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赐婚

    (床chuáng)榻上的小人儿翻了个(身shēn),想要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接着睡。却发现(身shēn)边那给她温暖的(胸xiōng)膛没有了。睁开还带着睡意的星眸,果然房间中只剩下了自己。抬手揉了揉眼睛,昏暗的房间此时很安静。

    艾金坐起来,她这一觉睡的十分沉。没想到一下子就睡到了傍晚,只是那妖孽去哪了。刚想起来去寻他,房门就被人给推开了。

    天尘端着粥与小菜走了进来,见艾金一副睡意朦胧的(娇jiāo)憨样子。将东西放到桌子上后,走到(床chuáng)边坐下将她揽入怀中。轻轻的在她额头印上一吻,顺了顺她额前的秀发。

    “醒了,快起来吃点东西。一会该进宫了,吃完我让巧欣她们进来帮你梳妆。”好听的声音从那如蔷薇花瓣的薄唇中传出,没有了往(日rì)的清冷多了一丝宠溺与似水的柔(情qíng)。

    “恩,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因为刚刚睡醒,这软濡的声音加上那有些迷茫的(娇jiāo)俏样子煞是迷人。

    天尘凤眸闪过一道光芒,伸手将艾金抱了起来。艾金没想到他会突然将她抱起来,本能的惊呼一声连忙双手搂住他的脖子。

    “你干什么?”

    天尘没有回答她,只是抱着她走到桌子前坐下。将她放到自己的腿上,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粥,用小勺舀了一口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几下。送到艾金红润的朱唇前,这时艾金才知道。原来这个妖孽是要亲自喂她吃,这让艾金愣了一下。

    “乖,吃点东西。先暖暖胃,晚上还要参加宴会。”放低声音,(诱yòu)哄着。

    艾金乖乖的张开口,将唇边的粥喝进了口中。他的声音本就好听,现在又温柔的溺死人。仿佛有魔力一般,她不自觉的就张开口吃着他给的东西。若是这东西是毒,想必她也会吃的吧。

    但她知道他不会,只有一会的不适应。毕竟她又不是小孩子,还要人家喂饭。不过既然有人愿意动手喂她吃饭,那她就好好享受好了。就这样,一个喂的高兴,一个吃的高兴很快将那满满的一碗粥就见了底。

    “不吃了,吃饱了。”艾金摸着吃完东西后圆滚滚的肚子,满足的说道。

    “你啊,吃的太少了。以后,我要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天尘将艾金抱回(床chuáng)上,抬手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宠溺的道。

    拍开那在自己鼻子上作乱的修长大手,艾金送了他一个白眼。当她是猪啊,女孩子还是不要太胖的好。她对自己现在的(身shēn)材很满意,胖了行动不会像现在这样灵活。

    “女人还是有些(肉ròu)好,这样抱起来舒服。”

    刚刚坐稳的艾金听到他后面加上的这句话,抬起腿一脚踹了过去。天尘早就料到她会这么做,一个侧(身shēn)躲了过去。大手一伸,将那纤细的玉足抓在了手中,嘴角带着戏谑的笑。

    “我去叫巧欣她们过来。”说完,人已经消失在了艾金的房间中。

    艾金坐在(床chuáng)边瞪着那妖孽消失的方向,没一会巧欣三人走了进来。眼中带着疑惑的看了一眼气呼呼的小姐,想到刚刚来叫她们时王爷那副好心(情qíng)的样子。三人对看一眼,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不过,她们很聪明的选择沉默。

    “小姐,你要穿哪(套tào)衣服。”玲珑将两(套tào)衣服放到艾金面前,这两件都是小姐最喜欢的。

    艾金抬眼看了一眼,随便选了一个。对于皇宫的宴会她是一点都不感兴趣,若是可以她才不愿意去参加。不过她现在是无双公主,这宴会就是为了她而举办的。主角当然不能缺席了,不过正好她也可以看看那些人又要怎么算计妖孽。她与他的这场姻缘,不就是他们一手促成的吗。

