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鸡飞狗跳的尘王府

    自从南院里的那些女人被墨风和小白恶整了以后只安静了两(日rì),当她们(身shēn)上的伤好了就立刻不安分起来。女人们又凑到一起聊起天来,这些女人怎么说都是一个国家的公主。当惊吓过后,冷静下来才发现这里面的事(情qíng)似乎有些不对。

    “这偌大的尘王府,怎么会有蛇?”有人提出疑问。

    “是啊,而且你们有没有发觉那条小蛇并没有咬我们。更像是在戏耍我们玩。”

    院子里陷入了一片沉默中,突然有人说出了一句话点醒了所有人。

    “好像这一切的开头,都是从那名自称是王爷朋友的人来之后发生的。”

    女子的话刚落下,那(日rì)被扔回来的一名女子立刻开口问道:“可是一名(身shēn)穿藏青色长袍的俊逸男子?”

    见众人点点头,那女子摇摇头叹了一口道:“你们都被骗了,他是无双公主的师兄。”

    听到她的话,院子里的女人脸色变的异常的难看。她们还当着他的面说了好些无双公主的坏话,这男人这么做肯定是在为无双公主出气。

    “我们就是说她怎么了,我们说的都是事实。她是公主,我们也是公主。就算我们说了她,她还能拿我们怎么样。”一名穿着水粉色纱裙的女子,(娇jiāo)蛮的说道。

    大家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怎么不能拿她们怎么样了。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前两(日rì)让她们吃的亏,而且还找不到证据来指控她只能暗自把委屈吞到肚子里去。

    “不过,她这么戏耍也太过分了一些。我们得想办法,将这次的羞辱给讨回来。”

    “是啊,不能就这么白白被她给耍了。”

    众人附和着,这个想法算是说到了所有人的心里。院子里的女人们围在一起,开始商量起如何将那(日rì)的仇给报回来。她们已经完全将那(日rì)的事(情qíng),全部都算到了艾金的头上。

    蓝沁儿做在马车中,妖媚惑人的眸子中染上了睡意。打了一个哈欠,开口询问(身shēn)边的冷面女人。

    “还要多久才能到天岚啊,这马车做的都快累死了。”

    “再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就到了,已经将消息传给了元媚儿。”黑玫靠在软枕上,翻看着手中的书。

    听到再只剩下一个时辰的路程,蓝沁儿原本染上睡意的双眸立刻亮了起来。这代表着,再过一个时辰她就能见到许久未见的宝贝了。

    “小玫儿,你说主子现在会变成什么样。”

    “这么长时间没见,她有没有想我们?”

    黑玫淡淡的撇了一眼兴奋的蓝沁儿,蓝沁儿在她冰冷的如腊月寒冬的目光下安静了下来。微微嘟起朱唇,这个黑玫明明也很兴奋。装什么平静,蓝沁儿有时候真想知道。到底什么事(情qíng)才能让这个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变色,不过和她认识这么多年她都没有荣幸见到过她变脸。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当她们到达天岚城城门口时。林雷已经站在那里等着她们了,当看到浣纱宫的马车。林雷抬起步子走了过来,上了蓝沁儿的马车。

    蓝沁儿看到来人微微一笑,却探头往她(身shēn)后看去。没看到想见的人,疑惑的问道。

    “小林子,就你自己的来吗?”

    林雷扶额有些无奈的看着蓝沁儿,他很是接受不了她对自己的称呼。但经过他无数次的提醒,这个女人依然没有想要改掉的迹象。

    “黑玫不让通知小姐,想要给她一个惊喜。”林雷很了解蓝沁儿的(性xìng)格,连忙将所有的事(情qíng)推到了黑玫的(身shēn)上。

    在浣纱宫里,除了小姐以为能制得住这个女魔头的就只有黑玫一人了。果然一说是黑玫的主意,原本要发飙的蓝沁儿立刻噤了声。

    “小玫儿,为什么不通知小姐。你不想快点见到小姐吗?”声音闷闷的,表明她很不高兴。

    黑玫依然淡然的看着手中的书,完全无视掉蓝沁儿幽怨的眼神与她的问话。这让被无视的蓝沁儿气的牙痒痒的,特别想上去将她脸上那冷冰冰的面皮给扒掉。但她不得不承认,她打不过她。

