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大婚

    风和(日rì)丽,澄澈的天空中飘散着朵朵白云。在这么晴朗的(日rì)子里,人的心(情qíng)自然也会很好。更何况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天尘,明天就是他与金儿大婚的(日rì)子。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巧欣以大婚前一天双方不能见面若是见面对以后的生活不好为理由,将艾金带到了元雷拍卖行。

    也是直到昨天他才知道,他的金儿的(身shēn)份。而他也将他暗楼楼主的(身shēn)份告诉了他,他还记得当金儿知道的时候还狠狠的揍了他一拳。想到他那(娇jiāo)俏的模样,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

    只是大婚前一天不能见她,就已经让他觉得度(日rì)如年。真希望时间过的快一些,现在的他就如同一个(情qíng)窦初开的男孩。再也没有往(日rì)的沉稳淡然。

    戚冥坐在一旁,端起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看着在书房里走来走去的人,叹了一口气。不过就是一天,看把他家王爷急的。

    “王爷,你坐会吧。看你在我眼前转来转去,转的我头疼。”

    天尘此刻没有心(情qíng)和戚冥计较,走动书桌前做了袭来。拿起桌子上的书,翻开起来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原本可以让他一看就是一天的书,此时竟然完全的看不进去。心思已经完全被金儿与明(日rì)的大占据,烦躁的放下书起(身shēn)去了院子。

    戚冥只能无奈的跟在后面,这还是他们那个冷静处事不惊的主子了吗。不过这样的主子,看起来更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天尘在王府里走着,看着下人们忙着布置王府。一会扯红绸,一会搬桌子椅子往前厅走去。整个王府都透露着一种喜庆的气氛,明天金儿就是他的妻子了。不知道,她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也如同他一样。

    艾金被巧欣她们带回拍卖行,到是没有像天尘那样坐立难安。拍卖行的大厅中,她正被一群人围着。

    “主子,你怎么可以就这么嫁人了。等你不想要他的时候,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一名长相俊俏的男子幽怨的看着她,声音中蕴含着无限的委屈。

    “我可不喜欢小受。”艾金一抬手,狠狠的拍在了那名男子的头上。

    “小受是什么?”揉着被打疼的脑袋,男子大大的眼睛肿还嵌着泪花。

    艾金看他那副模样,嘿嘿一笑。手指一勾,让男子附耳过来。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就是两人男人,被压的那一个。”

    男子听到她的话后,俊俏白皙的脸上瞬间爆红。看他那窘迫的样子,引起众人心中的好奇。主子到底跟他说了什么,让他如此的窘迫。

    “我才不是被压的,而且…而且我也不喜欢男人。”俊俏男子小声的辩解着,话刚出口就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听到他的话,众人的心中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而那小受的意思也瞬间明白过来,看着那白皙皮肤上染上红晕的俊俏男子还真有那么一点像小受。

    “主子,你…你实在是太坏了。”俊俏男子一跺脚,转(身shēn)跑了出去。

    大厅里传出一片笑声,这被艾金评价成小受的男子是浣沙宫中收集(情qíng)报的高手百里桓。就因为他长了一张小受脸,真的是男女通吃。每次去收集(情qíng)报,都非常的顺利。

    “主子,听你这一说百里桓还真有些像被压的那个。那个压人的又叫什么呢?”蓝沁儿勾着艾金的肩膀,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好奇的问道。

    女人的好奇心真是可怕,艾金挑挑眉。

    “想知道?”嘴角一勾,露出邪恶的笑。她可没忘记,这些人联合起来算计自己的事。什么时候开始,这群小白兔成长为了一群让人头疼的恶魔了。

    看到她唇边邪恶的笑,蓝沁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为什么她总感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好奇心占据了上风。

    “当然想知道,我的求知很强烈。”

    “压人的呢,被叫做攻。”见大家都用好奇的看着自己,艾金只能告诉她们了。她怀疑今天若不告诉她们,她们是不能放自己离开的。

    “恩,攻这个字很符合它的意思。”

    突然一句冷冰冰的话从一直没有说话的黑玫口中传出,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说出这么一句话。艾金瞬间被雷到,头顶上飞过一群乌鸦。

    “但是我们百里受的小攻是谁呢?”