    很快,玲珑三人就将艾金搭理好。红色的胧月烟纱裙,腰间系着金色束腰更加称的腰(身shēn)纤细不盈一握。面上的红色薄入蝉羽的面纱,透着一股朦胧的神秘感。看不清面容,但露出的那双黑眸却如天上的繁星般耀眼。

    “这次进宫参加宴会,云七跟我去。你们两个人他们有人见到过,还是留在这里吧。”艾金很满意几人为她做的装扮,她不喜欢奢华。头上妆点一堆华丽丽的首饰,她只是简单的用红纱将头发束了起来。

    玲珑点点头,她和巧欣最近都很少出这院子。毕竟她们在这里也住了一段时间,府里的人肯定能认出她们。好在王爷的院子里什么都有,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小厨房。小姐的嘴很叼,她只吃她们做的吃的。

    一切打点好后,艾金带着云七去了大厅。天尘已经都收拾好在等着她了,打量了一下他。她发现,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穿的很正式,一袭白衣,头发随意的用发带束在脑后。但他就是往那一站,就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无双公主,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声音清冷,举止优雅的无懈可击。

    “尘王,我们可以走了。”艾金微微的点点头,声音轻灵好听。(挺tǐng)直腰板,抬步往大门走去。举止优雅,她将一个公主的角色演的十分到位。仿佛,她就是一名真正的公主一般。

    因为尘王府离皇宫很近,很快她们就到了皇宫。只是当她们到的时候,别人已经早就到了。他们两人成了最晚到的,这时大(殿diàn)上已经有人等的不耐烦了。

    “无双公主与尘王怎么还没来,这宴会就快开始了。”

    大(殿diàn)下众人都聊着天,突然有人冒出这么一句话。瞬间原本有些喧哗的大(殿diàn)安静了下来,一时间陷入了一片沉默中。其实这其中有很多人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但人家毕竟是一国的公主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这一路上舟车劳顿,无双公主(身shēn)子(娇jiāo)贵。也许是太累,休息过头了。”丞相朱偷脸上挂着笑,连忙出来打圆场。

    但他话了的意思又有几人听不明白,不就是说无双公主(娇jiāo)贵。人家是一国的公主,我们就该认命等着她不能有抱怨。但人家丞相大人多会说话,这不就把有些尴尬的场面给弄好了。

    “是啊,听闻无双公主(身shēn)子不好。想必一定是丞相大人说的那样,我们再等等。毕竟这次宴会的主角是无双公主。”

    很快就有人附和起来,大(殿diàn)上又恢复之前的(热rè)络。南陵锡做在皇上右下方的位置,冷眼看着这群人演戏。怎么这么快就想给他的小金儿下马威了,但他一点都不担心。他的小金儿岂会是任他们欺负,不还手之人。

    早在那人说话时,艾金与天尘就到了。只是一直没有进去,两人站在外面将里面发生的事(情qíng)看在眼里,面纱下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想把我塑造成(娇jiāo)贵无理的公主形象,那她就如了他们的愿,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骄慢无礼,什么是真正的(娇jiāo)贵。

    站在一旁的小太监(身shēn)体颤抖着,刚刚他看见尘王与无双公主到刚想通报。就被尘王给制止了,只是一个警告的眼神就让他背后吓出一(身shēn)的冷汗。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尘王,那气势太骇人。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得到可以通报的眼神后。

    “尘王,无双公主到。”尖细的声音响起,仔细听还会发现里面带着些许的颤抖。但谁会注意一个太监的声音,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这两人(身shēn)上。小太监看着两人的背影,抹了一把汗。

    大(殿diàn)上众人将目光集中在入口处,一红一白的(身shēn)影进入了众人的视线。大家看向无双公主,脸上遮着面纱看不清容貌。但那高贵优雅的气质却是如何都遮挡不住,她此时如一个女王般高手(挺tǐng)(胸xiōng)的走了进来。连余光都没有施舍给他们一个,只是迎视着主位上的皇上天蒲远。

