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原来这厮,也是一只狐狸啊.

    艾金一早就去了拍卖行,霓裳阁与宝鉴号的掌柜已经将她要的东西送了过来。

    “消息已经传回了浣沙宫,她们已经出发了。估计很快就能到,你客栈都订好了吗。”元媚儿虚弱的靠在林雷的怀里,她从早上起来就开始孕吐。伸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肚子,宝宝啊你真是要折腾死你娘啊。

    “客栈已经让巧欣订了,我看你孕吐的厉害。这样,你的(身shēn)体吃的消吗?”艾金见她脸色苍白,人看着也虚弱的很,心里有些担心。

    “没办法,这小家伙没出世就这样折腾我了。这以后生出来,还得了。”元媚儿也有些无奈,找大夫也看过了。开了一些安胎的药,也不见起色还是孕吐的厉害。

    和林雷与元媚儿闲聊了几句,艾金就拿着东西离开了拍卖行。她想让天尘看看,这些他喜不喜欢。只是没想到,回到王府看到的却是这样的景象。

    艾金带着玲珑几人刚刚踏进院子,就听到南面院子里传来女子的谈笑声。黛眉微微的皱起,她记得南面的院子一直空着没有人住。步子一转,艾金就往南面的院子走去。

    院子里,王府的下人们正忙里忙外的搬着东西。大树下的玉石桌围坐着几名衣着华丽的女子,容貌皆是上层。桌子上摆放着精致的点心与茶水,不知道在谈论什么脸上都带着愉快的笑。

    “你就是无双公主吧,以后还需要姐姐多多照顾呢。”

    一名女子先看到院子口站着的红衣女子,开口说道。声音婉转低柔,衣服大家闺秀的样子。

    女子的话打断了她们的聊天,目光都往院子门边的红衣女子(身shēn)上移去。一袭红衣,面上总是遮着面纱。这代表(性xìng)的装束,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无双公主。

    几名女子打量着艾金,都在心中暗暗比较起来。没看出哪里比她们强,也不过如此。有几名女子眼中出现了鄙视的神(情qíng),而这一切艾金都看在了眼底。

    藏在面纱下的红唇微微一勾,露出讽刺的笑。声音不大不小,轻柔好听但说出的话却句句刺人。

    “我可没有妹妹,不要乱认亲戚。我若是你的姐姐,莫非你的父亲在外面…。”

    那女子一听,脸色一白的接不上话了。她没想到这无双公主竟长了这么一张厉嘴,长袖下的手紧紧的攥了起来。

    “无双公主,这话不能这么说。以后若是在王府住下,我们自然要以姐妹相称。”

    一旁穿着碧绿色荷叶裙的女子掩唇轻笑了一声,接下艾金的话。

    其他几名女子没有说话,只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她们。艾金星眸淡淡的扫视了一圈,突然嘴角绽放一抹耀眼的微笑。

    “自然,若是(日rì)后你们真能住进府中一定会以姐妹相称的。无双就不打扰你们聊天了,王爷还在等着我呢。真是,我不过是出去了一会就急着见我。”

    说完眼中带着无奈的看向一群变了脸色的女人,盈盈的一转(身shēn)带着巧欣离开了南院。妖孽,很好我才走一会你就给我弄出来这么多女人。

    离开南院,艾金就气势汹汹的往书房走去。这个时辰天尘一定是在书房,一脚踹开书房的大门。书桌前,一袭白衣的男子正低头看着手中的书。只是明显男子的心思没有放在书上,因为那本书被拿反了。

    “金儿,你总算回来了。你不知道,那群女人太噪舌。我都已经让戚冥将她们安排到最偏僻的院子里了,那恐怖的笑声还是能听见。”

    在房门被踹开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是艾金回来了也见过那些女人了。连忙将自己的立场表明。