    蓝沁儿带着坏笑,目光看着大厅中的人。被她那不怀好意的目光扫到的人,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他们可不想变成她口中的小攻,他们都是很正常的男人。

    艾金笑看着众人的反应,接过玲珑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们了,这份似主仆又似朋友的感(情qíng)没有被时间与距离冲淡。反而因为距离和时间,让再次聚集到一起的她们(情qíng)义变的更加深厚。

    “想想,我们的百里受平时都和谁走的近。形影不离,不就知道了。”

    艾金的一句话,点醒了众人。他们将目光移到一名长相很酷的黑衣男子(身shēn)上,男子的面部轮廓刚毅全(身shēn)透露出一股淡漠。见众人的视线都转移到自己(身shēn)上,酷男面不改色的转(身shēn)离开。而他走的方向就是刚刚百里受离开的方向,众人心中瞬间明了。

    “原来我们百里受的小攻,竟然是北域这个酷男。”蓝沁儿啧啧的感叹道。

    艾金喝着茶,淡笑不语的望向两人离开的方向。早在她认识他们两人一年到时候,就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同。她并不歧视同(性xìng)之间的(爱ài)(情qíng),在现代这已经是很普遍的事(情qíng)了。但在这未开放的古代,这两个人能抛开世人的眼光走到一起也是值得敬佩的。尽管他们还没有真正的在众人面前表明,但有心的人还是会看得出来。

    明天她就可以嫁给喜欢的人,所以她也希望(身shēn)边的人也能得到幸福。大家在一起笑闹了一会,南陵锡的(身shēn)影就出现在了拍卖行的大厅中。

    “义父,你怎么过来了。”艾金见南陵锡来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跑到他(身shēn)边挽起他的胳膊。

    “明天你就要嫁人了,我这作为父亲的当然要亲自送我的女儿出嫁。”南陵锡抬手摸摸她的头,语气有些伤感:“只可惜你义母不在,本来应该她送你出嫁的。”

    “我一定帮义父将她找回来。”艾金不愿意看到南陵锡眼中的伤痛,她不知道当初拆散两个相(爱ài)之人的是谁。她让人调查过,但一点头绪都没有。而且那些人似乎让义父有些害怕,抬头看了一眼正宠溺的看着自己的人呢。心中暗自做下了一个决定。

    “那明天就由义父亲自送我出嫁,今晚就住在这里吧。”艾金撒着(娇jiāo),这时候的她就如同一名小女儿一般。

    南陵锡与浣沙宫的人并不陌生,艾金不在的这几年都是他在幕后配合两个副宫主在管理。去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将艾金叫到了为他准备的房间。

    两人进了房间,南陵锡拉着艾金在(床chuáng)边坐下。眼中带着复杂的神色,望着他感叹着。

    “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要嫁人了。你对于义父就如同亲生女儿一样,女儿出嫁我将这个送给你。”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打开是一对碧绿的翡翠镯子。将镯子带到她纤细的手腕上,欣慰的一笑。

    “这是你义母留下来的东西,本来当初我们是想给未来的女儿出嫁的礼物。现在你就是我们的女儿,这个镯子自然就该给你。”

    艾金伸手抚着腕间的翡翠镯子,内侧似乎刻着一个名字‘裳倪’。想必这应该是义母的名字。

    “裳倪,就是你义母的名字。她人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样,是个很美的女子。”

    这是艾金第一次听南陵锡讲关于义母的事(情qíng),这些年义父连义母的名字都没有提过就好像没有过这个人一样。但今天,义父怎么会突然提起义母来。

    艾金没有打断他的话,只是安静的听着南陵锡讲诉两个人之间的故事。从相遇、相识、相知到相恋。这是一个很美很感人的故事,若是那些人不出现。两人现在一定过着很幸福的生活,义父也不会时不时的出现那种伤感的神色。