    “无双叩见皇上,无双(身shēn)体不好加上一路上没有好好休息。所以下午在尘王府的时候,睡过头了。希望皇上不要怪罪无双才好。”(娇jiāo)柔的声音在大(殿diàn)上响起,她就按照他们说的将事(情qíng)说了出来。但不可否认,这些也是差不多是事实。

    “没事,休息好了就行。快入坐吧。尘儿你也快去自己的位置。”天蒲远本就没有怪罪无双公主,他的脸上挂着慈(爱ài)的笑。不过这笑是真的,当他看到从大(殿diàn)门口走进来的人时。有一瞬间他以为是那个红衣女子回来了,看到她对上自己视线好不躲闪的星眸他很欣赏。

    “无双谢过皇上。”微微行了一个礼,艾金走到南陵锡(身shēn)边坐下。

    天尘也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这期间两人就像普通的朋友一般。没有在王府里那样,总是腻歪在一起。

    主角到了宴会当然就开始了,大(殿diàn)上响起动听的音乐。舞女们穿着光秀群在大(殿diàn)中央合着音乐起舞,曼妙的腰(身shēn)扭动。舞蹈排的非常好,大家都脸带笑容的欣赏着。

    “无双公主,这次请你来做客想必你也知道为什么。我只有四个儿子,你喜欢哪个就选哪个。”天蒲远望向无双公主,脸上带长辈的慈(爱ài)。其实他私心是希望他选择别的皇子,不希望她选择尘儿。这样对他们两人都好,毕竟嫁给不(爱ài)自己的人是很痛苦的,尘儿也未必会娶她。

    “皇上叫我无双就好,他们都很优秀。”艾金放下手中的酒樽,迎上天蒲远慈(爱ài)的视线浅笑的说道。转头看向对面的几位皇子,最后目光停留在天尘(身shēn)上。她可是明显的感觉到她说他们优秀时,他放出的冷气。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还是个醋桶。

    天蒲远见无双的目光一直看着天尘,心中微微叹息。这场联姻怕是要不成了,天尘的(性xìng)子他太了解。不愿做的事没人能强迫他,但他仍就面上带着微笑。

    “无双公主这样看着我们尘王(殿diàn)下,可是看上了我们尘王。”皇上没有开口,到是他(身shēn)边的皇后先开了口。她脸上带着端庄的笑,眼中满是长辈看着小辈的慈(爱ài)。

    天蒲远有些不悦,但在大(殿diàn)上他也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不给她面子。他也是想借此机会试探下无双公主的心意,所以并没有出言阻止。

    “无双不用害羞,我们尘儿可是好男人。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和哪家女子传过不好的事(情qíng)。而且他容貌好才华好,这样好的夫婿人选可不能错过。”皇后见皇上并没有阻止自己,立刻努力游说着。

    艾金心中冷笑一声,看来这些人是想让天尘娶无双公主。那她就如了她们的愿,艾金脸上泛起红晕。害羞的看了一眼天尘,但声音依旧清脆。

    “无双喜欢尘王,早在蓝冰尘王为我伴奏之时。无双就发誓,今生非君不嫁。”

    艾金将目光移向低头饮酒的白衣男子,星眸中闪烁着柔(情qíng)。众人都震惊在无双公主当着这么多人面前大胆表白的举动,没人发现那个手执酒樽的白衣男子手微微的颤抖了下。

    天蒲远也是微微一愣,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他转头看向还在低头饮酒的天尘,他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心里叹了口气,看来这无双公主注定要失望了。不过他还是要做做样子,慈(爱ài)的问道。

    “尘儿,你有什么想法?”

