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神秘的面具男子

    玲珑和云七回来的时候,巧欣已经和梅兰竹菊四人熟悉起来。见她们两人进来时,与自己一样的反应巧欣哈哈一笑为她们介绍。

    “这是玲珑和云七,这是小姐新收的四名贴(身shēn)婢女梅、兰、竹、菊。”

    两边的人互相介绍完,因为都是女孩子年龄也相仿很快就(热rè)络起来。玲珑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红霞布满天空如火一样。

    “小姐怎么还没回来?”玲珑的眼皮总是跳个不停,心里一直都安稳不下来。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有些坐立难安。

    见玲珑这说,巧欣等人也有些着急了。人都出去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回来,而且刚刚听梅把下午的事(情qíng)说了一遍。约小姐见面的人应该是那名白衣女子,心里的不安渐渐的扩大。

    看到她们脸上凝重的表(情qíng),梅她们也跟着着急起来。几人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玲珑揉了揉有些犯疼的头。

    “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你们留在这里,我出去找主子。若是她回来了,就燃放这个我就回来。”

    玲珑站起(身shēn)将东西交给巧欣,就要转(身shēn)离开去找艾金。她的心现在越来越不安,只有找到艾金才能平复下来。

    “我陪你去吧,让我坐在这里等着还不急死我。”巧欣拉住玲珑,她要喝她一起去找艾金。

    玲珑看了巧欣一眼,想想也是。依巧欣的(性xìng)子,让她留在这里是不可能。她前脚刚走,后脚她就得悄悄跟着。算了让她跟着,若是遇到什么危险她们两人也多些把握保护好小姐。向着巧欣点点头,同意了她跟着自己。

    两人一起往房门走去,刚要去推门。碰一声,房门被人用力的踹开。天尘面色难看的抱着艾金跑了进来,没有理会房里的其他人往(床chuáng)榻处跑去。小心的将她放到(床chuáng)榻上,用内力护住她的心脉。

    屋里的人被突然踹门而进的人吓的一愣,当看到被他放到(床chuáng)上的人时。脸色瞬间变的苍白,那个躺在(床chuáng)榻上毫无生气的红衣女人正在她们的主子。

    泪水从她们的眼眶中滑落,早上还好好的人现在却如没有生气的人偶一样。巧欣捂住嘴,不敢发出抽涕声。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进宫把所有的太医都给我叫来。”一声愤怒的大吼,从天尘的口中传出。

    被这声怒吼惊醒,巧欣跌跌撞撞的就要往外跑。被跟着进门的戚冥拉住,将她推给了玲珑。

    “还是我去吧,你们在这里帮忙。”

    戚冥看了一眼,眼眶红红的巧欣。她现在连站都站不稳,(情qíng)绪还有些激动根本没办法去将事(情qíng)说清楚。还是他进宫一趟,将太医们请来吧。

    玲珑虽然也被现在的(情qíng)况吓到,但她(性xìng)子沉稳遇事冷静。强压下心底的难过,冲着戚冥点点头。将巧欣带到一旁让她坐下,巧欣平时最喜欢黏着小姐。现在看到小姐伤成这样,肯定接受不了。还是先让她在一旁平复好自己的心(情qíng),不然一会越帮越忙。

    梅兰竹菊四人毕竟跟着原来的主子,什么样的事(情qíng)都遇到过很快就恢复了冷静。见艾金躺在(床chuáng)上,表面没有什么伤。一定是被人重伤,伤到了五脏六腑。

    竹从怀中拿着一个瓷瓶,走到(床chuáng)边。她知道(床chuáng)前这个满脸心疼的俊美男人是主子的相公,将瓷瓶递到了他面前。

    天尘坐在(床chuáng)边,不断用内力来延续她不停流逝的生命。但她的(身shēn)体就如同一个无底洞一样,无论他给她输入多少内力依然一点起色都没有。生命还在不断的流逝。