    “看到你嫁给喜欢的人,同样他也(爱ài)你。我也能放心了,能亲在送你出嫁我也无憾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出嫁后我就要去找她。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把她带回来。”

    南陵锡拉起艾金的手,如同一名父亲一样拍拍她。他已经想好了,等明天她大婚结束。他就立刻启程离开青芒大陆,去那里找她。

    “那蓝冰那边的事(情qíng)呢?”艾金很开心南陵锡可以鼓起勇气去寻找义母,她希望义父可以找回自己的幸福。只是他离开了,蓝冰那边怎么办。那个老家伙的野心可是不小的,尽管那个面瘫男回去了。

    “这个可以放心,蓝冰传来消息。那个小皇子蓝薄寒突然((逼bī)bī)宫,架空了那些人的权利。尽管他还是顶着王爷的头衔,但掌权者已经变成了他。这个人,真是不简单。”南陵锡将蓝冰传来的消息告诉了艾金。

    艾金星眸微微一闪,面瘫男真是没有让她失望。竟然这么快就将那些人的权利架空,看来这个合作者选的没有错。但她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夜凉如水,漆黑的夜空中挂满了明亮的星星。预示着明(日rì)将会有一个好天气,月色下一名(身shēn)穿黑色锦服的男子立在一颗大树下。抬头望向夜空中皎洁的明月,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

    夜寒站在院子里,任由夜晚的凉风吹乱如墨的发丝。明天她就要嫁人了,来到天岚几(日rì)他都没有勇气去见她。害怕看到她对着他笑颜如画的样子,他是不是很懦弱。

    (春chūn)(日rì)的夜里还是很冷的,柳之源和顾风站在他(身shēn)后。看着那个孤单的背影,心头酸涩。主子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喜欢的人,结果要亲眼看着她嫁给别人。

    “王爷,夜里凉还是回房间去吧。”柳之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走到他(身shēn)边轻声的劝说道。

    夜寒收起眼中的神色,恢复到平时冷漠的样子。点点头,转(身shēn)走回自己的房间。

    天还没亮,艾金就被人巧欣她们给叫了起来。在她还处于迷茫中的时候,两人已经开始为她上妆打扮起来。整个拍卖行的人都忙碌起来,房间里一直都有人进进出出没有停下过。

    艾金坐在梳妆台前,睁着睡意朦胧的星眸看着巧欣为自己梳头发。一边梳头发还一边说着。

    “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

    古代的女子出嫁前有家人为其梳头的习俗,包含了家人的美好祝愿。只是这一切本来是该有新娘的母亲来做,但艾金在这里并没有母亲。唯一能称得上为义母的人,也不再这里。所以就由为艾金束发的巧欣来做了,巧欣的年龄比艾金小。但此刻却如同一个长者一样,竟生出一种嫁女儿的感觉来。之后这事还让艾金笑了她好长时间。

    当一切都准备好后,天已经亮了。艾金看着镜子中穿着大红色嫁衣,头上插着凤冠的自己。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今天她就要嫁给那个妖孽了。

    外面传来吵杂的笑闹声,房间里却很安静。巧心玲珑等人眼眶都有些湿润,明明是大喜的(日rì)子莫名的她就有着想哭的冲动。

    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南陵锡走了进来,(身shēn)后跟着蓝沁儿和黑玫。两人手中端着食盘,上面放着各色的小吃。

    “来,让父亲喂新娘吃长久面。”

    南陵锡接过蓝沁儿递来的那碗面,清汤中两根长长的面条互相缠绕着。用银筷子挑起其中的一根。怕将她唇上涂好的胭脂抹去,南陵锡小心翼翼的喂艾金吃下。

    “好了,现在让我们的新娘子喂父亲吃长生面。长生面、长久面,椅一字之差,却代表着父亲与女儿之间对彼此的美好祝福。”