    天尘放下手中的酒樽,抬起头看向主位上的人。凤眸中波澜不惊,淡淡的道。

    “既然无双公主这么看得起本王,那本王怎么好拒绝。”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回答,原本等着听拒绝的天蒲远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他可知道,他这一答应代表的是什么。

    艾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被天尘的回答惊愣一片的人。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狡诈的笑。看着天尘的目光中带着一抹笑意,这个男人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除了艾金以外,只有南陵锡依然在淡定的喝着酒。他心中可没有面上那样平静,这个死小子你就装吧。早就将他家金儿给拐回家了,还在这里装。不过看着这些人白痴一样的表(情qíng),他的心(情qíng)就很好。

    还是天蒲远先回过神来,他看向天尘又问了一遍:“尘儿,你知道你这样做代表着什么?”

    “这不就是你们最想要的结果?而且对于无双公主,我也不讨厌。”瞥了一眼天蒲远,天尘淡淡的说道。

    “这样真是太好了,促成了一对新人。皇上,你看尘儿都答应娶无双了。无双啊,以后你就是本宫的儿媳了。”皇后一脸的欣喜,就好像自己嫁女儿一样。

    “既然尘王也愿意娶无双公主为妻,那朕就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为两人赐婚。”天蒲远站起(身shēn),抬手示意音乐停下。舞女们也都退了下去,大(殿diàn)内只听见他低沉威严的声音。

    谁都没想到,这次的联姻竟然会这样的顺利。在皇上宣布赐婚后,这尘王正妃的位置非无双公主莫属了。有些人则将主意打到了尘王侧妃的位置上,一般王爷都是一个正妃两名侧妃然后再有一些妾。

    自从尘王的(身shēn)体渐渐好转,皇上对他越来越器重。大家心里都明白,皇上对尘王的偏心。从前是因为尘王的(身shēn)体,不愿意将自己家的女儿嫁进去。而现在不同了,尘王的(身shēn)体看着似乎好的差不多了。而且看他对无双公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想必娶回去也是一个摆设罢了。

    但他们却忘记了,尘王可是从来不让其他女子近(身shēn)的。而他主动去接无双公主,又让住进尘王府这样的待遇还不算特殊吗?当他们忽略了这样,就注定了他们希望落空。

    “我听说蓝冰国无双公主惊才艳艳,小女子想要讨教一番。”

    一道悦耳的女声在大(殿diàn)上响起,艾金闻声望去。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还真是个不知道死心的人。都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没放弃这妖孽。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前挑衅她的太傅之女萧娟。

    打量了一番萧娟,她还是与当年一样。柳叶眉、杏仁眼、朱唇不点而红,冰肌玉肤的俏佳人一位。不过气质到是成熟了一些,懂得收敛自己张狂的(性xìng)子了。

    “这…无双你可愿意与她交流一番,若是不想也没关系。”天蒲远也很好奇无双公主真的是否如传言般的惊才艳艳。

    “好啊,大家交流一番也不错。只是不知道还有谁想跟无双交流,不如就一切来吧。不然一个一个来,多麻烦。”艾金无所谓的耸耸肩,答应的干脆利落。今天就让她一次(性xìng)把麻烦都解决。

    她那无所谓的语气刺激了大(殿diàn)下很多自认为才艺出众的才女,除了萧娟以为又站出了几名女子。艾金大概的扫了一眼,哎呦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呢。她趁着大家没有注意她的时候,狠狠瞪了天尘一样。都是这个妖孽,惹了这么多的桃花让她来收拾。

    天尘有些无奈,他可是从没有招惹过这些女人。不过他很喜欢,金儿为他而战的样子。看来这回去,有得哄了。

    很快就定下来几人比试什么了,萧娟还是如当初一样选择的琴,而其他几人则选择了舞和画还有诗。皇上让人将东西都准备好后,比试正式开始。第一个比试的当然是最先提出的萧娟,她没有用皇上准备的琴而是自己带的。