    突然一个小巧的瓷瓶出现在他眼前。抬头看向递给自己瓷瓶的女子。这个女子他从来没有见过,但是能出现在金儿的房间里应该是她的人。

    “这个药可以保住小姐一个月生命不再流逝,但只有一颗。所以这一个月,一定要想办法将小姐治好。”

    这药是她出来前,紫衣交给她的。她还记得她说,一定要在小姐生命垂危的时候让她服下。能保住她一个月生命,现在还真的用上了。

    听到她的话,天尘没有一丝迟疑。将瓷瓶接了过来,倒出里面的小药丸放入艾金的口中。托起她的下巴,让她咽了下去。果然,没一会她的生命流逝停了下来。提到嗓子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

    玲珑略带思索的目光看向梅兰竹菊四人,她总觉得这四人不简单。小姐怎么会收了她们,不过小姐(身shēn)边的人越强对小姐的安全越是有保障。她只要知道,这四人不会害小姐就够了。

    云七走到艾金的(床chuáng)边,伸出有些颤抖的手将艾金脸上的人皮面具摘掉。看着那苍白如纸的脸庞,清澈的大眼中蓄满泪水。紧抿着粉唇,倔强的不让她掉下来。目光移到她(胸xiōng)口处一大片的殷虹,将她的衣服扒开看到那雪白的肌肤上一个深红色的掌印分外的刺眼。

    “小姐…小姐中的是寒霜宗的冰霜掌。”云七捂住嘴,不敢置信的望着那深红色的掌印。那些人怎么会来这片大陆,若是没有上面的人同意他们是不(允yǔn)许来这里的。

    “你知道些什么,都说出来。”天尘有些激动的看着云七,有人知道她受的什么伤是不是代表就能找到办法将她治好。

    “冰霜掌是一总很(阴yīn)毒的武功,中了此掌的人(身shēn)体会一点一点的被冰冻。睡着冰冻生命会渐渐流逝,当生命结束人也会被冰冻上。”

    云七将她以前听老人们说的关于冰霜掌的一切,都告诉了天尘。

    “那可有什么办法治好。”天尘皱着眉头,他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武功还有那个寒霜宗。那说明那名女子应该就是那个寒霜宗的人,紫眸中露出一抹(阴yīn)冷的光芒。寒霜宗,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有是有,需要一枚火冥丹。炼制火冥丹的药材很难找,需要火狐的血、地狱草、火焰草和千山雪莲。火冥丹是属于及(热rè)之药,和小姐体内的寒气相克从而讲冰霜掌的伤治好。只是炼制会炼制丹药的人太少了。”

    云七将制作火冥丹需要的药材告诉了天尘,但是会炼制丹药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这些都交给我就行了,影派人以最快的速度去寻找这些东西。发出消息,寻找墨风。她是金儿的师兄,我想他一定也会炼制丹药。”

    天尘的目光一直看着(床chuáng)上的金儿,现在的他不能惊慌失措。一想到之前的那一幕,自己差点就失去了她。心就一紧,快要不能呼吸。他真的不知道,若是金儿出了什么事自己会变成什么样。那个时候,他真的有杀人的冲动。

    影一躬(身shēn),很快的消失在了房间内。这时,戚冥也带着太医院的太医们回来了。

    几名太医为艾金诊脉,面色有些凝重讨论着。其中一名太医走到面色(阴yīn)郁的天尘面前,恭敬的道。

    “幸好及时护住了王妃的心脉,王妃的病况我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需要一枚火冥丹,只是这火冥丹我只听说过没有见过…。”

    “恩,我知道了。你们都回去吧。”天尘摆摆手,让那些太医下去。

    太医看了一样(床chuáng)上的女子,这里为何王妃的面貌和以往不同了。而且这女子看着如此的眼熟,但没给他们多想的机会就被戚冥给请了出去。

    天尘做到(床chuáng)边,拉起艾金的小手。凝视着苍白毫无生气的她,声音轻柔而坚定。

    “金儿,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将你治好,你不可以抛弃我。”