    “还是我家金儿好,娘子快来安慰安慰你家相公被那群女人折磨的脆弱心灵。”见艾金一直不说话,天尘决定改用政策。眼中带着幽怨,好像受了极大委屈一样。

    “是吗,我倒是觉得你的心思早就被那群女人勾走了,连书拿反了都不知道。”

    其实艾金是相信天尘的,看他那一副幽怨的样子就想逗逗他。别过头不去看他,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没有,绝对没有。我是怕你回来见到府里多了这么多女人,生气不理我所以连书拿反了都不知道。”

    他可不能因为那些女人,让艾金生气。若是金儿真不高兴了,就是违抗圣旨他也会将那些女人扔出王府。

    见天尘那紧张的模样,艾金没忍住噗嗤一笑。天尘见艾金笑了出来,立刻就明白过来刚刚她是在逗他。心里有些无奈,眼中却带着宠溺。一伸手将艾金拉到自己的怀里,将她抱到腿上坐好。

    “这些女人都是各国的公主,不知道皇后用了什么办法让皇上下了圣旨将这些女人送到了王府。你若不喜欢,我这就将她们扔出府。”

    听了天尘的话,艾金心中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皇后在背后捣鬼,只是她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让皇上同意的此事。依皇上对天尘的了解,他不应该会同意这件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至于皇后的心思就更好猜测了。

    当初极力撮合无双公主与天尘,不就是想让天尘成为天岚的笑柄失去竞争皇位的资格。现在见到无双已经不是她所能控制的棋子,当然要在他(身shēn)边在安插别的女人进来。若是天尘不同意,圣旨以下违抗那就是抗旨的大罪。这皇后,心思还真是缜密。

    “这到不必,就让她们在南院住下吧。”艾金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qíng)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小手把玩着天尘那修长完美的大手,淡淡的说道。

    “这是什么?”

    天尘看到刚刚进书房,被艾金放到书桌上的东西有些好奇的问道。

    艾金将那几(套tào)衣服与精致的木盒拿了过来,将木盒打开一对指环躺在里面。拿出较大的一只递给了天尘,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这是我在宝鉴号订做的一对戒指,你仔细看看这戒指有什么不同。”

    天尘接过戒指,仔细的打量着。戒指是用上好的羊脂玉制作的,光滑润泽的表面雕刻着一种古老的花纹。天尘凤眸微微一闪,这花纹不就是艾金眼角的纹(身shēn)。而戒指的里面则刻着两人的名字,紧紧相连在一起。

    “这对戒指是专属于我们两人的,这世上不会再出现另外一对。就如同你对于我,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艾金从天尘的手中将戒指拿了回来,亲手将戒指戴在了他手上。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浅笑,将心中的话都说了出来。

    天尘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学着艾金将那小一号的戒指戴在了艾金的手上。

    “执子之手,与之偕老。”

    十指紧扣,许下一生的诺言。

    艾金又将几(套tào)(情qíng)侣装递给天尘看,讲过两人的商量选择了一(套tào)穿上。看着样式一样的衣服,天尘眼中都是笑意。以前他只穿白色的衣衫,不过现在偶尔换一下也不错。虽然他不太明白艾金口中的(情qíng)侣装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很喜欢和她穿这样的衣服。

    换好衣服,艾金满意的看着天尘。他很适合紫色,一(身shēn)紫衣的他与平(日rì)不同。淡化了那份冷淡,将他衬托的更加的高贵优雅。紫色代表着优雅与神秘,他将这个颜色演绎的淋漓尽致。

    当两人穿着款式与颜色相同的衣服走出书房时,巧欣与戚冥正在院子里吵着架。正确的来说是巧欣在找戚冥的茬,戚冥好脾气的赔错。

    “你们这是欺负我家小姐没人吗,早上刚走就将那么多女人带入王府。哼,男人都一样没一个好东西。”巧欣一想到南院里的那些女人,心中就火大。她心里也明白,王爷不是那种人。

    但她心里就是替小姐窝着一股火,刚刚看到戚冥从那个院子里出来。莫名的一阵烦躁,就找起他的茬来。

    “是是是,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戚冥感觉很无辜,你说着事跟他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去南院送些东西,被巧欣给看到了。就被一顿说,这个小姑(奶nǎi)(奶nǎi)又被谁给刺激了。

    巧欣冷哼一声撇过头,不愿意再看戚冥那张带着温柔笑容的脸庞。却正好看到自己家小姐与王爷穿着一样的衣服从书房走了出来,连忙走了过去。

    “小姐!”

