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丞相的心思 2

    天蒲远看着艾金那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qíng),心里一阵气恼索(性xìng)不再看她。让人去将严佲和小熙儿叫回来,还是小熙儿可(爱ài)懂得体贴他老人家。

    没一会,严佲就带着小熙儿回来了。天蒲远一看到小熙儿,刚刚心里的气恼就烟消云散了。有这么一个小人在(身shēn)边真是好,眼睛时不时的往艾金的肚子上看。要是能有她和尘儿有自己的孩子就更好,有这么出色的爹娘孩子肯定也和小熙儿一样是个漂亮的孩子。

    艾金见天蒲远时不时就往自己肚子上瞧,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呢。果然,天蒲远开口了。

    “你看小熙儿这么可(爱ài),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也给我生个可(爱ài)的孙子的出来。”

    艾金心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现在还没想要孩子呢。抬起头,向(身shēn)边的男人递了一个眼色。但(身shēn)边这个妖孽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嘴角挂着淡然的浅笑。

    “我和尘刚大婚,怎么会这么快就要小孩。这种事(情qíng),还是顺其自然的好。有很多人,越是想要越怀不上。顺其自然,反而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怀上了。”

    艾金只能硬着头皮自己上,她算是看出来(身shēn)边的这个妖孽也是想要自己的孩子。她知道他喜欢孩子,但现在她们(身shēn)边这么多事。一个不小心,孩子会有危险的。

    天蒲远觉得艾金的话也有道理,是自己心急了。随后笑了笑,将小熙儿抱了进了怀里。

    “是朕太心急,你们小两口看来是有自己的想法。罢了,有小熙儿陪着朕就够了。”

    天尘和艾金带着小熙儿在皇上这里用了午膳才离开,回到王府小熙儿已经趴在天尘的肩上睡着了。天尘轻轻将小熙儿放到了穿上,为他盖好被子才离开。

    拉着艾金去了他的书房,两人到了书房天尘将艾金抱到了自己的腿上。下巴顶着她的头顶,闻着她的秀发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

    “妖孽,你是不是很想要一个我们自己的孩子。”艾金环住他的腰,闻着他(身shēn)上熟悉的淡淡茉莉花香。

    “什么时候你想要了,我们再生。是我有些心急了,看到小熙儿这么可(爱ài)。就想看看我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没有考虑到我们现在的处境,还是娘子想的周到一些。”

    天尘说不想要自己的孩子那是假的,但他也明白艾金心中的顾虑。现在她们的处境很危险,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人暗算。现在要是有了孩子,那些人一定会把主意打到她们孩子(身shēn)上。

    “你明白就好,等这里的事(情qíng)处理好了。我们就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好不好。”

    艾金从天尘的怀里坐直(身shēn)子,让自己和他平视。看着他深邃的紫眸,仿佛有着一种魔力让自己不知不觉的沦陷进去。这么漂亮的紫眸,忍不住伸出白皙的小手抚了上去。

    天尘任由她的小手在自己的脸上作怪,微微一低头。薄唇贴上她柔软的唇瓣,原本只想浅尝辄止。但她的甜美让他失去了控制,不断的加深这个吻。直到艾金快要喘不过气来,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两人的气息都因为这个吻而有些紊乱,艾金靠在天尘的肩上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安静的书房里只能听到彼此的喘息声,天尘伸出修长的大手将艾金额前有些凌乱的碎发捋顺,声音有些沙哑。

    “金儿,我自认为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但每次碰到你,我这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不知道去哪了。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艾金抬起星眸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她想起一年前自己就是在这里(诱yòu)惑他。但他坐怀不乱的完全没有反应,现在听他这么说。难道当时他一直都是在忍着,眼珠滴溜溜一转。

    艾金伸手环住他的脖颈,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在他的耳边吹了一口气,温(热rè)潮湿的(热rè)气喷洒在天尘的耳边。带着她特有的香气,引起他的(身shēn)体的颤栗。淡紫色的眸子微微一变,这个小女人要做什么。