    尘王妃被人重伤的事(情qíng)很快在皇宫中传开,刚戚冥急急忙忙去太医院把所有的太医叫去尘王府惊动了皇上天浦远。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qíng),谁会下这么重的手。”双眉紧皱,尘儿一定很伤心。

    “皇上,奴才刚刚去太医院打听了一下。发现一件事,听太医院的人说尘王妃的容貌发生了变化。而且有人说,那容貌就是一年前消失的艾金姑娘。”

    严铭将在太医院打听到的事(情qíng)都告诉了天蒲远,当他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也很惊讶。

    “哦?还有这样的事。”天蒲远摸着下巴,难怪他总觉得无双公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难怪尘儿会对她不一样,现在想想所有的事(情qíng)都能解释了清楚。原来至始至终,尘儿的心里就只有那个女子一人。

    “这件事(情qíng)还有别人知道吗?这件事(情qíng)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恩,奴才知道这就去办。”严铭明白皇上的意思,连忙往太医院跑去。但是还是晚了一步,皇宫中的人都知道了无双公主就是当年的红衣女子。至于面容为何不一样,大概是易容了吧。

    凤仪(殿diàn)内,皇后坐在暖阁中的凤榻上。长长的护甲,一下一下的敲打在木桌上。

    “你打听到的消息可确定是真的?”不急不慢的声音从皇后口中传出。

    “奴才确定这消息属实,没想到这无双公主竟然会是当年的那名女子。”福公公立在皇后(身shēn)边,狭小的眼睛中闪着讨好。

    “没想到,本宫一手促成的联姻。竟然如了他们两人的意,本宫还真是小看了她。”

    凤眸中划过一抹狠辣,竟然被她们给耍了。以往都是她算计别人,这让她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皇后娘娘,你也别生气。气坏了自己的(身shēn)子,听太医院的太医说。尘王妃的病只能用火冥丹来治,不然只有死路一条。这火冥丹只听说过,没人见过。那尘王妃,必然只有一死。你何苦,与一个必死之人置气呢。”

    不愧是跟在皇后(身shēn)边多年的人,只是一个眼神就知道皇后此时因为什么不高兴了。

    听到福公公的话,皇后(阴yīn)郁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一些。福公公给一旁服侍的宫女低了一个眼色,那宫女连忙为皇后倒了一杯茶。

    “娘娘,这尘王妃的伤如此严重。找不到火冥丹必死无疑,尘王那么(爱ài)她。若她没了,想必尘王…。”

    小宫女没有再说下去,毕竟这皇宫中还是少说话才能明哲保(身shēn)。但她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皇后当然能明白她说这些话的意思。那压抑在心口的郁气总算是顺了出去,心(情qíng)也好了很多。

    “恩,说的没错。只要不让她们找到火冥丹,尘王妃一死尘王爷不会好过。这样,一次就能除去我的两个心头之患。”

    皇后的嘴角终于露出一抹笑容,这就是和她作对的下场。现在不用她出手,自己就得到了报应。但是作为一国之母,她还是要做做样子的。

    “你去太医院传本宫懿旨,找些药材给尘王府送去。并且确定下她真的是一年前的那名女子吗。”

    福公公领命,带着几个小太监就去了太医院。找了几株不起眼,不值钱的药材就离开了太医院。

    因为艾金的伤,王府中陷入了一片沉闷的气氛中。王府里的人都知道了无双公主就是艾金,那个让他们很喜欢的人。知道王爷和心(爱ài)之人终于有(情qíng)人终成眷属,都很开心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王妃被人打成重伤生死未卜。欢快的心(情qíng),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艾金的房间中,大家都保持着沉默。但没有一个人离开,都望着(床chuáng)上那闭着双眸的艳丽女子。都希望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她还和以前一样笑眯眯的看着她们和她们聊天。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戚冥走了进来,他走到天尘的(身shēn)边小声的对他说。