    “我们原本定的三(日rì)后到,现在提前到了你不想给小姐一个惊喜?”黑玫终于收起手中的书,好心的回答了蓝沁儿的问题。

    说完没再看蓝沁儿一眼,掀开车帘下了马车。蓝沁儿还在想,这厮竟然没无视自己的问题居然回答了。看到她的举动,才发现已经到了元雷拍卖行。若是还没到林雷这,估计这厮压根不会回答她的问题。

    林雷在一旁看到蓝沁儿吃瘪的样子,不敢明目张胆的笑只能在心里偷偷的笑。蓝沁儿瞪了一眼忍着笑意的林雷,一跺脚下了马车。

    林雷带着浣纱宫的人进了大厅,因为最近没有拍卖会。拍卖行到是很清净,这里工作的都是浣纱宫的人大家都是熟人。互相打了招呼,因为没有活就都聚到一起聊起天来。

    蓝沁儿与黑玫跟着林雷上了楼上的包厢,元媚儿正趴在贵妃椅上。也不知道是不是艾金的药起了作用,她孕吐少了很多。而且(身shēn)体明显比之前好了,脸色也很红润。

    自从那次看到元媚儿孕吐的虚弱样子,艾金回到王府就开始翻找从那密室里拿回来的书。终于找了一种药,对孕妇的(身shēn)体很好。她也只不过是试试看,就算没什么效果也不会伤了孕妇的(身shēn)体。但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元媚儿的肚子已经有些圆了起来,她们进来的时候正看到她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母(性xìng)的光辉,很美。

    “小林子不错啊,这才多长时间就让我们家媚儿怀上孩子了。”

    蓝沁儿走到元媚儿(身shēn)边坐下,挑眉看向林雷。

    林雷没有说什么,只是温润的一笑。走到一旁的桌子上将元媚儿平时喜欢吃的酸梅放到了贵妃椅旁的小桌子上,蓝沁儿满意的看着林雷。想当初她们两人在一起的过程是那么的让人心疼,不过现在看着两人这么幸福过去那些苦都值得了。

    “媚儿,你这丫头算是嫁了一个好相公。认识他这么多年没想到,他还是一个隐形的妻控。”

    元媚儿抬头看向围着自己忙前忙后的男人,嘴角露出一抹幸福的笑。这一生,她能遇到他是她最大的幸运。嫁给他,是她做的最正确的事(情qíng)。其实她都知道,自己怀孕的这段时间偶尔会无理取闹但他都会很有耐心的哄着她。有这样一个人(爱ài)她,还有一群关心她的朋友她已经很满足了。

    “是啊,嫁给他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对的事(情qíng)。”

    林雷的手微微一僵,眼中闪烁着激动。这是媚儿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如何不激动。

    “娶了你,也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对的事(情qíng)。”抬手揉了揉元媚的头,林雷温柔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们俩给我适可而止。别在我和黑玫两个孤家寡人面前秀恩(爱ài)。”

    蓝沁儿虽然这么说,但眼中却有些湿润。她想看到浣纱宫中,所有的人都能得到幸福。撇了一眼依然一脸冰冷的黑玫,但却没有忽略到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欣慰。这个女人,就是典型的面冷心(热rè)的人。

    “休息下,一会我们带两个人去尘王府看小姐。”声音如她的人一样冷冷的,黑玫做到(床chuáng)榻上靠着(床chuáng)栏。

    一听到要去见小姐,蓝沁儿立刻从贵妃椅上站了起来。

    “还休息什么,一路上都是坐马车。我们现在就去见小姐吧,只是带哪两个人去啊?”