    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拉开一些距离,低头看着她红润得双唇。眼神变的深邃,低下头狠狠的吻上了这个(爱ài)作乱的小女人。艾金脑子里一阵发懵,自己只是想要(诱yòu)惑他一下。

    随后被他疯狂的吻扰乱了气息,一颗心狂跳不已。感觉到那只大手伸进了自己的里衣,羞得满脸通红。将眼睛闭上,再不敢看他一眼。他悄悄的伸出手臂,将她抱了起来。低下头看着双眼紧闭的她,白皙的小脸上染上红霞模样(娇jiāo)媚。

    “娘子,今(日rì)天气如此的好。我们不能浪费,一定要做些喜欢的什么事(情qíng)。”

    艾金顿时觉得脸上一阵燥(热rè),响起刚刚的吻。心不可控制的狂跳起来,将连埋进他的怀里。

    “现在是白天,你不能这样。”

    天尘抱着她离开书房回到了两人的房间,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声音低沉(性xìng)感。

    “娘子刚刚不是还很努力的(诱yòu)惑为夫,我怎么舍得让娘子失望呢。”

    艾金刚要开口,就被天尘的吻吞没了。想逃开他的吻,却发现自己早已被她牢牢的给捆住了。很有技巧的(吮shǔn)吻,环着在她腰上的手臂越收越紧。艾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温柔的吻吞没。整个人被他吻的晕乎乎的好像陷入一片柔软的云朵里(身shēn)体轻飘飘起来。尽管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亲密的接触了,但她每次都还是会羞的耳根发烫。

    终于结束这让她心跳加速的吻,将头埋在他的(胸xiōng)前平复着自己有些狂乱的气息。天尘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夹着着一丝跳跃的火花。

    “金儿,我…(爱ài)你…”

    听到他如此露白的话,面上上一(热rè)。还没来得急开口,就被他两片凉凉的唇瓣堵住。在他温柔细密的吻中,渐渐的意识模糊起来只感觉自己的(身shēn)体越发的软绵。口里和鼻尖都是他(身shēn)上淡淡的茉莉花香,令她渐渐沦陷。

    看着自己怀里(身shēn)体软绵,脸上染上红霞的女子。双臂死死的将她圈住,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将唇瓣贴在她的耳根,声音仿佛有着魔力。

    “是你先(诱yòu)惑我的,娘子。”

    打横将她抱起,轻轻的放到(床chuáng)上。随后整个人压了上去,狠狠的吻住她红润的唇瓣。灵巧的撬开她贝齿,深深的吻了起来。与以往的吻不同,炙(热rè)缠绵。艾金被他吻的全(身shēn)发麻,(身shēn)体仿佛要被他的(热rè)(情qíng)融化成一滩水,本能的回吻着他。

    感觉到(身shēn)下的女人已经动(情qíng),伸手将那阻隔自己的衣衫退去。指间摩擦着她纤细的腰腹,唇瓣离开她的朱唇贴着她的颈部。舌尖划过她每一寸肌肤。带起她一阵颤栗,艾金只觉得麻麻的电流遍全(身shēn)。

    不知不觉两人的衣衫尽褪,两个白皙的躯体纠缠在一起。仿佛要将对方融入到自己的骨髓中,抵死缠绵。跳跃的火苗在这个晴朗的午后被点燃,一发不可收拾。

    艾金趴在(床chuáng)上,揉着酸痛的腰。哀怨的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男子,为什么每次他都要她好多遍。而她累的半死,他却还是精力如此的旺盛。

    “娘子,要不要再来一次。”天尘嘴角挂着戏谑的笑,看着一脸哀怨的她。

    艾金星眸一瞪,抬脚就像天尘踹去。只是还没踹到他,就被他伸手给拦了下来。大手抓着她纤细的脚腕,脸上还露出很欠揍的笑。

    “娘子,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我死了,你就要成寡妇了。”