    “福公公来了,说是皇后让他来给送些药材看对王妃的伤有没有什么帮助。”

    “让他进来吧。”天尘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会这般的好心。怕是想接着送药的名头,看看无双公主到底是不是金儿吧。

    早在太医看到金儿容貌的时候,他就知道无双公主就是金儿的事(情qíng)瞒不下去了。不过这也许也不是一件坏事,等她好了她就可以以自己真正的样子见人。不用再带着那个人皮面具了。

    很快福公公就带着几名小太监跟着戚冥进了房间,见到尘王恭敬的行了个大礼。

    “奴才奉皇后娘娘的命前来送药,皇后娘娘听说尘王妃被人给重伤了。特意让奴才去太医院把所有好的药材拿来给您,看看有没有能帮到王妃伤的忙。”

    福公公将皇后的意思传达,狭小的眼睛时不时的往(床chuáng)上的人瞟过去。果然,无双公主就当年那名红衣女子。不过看她现在毫无生气的模样,肯定是活不长了。

    “那就请福公公帮本王谢过皇后娘娘了。”天尘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福公公,淡淡的说道。

    福公公让(身shēn)边的小太监将那些药材放到了房间中央的桌子上,然后和尘王道了个别说要给皇后娘娘回话去。匆匆忙忙的就离开了,他要回去告诉皇后娘娘这件事(情qíng)都是是真的。

    送走了福公公,戚冥就回到了艾金的房间。巧欣走到桌子旁,伸手翻看了一下桌子上的药材。

    “还真是珍贵的药材,城门外的林子里一抓一大片。”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这些药材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了。在山林里,随处可见。

    天尘也没看那些药材一眼,只是冷冷的吩咐道:“戚冥,把这些药材都扔了吧。”

    戚冥将桌子上的药材收拾起来,正准备拿出去扔掉。却被站在一旁的云七给拉住了,不解的望向拉住自己的人。

    “等一下。”

    云七拉住戚冥,从他手中将药材抢了下来。从新把它们放回了桌子上,自己则在里面翻找着什么。

    云七没有理会他们好奇的目光,依然在一堆草药中翻找着。她刚刚好像看到了火焰草,很多人都认为火焰草是红色的草药。但真正的火焰草其实就是一株很不起眼的小草,扔到杂草堆中也不会被人发现。云七之所以会认识火焰草,是以前翻看家里的医书时候看到过。

    “找到了!”

    云七嘴角挂起一抹开心的笑,眼中有些激动的看着自己手中这株好不起来的小草。

    “这是什么,让你这么激动。”见云七那激动的样子,巧欣问道。

    云七将这株小草和别的分开,放到了另一边。然后又找出几株一样毫不起眼的草药,最后把剩下的交给了戚冥。

    “本来还以为会很难找到火焰草,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得到了。”云七将之前那株不起眼的小草拿起来,放到众人面前开心的说道:“这个就是火焰草。”

    众人惊讶的看着这个翠绿色的小草,这就是传说中的火焰草。天尘的目光终于从艾金的(身shēn)上移开,转到了云七手上的小草(身shēn)上。

    “这就是火焰草?你怎么会知道,它是火焰草。”天尘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不敢相信竟然这么容易就得到那几个药材中的一个。

    “我在一本医术上看到火焰草的画像,虽然现在有了火焰草。但是还其他几味药材,地狱草一般都生长在光滑的悬崖峭壁之上,很难采摘。轻功一定要好,不然一不小心就会掉到万丈深渊粉(身shēn)碎骨。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将它叫为地狱草的原因。”

    云七也很开心这么容易就得到了火焰草,但地狱草却是及难得到的。一不小心就会死人,所以她还是先把危险说出来有个心理准备。

    天尘回头看了一眼(床chuáng)上昏迷不醒的人,眼中闪过一抹坚定。收回目光,又恢复了往(日rì)的淡然。

    “我去找地狱草,这段时间金儿就麻烦你们了。”