    “王爷!”

    两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巧欣瞪了一眼戚冥。走到艾金(身shēn)边,挽住她的胳膊。

    “小姐穿这(套tào)真是好看。”

    天尘不着痕迹的将艾金拉进自己的怀里,巧欣翻了白眼。这王爷还真够小气的,她不过就是挽了一下小姐的胳膊而已。而天尘却将眼神扫向戚冥,用眼神示意他赶快将她追走吧。

    戚冥接到天尘的示意,只能无奈的耸耸肩。巧欣每次见到他都跟见到仇人一样,他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更别提将她给追走,看来要想个办法让她对自己的印象改变。

    巧欣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互动,她一脸哀怨的看着天尘怀中的艾金。艾金掩唇轻笑。她也很看好巧欣与戚冥,每次巧欣一看到戚冥就跟炸毛的猫一样。

    老管家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到了天尘面前顺了一口气道:“王爷,外面来了一名自称是王妃师兄的男子。”

    艾金一听眼睛一亮,难道是他。从天尘的怀中挣脱出来,提起裙角就往王府的大门口跑去。看着空落落的怀抱心中有一瞬间的失落,天尘也紧随其后跟了出去。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让艾金这么的反常。

    当天尘赶到王府门口时,脸都绿了。艾金正扬着一脸灿烂笑容的与一名藏青色长袍的俊美男子说笑着,男子还一脸宠溺的看着她。

    “师兄,你怎么会来。”对于这个当初只相处了一年,就出谷了的师兄艾金是非常的喜欢。只是那个时候很可惜,出了谷就失去了联络。现在能再见到他,真是很开心。

    突然一股力道将她往后一拽,落入了熟悉的怀抱中。淡淡的茉莉花香萦绕在鼻尖,不用想也知道是何人。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带着淡淡的怒气。

    “娘子,不介绍一下这位是何人吗?”

    天尘将艾金拉入自己的怀里,紫眸略带敌意看向面前脸上带着浅笑的男子。眉如墨画、鼻若悬胆、面如冠玉清新俊逸气质不凡。

    “这是我师兄,墨风。师兄,这是我未来的夫婿天尘。”艾金简单的为两人介绍了一下。

    “你好,以后小师妹还要麻烦你好好照顾了。”墨风冲着天尘露出一抹友好的笑,这个男人对小师妹的占有(欲yù)还真是强。他看的出来,他对小师妹的在乎。

    “她是我的妻子,我当然会好好照顾她。”天尘看着墨风,见他眼睛澄澈。看着艾金的眼神中带着宠溺,却是一种对妹妹的疼(爱ài)。心中的敌意消失,冲着他微微一笑。

    艾金还沉浸在看到墨风的高兴中,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的微妙关系。艾金从天尘怀中出来,拉起墨风的手就要往天尘的书房走。

    “无双公主,这个人是谁啊。看你们两个刚刚在门口抱在一起,感(情qíng)真好。好俊秀的公子,是你的哥哥吗?”