    艾金收回自己的腿,送了笑很欠揍的男人一个白眼。嘿嘿一笑,星眸中带着笑意。

    “你死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了,到时候我再找个改嫁不就好了。”

    天尘脸一黑,这个没良心的小女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尽管知道她只是说说而已。但天尘还是不高兴,大手一挥将她揽入了怀里。低下头狠狠的吻住她的唇,没好气的道。

    “哼,想改嫁下辈子吧。我一定会比你晚死的。”

    感觉到这惩罚(性xìng)的吻,艾金也不示弱狠狠的咬了她一口。天尘吃痛的松开了艾金,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娘子…你把人家吃干抹净就想抛弃人家了。”

    受不了他一副好像她把他吃干抹净不负责任的样子,明明是他将她吃干抹净了好吗。艾金不再理会她,起(身shēn)将衣服穿好。这个时辰,小熙儿该醒了。

    天尘摸摸鼻子,见艾金已经穿好衣服。也跟着起(身shēn),将衣服穿好。走到她(身shēn)后环住了她,将下巴抵在她的肩上。

    “要去看小熙儿了?”

    “是啊,这个时辰他也该醒了。”

    艾金的话刚说完,房门就被推开了。小熙儿脸上还带着刚刚睡醒的迷茫,一双大大的眼睛充满雾气。揉着眼睛,看到两个抱在一起的人一愣。突然伸起双手,嘟着小嘴。

    “小熙儿也要抱抱。”

    艾金看着他那可(爱ài)的小模样,从天尘的怀里挣脱出来。走到房门口,将小熙儿抱了起来。

    天尘在原地看着自己空空的怀抱,抬头看了一眼小熙儿。突然发现,这小家伙挑衅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很快的又恢复平时可(爱ài)的样子,仿佛刚刚是自己的错觉一样。

    “王爷,王妃。”

    戚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声音刚落下。戚冥已经走了进来,看到艾金怀里抱着一个可(爱ài)精致的小孩时一愣。但很快的就反应过来,想必这个就是王府里多出的小世子了。

    “这个就是小世子了吧,长的真是可(爱ài)。戚叔叔第一次见你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个玉佩送给你了。”

    说着将随(身shēn)带的玉佩摘下来送给了小熙儿,小家伙也没客气就接了过来。还对他甜甜地一笑,脆生生的喊了一句谢谢戚叔叔。

    看出戚冥似乎有话要说,艾金叫来了巧欣让她带着小熙儿下去玩。然后三人就去了天尘书房,到了书房戚冥将一个纸条递给了天尘。

    天尘打开纸条,看了眼上面的内容。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艾金见他这个表(情qíng),拿过他手里的纸条接过来一看也笑了。

    “朱丞相这是要联合玄冥谋反?他的野心还真是不小。”艾金将手中的纸条烧毁,冷笑着说道。

    “这几天,我们一直密切的暗中监视着丞相府。他们府里似乎住着一个(身shēn)份神秘的人,那个院子不让任何人靠近。就连丞相要进去,都要让人通报。”

    戚冥抚摸着下巴,将这段时间监视丞相府发生的事(情qíng)都告诉了天尘。

    “哦,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那天在拍卖行里的男人。那个人一定不简单,也许这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指使了的。若是这样,那我们就要小心的应对了。”

    艾金第一反应就想到了那个与自己竞拍的(阴yīn)柔男子,他的(身shēn)份到底是什么。让丞相都如此的敬畏,引起了她的兴趣。

    “这个消息还有什么人知道吗?若是没有,想办法将丞相与玄冥国通敌的信件证据查出来。”

    天尘将(身shēn)体靠在椅背上,没想到丞相的动作竟然这么快。已经和玄冥联系上了,只是玄冥和他合作的人又是谁呢。

    “戚冥,让紫派人联系在玄冥安插的暗桩。”

