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云七的身份与心魔

    一间装饰的及其奢华的房间里,香伶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低垂着头,长袖下的手紧紧的我成了拳。面前的屏风内传来男子清雅的声音,冰冷而不带任何的感(情qíng)。

    “你可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香伶抿了抿没有血色的唇瓣,声音虚弱而平静:“我不该擅自做主,没有主子的命令而动下杀手。”

    “你可知,你那么做已经打草惊蛇了。所有的计划,都因为你而要改变。”

    男子的声音依然清雅好听,只是隐约中含着怒气。

    “香伶知道错了,请主子惩罚。”香伶跟在他(身shēn)边多年,但始终都猜不透他的想法。明明是要杀掉她,但每次有很好的机会的时候都不许她动手。

    而她发现,主子每次提到那个女人眼神似乎变得不一样了。那是一种,看着自己心(爱ài)女人的眼神。炙(热rè)而疯狂,这让一直(爱ài)恋着他的香伶无法接受。所以才会没有得到他的指令,而擅自做主想要将她杀死。只是没想到,没有杀死她反而自己受了伤还被惩罚。

    “罢了,念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这件事就算过去了。若再有下次,你就自行了断吧。你(身shēn)上的伤还没好,下去吧。”

    男子微微叹了口气,让她退下。香伶有些痴迷眼神透过屏风,看着那道修长(挺tǐng)拔的背影。这个自己(爱ài)恋的多年的男子,面上是个温柔如水的男子。可骨子了薄(情qíng),有时让人心寒。

    “是,主子。”

    香伶恭敬的回道,然后起(身shēn)脚步有些蹒跚的离开了房间。

    奢华的房间里只剩下男子一人,屏风内(身shēn)姿(挺tǐng)拔一(身shēn)红衣的男子站在窗口处的书桌前。任由清风吹起他乌黑的发,浩瀚如星的黑眸望着窗外。俊美的面容上,两道剑眉中间印着一个艳如火的火焰纹(身shēn)。为他俊美的容貌,平添出一丝妖媚。

    男子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润泽如玉。指间划过桌面上画像里女子漂亮的容颜,眼神中有着痴恋与疯狂。画像中,女子一袭红衣站在一片枫叶林中。风吹起她的裙摆和发丝,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度。绝美的小脸上,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浅笑。和现在的她不同,那时的她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

    只是枫叶林中的一眼,她的(身shēn)影就留在了他的心中。这两年,他一直在暗中着她。看着她一点一点的成长,为了得到她。他一步一步的计划着,看着她越来越耀眼吸引着那些都很优秀的男人。

    很多次,他都想不顾一切的将她绑到自己的(身shēn)边来。但他太了解她的个(性xìng),若真的这样做。只能将他推离自己,越来越远甚至让她恨他。所以只能忍,原本想让香伶去使用离间计。没想到她会做出那样的事,让他的计划必须改变。看来这次,只能他亲自出马了。

    “来人。”

    男子的话刚刚落下,房间里就出现了一名黑衣人。男子在他的耳边小声的吩咐着,黑衣男子面无表(情qíng)的听着随后恭敬的回道。

    “是,主子。”然后转(身shēn)就离开了房间,动作快的不可思议。

    自从艾金为天逸出了主意以后,天逸是天天往尘王府跑。就差住在这里了,找了个很冠冕堂皇的借口就是来跟艾金学习医术。而那个口口声声说着要学医术的某人,正围在云七(身shēn)边献殷勤。

    “小七,你要打水吗?这种粗重的活怎么可以让一个女孩子做,你去那边陪皇嫂我来就可以了。”

    说着就把云七手中的水桶抢了过来,跑到井边准备打水了。云七看着自己空空的手,眼中带着疑惑的看着那个正在奋力打水的男人。最近在王府里总是能看到他,刚开始还会有些感觉陌生但时间长了就没有那种陌生的感觉了。

    云七发现最近天逸很勤快,有什么事(情qíng)的抢着帮忙。他不是来跟主子学习医术的吗,怎么会做这些杂事。艾金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看到云七一脸的疑惑。心里偷笑,这个反应迟钝的孩子。