    黑玫有些无奈,这蓝沁儿就是一个急(性xìng)子的人。冰冷的眸子低垂下来,好像在思索什么。

    “听说尘王府里住进去了一群女人,就带招财和进宝去吧。”

    听到这两个名字,元媚儿和林雷齐齐的打了一个哆嗦。那两个小恶魔可是得到这两人的真传,若说黑玫和蓝沁儿是两个大魔头。那招财和进宝就是那群小恶魔的头头,两个人是双胞胎有着心灵感应。每次整起人来,都扔人头疼的很。这四个人去了,恐怕尘王府这大婚前的几(日rì)是不能安稳了。

    “好啊,我去叫他们两个人。你快点下来,我们在门口等你。”蓝沁儿兴奋的跑出了房间,到大厅里去找那两人去了。

    招财和进宝正在和许久未见的朋友聊着天,就被蓝沁儿给拉走了。本来还有些不高兴,但一听要去王府见主子立马兴奋起来。等黑玫从楼上下来,四人就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往尘王府的方向走去。

    早上起来,艾金就感觉自己的眼皮一直在跳。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qíng)要发生,但是看着外面天气如此的好。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南院的女人们也都很安静。

    不知道皇上是如何知道天尘将那些女人(禁jìn)足的,下了到圣旨解除了那(禁jìn)足的命令。但奇怪的是,那些女人突然就安分了起来。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阴yīn)谋,但艾金懒得用脑去想这些。她们的那些小伎俩,还不值得她去留意。

    艾金无聊的在院子里走动,一早天尘就被传进了宫中。师兄这个神秘的人,也早早的就出了王府不知道去了哪里。玲珑巧欣和云七也帮着府里的人忙着布置新房,就剩她一个人没事做了。

    艾金离开院子,在王府里转悠了起来。她一直没有好好的在王府中逛逛,趁着今天有空就在逛了起来。这一逛艾金才发现,王府竟然这么大。

    艾金走到小池塘变上站了下来,远远的她就看到有几个女人正在池塘边上聊天。不愿意看到她们,正准备换个地方逛。就被那些女人给叫住了。

    “无双公主,今天怎么有雅兴出来逛逛?”(身shēn)穿鹅黄色暖纱玲珑裙的女子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既然都碰上,那就是缘分。这里的景色是王府里最美的地方,不如过来一起欣赏下。”她(身shēn)旁的女子也跟着说道,脸上露出娴雅的笑。就好像这王府她们是主人,她是客人一样。

    艾金心中冷笑,这是反客为主吗?看来上次师兄给她们的教训还是轻了,才几(日rì)就恢复了原本的面貌。

    “多谢你们的好意了,你们觉得这是王府里最美的景色吗?可是王爷说,我们两人的院子才是这王府里最美最好的地方。”

    艾金用手指点着光洁的下巴,一脸的纯真。看到几人难看的脸上,笑的灿烂的接着说。

    “哎呀,我忘记了你们是不能去那院子的。看来你们是看不到了,逛了一圈还是我院子里的景色最美还是回去吧。这里景色也很美,只是有些东西将这美景硬生生的给破坏掉了。”

    说完转(身shēn)就离开了,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被她气的脸都绿了的几名女子。艾金在往回走的路上,就看到老管家急急忙忙的向她跑了过来。

    “王妃你在这啊,外面来了四个人说是你的朋友。”老管家有些气喘吁吁的说道。

    她的朋友?艾金一愣,会是谁呢?她跟着老管家到了前院,一看竟然是蓝沁儿和黑玫带着招财进宝来了。她们不是明天才到吗,不过能提前见到她们她还是很开心的。

    “沁儿、小玫儿你们怎么提前到了,也不通知我一声。”开心的跑过去,拉着她们就往自己的院子里带。让老管家准备些点心和水果送到院子里。

    黑玫和蓝沁儿还没回过神,就被带到了一个很漂亮的院子里。院子中种满了茉莉花,淡淡的花香飘散在空气中。

    “主…主子?”蓝沁儿回过神来,小心的问出口。主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明明是一个让人惊艳的大美人。不过几年没见,怎么会改变这么多。看着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眼前这个相貌普通的女子就是自己主子没错。