    一道(娇jiāo)滴滴的声音从一旁的长廊传了过来,一名(身shēn)穿嫩黄色长裙的女子和几名女子一起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明媚的笑,语气中带着羡慕。

    众所周知,无双公主是蓝冰国将军南陵锡的义女。并没有任何的兄弟姐妹,哪里来的哥哥。而且当着尘王的面,说她与另一名男子刚刚抱在一起。这话里的意思,是个人就能听明白。

    天尘的眉头微微皱起,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qíng)。这群女子一见天尘的神色,以为他因为听到无双公主与男子抱在一起而生气了。心中都很高兴,眼中带着得意的看着无双公主。

    “这话不能乱说,所有人都知道无双公主没有兄弟姐妹,哪里来的哥哥,我看是多年未见的朋友。见面一时间有些太激动,才会抱在一起的。”另一名女子接话,面上像是在为艾金说话。但最后还是绕在了两人抱在一起的重点上。

    “哎呀,你看我这嘴竟乱说。还希望无双公主不要怪罪我才好。”那名穿着嫩黄色裙衫的女子道着歉,但眼中却带着看好戏的神色。

    艾金拉着墨风的手并没有放开,只是冷眼看着这些女人的一唱一和。还真是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天尘。她要看看他会如何解决这件事。

    听着她们的话,天尘的眉头越皱越紧。脸黑的都能滴出水来,冰冷低沉的声音从薄唇中传出。

    “戚冥,将她们都给我扔回南院。没有我的(允yǔn)许,不许任何人出来。”

    那几名女子一愣,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尘王知道无双公主背着他与别的男人搂搂抱抱都不在意,在几名女子还没回过(身shēn)神的时候。已经被戚冥叫来的人,给扔回了南院。没错是按照天尘的吩咐,用的是扔而不是送。

    这几名被扔回南院的女子脸色异常的难看,她们在面对无双公主的时候会站在一条线上。但私底下,都等着看对方的笑话。这不她们几个刚刚被扔回来,就有一群人过来奚落她们。

    “哎呀,这是怎么了。怎么出去一圈,就被人给扔了回来。”

    “该不会是想去勾引王爷,被王爷嫌弃给扔了回来吧。”

    各种各样讽刺的话从其他女子口中传了出来,被扔回来的几名女子脸上一阵青红交加。从地上爬起来,掩着面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这次的人可真是丢大了,以后还怎么在这些人面前出现。心里都将无双公主记恨上了,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艾金很满意天尘的解决办法,直接让人将那几个讨厌的女人给扔了回去。不过这妖孽似乎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啊,可怜了那几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了。但艾金始终都记得一句话,可怜只必有可恨之处。

    三人去了天尘的书房,刚到书房艾金就开口询问墨风这些年去了哪连一点消息都没有。

    “离开龙谷以后,我就回了家一趟。之后就一直在各地游历,最近听说你要你要嫁人了所以就赶了过来。”

    墨风接过艾金为他倒的茶,吹散杯口的(热rè)气抿了一小口。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shēn)份的,连师傅都不知道我是无双公主。”艾金一直觉得她这个师兄很神秘,似乎很厉害的样子。没想到连她无双公主的(身shēn)份都嫩知道,要知道在这个世上知道她无双公主(身shēn)份的人没有多少的除了浣沙宫里的人。

    “这个嘛…。”墨风放下手中的杯子,神秘的一笑:“不告诉你。”

    “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装神秘了,快告诉我。”艾金送了他一对白眼,什么时候开始(身shēn)边的人都开始装神秘了。

    “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以后你自然就会知道了。”揉揉艾金的头,宠溺的道。

    “对了,这个小家伙该物归原主了。”墨风抬起手腕,手指谈了一下环在他手腕上的小白。

    “小白?它怎么会在师兄这。”

    看到小白从师兄的手腕上爬下来,有些不舍一爬三回头的样子。艾金的气就很无奈,这个小白的花痴病什么时候能好。一伸手将小白给拎了起来,看着她的小(身shēn)子在自己眼前晃动。

    “小白,找到美男就把你家主人给忘了是不是。”