    “是。”

    戚冥没有再多逗留,离开了书房。

    “现在,你准备怎么做?”艾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明天的早朝就知道他想干嘛了,到时见招拆招。”

    天尘低头翻看着自己手中的书籍,紫眸中闪过一道光亮。想要联合别的国家传位,也要看他同意不同意。虽然对这个皇位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但也不能便宜了他们。他母妃的仇,他还没和他们算呢。

    艾金将手中的茶喝掉,起(身shēn)离开了书房。每次天尘看书,她陪在(身shēn)边一会就会睡着。现在有小熙儿了,这个时间就去陪小熙儿好了。

    丞相府的偏院里,一名长相(阴yīn)柔的男子斜靠在贵妃椅上。(身shēn)边围着几名妖娆的婢女,其中一名剥了一个葡萄放入他的口中。男子殷虹的嘴唇一掀开,含住递过来的葡萄和女子纤细的手指。

    “事(情qíng)都按照我交你的办法做了?”狭长的丹凤眼撇了一眼坐在一旁的丞相大人,声音(阴yīn)柔让人不寒而栗。

    “是,一切都按照大人教我的办法做的。现在皇上每天都在服用那味药材。我也联系了玄冥的人将事(情qíng)都弄好了。现在,就等明天的早朝了。”丞相大人被他那样一撇,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

    “事(情qíng)一定要办妥了,别出一点纰漏。不然,你整个丞相府都将不复存在。好了,你下去吧。”

    男子掩唇打了一个哈欠,摆摆手让他下去。丞相大人弯腰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

    男子将目光移到窗外,低声叹道:“她,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吧。”

    夜凉如水,月黑风高。

    艾金感觉到(身shēn)边的人均匀的呼吸,抬头悄悄的看了一眼。见天尘睡的很沉,动作很轻的从(床chuáng)上起来。穿上夜行衣,离开了房间。艾金刚离开,闭着眼睛的天尘就睁开了眼睛。

    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安稳的呆在王府里,无奈的起(身shēn)换上衣服跟在她(身shēn)后。下午再书房,看她发凉的眼睛就知道她晚上肯定会偷偷出去。

    艾金(娇jiāo)小的(身shēn)影在房顶上跳跃,很快就到了丞相府。跃过高高的围墙,将(身shēn)影隐匿在墙角的(阴yīn)暗角落里。躲过交接的守卫,(身shēn)影如鬼魅般一闪。(身shēn)体贴着墙边,往偏远的方向移动。

    到了偏院,远远的就看到院子的门口站着两名守卫,里面还有烛火的亮光。艾金从怀中取出两根银针,手指一弹(射shè)向了门口的两名守卫。

    门口的两名守卫,只觉得颈部一麻人就失去了意识倒在了地上。艾金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两人。抬步往院子里走去,脚刚踏进院子。

    一道银光一闪而过,艾金本能的侧过头躲开。一柄飞镖(射shè)到了(身shēn)后院门的柱子上,入木三分力道之大。艾金回头看了一眼那飞镖,总感觉有些熟悉。没给她深思的机会,燃着烛光的房间传来一道(阴yīn)柔的声音。

    “贵客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

    艾金没有变现出惊讶,大大方方的走近了房间。走进房间,艾金越过门口的屏风往里面走去。

    “去,给客人倒杯茶。”

    (阴yīn)柔的声音从珠帘里传来,打断了艾金往前走的步子。艾金停了下来,主人现在出声说明不想再让她往前走。找了一个椅子坐下,没一会就见一名容貌靓丽的女子从珠帘内走出。手里端着一杯茶,递给了艾金。然后又回到了珠帘中,屋子里恢复了安静。