    艾金接过那碗长生面,小心翼翼的喂南陵锡吃下。本来没有想哭的冲动,但却被这种气氛染上了一种伤感。难怪都说,结婚时新娘都是哭着出嫁的。

    吃完了面,又陆续吃了剩下的各种小吃。每样都是一份两碗,她与南灵犀一人一口。最后吃的是饺子,但被他们叫做元宝。艾金小口的咬了一口,入口香浓细腻,是她喜欢的口味。

    但是现在如何都吞咽不下去,轻轻的低下头遮挡住眼底的泪花。门外传来了鞭炮声,这是代表着新郎已经前来迎娶新娘了。

    隔着房门听到到熙熙攘攘的大厅中好不(热rè)闹,突然有人喊道。

    “时辰到了,新郎来迎娶新娘了。”

    南陵锡握住艾金掩盖在大红喜服下的双手,似乎在传递着不舍之(情qíng)。艾金也反手握住这双给自己带来无限温暖的大手,她能感觉到他的不舍。

    听着外面越来越大的喧哗声,南陵锡拍拍艾金的双手。站起(身shēn)走到梳妆台旁拿起放在上面的红盖头走了回来,抬手捋顺凤冠上的珍珠串,为她将红盖头轻轻盖上。

    随着那殷红如血的红盖头缓缓落下,遮去了艾金(娇jiāo)艳的面容。也遮去了南陵锡欣慰的眼神。现在艾金的眼前只看到一片的大红色,底下头隐约可以见到喜服衣摆下那绣着一对鸳鸯戏水的红色修鞋。

    任由巧欣与玲珑搀扶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房门。盖头下是那如火的喜服裙摆一起一浮,飘逸划出美丽的弧度走过崭新喜气的打红地毯。

    只听一道女生响起“新郎先行。”

    淡淡的茉莉花香传来,艾金就知道天尘就在自己的(身shēn)边,心不由自主的砰砰的不规律的跳了起来。

    随着鼓乐声的响起,在巧欣与玲珑的搀扶下来到了拍卖行的大厅。艾金与天很跪在软垫之上,向南陵锡拜别。

    两人各自接过南陵锡赠送的一把银筷。那道女声再次响起。“拜过双亲,新娘上轿。”

    迎亲的队伍从拍卖行出发,一路鞭炮齐鸣,鼓乐声齐吹的向皇宫出发。

    坐在奢华的八抬大轿上,艾金攥紧在房间时黑玫递给自己的苹果。倾听这轿子两边,围观的百姓的恭喜声和作为‘送客’的巧欣与玲珑的道谢声。不停的哄抢着是不是撒出去的喜糖与大把的铜钱,街道的两边还有维持秩序的侍卫,防止人多出现混乱的状况。

    “王爷与王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人群中不断的传来叫好和恭喜的声音。终于在绕着天岚城一周后进到了皇宫。鞭炮声与恭贺声消失,四周安静了下来。

    轿子的帘子被掀开,一双温暖的大手牵起她的小手将他从轿子里带了出来。艾金知道这拉着自己手的人是谁,所以用力的回握了回去。

    两人就这样十指紧扣,不知道再上了多少个台阶后停了下来。跨过高高的门槛,进入的正(殿diàn)。

    艾金已经忘记经过多少的礼仪,她终于在众人的恭贺声中带离了皇宫。不知道等了有多久,就听到远远传来喊声。

    “吉时到,打开四方们,迎娶王妃入府…。”

    声音落下,鞭炮声和鼓乐声再次响了起来。人群又开始芬腾,铺天盖地的喜糖与铜钱从队伍里往外撒去,让气氛升上了最高的顶峰。

    踢轿门,跨火盆。接过巧欣递过来的红绸,艾金知道他在另一端引领者自己,踩着红地毯划过无数的台阶迈过那高高的门槛,终于进了尘王府的正厅。

    艾金只觉得这一路折腾下来,她已经快被头上华丽无比的凤冠压死了,抿着唇瓣硬撑着拜过堂后,终于听到了那句“送入洞房”