    小白扭动着莹白如玉的小(身shēn)子,吐着信子表示抗议。但它这小小的举动,可是吓坏了天尘。天尘认得这小小的白蛇,这就是传说中蛇中之王的白玉蛇。若是它不小心咬伤金儿怎么办,天尘提高警惕的看着那条小白蛇。

    没一会,那小白蛇放弃了挣扎。乖乖的爬到了艾金的手腕上,小脑袋蹭蹭她的手撒(娇jiāo)着。艾金抬手摸摸她的头,等到浣沙宫的人来了所有的人就都到齐了。

    艾金吹了一声口哨,没一会书房的门似乎被什么东西顶开一道缝隙。一直毛茸茸的雪貂探进它小小的脑袋,宝石般的眼睛似乎在打量着除了主人以外的两名男子。确定不是敌人后,小(身shēn)子一跃飞快的跳进了艾金的怀中。(身shēn)后还跟着一直火红的小狐狸,小狐狸很乖巧的趴在了艾金的脚边。

    天尘看着艾金(身shēn)边的三只,嘴角抽搐。他怎么不知道,王府多了这三只。他家娘子是想将这王府改成动物园吗,而且这三只似乎都不简单啊。

    “给你们介绍一下,小白、雪儿和小红。”艾金很是骄傲的介绍着自己的宠物,完全无视了两个男人在听到这三只宠物名字时脑后的黑线。

    而这三只似乎对自己主人为自己起的名字很满意,瞧那看着自己主人的崇拜目光。知道这条小蛇不会伤害艾金,天尘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娘子,你是想把王府变成动物园吗?”天尘眼中带着笑意看着逗弄怀中雪儿的艾金,调侃道。

    听到天尘的话,艾金本能的看了一眼这三只。突然就囧了,貌似她很有动物缘。这三只都是心甘(情qíng)愿跟在她(身shēn)边,不过把王府变成动物园这想法似乎…。

    墨风看着两人,眼中带着欣慰。这个小师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师傅也该放心了。天尘这个他暗中派人调查过,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暗楼的楼主,不知道到小师妹知不知道他这个(身shēn)份。

    “小师妹,你大婚师兄也没什么送你的。这个你收下,以后若是有事只要吹响它就会有人来帮你。”

    一把精致的翠绿笛子出现在艾金的面前,艾金接过笛子(爱ài)不释手的把玩着。艾金喜欢漂亮的东西,这把笛子是用翠玉做的。通体碧绿没有一丝杂质,周(身shēn)放出散发出淡淡的光晕。

    “谢谢师兄,我很喜欢。”艾金并没有问这笛子的来历,反正她知道问了也白问。只是记下了他的话,在危难之时吹响它可以保命。

    天尘若有所思的看向脸上始终都挂着浅笑的墨风,这个人绝对的不简单。而且在青芒大陆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金儿(身shēn)边的人似乎都不简单。感觉到天尘的目光,墨风抬起头与他的视线在空中相交。没有闪躲,依然浅笑着。

    艾金没有理会这两个大男人,而是将小白从手腕上拎了下来放到地上。让这三只自己去玩了。

    “不知道,尘王对于南院的那些女人打算怎么处理。”墨风外面是那种飘逸型美男,但骨子里却是个极其护短的人。刚刚在门口那些女人的所作所为他都记在了心里,尽管知道他这个小师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但他还是想知道,他的态度。

    “那些女人我会尽快送走,我的王府里只能有金儿一个女人。”没有看墨风,他是视线一直看着艾金。

    艾金心中翻了一个白眼,什么叫只能有她一个女人。那巧欣她们在他眼里就不是女人了?