    艾金端起茶,闻了一下。很不错的茶,轻轻的抿了一口。唇齿留香,很不错。主人没有说话,艾金自然不会先开口。

    “你不怕我在这茶里下毒?”(阴yīn)柔的声音里,有着惊讶。

    “这里是丞相府,而我是尘王妃。若我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对丞相府可是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而且,我想你还欠我一个人(情qíng)没有还。”艾金放下手中的茶杯,勾起嘴角微微一笑。从那(阴yīn)柔的声音里,她就确定了男子的(身shēn)份。正是那个与自己竞拍的人。

    珠帘内传来男子的笑声,让人听着很不舒服。艾金眉头微微皱起,已经将这个男子贴上了讨厌的标签。

    “不知道尘王妃夜探丞相府有什么目的?”男子收起笑声,沉声声音但依然遮挡不了那(阴yīn)柔之音。

    “没什么目的,只是听说丞相府里来了个人大人物。有些好奇,所以来看看。”

    艾金目光望向珠帘内,隐隐约约看到一道修长的(身shēn)影。(身shēn)边似乎还围绕着几名女子,若是让别的男人看到肯定会很羡慕。

    “那今天可能要让尘王妃白跑一趟了,本公子今(日rì)乏了谢绝见客。”

    话音刚落,一道强劲的内力从珠帘内飞出。艾金的(身shēn)体被这股内力弹出了房间,站稳脚步。却发现自己一点伤都没有受,看来是那珠帘内的人将内力的掌握能力很强。刚好把她弹出门,而不让她受伤。

    “既然公子要休息了,本宫也不便打扰那就先离开了。”

    说完终(身shēn)一跃,离开了偏院。回到尘王府,悄悄的回到房间。见(床chuáng)上的人依然睡的很沉,将夜行衣换下进了被窝。(春chūn)天的夜晚还是很冷了,艾金从外面回来带了一(身shēn)的凉气。

    天尘睁开眼,将她拉入怀里为她取暖。嘴角微微勾起,调侃着。

    “我家娘子什么时候变成夜猫子了,专门晚上出门。”

    艾金将(身shēn)体贴近他取暖,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出去了?”

    天尘捏捏她小巧的鼻头,有些宠溺的说道:“你刚出房门,我就醒了。跟在你(身shēn)后,我可不想再发生上次那样的事(情qíng)。”

    想到上次的事(情qíng),面色一变。沉着脸看着艾金,有些不悦的道:“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了吗?”

    艾金吐吐舌头,伸手环住他的腰。声音软濡,有些撒(娇jiāo)的道:“我知道错了,我答应过你以后绝对不会自己一个人出去。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再也不会了好不好?”

    天尘脸色还是不太好的看着艾金,艾金见他这样。星眸滴溜溜一转,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了下来,在他的唇瓣上轻轻迎上一吻。

    小巧的舌头描绘着他完美的唇形,天尘的紫眸微微一变。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加深这个吻。将她的唇舌吞没在自己的口中,肆意的享受着她口中的香甜。

    艾金被他吻的七荤八素,呼吸有些困难。口中的空气仿佛都要被他吸走,有些挣扎的推了他一下。天尘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心里的怒气也因为她刚刚的主动而消去了很多。

    看着怀里脸颊红扑扑的人儿,天尘手臂一收将她揽入怀里。下巴轻轻抵着她的头顶,声音有些无奈。

    “好了,以后别再独自一人出去就好。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艾金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将脸颊贴在他的(胸xiōng)口处。听着他有力的心跳生,没一会就沉沉的睡去。看着怀里已经睡着了人,天尘低下头在她柔软的唇瓣上轻轻一吻搂着她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天尘就起来进了宫。当艾金醒来了的时候,(身shēn)边已经空了下来。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巧欣和玲珑走了进来,手里端着铜盆和饭菜。巧欣将铜盆放到了架子上,走到艾金的(床chuáng)边。从柜子里取出一(套tào)新的衣服为艾金穿上,笑着说道。

    “王爷还真是了解小姐,说你这个时辰会醒。让我们把早饭端到房间中来。”