    “小七,你就让他做吧。你过来坐着,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

    天逸听到艾金的话,心里翻个白眼。他知道云七很听她的话,果然乖乖的走到她(身shēn)边的玉石凳上坐了下来。天逸看着眼前的这口大井发愁,他一个王爷可没有干过这些事。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从何做起,苦着一张脸看着井。

    他话都说出口了,总不能现在告诉人家她不知道如何打水吧。只能硬着头皮,根据自己的想法来做。看到井口边的绳子,眼睛一亮。将那个长长的绳子拿起啦绑在了木桶的拎把上,将木桶扔进了井里。自己则抓住绳子的令一边,感觉木桶变沉了似乎装满了谁就开始往上拉。

    “皇嫂,这打水还真是体力活。不适合女孩子做,以后还是找个男家丁来做吧。”

    一边说还一边用力的将木桶拉上来,木桶刚到井口就被天逸拎了出来放到了地上。云七那小(身shēn)板,怎么可能打得了水。就连他这么个大男人,都如此的费劲。

    艾金看着他打水的方法,和云七对看一眼。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云七在一旁也笑了。天逸被两人笑的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两人在笑什么。

    见他一副迷茫的样子,云七站起(身shēn)走到小厨房拿出一个空桶。走到他(身shēn)边的大井前面,井口之上架着一个木制的架子。只见云七将空桶绑在架子上的绳子上,走到架子的一边转动一旁的把手。

    木桶随着把手的转动一点点的下落到水中,过了一会云七反方向的转动把手很快盛满水的木桶就被拉了上来。然后云七就轻轻松松的将木桶从绳子上解了下来,放到他的(身shēn)边。嘴角还挂着浅笑,看的天逸一愣神。

    云七看到天尘又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脸上一(热rè)低头回到艾金的(身shēn)边坐下。艾金已经被天逸逗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

    “天逸啊,你还需要锻炼啊。以后王府里的事(情qíng),都由你来做。这样,巧欣和玲珑她们不在小七也能轻松些。”

    原本听到艾金要将自己当下人一样使用,心里有些不高兴毕竟他也是个王爷。被王府里的下人看到,也不怎么好。但听到艾金后面的话,立刻眉开眼笑的。

    “嘿嘿,那皇嫂干脆我就住进来好了。这样不是更方便些,不然我还要每天来回的跑。”

    艾金眉毛一挑,这小子是顺杆往上爬啊。现在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了。纤细的手指抚摸着光洁的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天逸有些期待的看着艾金,若是能住进来。他就有更多的机会出现在云七的(身shēn)边,现在的云七已经没有刚开始的那么排斥他了。

    “可以,不过…。”听到艾金说可以,天逸的眼睛一亮。紧张的看着她,等着她下面的话。

    “不过,你要告诉我你之前说的好戏是什么。”嘴角一扬,露出一抹狡猾的笑。这个死小子,还跟她玩神秘。

    “这个…这个真的不能说,皇嫂很快就会知道了。”天逸的脸一垮,怎么她还没忘记这件事。这几天,她天天没事就(套tào)他的话。还好他反应机敏,不然就说漏嘴了。

    “哼,那你还是每天两边跑吧。一会把院子里打扫下,再无厨房劈些材。小七,我们去逛街。”

    见他死都不肯说,艾金站起(身shēn)拉着云七就要往外走。

    “皇嫂,府里有下人这些事让他们去做吧。我陪你和小七去逛街。”天逸见艾金要带云七走,他做这么多都是给她看的。现在人都要被带走了,他还干这些干什么。

    “我院子里的事(情qíng)从来都不用府里的下人,这些都是玲珑巧欣和小七她们来做。现在就剩下小七了,你若不做那只能让小七留下来做了。”

    艾金双手环(胸xiōng),嘴角嵌着坏笑看着一脸郁闷的天逸。果然如她所料,这小子立马就变了个态度。

    “没事没事,你们去逛街吧。回来前我一定会把所有事(情qíng)都做完。”天逸扬起笑,看着艾金。心里却无比的哀怨,皇嫂一定的故意的整他的。谁让他答应了不能说,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要离开的两人。

    “皇嫂,这院子这么干净也不用打扫啊。你看你们两个人出去逛街带着我,我又能帮你们提东西又能付钱的多好啊。”