    “没事,让她们住在这吧。反正大婚过后,她们就该回去了。”艾金现在真的是无所谓,虽然看着那些女人会烦((操cāo)cāo)。

    墨风到是没有再说什么,他蹲下(身shēn)子向小白挥挥手。这小花痴立刻抛弃了雪儿和小红,爬到了墨风的手上。

    “师妹,小白就再借我一会吧。尘王,你应该不介意我在王府里转转吧。”墨风嘴角挂着无害的浅笑,说是借但人已经将小白拿走了。

    “不介意,你是金儿的师兄就是我的师兄。你随便,就当在自己家一样。”天尘扬唇一笑,他可没有忽略掉墨风眼中那一闪而过的邪恶光芒。

    “师兄,不用我陪你吗?”

    “不用,你们两人快大婚了。肯定有很多事忙,不用招待我。”墨风摇摇头,谢绝了艾金的提议。

    不给艾金再说话的机会,墨风带着小白离开了书房。直奔南院走去。

    南院,女子们都围坐在一起谈笑着。因为那几名女子的原因,尘王下了命令没有他的(允yǔn)许她们不许踏出这个院子一步。

    “尘王怎么可以这样,好歹我们也是一国的公主。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们,实在太过分了。”有人气氛的说道。

    “肯定是无双公主在尘王耳边说了什么,不然他怎么会对我们这些如花似玉的女子这样。”

    “就是,肯定是无双公主怕王爷和我们相处时间长了喜欢上我们而冷落了她。”

    “真是心机深沉的女人,可惜了尘王那样一个俊美非凡的男子。”

    这里住的女子都心中(爱ài)慕天尘的女子,听到有可能被选为侧妃都自愿前来的。可是谁知道,来到这连尘王的面都没有看到就被(禁jìn)足了。

    “看你们这么气愤的样子,不知道是什么事惹得众位佳人这般气恼。”

    如一汪清泉般的声音从院子口传来,打断了女子们的谈话。望向声源处,一名(身shēn)穿藏青色长袍的男子立在那里。男子容貌俊美一点都不比尘王差,嘴角的浅笑更是让人如沐(春chūn)风。

    有几名女子再见到这样一个俊美偏偏的公子时,脸上浮出了红晕。墨风看着院子中的女人们。

    “不知,我可否进来?”墨风放柔了声音,本就好听的声音染上温柔瞬间迷倒这一群女子。

    “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公子和王府是什么关系。”还是有些女子没有被他的外表迷惑的,这王府里的男子她们基本都见过。但这个俊美的男子却没有瞧见过,则证明他不是王府里的人。

    墨风抬步走进院子,找了个石凳做了下来。冲着问话的女子露出迷人的笑容,沉思了一下回道。

    “我算是尘王的朋友吧,来参加她们大婚的。”

    早上王府门口的发生的事(情qíng)这些女子没有看到,当然不知道他就是无双公主的师兄。至于早上的那几名女子,早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中没脸出来了。

    “原来是尘王的朋友啊。”那女子微微一笑道。

    “刚刚路过院子,听到各位小姐似乎在抱怨着什么?说来听听,也许我能帮你们出个主意。”墨风状似无意的说道。

    “你知道尘王即将迎娶的王妃无双公主吗?”

    “知道啊,听说是一名惊才艳艳的奇女子呢。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她是否如传言的一样。”语气中充满了好奇,仿佛说的都是真的一样。

    “哼,什么惊才艳艳的奇女子。她就是一个刁蛮心机深沉的女人,她怕王爷和我们相处时间长了冷落她。竟然让王爷将我们(禁jìn)足在这里,没有王爷的(允yǔn)许不能离开这里半步。”女子的声音中充满了怒气,开始数落起无双公主的不是。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qíng)?不过我在来的路上,到是听说在接风宴上无双公主连皇后的面子都没给呢。”略带惊讶的口气从薄唇中传出。

    “是啊,她连皇后的面子都不给。还把一个大臣刺的下不来台,这样的女子怎么能当得起王府的正妃。”

    女子越说越生气,(身shēn)边的其他女子也跟着附和着。就好像无双公主跟她们有多大的仇一样,墨风听着她们的话也跟着附和。

    很快墨风就喝这群女人熟悉起来,也明白了她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为何会如此的讨厌无双公主。女人们完全对他放下了戒心,对他大吐苦水。谁都没有注意到,他藏在袖子下的手腕上一只莹白如玉的小蛇悄悄的从他的手腕上爬了下来。

    正讨论的(热rè)烈的时候,一声惊叫从一名女子口中传出划破王府的上空。

    “你干什么叫那么大声,见到鬼了啊?”