    “王爷!还是让我去吧,你若是出了什么事。王妃就算好了,也会难过的。”戚冥想要阻止天尘,这么危险的事(情qíng)怎么能让王爷亲自去。

    “这是命令,你们留在这里。这是我该为她做的,也是现在唯一能够为他做的。”

    天尘的声音一沉,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

    见天尘心意已决,戚冥知道一旦王爷做了决定。谁都没办法改变,唯一能改变他想法的人此时还昏迷不醒。只能在心中祈祷,他可以平安无事的将地狱草带回来。

    第二天一早,天尘就将东西收拾好。在艾金的(床chuáng)边坐下,伸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脸颊。看着她苍白的唇瓣,缓缓的低下头在她柔软的唇瓣上印上一吻。

    “金儿,我一定会将地狱草带回来。你一定要等着我回来,一定不能抛下我。”

    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床chuáng)上沉睡的小人,不舍的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走出房门,门口站着戚冥和巧欣她们。

    “王爷,一定要注意安全。”

    戚冥走上前,有些不放心的说着。这次出去,肯定危险重重。皇后那个女人,一定也知道了要救王妃就必须找到火冥丹。肯定会猜出王爷会亲自去寻找,半路一定会买通杀手来伏击王爷。

    天尘点点头,和就几人道了别就离开了尘王府。他想要快去快回,毕竟那个丹药只能保住金儿一个月的(性xìng)命。

    凤仪(殿diàn)内,皇后听着探子打听到的消息。嘴角勾起一抹(阴yīn)狠的笑,果然不出她所料。尘王亲自去为他的王妃寻找火冥丹,而且竟然是独自一人去的。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会放过。

    带着长长护甲的手指,轻轻一勾。让探子附(身shēn)到自己(身shēn)边,小声的在他耳边吩咐着什么。探子点点头,转(身shēn)消失在凤仪(殿diàn)内。

    兰贵妃的寝宫内,一袭华丽宫装的兰贵妃。手中拿着一只长长的竹筷,正逗弄着金色华丽的鸟笼中的金丝雀。

    “没想到,我们都被她给骗了。真是个让人不能小看的女人,竟然将(身shēn)份隐藏的这般深。”

    “娘娘,那我们现在还要按照原计划进行吗?”菊香站在兰贵妃(身shēn)后,看着她逗弄鸟笼里的金丝雀。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这是第一次菊香猜不出她的想法。

    “当然要按原计划进行,现在知道了她的(身shēn)份。我们就要更努力的将她拉到自己这边,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与这样的人做朋友,比做敌人强。”尽管当初她与自己的女儿有些冲突,但是那都已经过去了。大公主已经嫁人,生活也不错。过去那些事,她也早就忘记了。而且当初那些事(情qíng),不都是皇后一手策划的吗。

    “可是听说尘王妃被人伤的很重,怕是很难活下去。若要治好她的伤,需要火冥丹。这丹药只听说过,没有人见过。尘王妃她真的…。”菊香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当初易容术也只是传说中的东西,但却在她(身shēn)上见识到了。我有感觉,这次她一定会活下来。火冥丹是很难寻找,但如果找到炼制它的材料也是可以的,好像其中一味药材是天山雪莲。去将去年皇上赏赐的天山雪莲派人送到尘王府,就当是我的一片心意。有时候,雪中送炭也是必要的。”

    “好,我这就让人去把雪莲送去。”菊香叫了一名宫女过来,让她将雪莲送到尘王府将兰贵妃的心意送上。

    “菊香,将这封信送到我父亲手上。想必皇后肯定会趁这次尘王独自出门,暗下杀手斩草除根。”现在尘王还不能有事,她还要利用他来除掉皇后这个(肉ròu)中刺。

    菊香接过信,没有多问转(身shēn)离开了寝宫。她知道这封信的重要(性xìng),所以必须她亲自送到老爷的手上。

    天尘离开尘王府已经有几(日rì)了,这段时间皇上派人来看过。但依然一点起色也没有,玲珑几也轮流的看着她。因为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只能靠没(日rì)喂些营养的丹药来维持。