    艾金看到蓝沁儿指着自己,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另一幅样子。等老管家将东西都送来离开后,艾金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掀了下来。露出那张惊艳众人的脸孔,嘴角带着笑看着她们惊讶的表(情qíng)。

    “我现在的(身shēn)份是无双公主,一个容貌平凡的女子。”

    “易容术?”黑玫有些惊讶的问出了口,她只听说过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艾金点点头,看着几年不见的朋友很是开心。拉着两人开始问东问西起来。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宫里没什么事吧。”

    “一切都很好,只是大家都很想你。你个无良的主子,出了谷也不说回来看看我们。”蓝沁儿有些抱怨的道。

    “当时出谷,有些事(情qíng)要办。本来想办完事(情qíng)就回去看看你们,谁知道会发生那么多事。”

    蓝沁儿看着艾金脸色红润,看得出过的很好很开心。不由得打趣道。

    “主子,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看来你过的很好,他对你很好吧。”

    “恩,他对我很好。很疼我很宠我,他是我这辈子唯一认定的人。”提到天尘,艾金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她希望(身shēn)边的人都能接受他,其实她怎么会不知道蓝沁儿和黑玫对自己的在乎,肯定是不会让天尘这么轻轻松松的把自己娶走。所以她才将她们都请来,只有天尘得到她们的认可才能真正的融入到她们中间。两边都是自己在乎的人,她不想弄到最后两面相处不来的景象。

    “看来,我们的主子是真的陷进去了。我很好奇,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能让你这么认定他。”黑玫看着艾金脸上幸福的微笑,心中百感交集。她很开心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但又怕她受到伤害。

    “很快,我就会介绍你们认识。我想,你们已经会认可他的。”艾金笑眯眯的看着她们,她相信等她们认识了天尘一定会认可他的。

    艾金突然觉得怎么感觉像是少了两个人,四处看了看。

    “招财进宝呢,怎么不见他们俩?”

    “大概没见过王府什么样,跑去逛去了吧。”蓝沁儿的目光有些许的闪烁还夹扎着一丝兴奋。

    艾金没有多想,毕竟招财和进宝还小不会惹出什么乱子来的。但她不知道的是,这招财进宝两兄弟可都是蓝沁儿和黑玫带出来的。别看他们人小,整人的功夫让浣纱宫中的大人都十分头疼。

    招财和进宝两个小人正偷偷的往南院走去,到了南院却发现没有人。有些纳闷,这些女人跑哪去了。两个小人在王府里转悠,下人们都知道他们是王妃的朋友也就没有阻拦。

    两人逛游到池塘边,看到几个女人在那里聊天。互相看了一眼,嘿嘿一笑悄悄的像池塘边上的凉亭走去。还没到凉亭,就听到里面女人的对话。

    “这么做能行吗?听说王爷院子里有的厨房,都是自己在那里做吃的。也没有机会把这药放进她们的食物里啊。”女子的声音中带着疑惑。

    “钱能通神,我已经将一名负债买菜的小丫鬟买通。我们可以把这药放在菜里,这药一旦放到菜里怎么弄都不会失去药效的。今晚,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我就不相信,一个失去贞节的女子王爷还会娶她?”(阴yīn)冷透着恨意的声音,让人听了心中有些发凉。

    听到她们的对话,两个鬼灵精一样的人互看一眼。这个女人还真够狠毒的,竟然想用这样无耻的手段来害她们的主子。双胞胎不愧是有着心灵感应,两人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看着凉亭里的人。

    “姐姐,你们长的好漂亮我可不可以和你们坐在一起。”