    艾金心中流过一道暖流,走到铜盆边洗漱完就把桌子上的早饭解决了。看了眼巧欣和玲珑,有些疑惑。

    “小熙儿呢?”今天怎么不见那个小家伙,平时都跟巧欣她们一起过来的。

    “王爷早上将小熙儿带进宫了,说是让他去陪皇上去了。”玲珑将桌子上的饭菜撤掉,开口回道。

    “恩,那收拾收拾一会我也进宫一趟。”艾金站起(身shēn),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上面的红菱,随意将头发束起。尽管已经嫁人,但她的梳妆依然很随意。

    天尘因为代为监国,早朝就由他来主持。严佲跟在他(身shēn)边,例行公事一样的喊道。

    “有事禀奏,无事退朝。”

    大(殿diàn)之上,朱偷看了一眼(身shēn)边的人。那人接受到他的目光,站了出来。

    “臣有事禀告,边关来报。我国和玄冥国边境发生冲突,边境来报需要增援。”

    “这段时(日rì),玄冥国蠢蠢(欲yù)动。时不时就来一次偷袭,实在是太过分。应该出兵,让他们知道我天岚不是好欺负的。”

    令一位大臣也站出来,声音中带着愤怒。

    天尘冷眼看着丞相一党的演戏,嘴角几不可察的露出一抹讽刺的笑。随即隐了下去,面色略带沉重。

    “这件事可大可小,各位大人可有什么意见。”

    “臣觉得,应该派个能振奋军心的人去坐镇。为那些士兵打气,士兵一旦有了气势赢了这一仗应该不难。”那名上前禀奏的男子说出自己的想法。

    “哦,那众位大人心里可有适合的人选了?”天尘眉毛微微一挑,开口询问道。即使答案已经在他心里明了,但依然还是想从他们的口中知道。

    “从前有御驾亲征为士兵加油鼓起,但皇上现在(身shēn)体不适。赎臣斗胆,目前最适合的人非尘王莫属。你带皇上监国,若您能去坐镇定能鼓舞军心。”

    男子说的句句在理,说的大气柄然。其他的大臣也纷纷点头,表示同意。而天尘一直没有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行,现在尘王代皇上鉴国。怎么可以离开皇宫,他走了谁来主持皇宫的事。”

    大将军突然站了出来,一脸怒色的望向丞相等人。虽然这次丞相并没说话,但这几人谁心里都知道是他手底下的人。

    见大将军站了出来,丞相大人这才站了出来。朱偷老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开口道。

    “大将军说的没错,但目前还有更好的办法吗?玄冥国是我们几国中,兵力最为强悍的。若再不在气势上鼓舞一下战士,还有什么赢的可能。”

    大将军被说的有些无言,现在他的年纪已大。不能再上战场,家里的几个孩子也被安排在外。目前是没有人能过去坐镇,天尘还真是最好的人选。

    天尘见大将军站出来为他说话,眼中闪过一抹感动。这些年来,大将军一直在维护着他。不想让他为难,微微一笑开口道。

    “丞相大人说的没错,我去是再适合不过了。既然这样,那就由我去坐镇。至于这皇宫里的事…。”

    天尘抬手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仿佛在做思考让谁来帮他监国。将目光看向丞相大人,又移到了大将军(身shēn)上。停顿了一下,才开口道:“这公里的事(情qíng)就麻烦大将军您了,在天岚您是除了皇上最有分量的人。即使是父皇,也要给你三分薄面。由您来带天尘监国,天尘前去边境也能安心一些。”

    大将军没想到天尘会让他来鉴国,有些惊讶。但看到丞相一脸的不悦,一口便应了下来。

    “好,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朝廷上的所有事(情qíng)都由大将军负责。”

    天尘嘴角挂着淡淡的笑,转头看向大(殿diàn)上的人。虽然嘴角带着笑,但那笑却未抵达眼底。让看到他这笑的人,莫名的感到背后发凉。

    天尘的已经决定的事,任谁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件事(情qíng)就这么决定了,下了早朝天尘就去了皇上的寝宫。