    眼看这人一点一点的瘦下去,她们却素手无策。这么多天,巧欣的眼眶一直都是红红的。

    “小姐,你快醒醒。我们大家都在等着你,不要再睡了好不好。王爷为你去摘地狱草去了,那是很危险的事(情qíng)。你看他这么(爱ài)你,你舍得不醒来吗?”

    巧欣坐在艾金的(床chuáng)边,拉着她的手声音有些沙哑。每天她都会和她说这些,希望她能听见而醒过来。她们的小姐是最坚强的,是不会被任何事(情qíng)打倒的。

    (床chuáng)上的人似乎听到了她的话,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艾金感觉耳边有人在和她说话,但却听的不太真切。隐约听到了那个妖孽的名字还地狱草什么的,她感觉自己现在处于一个很奇妙的状态中。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被打伤的(身shēn)体没有疼痛的感觉。反而一直无法用内力突破的几个(穴xué)位,因为那股强大的内力冲击被打开。她感觉全(身shēn)的(穴xué)位通畅,(身shēn)体吸收内力的能力提高了很多。

    被这白茫茫的雾气包围,自己的(身shēn)体似乎在一点一点的蜕变。一点一点的在改变,四肢百骸被温养着。她突然有一种感觉,等她蜕变完成醒来以后她的实力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想到那场大战,自己竟然会被伤的一点反手的余地都没有。这让她有了新的认识,这世上人外有人天有天。她还要不断的强大自己,才不会再出现那(日rì)的(情qíng)况。现在的她昏迷不醒,那个妖孽一定很担心她。

    这边艾金处于奇妙的境遇中,天尘却不好过了。他离开天岚国往玄冥国的方向而去,青芒大陆只有玄冥国的玄玉峰上有地狱草。这还是他这些(日rì)子,沿途打听到的。

    刚从客栈里出来,继续赶路出了小城。在经过一片林子的时候,突然杀出一群黑衣人。一护话没说,就动起手来。他们的配合默契,出手狠辣。一招一式都向着他的死(穴xué)而去,不拖泥带水。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杀手,那些人还真是一点机会都不放过。

    天尘的武功极高,但在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围攻下还是有些处于下风。天尘一边应付着黑衣人们的袭击,一面冷静的寻找着脱(身shēn)的路。若和他们一直这么打下去,他最后肯定会因为体力不支而被他们击杀。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好时机尽快脱(身shēn)。

    以他的(身shēn)手,只要找到时机是可以全(身shēn)而退。突然一道剑光闪花了他的眼,只听到一道有些(阴yīn)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想找机会脱(身shēn)?”

    话音刚落,天尘感觉一道带着寒意的剑向自己刺了过来。本能的微微一侧(身shēn)躲开了那把厉剑,但肩膀还是被剑气划伤。殷虹的鲜血从伤口处流出,染红了他洁白的衣衫。天尘眉头微微皱起,虽然是自己的血但衣服依然是脏了。

    天尘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低着头看着自己肩膀上的伤口。紫眸因为鲜血的刺激,而变成了深邃的深紫色。

    “你们竟然耽误我为金儿寻找草药的时间,真是罪不可恕。”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有一股凉气从自己的脚底传出,直奔头顶。

    即使他们这些平(日rì)里在生死边缘游走的杀手,也不(禁jìn)打了个寒颤。面对这个白衣如雪的男子,竟生出了一股惧意。但他们是杀手,收了人家的钱财就要将事(情qíng)办好。