    “你…(身shēn)上…。(身shēn)上…蛇…”尖叫的女子伸手颤抖的指着(身shēn)边女子(身shēn)上,吓的说话都连不上。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小脸,此时苍白如纸眼中带着惊恐。

    被她指着的女子有些不耐烦的扫了一眼她指着的地方,一条小小的白蛇正趴在她的肩膀上向她吐着血红的信子。女子有一瞬间的愣住随后惊恐的尖叫声,同样从她的口中传出。

    女人想将(身shēn)上的小蛇抖落下去,又不敢乱动。一双漂亮的眼睛中已经蓄满了泪水,那样子看着很是惹人怜(爱ài)。女孩子一般都害怕这种软体动物,其他女子尽管没有发出惊悚的尖叫,也都脸色惨白的看着那女子。没有人敢上前去帮她把这小蛇赶走,只能同(情qíng)的看着她也防备自己成为下一个她。

    过了一小会,那女子与小白就一直僵持着。就在女子快要哭出来的时候,小白的(身shēn)体动了一下。从她的(身shēn)上窜了下去,女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想要挪动步子赶快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才发现自己早就吓的不能动了。

    那女子的危险算是解除了,但小白从女子(身shēn)上窜下来后。直奔着那群女子而去,刹那间南院里发出让人惊悚的的尖叫声。这个刚落下,那个又起真是连绵不绝。

    墨风浅笑着看向已经炸开锅的一群女人,在没人注意的(情qíng)况下悄悄的离开了。留下小白完成他交代的任务,自己则真的在王府了转悠了起来。

    这一阵一阵惊悚的尖叫声,真的是很难让人无视掉。书房中,艾金坐在天尘的腿上皱着眉头。

    “那些女人还真是让人厌恶,没事乱叫什么。”

    “大概是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吧,你当所有女人都和你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的。”

    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调侃着。

    “走,我们去瞧瞧到底是什么东西让那群女人叫的如此。”星眸滴溜溜一转,拉起天尘就往南院走去。

    天尘有些无奈,任由艾金拉着自己。这小女人的(性xìng)子还真是风风火火的,说风就是雨。

    当艾金拉着天尘到了南院的时候,看到里面的(情qíng)况瞬间风中凌乱了。

    院子里,原本精心打扮过的女人们。此时披头散发的上下乱串着,有几个甚至站在院子里的玉石桌子上抱在一起。不知道是被人撞到还推到,有人倒在了地上,脸颊上出现了红肿。

    反正当时场面只能称之为壮观,艾金想这是不是该用那句鸡飞蛋打来形容。而造成这场面如此混乱的罪魁祸首竟然是她的宠物小白,只见小白那小小的(身shēn)体灵活的穿梭在众美女的裙下。那样子,似乎玩的不亦乐乎。

    艾金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小白不是被师兄带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造成这么一场混乱。天尘看着这混乱的场面到是很镇定,一点都不惊讶。

    “师妹,你们怎么在这里。我说书房中,怎么没有人。”

    熟悉的声音在(身shēn)后响起,艾金转头看向走过来的墨风微微一笑。指了指院子里那乱作一团的场面。

    “小白怎么跑这来了,难怪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它。”墨风顺着艾金的手指看了过去,当看到院子里那惨烈的场面与那玩的不亦乐乎的小白时惊讶的说道。

    艾金也许刚才开始还没发现事(情qíng)的不对劲,当她看到墨风的时候就明白了所有的事(情qíng)。原来这厮,也是一只狐狸啊。为什么她(身shēn)边的人都如此之黑,就她一个纯洁的人。