    这个时候金儿应该已经进宫了,果然当他到达皇上的寝宫时。艾金正为抱着小熙儿的皇上诊脉,见到他下了早朝对着他微微一笑。

    “怎么样,父皇的(身shēn)体没什么事吧。”天尘走到艾金(身shēn)边,将她拉入自己怀里问道。

    “没什么大碍,父皇吃了那个药丸只是表面上如同意识涣散而已。”艾金靠在天尘怀里,看着正和小熙儿玩的皇上。

    此时的皇上已经被那药腐蚀了一点神经,眼神有些涣散。不过见他还是很正常的逗着小熙儿,说话如正常人一般。

    “真不知道,这药她们是从哪里弄来的。把我弄的跟傻子一样,而我神智却清醒真是太折磨人了。”

    天蒲远有些抱怨着,让他看着自己跟个傻子一样。换了谁谁能受得了,更何况他这个一国之君。要不是每天都有这个小人来陪他,他非郁闷死不可。

    “这样就受不了了吗,以后还有得你受的。你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装个傻子配合他们演戏。”

    艾金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天蒲远,遭罪的还在后面呢。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男子开口道:“今天上早朝有什么事吗?”

    天尘拉着艾金到令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将她的小手放到自己的大手中把玩着。

    “他们想把我支走,让我去边境坐镇。”

    “你答应了?”

    艾金抽回自己的手,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想亲口听他说出来,这才刚大婚没多久就又要分开了。不管是因为什么,艾金的心里还是有一些别扭的。

    “恩,我答应了。我离开的这段时间由大将军监国,我想父皇不会有意见吧。”

    再次将艾金的小手抓了过来,感觉到她的挣扎握的更加的紧。不给她挣脱的机会,这个小女人看来是不高兴了。

    天蒲远摇摇头,当他让他监国的时候这件事就由他来决定了。他只要有怀里的这个小人陪着就够了,这些事(情qíng)就交给她们这些年轻人了。他当然也看出了艾金不太高兴,但这哄娘子的事就交给他家尘儿了,他什么都没看到。

    艾金见挣脱不开,索(性xìng)就不再挣扎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只是不再看他一眼,自己生着闷气。

    在皇上的寝宫呆了一上午,皇上舍不得小熙儿。想留他在这陪他一宿,小熙儿也答应了下来。天尘也没有意见,自从有了小熙儿他和金儿单独相处的机会就越来少。大多数,都是他们三个人在一起。

    现在这个小东西愿意留在这里陪皇上,最高兴的莫过于天尘了。这样他就可以单独和艾金相处了,没有再做逗留。艾金告诉小熙儿要听皇爷爷的话,不可以闯祸才跟着天尘离开回了尘王府。

    回到王府,艾金没有理会天尘直接回了房间。反手就要将房门关上,却被一只手臂给拦住了。艾金收回手,走到(床chuáng)榻上坐了下来。

    天尘跟着进了房间,会(身shēn)将房门掩上。走到艾金(身shēn)边坐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冰凉的唇瓣贴着她(娇jiāo)小的耳朵,轻声的哄着。

    “金儿,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高兴。但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以后,我也不想和你分开。谁都不知道,我有多想和你在一起连一秒钟都不想分开。”

    艾金心里都明白,现在又听到他这样说。心里的不快也就消失了,转过(身shēn)窝近他的怀里。

    “我都知道,你安心的去吧。这里的事(情qíng)就交给我,我会尽快查处丞相通敌的证据。你也要快些将边境的事(情qíng)处理好,我等你回来。”

    对于边境的(情qíng)况艾金并不了解,这一切都是丞相一手策划的。但边境战争却是真真正正存在的,现在不过是丞相给了玄冥一个发动进攻的机会而已。战场上的残酷艾金都知道,所以她很怕他会在战场上受伤。