    天尘站在原地,头发与衣摆无风自飞。抬起头,露出那张美的惊人的面容。此时的嘴角嵌邪魅的笑,深紫色的眸子里如同看死人一样的看着他们。他的(身shēn)后仿佛有一团黑色的雾气,让他开起来犹如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一样。

    有些杀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但依然硬着头皮一起朝着他飞了过去。只是还没靠近他的(身shēn)体,就被一股强大的内力给击飞了出去。

    天尘刚想调动体内的内力,用他最强的那一招。但看到那些黑衣人竟然在半路被什么东西击飞了出去,眼中闪过一道诧异。

    “想要和他们两败俱伤吗?真是愚蠢的人,那小丫头怎么会看上你呢。”

    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从天尘的(身shēn)后传来,天尘回过头看到(身shēn)后的大树上站着一名穿着月白色长袍,脸上带着面具的男子。看不到他的容貌,但那露在面具下的下巴,线条完美无缺。想必,这面具下的人一定很俊美。

    天尘皱着眉头看着男子从树上轻轻的一跃而下,他从什么时候跟着自己的而且刚刚他离自己这么近。他竟然都没有发现,这个人的武功一定极高。

    “小家伙,不要用那么警惕的眼神看着我。我对你没有恶意,反而我是来帮助你的。”

    带着面具的男子看到天尘用戒备的目光看着自己,嘴微微一撇。心中想着,真是不可(爱ài)。那小丫头怎么会喜欢这样的男人,太没眼光了。要喜欢也要喜欢像他这样风趣的人,不过他是不会承认眼前这个男子长的真不错的。

    感觉出这面具男子对自己没有恶意,警惕的心渐渐放了下来。只是他是谁,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仿佛能听到他心中的疑问一样,男子微微一笑。

    “先解决了他们,我再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神秘的面具男子越过天尘,小声的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

    他走到一群黑衣人面前,眼中带着戏谑的笑。声音轻快愉悦,说的话及其的欠揍。

    “你们这么弱,我还真不想出手。不过,为了事(情qíng)快些结束只能勉为其难的出一次手了。”

    一直被两人忽略的黑衣人听到这个神秘的面具男子的话,被气的气血翻涌一口血喷了出来。

    面具男子反应极快的向后一跃,口中还啧啧的道:“幸好我反应及时,不然我美丽的衣服就要染上你们肮脏的血了。”

    黑衣人二话没说,一起向面具男子飞了过去。即使知道自己打不过他,但作为杀手被说弱小是他们最大的耻辱。面具男子摇摇头,手臂一挥一道强劲的内力从宽大的袖口飞出,瞬间就将一群黑衣人击飞出去。一个一个都被打的倒地不起,口吐下血。

    天尘看着面具男子如此的彪悍只是挥了挥手,那些黑衣人就被伤成这样。打量他的紫眸中带上了沉思,这样厉害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片大陆上。

    “这是你要去找的地狱草,赶快拿回去炼好火冥丹给小丫头服下。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再晚的话可就不好了哟。”

    男子的话打断了天尘的沉思,一株黑色的草药向自己飞来。天尘接过草药一看,是地狱草。抬头望向那面具男子,才发现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只是在耳边,还回((荡dàng)dàng)着他离开时说的话。

    想到男子的话,天尘的目光一变。再晚的话就不好了吗,看来他必须连夜赶路往回走了。将地狱草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飞(身shēn)上马飞快的往回飞驰。

    终于在没(日rì)没夜的赶了七天的路,终于到了天岚城。天尘回到王府,直接去了艾金的房间。推开门,看到所有人都在房间里看着她。

    房门突然被推开,巧欣等人往房门口望去。看到风尘仆仆赶回来的人,都是一愣。这还是那个俊美如天神般的男人了吗,原本雪白的衣服因为连(日rì)的赶路已经变成了灰色。光洁的下巴也生出了一些胡茬,眉眼间都是疲倦。想必这些(日rì)子,王爷是累坏了。