    (娇jiāo)嫩带着稚气的声音打断了女子们的谈天,望向生源处。一道小小的(身shēn)影映入众人眼帘,可(爱ài)的娃娃脸上嵌着一双如黑宝石一般的眼睛,粉嘟嘟的小嘴。蒲扇着大大的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她们。一瞬间,这一亭子的女人都被眼前这个小正太给萌住了。

    “这是谁家的小孩子,好可(爱ài)啊。”一名女子发出惊呼。

    “小弟弟,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会出现在王府里?”女子声音轻柔,温柔的说道。

    “我和娘亲来王府参加王爷哥哥的大婚,可是刚进王府娘亲就被那个穿着红色裙子难看的女人给拽走了。”大眼中蓄满了泪水,小最微微委屈的嘟起。那小样子,让亭子里的女人心都跟着软了起来。

    “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你王爷哥哥要娶的无双公主,看你的样子你不喜欢他吗?”一名女子将进宝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

    “她就是无双公主?不喜欢她,她长的都没有姐姐们好看。她还要留宝儿和娘亲在她院子里吃饭,宝儿才不想和她一起吃饭呢。”进宝嘟着小嘴,一脸的不愿意。

    “那宝儿想不想你王爷哥哥不娶那个讨厌的女人呢?”女子继续轻声问道。

    “当然,王爷哥哥那么美的一个人当然要娶一个配得上她的人了。你有什么好办法吗?”进宝眼睛一亮,看来一切都按照他和招财的计划进行着。这个笨女人,果然上当了。

    “你将这包药偷偷的放进她吃的食物中,你的王爷哥哥就不会娶她了。”女子将一包药放到进宝的手中,(诱yòu)惑着。

    “真的吗?只要这个东西,王爷哥哥就不会娶那个难看的女人了。”进宝扬起笑脸看向女子,一双漂亮的眸子里慢慢的疑惑。

    “是的,姐姐不会骗你这么可(爱ài)的孩子的。但是事(情qíng)若是成功了,你可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哦。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女人扬起自认为善良的微笑,哄着进宝。

    进宝将手中的药握紧,眨着大大的眼睛重重的点点头。从女子的怀抱中跳了下来,开心的离开了亭子。

    “有了这个,王爷哥哥就不用去那个难看的女人了。”

    女子看着拿着药跑远的小小(身shēn)影,嘴角勾起一抹(阴yīn)冷的笑。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她们不过是为自己报仇而已。

    “真是个可(爱ài)的孩子,我们这样利用他好吗?”一道有些迟疑的声音响起。

    “你忘记她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了吗?”女子厉声呵斥道。

    微微叹了一口气,那名女子没有再开口。亭子里其他女人也没有说话,或多或少,她们都保持着看戏的态度。若是成功了,对她们来说是一个机会。若不小心失败了,药不是她们下的跟她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进宝拿着药离开亭子后,就跑到和招财约好的假山后碰面。两个小人的在假山后偷偷摸摸的干着什么,一会左瞧瞧一会右瞧瞧的。

    “进宝,药弄来了没有?”招财看到进宝来了,立刻问道。见进宝点点头,接着说道:“那我们回去吧,估计主子已经准备好饭菜了。”

    两个小家伙手拉着回到了艾金的院子,果然刚到院子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跑进艾金的房间,看到大家都已经坐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招财进宝,你们两个小东西是不是不想我啊。来了也说先看看我,跑去哪里疯去了。”

    艾金看着跑进来的两个小正太,眼中都是笑意。这两个小家伙真越长越好看,长大后肯定是祸害级的。

    “我们当然想主子了。”两人扑到艾金怀里撒着(娇jiāo),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去给你们剩饭。”玲珑看着这两个撒(娇jiāo)的小人,谁会想到这么开(爱ài)的孩子有着一颗让恶魔都头疼的心。

