离立刻停下了脚步,那头雪狼似乎也发现了有人走了过来。转头看向了艾金,艾金看到雪狼的时候微微一愣。这头雪狼似乎不一样,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眼睛是红色的狼。

    三人一狼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艾金轻步缓慢的移动到了云七的(身shēn)边。附(身shēn)到云七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一会,我一动你立刻带着小熙儿跑。”

    “不,小姐。你带着小熙儿离开,这里交给我。”云七听到艾金的话,心里流过一道暖流。但依然坚决的摇摇头,她不能让小姐出事。这么危险的事(情qíng),还是让她留下来吧。她也不会觉得,她连一头狼都对付不了。

    “这是命令。”

    艾金将声音放低,命令道。她就知道云七会这样说,所以只能用命令了。果然云七皱眉微微挣扎了一下,才点点头抱紧怀里的小熙儿。

    雪狼似乎听懂了她们之间的对话,红色的眼睛中闪过一道凶光。想要从他雪狼大人的眼皮子底下逃脱,门都没有。这群狡猾的人类,今天都要死在它的爪下。

    没有给两人逃脱的机会,雪狼一个跳跃就冲着两人跑来。锋利的爪子冲着云七怀里的小熙儿而去,云七本能的将小熙儿护住转(身shēn)将后背对着雪狼锋利的爪子。

    雪狼的速度太快,艾金来不及阻止。云七硬生生的碍了雪狼一爪子,雪狼的爪子很锋利云七的衣服被划出口子,血从伤口处流出然后了衣衫。云七感觉到背后传来一片火辣辣的疼痛,耳边听到艾金声音。

    “跑,带着小熙儿离开。”

    咬着唇忍了下来,(身shēn)体快速的向前奔跑。耳边吹过的风将她的头发吹起,(身shēn)后响起雪狼愤怒的嘶吼声。带着无尽的愤怒,好像要将人撕裂一般,

    云七不敢回头,刚刚雪狼的那一击让她知道自己还是小看了它。它的速度太快了,不给人反应的机会。下手又狠,而且似乎有着自己的智慧。(身shēn)后传来的打斗声和雪狼的叫声,让她心里发寒。

    她很想回去帮小姐,但小熙儿还在她的怀里。她答应小姐要将小熙儿送到安全的地方,怀里的小熙儿一直咬着粉嫩的唇瓣。心里谁然害怕,但倔强的不肯留下眼泪。他心里很愧疚,要不是他贪玩也会害的云姨受伤。更不会害的干娘要喝那头大野兽奋战,生死不明。

    云七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看到天蒲远和天逸正带着人往这边赶来。忍着背后传来的疼,脚下的速度再次加快。很快就到了他们面前,一把将怀中的小熙儿推到了天蒲远的怀里,转(身shēn)就要往回走。

    天逸见到云七脸色苍白,额头上还冒着虚汗。把小熙儿放到天蒲远的怀里就往回跑。看到她背后的伤痕,心里一急一把就拽住了她。皱着眉头,声音臣了下来。

    “留了这么多血,你还要回去。不想活了吗。”

    “放手,小姐还在里面。”云七有些着急的想要甩开天逸的手,却发现如何都挣脱不掉他的牵制。想到那头凶悍的雪狼,云七眼眶一红。

    “你在这里接受治疗,我去救皇嫂。”天逸不管云七的挣扎,将她推给了跟来的太医(身shēn)边。对着(身shēn)边的太医说道:“她就交给你们了,我希望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没事了。”

    说完不给云七反驳的机会,留下几个人看着她。就带着一些侍卫往里面走去,天蒲远因为(身shēn)份的问题被留在了外面。他有些焦急的往里面看着,心里也很着急。艾金对于天尘来说,那是比命还重要。若是让他知道了这件事,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只能保佑艾金不要出什么事才好,不然他要如何向尘儿交代。

    云七被硬((逼bī)bī)着上药包扎,心里忐忑不安。小熙儿一直呆在天蒲远的怀里,从出事就一直一句话都没有说。天蒲远感觉到怀里,小熙儿的沉默摸摸他的头。

    “小熙儿,不用担心。你干娘一定会平安出来的。”

    小熙儿乖巧的点点头,但牙齿依然咬着自己唇瓣不肯放开。他心里很害怕,所有能咬着唇瓣让自己不哭。他很害怕干娘出事,若是娘亲知道了肯定是要修理他一顿的。都是自己不好,害的干娘(身shēn)处险境。

    艾金在云七被雪狼抓伤的一瞬间,手中快速的弹出一根银针(射shè)到了雪狼的利爪上。不然云七的伤口会更深,雪狼吃痛的嘶吼一声。转过头来看着艾金,这个小小的人类竟然伤了它。

    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间,让云七带着小熙儿跑了。这是对它雪狼大人的羞辱,从来没有人能从它的眼皮子底下逃跑。将愤怒都转移到了这个穿着红衣的女子(身shēn)上,仰头嘶吼一声。向着艾金快速的袭去,抬起锋利的爪牙想要再来一次。

    有了准备的艾金很轻易的就躲开了它的袭击,(身shēn)体轻轻一跳。跳到了雪狼的(身shēn)后,将头上的菱纱扯下。内力灌到了菱纱上,用力的像雪狼打去。雪狼的(身shēn)体很灵活,速度也很快。

    躲过了艾金的攻击,它跳离的地方被那看似柔软的菱纱打出一个坑来。雪狼看着地上的坑,红色的眸子里划过一道惊讶。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竟然会如此的厉害。

    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厉害的人,这个红衣女子深深的挑起了它的战斗意识。狼是一种永不服输的动物,它们有着自己的骄傲。猩红的血眸渐渐变深,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寻找机会下手,这样的敌人让它不能轻敌。