    被送到喜房内,又经过一番撒五谷之礼后,终于可以坐到喜(床chuáng)上休息了。只是,又要开始枯燥的等着新郎应付完外面的宾客来掀盖头了。

    天尘在大厅中应付着一群宾客,但心早就飘到喜房里的人(身shēn)上去了。今天这一天下来,金儿一定累坏了。他很想现在就回到她(身shēn)边,奈何这群人不放他走。而这些人又都是金儿在乎之人,他也不能拂掉她们的面子。

    “新姑爷,来来我们喝一杯。祝你和我家小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天尘很无语,他是一杯接一杯的被他们灌着。每次想离开,都被会他们找到借口留下来敬酒。而他不知道的是,他们的目的就是将他灌醉来拖延时间。

    在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之后,他们终于不再敬他酒。(身shēn)体有些晃((荡dàng)dàng),天尘快步往新房走去。走到房门口时,被蓝沁儿与黑玫给拦住了。

    “想进洞房?”蓝沁儿双手环(胸xiōng),眉毛一挑。

    “说吧,怎么样你们才让我进去。”天尘有些无奈,看来这些人是不会轻易让他进洞房了。这摆明了,就是要闹洞房。

    “想进洞房,先跟我们来。”南陵锡从一旁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狐狸一样的笑容。

    虽然不(情qíng)愿,但天尘还是跟着她们三人离开了院子。来到一个房间,一进去就看到了墨风与刚刚灌他酒等人,笑眯眯的看着他。

    房间的中央,放着一张方形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着四排二十个碗,碗中盛满了酒。天尘疑惑我将目光望向南陵锡,用眼神询问这是什么意思。

    南陵锡走到桌子旁坐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笑眯眯的道:“这二十碗酒中,有小金儿亲手酿造的。若你能在一个时辰内找出哪几碗是,我们就放你出去进洞房。”

    天尘嘴角一抽,这是在为难他啊。他都不知道金儿竟然还会酿酒,不过依照她的个(性xìng)。这由她酿出来的酒一定和别人的酒有不一样的地方,若是能通过这个刁难得到她们的认可他拼了。

    “好,我一定会找出来的。”天尘微微一笑,走到桌子旁坐下。拿起其中一碗酒开始研究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其他人脸上诡异的笑容。

    天尘的心思全部放到了辨别哪个是艾金酿的酒上,完全没察觉到房间中只剩下他一个人。

    拍卖行的某个房间中,刚刚聚集在一起的人此时正坐在房间中聊着天。

    “墨风,你怎么会这么确定他会喝了碗里的酒。”蓝沁儿把玩着手中的杯子,一脸好奇的问道。

    “要辨别一个酒的不同,要闻要看也要尝。有些酒只要看一眼就能找出其中的不同,但我的那些酒必须要用尝才能尝出其中的不同。”

    “原来如此,只是我们认识小姐这么多年。她什么时候学会酿酒了?”蓝沁儿有些惊讶,艾金喜欢美食美酒但很少自己动手弄。即使会她也会教给(身shēn)边的人,让别人做给她吃。

    “酒是我酿的,不过是她教我的。”墨风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淡淡的道。

    “所以,那里根本就没有小姐亲手酿的酒。也就是说,姑爷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小姐酿的酒。只能呆在那个房间中?”蓝沁儿惊讶的看向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没想到这样的表皮下竟有这样一颗黑心。她突然有些同(情qíng)起,此时正在那个房间中奋斗的人来。

    天尘不知道自己尝试了多少次用了多少办法,但依然没有找出这二十碗酒中有什么不同。抬起头一看,原本很多人的房间此时就剩下了他自己。再看了看桌子上的酒,明白自己被那些人耍了。

    站起有些疲惫的(身shēn)体,走到房门前想打开门去喜房。推了推门,房门竟然让人从外面给锁上了。这样就想锁住他,运气体内的内力一用力。房门瞬间就被他给毁了,离开后往喜房跑了去。