    她拿起琴走到大(殿diàn)中央,调好琴弦。低柔婉转的琴声从指间传出,没有往(日rì)小女儿的心思。这次的琴声直接表达出(热rè)烈入火的(爱ài)意,琴声时缓时(热rè)烈。有看到心(爱ài)之人的怦然心动,也有等待心(爱ài)之人的苦涩。一首曲子,将主人的心思表达的透彻。

    众人被带入其中,感觉到女子对心中之人那份浓浓的(爱ài)意。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萧娟心中的人就是那即将娶无双公主的尘王。这萧娟当着人家未婚妻的面表达自己的(爱ài)慕,看来有一场好戏看了。

    琴声渐渐停下,大(殿diàn)内响起一片掌声。不得不说,萧娟的琴意比当年更好了。每一次的勾、挑、抹都完美的无可挑剔,而融入琴声的感(情qíng)也很到位。艾金抿了一口酒,低垂的眼帘挡住眼底的神色。

    “萧娟的琴意又长进不少啊,真是越来越好了。从琴声听得出来,这是有了心上人了。就不知,是哪家公子这么有福气被看上。”皇后开口夸奖着,但她有意无意的看向天尘。

    艾金眼底闪着讽刺,这皇后还真是做红娘做上瘾了。刚为妖孽做完一次红娘,紧跟着又要做第二次了。本来她还没有让自己(娇jiāo)蛮无理的理由,现在皇后送来了她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皇后娘娘说笑了,无双公主该你了。”萧娟柔柔的说道,并且退回自己的位置上。

    艾金从自己的位置上走到大(殿diàn)上,随手拿了一把古琴。一曲倾尽天下从她的小手中倾洒而出,这是大家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

    前世艾金很喜欢这首曲子背后的故事,那是一个帝王的故事。周帝白炎死再称帝十年后的一个雪夜,这个草莽出(身shēn)的皇帝不喜欢奢华,((逼bī)bī)宫夺位后就废弃了前朝皇帝所建的华丽宫(殿diàn)。而每夜住在帝宫内的九龙塔内,最后死时盘膝在塔顶石室几案前的蒲团上。而正对着壁上有一副画像,那时若是有前朝的宫女在一定会认出,那皇上颜色无双的女子正是前朝皇帝所封的最后一名贵妃。

    原来在倾国十年之后,白炎终究追随那个人而去。他(身shēn)后并未留下只言片语,于是所有关于周朝开国皇帝的谜团都与那悬挂于九重宝塔之上,隐在七重纱幕背后的画像一并被掩埋进厚重的史书中。

    当初艾金因为喜欢这首歌,特意去查了其背后的故事。被那草莽皇帝的感(情qíng)所感动,艾金回想起那个故事整个人都沉浸在其中而忽略了外界的人和物。

    血染江山的画

    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覆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原来时光已翩然轻擦

    梦中楼上越写

    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拂去衣上雪花

    并肩看天地浩大

    不知不觉,艾金伴着琴声将自己最喜欢的两端唱了出来。琴声停止,大(殿diàn)上陷入了沉默中。所有人还沉浸在艾金为她们编织的故事里,他们仿佛(身shēn)临其境看着那两人之间的(爱ài)(情qíng)故事。

    而所有人当中感触最深的莫过于天岚的皇上天蒲远,这曲子中的人为了心(爱ài)之人可以倾覆天下。若是当初他也能这样,是不是所有的结果都不一样了。只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时间也不会倒退。

    天尘看着大(殿diàn)中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女子,看着她周(身shēn)弥漫着的忧伤。心中微微一疼,他与她定不会像这个故事中一样的结局。为了她,她愿意倾覆天下。

    片刻后,众人从那感人的故事中清醒过来。大(殿diàn)上响起(热rè)烈的掌声,久久不散。而这掌声也将艾金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出来,她平复好自己的(情qíng)绪对众人浅浅一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场比试最终还是无双公主赢了,而萧娟并没有像一年前一样生气。而是淡淡的承认自己技不如人,这到是让艾金有一些小小的惊讶。