    艾金明显的感觉到雪狼的变化,不再像刚刚那样暴躁。此刻竟然变的沉稳起来,犹如一名在审时度势的人。这让艾金对这头雪狼感了兴趣,若是能将这头雪狼收复似乎很不错。

    “我知道你能听懂我说的话。”艾金收起菱纱,负手而立。神(情qíng)倨傲,俯(身shēn)看着面前的雪狼。嘴角扬起一抹狂傲的笑,开口道:“你可愿意跟随与我。”

    雪狼听到她话,明显的一愣。随后发出一道嘶吼,好像在嘲笑艾金的不自量力。这个人类竟然想将她收服,实在是异想天开。虽然它也很佩服,她有这样的勇气。面对像他这样凶悍的野兽,也丝毫的不见惧意。

    “你也不用再乱吼了,我们来个决斗。若我赢了你,你以后就跟着我。”艾金眉毛一挑,看着雪狼。

    雪狼再次叫了一声,仿佛似在问若你输了怎么办。而艾金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嘴角一勾。

    “我不会输。”狂妄、霸气睥睨天下的气势从她(身shēn)上散发出来。

    天逸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艾金这((逼bī)bī)人的气势,看着她正在和一只狼说话嘴角一抽。为什么他怎么看,都没看出来这里哪里危险了。转头对着(身shēn)后跟来的侍卫,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艾金撇了一眼天逸,这小子动作还真是够慢的现在才赶来。雪狼也跟着转头看向来人,只是给了一个鄙视的眼神后又看向红衣女子。天逸摸摸鼻子,他这是被一只狼给鄙视了吗。

    “怎么样,你敢答应吗?”艾金把玩着手里的红纱,仿佛很轻松的样子。

    雪狼点点头,算是同意了艾金的提议。艾金见它同意了,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二话没说就发起了进攻,手中的菱纱如同有了生命一般向雪狼飞去。

    两人在洞外的空地上厮打起来,每次红纱落下。雪狼都会躲过去,而它原本站着的地方就会被菱纱打出一个深深的坑。天逸看着如此彪悍的艾金,心里暗想着一定不能惹她。

    雪狼一阵恼怒,这个小小的红菱仿佛长眼睛了一般就是穷追着它。每次都让它险险的躲过去,看着那个嘴角嵌着笑容的女子。莫名的让它感觉这个女人,一直都在戏耍着它玩。

    雪狼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shēn)看着艾金。艾金星眸一闪,终于忍不住了吗。收回手里的菱纱,似笑非笑的看着它。雪狼仰起头一叫,这声嘶吼让人听着头疼越裂。

    “终于忍不住用出你的绝技,狼啸了吗。”

    天逸眉头微微一皱,这就是传说中的狼啸。今天他算是见识到了,看着(身shēn)后的侍卫一个个面色惨白,抱着头在地上打滚。忍不住开口道。

    “皇嫂啊,速战速决吧。这个狼啸听多了,也不怎么好受。”

    艾金送了天逸一个白眼,随后露出一抹狡猾的笑:“我说天逸,这你都受不了以后怎么保护我家小七。难道,还得她保护你?”

    天逸听到艾金的话,面上一红不再说话。皇嫂的嘴还真是毒,说道她的痛处了。云七的(身shēn)手不用点名,所有人都明白一定很厉害。做为一名大家族的接班人,怎么可能会弱。

    艾金不再理会他,狼啸的声音渐渐小去。艾金星眸一闪,就是这个时候、菱纱从手中飞出,直接缠上了雪狼的脖子。用力一拉,将雪狼拉到了自己的面前。将一枚丹药,弹入了雪狼的口中。

    松开菱纱,艾金嘿嘿一笑:“小雪狼,你已经吃下了艾金牌的毒药。没有我的解药,你很快就死的哟。”

    雪狼用完狼啸,就会(身shēn)体虚弱。看着笑的一脸无耻的红衣女子,扬起头叫了一声。有些不(情qíng)愿的走到艾金(身shēn)边,算是愿赌服输了。

    “跟着我,不会让你吃亏的。”艾金蹲下(身shēn)子,摸了摸雪狼光滑的皮毛。她承认自己有些无耻了,但傻子才会跟一个有着智慧的雪狼硬碰硬。

    雪狼骄傲的别过头不理她,但却任由她抚摸自己光滑的皮毛。天逸看着这一人一狼,这样就完了?让他们头疼了这么多年的野兽,就这么被他的皇嫂给解决了。这个世界太奇妙了,应该说皇嫂就是这个世界的异类。什么样的事(情qíng),都能在她(身shēn)上发生。

    “好了,我们出去吧。小七她们应该还在等着呢,别让他们担心。”艾金站起来,就往外走。雪狼抬着高傲的头,跟在她的(身shēn)后。完全无视其他让你,那骄傲的样子真的很欠揍。

    天逸摸摸鼻子,跟在了(身shēn)后。那些被狼啸放到的侍卫,也站了起来跟在了她们的(身shēn)后。现在,在他们的心里尘王妃就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

    艾金突然停下脚步,蹲下(身shēn)子。笑眯眯的看着赶在自己脚边的雪狼,小声的在它耳边说道。

    “小雪狼,晚上带我看看你的宝物吧。”

    说完站起(身shēn)继续往前走,完全忽略了听到她的话(身shēn)体一僵的雪狼。眼角眉梢都带着笑,那样子好像遇到了什么喜事一样。

    ------题外话------

    月月生病了要去挂点滴这几天跟新的少了些过几天(身shēn)体好就恢复万更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83 骄傲的雪狼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