    “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墨风很无耻的扬着无辜的笑,用惊讶的口吻问道。

    艾金眼皮一跳,你一手策划的恶作剧你还在这无耻的问怎么会变成这样。瞧着那无辜的眼神,那无害的浅笑。艾金在心中为她的师兄盖了个绰号,这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大概可能也许是小白太喜欢这群美人了吧,所以抛弃你投入了美人的怀抱。”艾金并没有揭穿墨风,找了个连三岁小孩都不会信的借口。

    “我居然被小白嫌弃了,看来它还是喜欢美女多些。那就让它多陪她们玩会吧,师妹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墨风眼中带着失落,好像自己真的被抛弃了一样。可怜兮兮的看着艾金,声音中充满了委屈。

    艾金听到墨风的话,看着他那如怨妇一样的眼神。打了一个冷颤,没再理会抽风的某人。拉着天尘就往回走,完全无视(身shēn)后的人。墨风摸了摸鼻子,跟在两人(身shēn)后。小师妹真是没良心,他这么做还不是为她出气。不过他是不会承认,他喜欢恶作剧这个恶趣味的这样太有损他的形象。

    回到两人住的院子,天尘就让人准备了饭菜。三人酒足饭饱后,看到小白扭动着它莹白如玉的小(身shēn)子爬了回来。第一个爬到了墨风的手上,小脑袋死劲的噌着他的手心,仿佛在邀功一样。

    艾金看的这个汗颜,她觉得小白似乎更喜欢师兄多一些。墨风摸摸小白的头,声音温柔。

    “小白,干的不错。这个是你的奖励。”

    墨风拿起就被开始喂小白喝酒,小白除了喜欢美男以为最大的嗜好就喜欢喝酒。而且它的嘴很叼,不好的酒它连看都不看一眼。看着这一人一蛇,艾金突然觉得她似乎明白了小白为何会如此的喜欢墨风了。

    小白的回归,代表着南院那让人惊悚的尖叫声停止王府里安静了下来。南院中一片的凌乱,女人都尖叫的精疲力尽。哪里还能注意自己的外表变成了什么样,当回到房间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王府的上空再次响起了一片惊叫声。

    这让她们怎么能不尖叫,本来一个个都是如花似玉的美人。此时脸上青一块,肿一块的。头发也都凌乱着衣服也在混乱中被撕坏,完全就是一个街上乞丐的样子,没了平(日rì)里高贵骄傲的模样。

    看来,她们要有几天不能出房间了。反正也出不了这个院子,在房间中带几天也无所谓。不过她们此时心里想的都是一样的,再也不要再经历一次这样的噩梦了。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在她们好不容易恢复如花般的美貌的时候。有着更加让她们惊恐的事(情qíng)等着她们,导致(日rì)后她们再也不愿意来天岚。甚至在听到无双公主这四个字的时候,都会露出惊恐的表(情qíng),仿佛是看到了噩梦一样。

    ------题外话------

    喜欢月月文文的妞们,月月表示深深的感谢。

    也许月月的文笔还不够好(情qíng)节安排也不够缜密,但月月会用心的写下去。

    为了自己也为了订阅本书,送给月月花花、砖砖和票票的妞子们。

    月月创建了本文的群,进群的妞们请先到留言区留下言。让月月知道是谁,本群只加订阅本书的妞子,这里会传写没被审核通过的章节,咳咳乃们懂的。

    群号:271996778敲门砖:书中任意人物名字

    进群后请改成你的言(情qíng)会员名,__嘻嘻……月月在群里等着妞子们呦,现在正式开放领养榜,领养榜的更新在留言区的置顶公告栏公布。先到先得哟。

    用乃们的花花,砖砖和票票砸死月月吧,月月一点都不介意的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71 原来这厮,也是一只狐狸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