    接下来是一名蓝衫女子的舞蹈比试,女子的舞姿柔美。(身shēn)体柔韧(性xìng)非常好,有很多动作艾金都不得不承认她也做不到。女子水蓝色的长袖,随着(身shēn)体的转动而飞舞在空中划出惊艳的弧度。女子的舞姿很柔美,给人如木(春chūn)风的感觉。当她一舞罢,赢来了很多的掌声。女子带着挑衅的目光看向无双公主,她就不信她样样都很多好。

    艾金起(身shēn),直接无视女子投来的挑衅目光。直接走向对面的天尘,嘴角带着坏笑。

    “我亲(爱ài)的未婚夫,你可愿意帮你未来娘子一个忙。”

    “当然。”天尘放下手中的酒樽,很配合的拉起艾金的小手走到大(殿diàn)中央。

    艾金顷(身shēn)上前,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你只需要将一只手提供出来就好。”

    音乐声响起,艾金(娇jiāo)小的(身shēn)体在天尘面前舞动起来。她如同一只美丽的蝴蝶飞舞在天尘(身shēn)边,火红的胧月烟纱飘舞着。突然艾金在天尘的面前停下,玉足轻轻一点,(身shēn)体快速的像后飞去。抬手将束在头上的红菱扯下,向天尘袭去。

    天尘看到艾金飞离自己,红菱却像着自己袭来本能的伸手将红菱攥住。一个用力,将飞离自己的红衣女子拉进了怀中。艾金被拉入怀中,小手借力往他宽广的(胸xiōng)膛一推。(身shēn)体向上一跃,脚尖点在了他的手心上。

    艾金点着脚尖,在天尘的手心上舞动起来。就如同一只蝴蝶,落在(爱ài)人的手心中为他一人跳着舞。

    众人都被她的举动震惊,这是要有多好的舞蹈基础才能在一个人手掌心跳舞。而且动作还是如此的轻盈灵动,这个无双公主实在太让人惊讶了。试问整个青芒大陆,也找不到一个这样的人。

    很快舞蹈结束,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当然又是以无双公主胜利而告终,艾金从天尘的手掌心上跳了下来。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我只想在你的手心,为你一人而舞。”

    接下来的比试,也都是无双公主取胜。她以一副提了一首诗的红梅图,赢了那两个女子。

    “好、好、好,无双果然有着惊人的才华。”天浦远对于这个无双公主,是越来越喜欢。他能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喜欢尘儿。而尘儿似乎对她也不错,若是能成为一对他很欣慰。

    “尘王真是好福气,能娶到像无双公主这样惊才艳艳的女子。”天锦勾起嘴角,露出一抹调侃的笑。还真没想到,天尘真的对着无双公主有意思。只是当初他那么喜欢那红衣女子,怎么会突然就变了心。这是他心中的疑惑,所以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两人。

    天逸一直沉着脸坐在一旁,他承认这个无双公主很不错。但他依然喜欢他的皇嫂师傅,在他心里他只承认她。只是他越来越弄不明白,皇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是啊,无双公主才艺过人。尘儿能娶到她,是他的福气。这尘王府有了正妃,也该为尘物色两名侧妃。这样也能给无双做个伴,喜上加喜。”皇后脸上挂着端庄娴雅的笑,说的合(情qíng)合理。

    这话一出,可让底下不少大臣心里乐开了花。而皇上眉头却微微皱了起立,今(日rì)这皇后怎么会如此关心尘儿的婚事。南陵锡听到这话有些不高兴,他太头望向对面的人用眼神警告着,你要是敢三妻四妾他就拔了他皮。

    “今天各家小姐都在,正好为尘王选两个侧妃。无双公主作为尘王的正妃,正好可以帮尘王物色一下。”朱偷笑眯眯的接下皇后的话,他怎么会不知道皇后打的什么主意。这无双公主(娇jiāo)蛮,若是尘王娶了两个侧妃这尘王府以后还不得天天闹个没完。

    这样的事(情qíng)皇上是不会自作主张的,他看向天尘与无双开口问道:“你们两人的意见呢?”