    这一次,喜房门口再没有人拦着。他很轻松的进了喜房,心中有一股喜悦感在蔓延。终于可以见到金儿了,当他看到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喜房时。脸上的笑容退下,目光沉了下来。

    喜(床chuáng)上,空空一片哪里有新娘子的影子。天尘的目光在四周了一番,没有看到任何大都或者是挣扎的迹象。就明白艾金是被熟人给带走了,眼角的余光看到桌子上的信。

    他走了过去,将信拿起来拆开一看。脸上的表(情qíng)变换莫测,最后都归于平静。将手中的信扔到桌子上,一转(身shēn)大步的离开了喜房。

    那张可怜的信纸,被孤零零的留在了喜房中。上面还清晰的写着一句话。

    新娘已经不在尘王府,若你找到新娘就可以洞房花烛了。

    被闹了这么一通后,他反而冷静了下来。将今天发生的事(情qíng)想了一遍,嘴角微微勾起。往拍卖行的方向走去,到了拍卖行大厅的门并没有锁上。推门走了进去,却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天尘没有多做停留看有没有人,而是直接上了顶楼。顶楼只有一间房间,站在门外看着里面有亮光。推门走了进去,房间中红艳艳的一片布置的犹如新房一样。

    天尘绕过房门前的屏风,走进了内室。看到艾金穿着嫁衣坐在(床chuáng)榻上,心终于放了下来。若是在这也找不到她,他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走到(床chuáng)榻边上,抬手将那覆盖在艾金头上的盖头掀开。盖头缓缓落下,露出那张让他魂牵梦绕的容颜。

    艾金眼中带着笑意的看着天尘,她也是刚刚才知道那些人的计划。被送入喜房没多久,她就受不了干坐着了。早上起来就吃了南陵锡喂的那几口东西,肚子早就咕咕响了表示抗议。她让巧欣帮她看着门口,偷偷的先吃了几口桌子上的菜。接过没想到自己被算计了,菜里面被放了她以前研制的蒙汗药。药量很轻,但也足够她睡上几个时辰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自己就被带到了这里。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房间被她们布置成了新房。后来才知道,原来她们是要整天尘。看到他一脸疲惫的找到自己,艾金心里有些心疼。

    “我在这里等你好长时间了。”艾金伸出手拉住他的大手,站起(身shēn)将走到桌子旁坐下。

    为她和自己倒各倒了一杯酒,嘴角带着浅浅的笑。眼似弯月,闪着莹莹水光。接过她递来的酒,两人喝了交杯酒。

    “这次我真是被她们整惨了,不过能娶到你这一切就值得了。”天尘将她头上的凤冠摘了下来,他知道这凤冠的重量一定累坏了他。

    艾金只觉得头上一轻,人也舒服了很多。这个男子还真是细心,房间中很安静,红烛在夜风的吹动下摇曳起来。两人静静的凝望着彼此,一时间房间中陷入一种朦胧的暧昧中。

    艾金在天尘灼(热rè)的目光下,红晕慢慢爬上了她的脸颊。天尘慢慢的吻上艾金烨烨生辉的星眸,大手一挥将她抱了起来往喜(床chuáng)走去。艾金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虽然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但依旧有些害怕和紧张。

    天尘温柔的将艾金放到(床chuáng)榻上,自己附(身shēn)压在了她的(身shēn)上。低下头冰凉的唇瓣覆上艾金柔软的唇,她的唇依然如那(日rì)一样甜美。艾金被他温柔的亲吻挑动,动(情qíng)的回吻着。

    虽然她的吻还依然之前一样稚嫩青涩,但却深深的勾起了他内心深处的那股炙(热rè)的火焰。看着(身shēn)下已经动(情qíng)的她,他不在满足于一个吻。冰凉的唇瓣此时变的灼(热rè)起来,渐渐的滑到她优美的劲间。轻轻的(吮shǔn)吻着,炙(热rè)的呼吸喷洒在艾金敏感的锁骨处。