    天逸做着最后的努力,想要争取跟着她们一起出去。只要有一点点可能他都不会放过,他知道皇嫂最喜欢的就是钱。果然,一听到他会付钱艾金的眼睛一亮。

    “好吧,看在你如此想要跟着我们的份上。我和小七就勉为其难的,带着你吧。”

    艾金说的好像很不(情qíng)愿一样,但天逸却乐了。将两个水桶提进厨房,就欢乐的跑出来跟着她们去逛街去了。

    到了(春chūn)天,天岚城的大街上又恢复了(热rè)闹喧哗。有了付钱的人,艾金拉着云七穿梭在各种摊位上。看到什么喜欢就买下来,反正不用她们付钱。两个女人在前面买的很开心,可苦了跟在俩个人(身shēn)后负责付钱和拎东西的天逸。

    艾金拉着云七在街上闲逛,来到一个卖玉石的摊位前停了下来。一块通体血红的玉石吸引了艾金的目光,伸手将那块红色的玉石拿了起来。红玉质地润泽,握在手心中有一种淡淡的冰凉之感。将红玉翻了一个面,上面刻着一个金字。

    “老板,这块玉多少钱。”

    “老板,这块玉多少钱。”

    一道清雅的声音在艾金头顶响起,和她说出同样的话。艾金一抬头,看到一名俊美的红衣男子正指着她手中的红玉问着老板。男子似乎感受到了艾金的目光,低下头看向她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姑娘也看上了这块红玉吗?”

    艾金将手中的红玉攥紧,她是真的很喜欢这颗红玉。她对红色的东西有着偏执的喜欢,只要是红色漂亮的东西她都收集起来。所以,对这块红玉她势在必得。

    “是啊,我很喜欢这块红玉。不知道公子可否不与小女子争夺次玉?”艾金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淡雅的笑容。毕竟让人家割(爱ài)不与自己争抢这块玉,态度好些是必须的。

    男子浓黑的剑眉微微皱起,修长的手指摩擦着线条完美的下巴。似乎有些挣扎,开口道。

    “我很喜欢红色的东西,第一眼就被这块玉吸引住了视线。其他的就再也入不了眼了,真让人难以抉择。”

    听到男子的话,艾金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一(身shēn)红衣,头发也随意用红色的发带束起。眉心的红色火焰纹(身shēn),腕间的红色石头手链。从头到脚都是红的,但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很适合红色。

    红色是一个很特殊的颜色,若是穿不好就会传出一种俗气的感觉。但这个男子却将红色演绎的淋漓尽致,仿佛遇到了知音一般。艾金微微一笑,开口道。

    “看来公子也和我一样,是个对红色有着偏(爱ài)之人。不如就交个朋友如何?”

    “哈哈,好。难得遇到知音,你这个朋友我就交定了。先自我介绍下吧,我叫烙炎。姑娘,如何称呼。”

    男子哈哈一笑,报出了自己的姓名。一双浩瀚如星的黑眸带着笑意看着艾金。

    “艾金”

    艾金见他入次痛快的报出自己的姓名,觉得他的(性xìng)子很对她的胃口。艾金做人很随(性xìng),只要对她的胃口就结交。虽然不知道这个男子的(身shēn)份是什么,从他的衣着和举止上她还是看得出来他的出(身shēn)一定不差。

    “艾姑娘,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成了朋友。那这块红玉就让给你了,只是下次再遇到你可不能再跟我抢了。”

    烙炎一脸痛心的看着被艾金踹进怀里的红玉,好像谁把他心(爱ài)之人给带走了一样。

    “那是一定的,既然烙公子如此割(爱ài)。不如,这次就由我来做东找个地方吃顿饭吧。”

    不知不觉都逛到了中午,艾金也觉得有些饿了。就提议找家酒楼,大家一起坐下吃顿饭。云七跟在艾金的(身shēn)后,一双清澈的眸子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跟艾金并肩一起走在前面的烙炎。

    天逸手里拎着很多东西,追上云七陪她在后面走。见云七的目光一直看着那个长的俊美的红衣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

    “小七,你怎么一直在看他。他有我好看吗?”