    艾金冷眼看着皇后与丞相一唱一和的演着戏,面上像是为天尘着想。但背后那点小心思,她还是看得出来的。不过她还真要感谢他们俩,给她机会刁蛮给她们看。

    “无双谢过皇后娘娘与丞相大人的好意了,不过本宫的驸马只许娶本宫一人。若是有人想硬塞给王爷几个女人,本宫不介意王府里多几个连下人都不如的女人。”

    艾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玩着手中已经空了的酒樽。连看都没看皇后一眼,不痛不痒的说道。

    这话已经明白的告诉所有人,给尘王选侧妃她不反对。但到了王府那就是连下人都不如的人,这样哪家女子还会愿意去。

    “无双公主,你这样做就不对了。尘王毕竟是一个王爷,怎么能只有一个妃子。你做为正妃,要帮着王爷选侧妃。为王府开支扇叶,你怎么能这样骄慢无礼。”

    有些大臣不愿意了,在他们的心里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男人三妻四妾那是再正常不过,女人即使不愿意也得忍着。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王爷,现在只不过是想选两个侧妃而已。

    碰的一声,艾金将酒樽用力的放到桌子上。锐利的双眸扫向说话的人,语气狂傲。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教训本宫。再说你似乎也管过了,这是王府的事其是你一个大臣可以插手的。再说皇上都没说话,这里就有你说话的份了。还是说,在这里你比皇上还有说话权?”

    艾金字字带着讽刺,句句咄咄((逼bī)bī)人。噎的那个说话的大臣哑口无言,当听到她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脸都白了。这公主话里的意思,那可是再说他对皇上不敬。偷偷的看了一眼皇上,他似乎并没有不悦的神(情qíng),提起的心才慢慢的放下。

    众人见到无双公主如此咄咄((逼bī)bī)人的气势,心中都擦了把冷汗。还好他们没有开口,不然刚刚被说的人恐怕就是自己了。不过这无双公主也真够刁蛮的了,以后尘王怕是有的受了。

    皇后有些惊讶的望向无双公主,完全没想到之前那个看着有些(娇jiāo)柔的女子竟然会有这样的气势。若是这样,她的计划部就泡汤了。这可不行,她转头看向面无表(情qíng)的天尘。

    “尘儿啊,这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你若是想纳两个侧妃,母后一定为你挑连个温和娴雅的女子。”

    皇后特意将温和娴雅四字咬的及重,她就是说给无双公主听的。女子还是温柔娴雅点比较受夫君的喜(爱ài),她总有种感觉,这无双公主不会受她的控制。所以今天她无论如何,都要再塞两个女人进王府。

    至始至终皇上都没有说话,其实当无双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他还真就(挺tǐng)开心的。这个无双公主越离开,他就越高兴。这样尘儿(身shēn)边至少有一个人可以维护他,而且看得出来无双很喜欢尘儿。没有哪个女子,愿意将自己的夫君与其他女人分享。

    “皇后娘娘,不要怪无双说话不好听。无双说话比较直,太子比尘王大,我想要是选侧妃也该先给太子选吧。而且有句话不知道皇后娘娘听到没有。”艾金抬起眼睛看向皇后。

    “什么话?”皇后本能的问了出来,她没想到无双公主会将话题引到锦儿(身shēn)上。

    “皇上不急,太监急。”红唇一掀,一字一顿的说道。

    艾金眼中带着笑意的看着皇后那如调色盘一样的脸,一会青一会红一会白的。真是如变色盘一样变幻莫测。

    皇宫听到她的话,一口气没提上来。被气的浑(身shēn)发抖,她竟被说成是太监多管闲事。但在这么多人面前,她又不好发作。只能将这口气,生生的咽了下来。发泄不出去,憋的她心口直疼。藏在袖子下的手握紧,就连指甲镶进手心都没觉得疼。