    艾金只觉得(身shēn)体燥(热rè)起来,(身shēn)体发软。她感觉到一直大手在自己(身shēn)上慢慢摸索着,(身shēn)体一凉(身shēn)上的衣服已经被天尘给脱了下去。而天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身shēn)上的衣服也都被扔到了地上。艾金连一红,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红烛摇曳,房间中的光亮也跟着晃动起来。

    喜(床chuáng)上,艾金纤细白皙的(身shēn)子完全呈现在了天尘面前,艾金一阵羞死,想要抬头遮住天尘的闪着火光的眸子。儿天尘没有给她这个机会,覆在她的(身shēn)上温柔的(爱ài)抚着。

    艾金很快就陷入在他温柔的攻势中,那双修长的大手此时如同带着火焰一样。划过她(身shēn)体之处都被点燃一串火苗,这种感觉对于艾金来说很陌生给她一种奇妙的感觉。

    “金儿…金儿…”天尘低声唤着她的名字,嗓音中带着沙哑。

    “嗯…尘…。”艾金睁着朦胧的双眼回应他,声音湿濡带着小女人的妩媚。

    突然(身shēn)下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艾金惊呼一声‘疼’。眼泪从眼眶中滑落,看到她的眼泪,天尘忍住(身shēn)体中跳动的火苗。温柔的吻去她的脸庞的眼泪,不敢再动。

    “金儿,忍一下就好了。”轻声的(诱yòu)哄着。

    艾金抬起有些迷离含着泪花的星眸,看到天尘脸上的隐忍心里有些心疼他。艾金感觉不再那么疼了,也不愿看到天尘忍的那么辛苦。微微动了一下腰(身shēn),搂住天尘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

    感觉到艾金的主动,天尘瞬间沉下了腰(身shēn)。两人的(身shēn)体紧紧的贴到了起,这一刻仿佛两人融为了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艾金的主动,让天尘在也忍受不住那跳动的火焰。

    艾金(身shēn)体酥麻发软,只能攀附着他。任由(身shēn)上的他在自己(身shēn)上为所(欲yù)为,大手覆上那(胸xiōng)前的柔软。(身shēn)下之人的(娇jiāo)嫩让他让他(爱ài)不释手,想将她吃拆入腹。

    “嗯…”

    红唇中溢出(娇jiāo)喃声,绝美的脸上覆着淡淡的红晕,星眸中染上迷离。这样(娇jiāo)媚的她,强烈的刺激着天尘的视觉。(身shēn)体内的火苗跳动的更加强烈,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下。

    俯下(身shēn)炙(热rè)的吻落在艾金白皙腻华的肌肤上,留下一朵朵如火的花瓣。合着摇曳的烛光,(床chuáng)榻上的两人,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金儿…我…(爱ài)你…”

    “尘…我…也(爱ài)你…”

    窗外明月高高的挂在夜空中,偷偷看着房间中忘(情qíng)的两个人也害羞的躲到了云朵的后面看着满屋的涟漪。

    第二天清晨,窗外传来清脆的鸟叫声。艾金想要翻(身shēn),却发现腰部的手臂将自己牢牢的(禁jìn)锢在怀中。睁开惺忪迷蒙的双眸,一张带着笑意的紫眸映入眼帘。

    天尘看着怀中还处于迷茫状态的小女人,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

    “娘子,昨晚睡的可好?”

    艾金终于从迷茫状态中清醒过来,大脑中的记忆开始自动回放。脸上渐渐出现红晕,扭动了一下(身shēn)体一股酸疼感传来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搂着自己的男人,昨晚他不知道要是她几次。直到她昏睡过去,看着他很精神的样子。艾金心中想着,他怎么精力这么好。

    看着她脸颊上的红晕,天尘低下头在她红润的朱唇上亲了一下。大手抚上她纤细的腰部,艾金(身shēn)体一僵。刚想将他的大手给挪走,要部传来阵阵的温(热rè)感减轻了她腰部的酸痛。

    抬头看着满眼宠溺的天尘,伸手轻轻的摸着他肩膀处的淤青。这是昨晚那撕裂般的疼痛袭来时,她留在在他(身shēn)上的。看着那青中带紫的雨痕。

    “还疼吗?”