    天逸不高兴的走到了云七的前面,挡住了她的视线。弯下(身shēn)子,将脸凑到云七的眼前。有些幽怨的看着她,好像她把他怎么样了一样。

    云七一直看着烙炎的背影,她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她心里有一种感觉这个男人不简单。而她的这种感觉出现,每次都很准。她的心思一直都放在那红衣男子(身shēn)上,完全没有注意到(身shēn)前多了一个人。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撞到了他(身shēn)上。一张幽怨的大脸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而让她尴尬的是两个人就这么四片唇瓣相撞到了一起。

    云七瞬间就愣住了,但很快的回过了神。如受惊的小猫一样,一下子跳了出去跑到艾金的(身shēn)边。一张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艾金见她这副样子有些奇怪的转过头看向还傻愣在原地的天逸。

    “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跟上来。”

    艾金的声音将天逸神游的思绪唤了回来,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刚刚那柔软的触感仿佛还留在唇上,刚刚他好像亲到云七了。用力的掐了自己一下,感觉到疼了原来刚刚都是真的不是在做梦。脸上带着傻笑,跑到云七的(身shēn)边跟着艾金进了酒楼。

    云七见他站在自己(身shēn)边,将步子一移拉开和他的距离。脸色更加的红了,低着头不敢看他一眼。云七不明白自己现在的感受,只觉得心跳越来越快。好像要冲破喉咙,跳出来一样。

    见云七远离自己,天逸有一瞬间的失落。但看到她羞红了脸颊的(娇jiāo)俏样子,心里((荡dàng)dàng)漾了一下。反正他这辈子是认定这个容易害羞的小女人了,不管多辛苦他都要将她娶回家。

    她躲他就追,不是有句话说吗。好女怕男缠,天逸将这句话发挥的淋漓尽致。云七挪动一步,他就跟上一步。直到几人来到酒楼二楼的包厢里,云七没办法再躲。两人这一追一躲的戏码才结束,云七乖乖的坐在艾金的(身shēn)边,而她的(身shēn)边则坐着一脸笑容的天逸。

    这家酒楼的效率很高,很快饭菜就送了上来。几人围坐在桌子上,开始动手。

    “烙公子一看就是(身shēn)份尊贵之人,不知你家在何处。”艾金为烙炎倒了一杯酒,也为自己倒了一杯开口问道。

    “你我既然已成知己,我就不瞒着你了。想必你也知道一年后的人才选拔大会,我有幸陪着家父来做裁判。这还是我第一次来这片大陆呢,没想到就遇到了艾姑娘你。”

    烙炎接过艾金递给他的酒,嘴角嵌着淡雅的笑。

    “哦,那么说烙公子是另外一片大陆上的人。距离人才选拔大会不是还有一年的时间吗,怎么会提前这么长时间就来到这里。”

    艾金故作惊讶的问道,她看到出来这个男人的(身shēn)份不简单。但没想到会是另外一片大陆的人,既然这样不如借这个机会看看能不能问出些有用的东西。这样对于她以后去了另外一片大陆打个基础,了解些那里的(情qíng)况。

    “每四年的人才选拔大会,很多大家族的人都会提前来这里。若是看到不错的人才,是可以私底下收了然后和选拔出来的人一起带回去的。不过每个家族,只能私下收一个人。”

    烙炎优雅的夹了一块糖醋鱼,放到口中。他进食很得体,一看即使在另一片大陆(身shēn)份也不会低。

    “原来是这样啊,我从来都没去过那里。不知道,那里和这片大陆有什么不同。”

    艾金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一双如星的黑眸清澈让人很容易的放下心里的警惕。

    “和这里差不多的分布,不过那里的人武功比这里高很多。可以这么说,这里的人就好像刚会爬的孩子而那里就是已经会跑会跳的孩子了。难道艾姑娘你也想参加人才选拔大会,去另一片大陆?”

    烙炎放下筷子,喝了一口瓷杯中的酒。眼中有着惊讶,好像没有想到(身shēn)边这个小女人也要参加一样。

    “是啊,很好奇那里的样子。所以想要试试看,若是能通过当然是好事了,若是通过不了那就只能遗憾了。”

    艾金无奈的耸耸肩,叹了一口气。她这副样子让一直做在云七(身shēn)边的天逸心里瞠目结舌,他何时看到过他家皇嫂这个样子。艾金眼角余光看到天逸傻愣的看着自己,桌子底下腿一(身shēn)狠狠的踹了他一脚。

    天逸吃痛,有些哀怨的看了艾金一眼。端起酒杯,开始敬酒。扬起一抹友善的笑,开口道。

    “真没想到烙兄竟然是那片大路上的人,以后我们若是有机会去了那片大陆还要劳烦烙兄多照顾。”

    “客气了,既然我和艾姑娘已经成了知己。你们若是真的过去了,我肯定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烙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着说道。

    云七在听到他是从那片大陆来的时候,就越发的觉得这个人看着很眼熟。但模糊的记忆,让她想不起来他是谁。脸上的红晕已经退了下去,没有刚刚那么紧张了。

    “烙公子,你家是在玉衡那里吗?”

