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暗中计划

    天空中(阴yīn)云密布,灰暗一片。秋风吹起落叶,深秋大街上的人也没有往(日rì)那样的多。少了喧嚣多了一份宁静,三三两两的人穿梭其中。

    艾金很怕冷,天凉了她也不(爱ài)出去走动。每天就在自己的院子或房间中渡过,偶尔南陵锡会来看看她。两人聊会天,或者下下棋。

    艾金百无聊赖的坐在铺了厚厚毯子的贵妃椅上,怀中抱着毛茸茸的雪儿。星眸中染上点点困意,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小姐困了就到(床chuáng)上睡会吧。”

    玲珑往香炉中加了一点薰衣草香油,房间中飘散着淡淡的味道。让人的精神感觉很放松,艾金半阖着眼睛慵懒的靠在贵妃椅上。抚着雪儿光滑温暖的绒毛,没有动声音中带着睡意。

    “巧欣走了也有些时(日rì)了,应该回来了。”

    见艾金眼皮都快抬不起来又不愿意挪动一下,玲珑走到(床chuáng)榻上取来被子为艾金盖在(身shēn)上。

    “小姐,看你困的。睡会吧,巧欣马上就回来了。她回来,我叫醒你就是了。”

    艾金点点头,实在抵挡住这突如其来的困意。抱着雪儿就睡了过去,过了一会玲珑见艾金呼吸平稳睡的很沉。悄悄的离开了房间,将房间的门关好。

    玲珑离开了房间就往云七的房间走去,最近没什么事。大家都很闲,云七此时正坐在房间中绣着东西。见玲珑进来,连忙将东西放下迎了过去。

    “玲珑姐,你怎么过来了。”

    “小姐睡了,我就过来看看。你这是在绣什么?”

    玲珑拿起那刚刚绣了个开头的大红色缎子,看了半天没看出来。

    云七的脸有些泛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玲珑小声的说道。

    “我知道,小姐过段时间就要去天岚国嫁给尘王。我想亲手给她做嫁衣,即使大婚的时候她不会穿。”

    说道最后声音中带了一丝失落,云七低垂着头虐待着自己的双手。

    玲珑听到云七的回答时一愣,为小姐做嫁衣。望着那如火般的红色缎子,玲珑微微有些出神。若小姐真的穿着她们大家亲手为她做的嫁衣应该会很开心吧,这个主意似乎不错。

    “玲珑姐?”半天没有听到玲珑的声音,云七抬起头。看到有些出神的玲珑,轻声的喊了句。

    玲珑被这声轻唤拉回心神,眼中带着一点激动。将云七拉到(身shēn)边,嘴角带着欢快的弧度。

    “小七,你这想法真不错。我们大家一起为小姐做嫁衣,她出嫁的时候穿着它一定很快心。”

    “真的吗?小姐,会穿我们亲手做的嫁衣?”云七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以后小姐要嫁的是一国的王爷。喜服应该都由皇家准备好的吧,怎么会穿她们自己做的呢。

    “你和小姐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你还不了解她吗?”玲珑微微一笑,拍拍云七的小手。

    别人也许她不知道,但她们小姐的(性xìng)子她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若她们亲手做了嫁衣,出嫁当(日rì)她一定会穿它的。云七想了想这段(日rì)子的相处,明白了玲珑话中的意思。

    “那我们一起为小姐做嫁衣吧。”第一次,云七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激动与兴奋。

    碰!

    房门被推开,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玲珑与云七转头望向门口,看到巧欣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口。

    玲珑连忙倒了杯水递给她,巧欣接过来一口喝了下去。她连夜赶路,终于回来了。这一路她都没怎么休息,真是累死她了。本来她是直接去小姐那的,走到门口却发现房间中很安静。大概是睡着了,她就直接来云七这看看玲珑是不是在这里。

    果然,玲珑她在云七这。她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两人在那说什么嫁衣,巧欣放下杯子。

    “刚刚,你们两个在讨论什么嫁衣啊。谁要嫁人了吗?”

    两人一听巧欣的话,噗呲一笑。这一笑,更是把巧欣笑的迷糊了。巧欣的(性xìng)子比较急,催促道。

    “别笑了,快点说。”

    见巧欣有些急了,玲珑将她与云七的想法告诉给了巧欣。巧欣听完后,表示非常的赞同。

    “这个主意不错,只是…。”巧欣有些难为(情qíng),顿了顿:“我又不会刺绣,也不会做衣服。”

    “你只要想个办法,不让小姐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就好。等做完了,再个她这个惊喜。”玲珑掩嘴轻笑,看巧欣那别扭的样子。

    听到玲珑的话,巧欣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些女儿家的刺绣什么的她可是一点都不会,若真让她来做。那小姐这辈子也穿不上她们做的嫁衣了,不过怎么才能不让小姐发现她们偷偷为她做嫁衣呢。

    看来只能找些事(情qíng),分散小姐的注意力。不然她们平时都在一起,太不好隐藏了。不过要找些什么事呢,巧欣想着。巧欣眼睛一亮,有了。

    “有了,我这次去给王爷送药。发现了一件事,本来想先告诉小姐的。”

    “什么事?”

    “什么事?”

    玲珑和云七有些好奇,异口同声的问道。

    巧欣将在天岚发生的事讲给了她们两个人听,尤其是那名白衣女子。听完巧欣的话,玲珑皱起秀眉。

    “这件事(情qíng)等小姐醒了,就立刻告诉她。听你说的,我觉得这个叫净佲的女子不简单。”

    巧欣点点头,本来她也是准备等小姐一醒就将这件事告诉她的。事(情qíng)都决定了以后,三人就在云七的房间开始讨论如何为小姐做嫁衣。

    之前云七刚刚开头的就不要了,她们重新选了布料。还有绣图,忙忙碌碌的过了一下午。而艾金也很安稳的睡了一下午,完全不知道(身shēn)边的人在为她做着嫁衣。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59 暗中计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