    “巧欣姐姐,我们去给大家剩饭。就当是我们让大家等这么长时间的赔礼了。”进宝从艾金的怀中跳出来,扬着无害的笑脸说道。

    玲珑心里谁然有些疑惑,但看到艾金点点头。还是让招财进宝去为她们剩饭去了,这两个小恶魔今天怎么会这么勤快。两个人很快就消失在了房间中,没一会就端着饭回来了。

    “主子,这是进宝亲自为你盛的饭。你可要都吃了哦,你太瘦了。”进宝将一碗盛着满满的饭的碗放到艾金面前,一本正经的样子。

    房间里的人都被进宝那小大人的模样逗的哈哈大笑起来,艾金揉了揉进宝的头。

    “好,我们宝儿亲手盛的我当然要都吃了。”

    人都到齐了,大家就开始动筷子了。边谈天边吃饭,很快就吃完了这顿饭。艾金果然说到做到,将那满满的一碗饭都吃了下去。

    “宝儿可满意了?”艾金将宝儿抱进怀里,在他粉嫩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满意、满意,宝儿很满意。”宝儿也捧起艾金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几人又在艾金的房间聊了一会,一股困意就袭了上来。艾金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下懒腰。

    “怎么突然就觉得很困呢,平时这个点我很精神的,根本…。”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像后倒去。

    黑玫一闪(身shēn),将艾金接住揽在了怀里。微微皱眉,抓起艾金的手腕把起脉来。大家都紧张的看着她,见她眉头慢慢松了下来。心中的石头算是放了下来,应该是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只是被下了蒙汗药。”

    将艾金放到(床chuáng)上,为她盖好被子后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倒了一杯茶,撇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两个小家伙。

    “说吧,你们俩为什么这么做?”

    两个小家伙将在亭子里听到的都告诉她们,也将他们两人的计划全部说了出来。

    巧欣听完他们的话,立刻就炸毛了。这些女人还真是不安分,上次的教训看来实在是太轻了。竟然想出这么毒的计谋对方她家小姐,贞节对一个女人是多么重要的东西。不过这两个小东西的计划也(挺tǐng)黑的,真不愧被称之为小恶魔。

    “她们这次真是太过分了,一定要给她们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巧欣咬牙切齿的说道。

    “那些女子的(身shēn)份,你们可都知道?”黑玫依然面无表(情qíng)的喝着手中的茶。

    玲珑点点头,将南院里女人们的(身shēn)份都告诉给了黑玫。她们都很好奇她要干嘛,知道这些女人的(身shēn)份又能怎么样。

    “每个人都有秘密,而这些秘密往往都是她们心里最恐惧最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qíng)。恰好,这些人的秘密我都知道。”淡淡的将话说完,被子里最后一口茶饮尽。

    不用把话说完,众人也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几人凑在一起,研究着如何收拾那些女人。最后定下来,招财进宝还是按照他们自己的计划进行。剩下的就交给她们几个大人。

    而(床chuáng)上沉沉睡去的艾金,完全想不到自己这一觉王府里面却鸡飞狗跳起来。

    南院中,女子坐在自己的房间中。手里拿着一根朴素的银钗,嘴角挂着清浅的笑。她还记得那一年,她偷偷的跑出宫玩。在街上碰到一个流氓,当时的她吓坏了手中的银钗掉到了地上。好多人都围着观看,却没有人救她。就在她以为自己这次肯定完了的时候,一个人救了她。没错那个人就是尘王,她永远也忘不了他那绝美的容颜与那一袭灼伤了她眼球的白衣。

    回到皇宫,她就让人去查他的(身shēn)份。才知道原来他是天岚的尘王,从此以后她无时无刻都在着他。在得知他(爱ài)上一名容貌惊艳的红衣女子她痛苦万分,知道她们分开她以为她终于有机会了。可是,现在又冒出来一名无双公主。

    女子的眼中出现狠辣的神(情qíng),攥着银钗的手微微握紧。她一定要将这个碍眼的人除掉,很快就要上演一出好戏了。眼底隐隐划过一道疯狂的光芒。

    咚咚咚的敲门声唤醒了女子的神智,她又恢复了平(日rì)里温婉的样子,

    “进来吧。”

    进宝推开房门,跑了进来。小小的(身shēn)体扑倒女子的怀里,扬起头笑眯眯的道。

    “大姐姐,我把那东西放到了她饭里。真的有用吗?”