    烙听到云七的话一愣,这才看向刚刚一直低头没有说话的女子。眼中有着惊讶,开口问道。

    “姑娘知道玉衡?莫非姑娘也是那里的人?不知,可否问下小姐的姓名。”

    云七抬起头看向烙炎,目光清澈仿佛可以看到人的内心深处。静静的看了他一会,才开口道:“云七”

    “云七?不知姑娘与玉衡的云家有什么关系。”烙炎心里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在艾金的(身shēn)边竟然还有这样一个人。这个女孩可不简单,而且很不好对付。若是让他知道了他的(身shēn)份,以后的事(情qíng)就难做了。

    “那里是我的本家。”云七的声音很小,透着一股忧伤。清澈的大眼中那抹让艾金心疼的忧伤一闪而过,之后又恢复了淡然。

    “我听说,云家的小小姐很小的时候就和家人走散了。那是云家年轻一代的小天才,从小就被指定为云家的继承人。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那个小小姐吧。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这里,但我想有些事(情qíng)你还是知道比较好。你失踪以后,云家老家主大发雷霆派出很多人寻找。但始终找不到,(身shēn)体已经越来越差了。”

    烙炎静静的看着云七,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但很可惜,云七依然面无表(情qíng)的听着他的话。只嘴角一勾,露出一抹讽刺的笑。

    “回去了又能怎么样,我以后不再是以前的云七。”

    艾金不喜欢这个样子的云七,伸手握住她冰凉的小手。她手心里的薄汗,让她知道她并不是一点都不在乎。艾金见吃的差不多了,就笑着说道。

    “今(日rì)都吃的差不多了,就到这里吧。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些事(情qíng)要处理,烙公子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聚。”

    烙炎只是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一个令牌递给了艾金。

    “这个是我的令牌,这段时间我都会住在城南的院子。若是想要找我,就拿着这个令牌他们就会带你来见我。”

    艾金接过令牌,也没有客气揣进了怀里。叫来小二结账,当然这钱是天逸付的。她可没有忘记出门前,某人说今天所有的费用都他出。

    付完了账,几人就离开了酒楼分道扬镳。艾金也没有什么想逛的了,看着(情qíng)绪依然有些低落的云七。她想也许是时候和她谈谈了,她拉起云七的手对她微微一笑。

    “小七,你不是自己一个人。你还有我们,不管遇到什么事(情qíng)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为你解决。”

    云七看着笑的很温暖的艾金,眼眶有些微微的湿润。似乎下了什么决心,点点头。小姐对她如同亲妹妹一般,而且她又要去另一片大陆也许是该告诉她自己的(身shēn)份了。

    艾金带着云七和天逸去了拍卖行,这是天逸第一次来拍卖行。他早就听说这元雷拍卖行是他家皇嫂的,只是没想到这拍卖行如此的大装潢的更是华丽。

    见天逸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这看看那看看。元雷拍卖行从决定要扩大开始,就重新的装潢了一次。这次是艾金结合了现代的一些东西进去,与这里的建筑不同。但这样的装潢,让那些追求华丽的人更加喜欢。现在元雷拍卖行的一张会员卡,已经成为了(身shēn)份的象征。

    “皇嫂,我真想知道你脑袋里到底装着什么。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你是怎么想到的。”

    天逸站在一个用鎏金做的凤凰前,拿起一旁的杯子。扭动了一下凤凰头顶的小把手,从凤凰是最终流出了美酒。

    “显然,是和你不一样的东西。”

    艾金送了天逸一双白眼,带着云七就往顶楼的包厢走。天逸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艾金话里的意思,见两人不等他就往楼上走连忙将被子里的酒一口喝掉。这么好喝的酒,可不能浪费。将被子放到另外一边连忙追了上去。