    “不疼了,你还不舒服吗?”

    天尘抓下那只小手,握在自己的大手中。将艾金带到自己怀里,下巴顶在她的头顶。闻着她秀发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昨晚真的是累坏她。

    “起来吧,还要进宫拜见皇上呢。”艾金推了推抱着自己的男人,从他怀中做了起来。

    被子滑落,露出一大片的雪白。艾金惊呼一声,连忙将被子拉起来掩住(裸luǒ)露在外的莹白肌肤。有些窘迫的看向(身shēn)旁的男人,(娇jiāo)呵道。

    “出去,我要穿衣服。”

    “娘子害羞什么,昨晚什么都看过了。让为夫伺候你更衣吧。”天尘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女人。

    艾看着他邪肆的笑,想了想他说的话。反正都被她看光了,索(性xìng)就不再遮遮掩掩。

    “美人,那还不快伺候本宫更衣。”

    “是,女王大人。”天尘很配合的回道。

    天尘将艾金的衣服从柜子里拿了出来,走到(床chuáng)边开始为艾金更衣。将艾金搭理好了以后,才将自己昨晚的喜服穿上。因为两人的洞房没有在王府,这里并没天尘的衣服他只能穿昨天的衣服了。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巧欣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小姐,姑爷。你们起来了吗?”

    “进来。”艾金从(床chuáng)上下来,对着门外喊道。

    巧欣和玲珑端着铜盆和早饭走了进来,手里还拿了一(套tào)衣服递给了天尘。

    “姑爷,这是为你准备的衣服。”

    说完好像后面有鬼追一样,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

    艾金与天尘互看一眼,艾金耸耸肩。将天尘手中的衣服接了过来,亲自为他更衣。

    当两人都收拾好吃过早饭后,先回了一趟王府才往皇宫走去。

    皇宫中,皇上天蒲远和皇后带着众位嫔妃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依然不见昨(日rì)的那对新人,有些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在皇上的面前又不好发作,只能忍着。

    皇上天浦远也不着急,喝着手中的茗茶。他都没发话,别人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

    “听说昨晚尘王府很(热rè)闹,洞房闹到了下半夜。这年轻就是好啊,这小两口怕是昨晚被折腾坏了。”

    皇后抿了一口手中的香茶,闲话家常一样的说道。虽然这么说,但她却是话里有话。

    “但这再晚,也不能睡到快晌午了也不出现。让我们这一群长辈,等她们两个人。”

    有人见皇后开口说话了,立刻摸杆子往上爬。

    “没什么,反正我们也没什么事。这不还能聚在一起,陪皇上聊聊天。平时,哪有这样的机会。”皇后依然笑的端庄,说的好像都是托了无双公主的福一样。

    但她这句话,却让有些人心里不舒服起来。谁都知道,皇上平(日rì)里往她和那几个贵妃那里去勤快。像她们这些妃子,想要见皇上一面都很难。这皇后,不是成心在她们伤口上撒盐吗?

    人一旦心(情qíng)不好,被刺激到就很容易冲动。

    “那是不是代表,还要谢谢她让我们白等了她一上午。这刚嫁入皇家,就开始会摆谱了以后还不得要骑到我们头上?”

    皇上天蒲远听到女子的话,眉头微微一皱刚要开口。就听到大(殿diàn)外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子声音。

    ------题外话------

    咳咳,这是月月第一次写h。怕审核不过不敢写,希望妞子很凑合着看吧。谢谢妞子们的票票,嘿嘿用乃们的砖砖和花花神马的砸死偶吧

    不过终于让两人完婚了,月妞终于圆满了

    月月创建了本文的群,进群的妞们请先到留言区留下言。让月月知道是谁,本群只加订阅本书的妞子,这里会传写没被审核通过的章节,咳咳乃们懂的。

    嘤嘤嘤,一直都米有人进。月月表示很忧伤,快到月月碗里来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73 大婚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