    女子听到进宝的话,眼中露出欢喜。揉揉他的脑袋,把她抱到了怀里。

    “有用的,只要她吃了就会有用的。”

    进宝开心的笑了,从她的怀中挣脱出来。小小的(身shēn)体跑到桌子旁,为她和自己各自倒了一杯茶递给她。

    “大姐姐,这次真要谢谢你。这样王爷哥哥就不用娶那丑女人,宝儿敬你。”

    女子被她小大人的样子逗笑了,什么都没想的接过他倒的茶一口饮尽。只是茶刚刚喝进去没一会,她就觉得(身shēn)体开始发(热rè)。似乎有些不对劲,抬头像站在自己面前的小人。他正一脸灿烂笑容的看着自己,眼中还闪烁着精光。

    “大姐姐,吃下自己准备的药感觉如何?你这么帮宝儿,宝儿一定不会让你这么痛苦的。”

    说完没有给女子任何说话的机会,一溜烟跑了出去。

    女子眼中露出恼怒的神(情qíng),她竟然会被一个小孩子骗了。(身shēn)上传来一阵一阵的燥(热rè)感,脑中的理智渐渐被抽离。无论她如何虐待自己的手,指甲嵌入(肉ròu)里也只能保持一瞬间的清明。脸上染上红晕,媚眼如丝样子还真是迷人。

    宝儿回到艾金的房间,告诉她们一切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等着尘王从宫里回来,就可以上演一出好戏了。说曹((操cāo)cāo)曹((操cāo)cāo)到,天尘正好从皇宫回到了王府。

    刚进王府大门,就看到巧欣跑了过来。脸上带着焦虑眼中还蓄着泪水,声音中充满惊恐。

    “王爷,你总算回来了。你快去看看小姐,下午吃完饭就一直昏睡不醒。”

    天尘一听,立刻往艾金的房间跑去。戚冥跟在(身shēn)后,看到巧欣泪眼汪汪的样子心中一紧。

    天尘到了艾金的房间就看到屋子了多四人,但他现在没有时间想这四人是谁。他现在所有的心都掉在(床chuáng)上昏迷的人(身shēn)上,他坐在(床chuáng)边眼中带着心疼的看着她。

    “说,到底怎么回事?”冰冷的声音从天尘的口中传出,早上出去时还好好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昏迷不醒。

    哇的一声稚嫩的哭声响起在房间中,天尘一愣看向大声哭出来的小孩。

    “呜呜呜,有一个姐姐给了我一包东西。她说,这个东西对无双姐姐的(身shēn)体好。她之前对她不敬,让我放到她的饭里。呜呜呜,我没想到会这样…。”

    进宝哭的好不可怜,眼眶红红的。豆大的泪水,刷刷的往下掉。哭的人心都跟着软了,还哪里能硬着心肠来指责他。

    “你可还记得给你药的那个女人?”天尘心中虽然生气,但面对这么一个哭的跟个泪人的孩子他还是心软的。也知道,这孩子不过是被人利用了而已。

    “记…得…”进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抽搭着。

    “你带我去找她,好不好?”

    “好!”