    “我答应你一定尽快解决边境的事,一定安全的回来。”天尘知道艾金心里在担心什么,搂着她的手臂收紧给她做出了保证。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着,没有人说话。房间中陷入了安静,让人不忍心去打破这一刻安静的美好。

    天尘要亲自去边境坐镇的消息很快就在天岚传开,凤仪(殿diàn)内。皇后坐在暖阁里的(床chuáng)榻上,手中捧着刚沏好的(热rè)茶。红润的唇瓣吹散杯口的(热rè)气,抿了一小口。

    “没想他会亲自去边境坐镇。”

    “这样不是很好,在战场上生死都是一瞬间的事(情qíng)。玄冥国在边境的军队,势力强悍。听说是由玄冥国大将军的儿子亲自坐镇,那人骁勇善战。很多人在他是手中吃过亏呢,尘王一个不懂武功的人看来此行是凶多吉少了。”福公公站在一旁,有些讨好的说着。

    “天尘这个人,不能小瞧了。多少次从我派出的杀手手里逃脱,逃一次两次是运气好,每次都能安全脱(身shēn)就绝非偶然了。去打听下,尘王何时出发。”

    皇后挥挥手,让福公公下去。这次,我要看看你如何逃脱。即使你活着回来了,想必那时锦儿已经登基成了天岚的皇上。到那时,我看你还有什么能力可以逆天。

    皇后带着精致妆容的脸上露出一抹狠辣的笑,再无平时的端庄得体一国之母的样子。

    亭台楼阁,假山水榭。处处都透露着精致与典雅,百花盛开蝴蝶纷飞其间。低柔婉转的琴声从花间的凉亭处传来,煞是好听。

    “太子,这些(日rì)子你都一直呆在府里。不过问皇宫里的事(情qíng),就连皇上让尘王监国也没反应。难道您…。”

    站在一旁的黑衣男子看着正在抚琴的太子天锦,有些疑惑的开口。

    “有些事(情qíng),不需要我出手。自然会有人出手,我们若再去掺一脚。也许,会将事(情qíng)弄的更乱。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现在能做就是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

    天锦没有抬头,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跳动。此时一袭白衣的他,坐在花海中的凉亭内。没有平时的纨绔,反而多了一丝沉稳。

    只是他内心真正的(情qíng)绪没有人知道,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无双公主与那名红衣女子竟然是同一个人。当初自己竟然还撮合她与天尘,现在后悔每天腐蚀着他的心。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那个红衣女子占据了他的心。和她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但他就如同着了魔一样。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绝艳的面容就会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他算计着一切,以为让天尘娶了无双公主。那么他就可以想办法得到她,以她那样一个骄傲的人。若是知道天尘娶了别的女人,定是不会再回到他的(身shēn)边。他将一切都算计好,却忘记了他连她真正的(身shēn)份都不知道。

    一失足长千古恨,他亲手将她推到了天尘的怀里。原来所有的人,都被两个人给骗了。

    手上的动作变的飞快,琴声也变得急促起来。仿佛此刻弹琴人的心(情qíng),叮一声。音声戛然而止,一根琴弦断开。鲜血从他修长的手指流出,他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站起(身shēn)离开了花间的凉亭,黑衣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依然从前一样高(挺tǐng)欣长,但莫名的让他有一种主子很伤心很难过的感觉。

    天尘离开的(日rì)子定了下来,就在明(日rì)晌午。小熙儿这几(日rì)被留在了天蒲远的(身shēn)边,艾金则天天陪在天尘的(身shēn)边。

    “你一定要安全的回来,我在这里等着你。”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平时月月也有在追看。各位妞们若是闹书荒可以去看看。

    蓝凌薇的《嫡女毒心》重生复仇女强文http:492677。ht

    蓓拉的《驭夫有道:腹黑小狂妃》http:525602。ht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79 丞相的心思 2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