    到了顶楼,艾金推门就走了进去。这段时间林雷比较忙,元媚儿肚子又大了起来所以蓝沁儿就自告奋勇的要来照顾她。将浣纱宫丢给了黑玫,自己跑了出来。

    见到艾金进来,一下子就跑了过去一把将艾金拉入了怀里。嘴里还嚷嚷着。

    “你个没良心的,结了婚就忘记我们了。也不来看看我们。”

    艾金推开蓝沁儿,走到元媚儿(身shēn)边。看她肚子似乎又大了一圈,整个人也胖了不少。

    “媚儿,最近(身shēn)子怎么样。”

    伸手摸摸她鼓起来的肚皮,这里就孕育着一个小生命。突然想到那个小人儿,好几天都没有去看他了呢。估计下次去,这小熙儿怕是要生她的气了。

    “没事,自从吃了你给我的药。这小家伙就老实了,不折腾我了。你看,我都胖了一圈了。”

    元媚儿有些哀怨的看着艾金,掐掐(身shēn)上长出的(肉ròu)。

    “小金儿,你今天怎么会过来。是有什么事(情qíng)吗?这个俊秀的小子是谁啊。”

    蓝沁儿走到一边,倒了几杯茶。递给了屋子里的几个人,转头看向陌生的天逸,开口问道。

    艾金接过茶,看了一眼坐在云七(身shēn)边的天逸。开口道:“这个是天尘的弟弟,逸王爷天逸。今天来不是我有事,是云七有事想和大家说。”

    “哦,小七儿有事?时间也差不多了,一会林雷和巧欣她们就该回来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听小七儿有什么事。”

    元媚儿有些惊讶,小七儿这个单纯的孩子会有什么事。看了一眼从进屋就一直没有说话的云七,脸上还带着抹忧伤。这样的云七,是她们所没有见过的。

    几人坐在一起聊了会,天逸一直坐在云七的(身shēn)边。他看着她忧伤的表(情qíng),心里微微一疼。很想伸手将她揽入怀里安慰,但他知道他不能。这样很容易就会将她给吓跑了,他还是慢慢来。总有一天,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她难过的时候将她揽入怀里。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林雷和巧欣她们就回来了。看到房间里的艾金一愣,巧欣最快回过(身shēn)。一下子扑到艾金的怀里,声音闷闷的。

    “小姐,你总算来看看我们了。我还以为,你都忘记我们了。”

    艾金拍拍巧欣的头,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出来。笑看着她,调侃道:“都多大的人了,见到我还往我怀里跑。这以后嫁人了,不是要叫你相公笑话。”

    “哼,我不嫁人。一直都陪在小姐(身shēn)边。”巧欣头一扬,瘪瘪嘴。

    “好了,都坐下吧。今天过来,是云七有事(情qíng)想和大家说。”

    艾金将巧欣推到一旁的椅子上,转(身shēn)拉住云七冰凉的小手。对她鼓励的一笑,希望她能勇敢的把自己心里的事(情qíng)说出来。

    云七感受到艾金握着自己的手传来的温暖,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抬起头看向房间里的人,整理好自己的(情qíng)绪才缓缓的开口。

    “我不是这片大陆的人,我的家是另外一片大陆里四大家族里的云家。云家在那里的地位,就如同这里的四国一样。我刚出生的时候,家主爷爷就发现我练武的资质极佳。是年轻一辈的天才,从小就对我进行各种的训练。整个家族的人都奉承我,因为家族爷爷的宠(爱ài)。他在我七岁的那一年生(日rì),宣布我是下一任的家主继承人。就是这个决定,将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那时我也不过是一个孩子,喜欢和姐姐们一起玩。有一次大姐姐说要带我出去玩,可是爷爷让我练功。我就和大姐姐偷偷的流出去,她把我带到了酒楼点了很多我喜欢吃的东西。然后又带我出去玩,最后将到带到了一个森林里…”

    说道这的时候,云七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变的苍白起来,被艾金握在手中的小手颤抖起来。艾金感觉到她的害怕,用力的握紧给她勇气。