    进宝带着天尘去了南院,院子里的女人见到天尘来了。都从房间中走了出来。看着他的目光中,带着钦慕。

    天尘没有看那些女人一眼,跟着进宝去了那名女子的房间。到了房间中,看到那名女子衣衫凌乱,脸颊酡红。媚眼如丝,凌乱的衣衫露出光洁的肩膀。

    女子看到推门进来的人,眼中划过一丝惊讶。眼中的神(情qíng)更加的意乱(情qíng)迷,脑中的理智完全被抽出。本能的像天尘扑了过去,唇中还喃喃自语的唤着。

    “天尘…”

    天尘眼中充满厌恶,一闪(身shēn)躲过女子扑来的(身shēn)体。甚至站的远远的,好像她是病菌一样。

    女子摔在地上,滚烫的肌肤碰到冰凉的地面。理智慢慢回笼,眼中的神智渐渐的恢复清明。抬头看到正一脸厌恶看着自己的男人,和门口传来的嘲笑声。女子立刻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衣衫凌乱的趴在地上。脸色一红,一股羞耻被侮辱的感觉袭上心尖。

    “你为什么要给她下药。”冰冷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感(情qíng),从天尘口中一字一顿的传了出来。

    他周(身shēn)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仿佛是要将这空间冻结一般。冷到了这些女人的骨子里,这样的尘王是她们没有见过的,让她们打从心底泛起惧意。

    “我没有”女子咬着嘴唇,倔强的说道。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明明是给无双公主的药最好却进了她的口中。脑中只有那小孩子最后一刻诡异的笑,之前的事(情qíng)她全部都不记得了。既然这药被她自己吃了,那无双公主被下的药就不是她做的。

    “你这个坏女人,嫉妒无双姐姐能得到王爷的疼(爱ài)。骗人家那是对无双姐姐(身shēn)体好的药,让我放到她的饭中。这些,她们都可以作证的。”进宝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委屈的看着天尘说道。

    被提到的女人们脸上一惊,看着天尘那冰冷的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齐齐的点头,证明进宝说的都是真的。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薄唇一掀,冷冷的说道。

    “哈哈哈,我没什么说的。若是要说,我就想说(爱ài)上你有错吗?她没有我美,她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为什么,她就可以得到你的宠(爱ài)。”

    女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滑落。看着这个自己(爱ài)了这么多年的男子,疯狂的质问道。

    “不要拿你自己和她比,你脸她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来人,将她给我送到皇宫让皇上处置。从今以后,不许再踏入王府一步。”天尘眼中带着厌恶,冷冷的吩咐着。

    因为他没有说让她穿好衣服送回宫,所以侍卫就这样将她给拉了出去。女子哀怨的望着他,却没有得到他一个眼神就被带走了。

    “若是再有人动她,就不是送回皇宫这么简单了。”

    冷冷的丢下这句话,天尘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南院。留下一堆被他刚刚(阴yīn)郁的神(情qíng)吓坏了的女人,进宝和蓝沁儿她们跟在(身shēn)后。对于天尘的做法很满意,对他多了一份认可。看来,他对小姐还真如传言的一样很宠(爱ài)。

    当天晚上,南院可谓是(热rè)闹非凡。院子里是不是传来惨叫声,那声音中的惊恐然人听了都不(禁jìn)汗毛竖起。

    第二天,所有的女人都纷纷主动提出要离开尘王府。很快,南院就空了下来。女人们都被天尘派人送回了皇宫,因为是那些女人主动提出的离开。皇后也就找不出理由来指责尘王,到是艾金美美是睡了一觉醒来发现那些女人都离开了。感到有些疑惑,但也没有追问。

    谁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南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造成这一切的四人早就跑了回到了拍卖行,以艾金的聪明肯定能猜到是她们做了什么。

    艾金在听到天尘将她在昏迷的时候发生的事(情qíng),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嘴角微微一勾,露出抹邪恶的微笑。

    ------题外话------

    在这里月月感谢那些送给我月票、花花和砖砖的妞子们。有你们的支持,月月码字更加的有动力了。虽然每天要在电脑前坐好长时间,你们喜欢我就觉得值得了。

    月月创建了本文的群,进群的妞们请先到留言区留下言。让月月知道是谁,本群只加订阅本书的妞子,这里会传写没被审核通过的章节,咳咳乃们懂的。

    嘤嘤嘤,一直都米有人进。月月表示很忧伤,快到月月碗里来。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72 鸡飞狗跳的尘王府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