    大(殿diàn)上众人的表(情qíng)都有些泛红,他们是憋的。当着皇上与皇后的面想笑还不敢笑,还真是辛苦。这无双公主可真够厉害的,连皇后的面子都不给。

    天蒲远轻咳了两声,他转头看向天尘询问着他的看法。说实话,这无双公主的(性xìng)子越来越和他胃口。

    “尘儿,你有什么想法。是纳侧妃,还是只娶无双公主一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天尘(身shēn)上,天尘淡然的将酒樽放下。抬起头看向艾金,嘴角一勾露出浅浅的笑。

    “本王一切都听无双公主的,娶了这么一个刁蛮的王妃已经够我受的了。若是再纳侧妃,怕我的王府会被她给拆了。”

    天尘说的一本正经,还不忘记话语中奚落一下那红衣女子。若他真纳侧妃,金儿何止会拆了她的王府。估计她连杀了他都是可能的,因为他们是一样的人。对于(爱ài)(情qíng),想要的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是有人背叛,付出的代价也只有生命了。

    艾金对于天尘的回答很满意,若是不说她刁蛮她会更满意。现在就看皇上如何做决定了,将视线转移到皇上(身shēn)上。

    天蒲远也只是问问而已,他的儿子他还是了解的,既然他答应娶无双,那么他就不会再娶别人。而这无双公主为何给他的感觉如此的熟悉,他很确定这是他第一次见无双公主。

    “既然尘王不愿意纳侧妃,此时就到此为止。”威严的声音响起,带着不容质疑的气势。

    见识到无双公主咄咄((逼bī)bī)人的气势,连皇后面子都不给。他们谁还敢再说什么,而且皇上都已经放出话了。

    这纳侧妃的事(情qíng)算是告一段落,皇后没有如愿以偿的将女人塞进尘王府。反而给自己气的心口疼,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么撮合无双公主与天尘的婚事是不是错了。这无双公主一看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主,若她真和尘王两人互相喜欢而在一起。那可就不好办了,不会尘王是一个专(情qíng)的人。他心里的人一定是那个红衣女子,皇后有些自我安慰着。

    若是让她知道,无双公主与艾金是同一个人不知道到会不会吐血。她这个错误的决定,注定了她(日rì)后的凄惨。

    宴会后半段,再也没出现什么是非。气氛很愉快,再没人提纳妃之事。

    两人回到王府时,已经深夜了。巧欣与玲珑见人回来了,立马迎了过来。

    “小姐,你回来了。”

    艾金点点头,这场宴会下来可把她累个半死。舌战群臣,还要和那些个挑衅的女人比试。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身shēn)边这个妖孽,小手一握狠狠的撞想他的腰间。这一记她可是用了很大力气的,而他竟然没躲硬生生的接了下来。

    天尘没有闪躲,他知道今天她为自己做了很多事(情qíng)。让她发泄一下,抓起那只小手泛红放到手心中轻柔着。

    “下次不要用拳头打了,你看都红了。”

    艾金翻了个白眼,她怎么不知道这男人还有被虐待的倾向。不过心里却是暖暖的,之前的气也消了很多。

    艾金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这么晚了她还真是有些困了,明天她还有事要办呢。

    “好了,这么晚了都散了休息去吧。”

    玲珑几人都下去了,艾金正准备会自己的房间。却发现(身shēn)后还跟着一个人,回头一看。天尘正满脸幽怨的看着自己。

    “你还不回去休息?”

    “你是要抛弃我吗,我要和你一起睡。我保证,只抱着什么都不做。”

    艾金大脑有一瞬间的当机,但很快恢复了正常。最后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在天尘的软膜硬泡下同意了他和自己一起睡。不知道明天早上,玲珑她们看到这妖孽从自己的房间出来会是什么反应。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68 赐婚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