    云七被手上传来的温暖拉回思绪,深深的看了一眼艾金才开口继续说道:“她将我带到那个森林,然后平时总是笑脸迎人对我很好的大姐突然露出让人害怕的狰狞表(情qíng)。她看着我对我说小七,你知道我有多憎恨你吗?若是没有你,这云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你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你知不知道所有人都讨厌你,不过是因为爷爷疼你她们才不得不奉承你。只有你消失了,这云家的一切才能是我的。说完,她的(身shēn)后就出现了几名魁梧的男人。她笑着跟那些人说好好伺候她,这可是云家的小天才。然后冰冷的看了我一眼就离开了,我想动手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用不上力气,整个人都是瘫软的。我看到那几个男人笑的很猥琐,就像我走过来。他们嘴里说着肮脏的话,手…。”

    云七的(身shēn)体不安的哆嗦起来,眼泪簌簌的从她清澈的大眼中掉了下来。天逸听着的话,心里宛如被刀割一般的痛。心里更是气愤,小七当时才多大。那些人怎么会下得了手,再也忍不住一伸手将她揽入了怀里。

    陷入回忆里的云七仿佛魔怔了一般,突然被人拉入怀里就开始挣扎。感觉到怀里人的挣扎,天逸放柔了声音轻声安抚着。

    “小七儿没事了,都过去了。现在你有我们,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

    云七听到熟悉的声音,停下了挣扎。她不知道是谁抱着她,但这怀抱让她有了一丝安全感。她后面的话没有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对于一个七岁小女孩来说,那就一场噩梦。

    “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出现一个人将我救了下来。他把我带到这片大陆,交给了南陵将军。之后,我在南陵将军府长大。小姐也许不知道我,但我一直都知道小姐。”

    云七的(情qíng)绪渐渐稳定了下来,等到从那可怕的记忆里走出来时。才发现抱着自己的人是天逸,脸一红连忙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有些害怕的看着大家,她很怕她们会不再喜欢她。

    房间里很安静,没有人说话。艾金站起(身shēn),走到云七(身shēn)边将她拉进了怀里。柔声安抚着。

    “小七,以后我们都会保护你。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qíng)发生,那些人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会帮你加倍的讨回来。”

    “靠,她们还是不是人。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还有没有人(性xìng)真是连畜生都不如。小七,你放心等我们去了那片大陆一定帮你报仇。”

    巧欣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听完云七的话。她心里就有一股怒火直冲脑门,那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难怪云七从来都不太敢与陌生人接触,即使和她们也不是很(热rè)乎。

    “是啊,她们怎么舍得伤害这么单纯的小七。真是该死,要是逮到机会一定要狠狠的加倍还回去。”

    元媚儿也很生气,一伸手狠狠的拍在了贵妃椅上。林雷连忙将她揽入怀里,帮她顺顺气。

    云七呆在艾金的怀里,看着大家都为她抱不平。心里流过一股暖流,一直隐藏在自己心里的秘密说了出来人似乎轻松了很多。大家都很保护她,要为她报仇。其实大姐的话一直残留在她的心里,她一直很自卑以为所有人都不喜欢她。现在她明白了,那些不过都是借口。除掉她,才是真的。

    云七从艾金的怀里走出来,看着大家露出一抹坚定的笑。

    “我自己的仇,我要亲手报。等到去了那片大陆,我要亲手将本就属于我的东西夺回来。将那些人带给我的伤害,加倍的换回去。我要变的强大起来,这样才能帮助小姐。”

    云七转头看向艾金,这个给她温暖给她勇气的人。她也想做,可以保护她的人。

    “那片大陆的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很多,不过若是我能接管云家对小姐是一个很大的帮助。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到云家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见云七心意已决,大家便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云七说的对,等她们去了那片大陆没有一个有力的后盾是不行的。

    也许是把心里的秘密都说了出来,云七不再像从前一样害羞了。和她们相处的也融洽了,仿佛就如同一家人一样。云七的改变让艾金很欣慰,虽然让她面对心里的心魔很残忍。但现在的改变,之前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看了一眼正心疼的看着云七的天逸,艾金嘴角一勾。也许,让云七和天逸在一起是个不错的决定。她还真没看出来,天逸和天尘一样是个痴(情qíng)种。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净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小姐,刚刚有个自称是王府的管家的人。让小姐尽快回王府,宫里来人了。”

    ------题外话------

    嘿嘿猜猜看宫里来人是有什么事(情qíng)呢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81 云七的身份与心魔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