    “王爷,坐下来休息下吧。”还是玲珑心细,连忙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天尘。

    天尘接过玲珑递过来的茶,一口就喝了下去。这些(日rì)子,他马不停蹄的赶路真的累坏了。走到艾金的(床chuáng)边,本来想要坐下来。看到自己衣服上的灰尘,走到一旁拿了一把椅子坐在(床chuáng)边。

    将怀里的地狱草交给了玲珑,眼睛却一直看着(床chuáng)上明显瘦了一圈的人。眼中全是心疼,心中暗自下了决心等她好了一定要将她养的白白胖胖的。

    “地狱草和火焰草有了,火狐的血和千山雪莲找到了吗?”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疲倦。

    “你走后不久,兰贵妃派人送来了千山雪莲。”戚冥将他离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qíng)都告诉了他。

    “哦?那就剩下了火狐血了。这火狐血要如何能得到。”

    天尘揉揉眉心,火狐这东西就如同雪儿一样。是珍惜品种,很难寻到。

    吱呀一声,门被什么东西顶开。一直火红的小脑袋探了进来,见大家都看着它。小东西有一些迟疑,望向(床chuáng)上躺着的人。晶亮的小眼睛中闪过一道难过,快速的窜了进来。

    在所有人面前转了一圈,然后来回的走动好像要表达什么。天尘抱起地上想小狐狸,声音柔和。

    “你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吗?”

    小狐狸点点头,随后用小爪子顺了顺自己(身shēn)上火红的光亮皮毛。天尘看着它的动作,紫眸一亮。

    “你是一只火狐?”声音中带着一丝兴奋。

    小狐狸点点头,终于有人知道它的意思了。这些(日rì)子,它悄悄的跟在他们(身shēn)后。知道自己的小主人出事了,要用火狐的血。它暗示了他们好多次,都没有看出来。还是主人看上的人聪明,一下子就猜出了它的意思。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这些(日rì)子这小东西在他们(身shēn)边绕来绕去就我为了告诉她们这些。但她们都没有猜出来,还真够笨的了。

    “炼制火冥丹的药材都齐了,墨风找到了吗?”天尘一直都(阴yīn)郁的心(情qíng)总算是露出了一些晴天。

    所有人都沉默了,艾金的师兄从上次大婚完就离开了。没有留下如何联系他的办法,而且他行踪不定根本就找不到他。

    咚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老管家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王爷,元雷拍卖行的林雷和元小姐前来求见。”

    “让她们进来吧。”

    元媚儿她们怎么会来,因为她怀孕了不敢刺激她所以没有告诉林雷她们。现在她们过来,看来是知道了艾金受伤的事。

    果然元媚儿一进来就到(床chuáng)边去看艾金,看到毫无生气的她。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有些生气的看着玲珑她们。

    “小姐出事了,你们怎么不告诉我。若不是有人来托我们拍卖东西时告诉了我们,你们是不是还要一直不告诉我。”

    “玲珑她们也是怕你太激动,你现在是孕妇谁敢刺激你。”林雷走到元媚儿(身shēn)边,将她揽入怀里安抚着。

    元媚儿的(情qíng)绪好了很多,眼中还带着泪花。幽怨的望着她们,声音有些委屈的道。

    “刚刚收到墨风的消息,明天他就会赶到。”

    听到元媚儿带来的消息,这么多天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题外话------

    推荐下好友新文。

    1对1宠文,伪(禁jìn)忌伪父女,文文宗旨:没有最宠只有更宠。走过路过,捧个人场也是对新人的一大支持,喜欢的再点击收藏一个。

    《驭夫有道:腹黑小狂妃》http:txt

    月月创建了本文的群,进群的妞们请先到留言区留下言。让月月知道是谁,本群只加订阅本书的妞子,这里会传写没被审核通过的章节,咳咳乃们懂的。

    嘤嘤嘤,一直都米有人进。月月表示很忧伤,快到月月碗里来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75 神秘的面具男子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