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再见夜寒

    寒王府

    夜寒回到蓝冰后,皇上在早朝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封了他为寒王。并赐给他一座偌大奢侈的宅院作为府邸,同时也指给了他很多的下人。

    夜寒是个谨慎的人,他知道自己这次回来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这些指给的他的下人中,难免会有那些人的眼线。他将这些下人交给了柳之源管理,让他们做一些杂事。

    留在内院的,都是他从夜剑山庄带来的人。那(日rì)将黑衣人带回夜剑山庄后,将他丢到了地牢中。用尽各种的酷刑,依然没有使他开口说一句话。最后调查到他还有一个妹妹在那人手中,他立刻派人将那女孩救了回来。那黑衣人才开口,最后答应帮他的忙。

    夜寒做在书房中,望着窗外有些灰暗的天空。天空中,大块大块的乌云遮挡住了阳光。气压似乎有些低沉,有一种风雨(欲yù)来的气势。

    想到近些(日rì)子,大街上流传的那些事。夜寒冰冷的黑眸微微一动,原本冰冷的神色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这让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顾风惊的差点掉了下巴,揉了揉眼睛。刚刚他看到了什么,为了确定又看了一眼站在窗前的那伟岸的男子。还是冷冰冰的眼神,看来是自己看错了。

    “咳咳,主子。现在蓝冰城到处都在谈论当年的事,这消息怎么会流出去。难道,我们这里出了内鬼不成?”

    顾风轻咳两声,打破屋子中有些沉闷的气氛。

    “不管是何人放出这件事,对于我们只有利没有弊不是很好。”夜寒转(身shēn)走到奢华的椅子上坐下,端起精致的茶杯抿了一口。

    顾风想了想,原本他们就是想将这件事悄悄的散播出去。现在有人提前帮他们做了,若是那些人查起来也和他们无关不是很好?

    “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

    夜寒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顾风一愣。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啊,主子在和谁说话。心中有些狐疑,抬头看向夜寒。

    银铃般的笑声从窗外传来,一个红色的(娇jiāo)小(身shēn)影快速的闪过。一名穿着红色裙衫的女子已经坐在了屋子中,为自己倒了杯茶慢慢的喝着。就仿佛在自己家里一样,一点没有(身shēn)为外人的感觉。

    艾金坐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这个男子的警觉(性xìng)依然这样敏锐,她不过是稍稍的路出一些气息便被他给发现了。

    “怎么样,我放出的这件事你可满意?”

    夜寒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冰冷的黑眸闪过一抹暗芒。他就知道放出消息的人是她,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满意,只是不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艾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为了什么?她也不知道,她做事都很随心。原本她并没有想要帮助他,可能是因为皇上大寿上皇后想要杀了她的举动惹怒了她吧。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我对那些权利没有任何的觊觎。”

    有些飘渺的声音从那红润的朱唇中传出,声音很淡听不出任何的(情qíng)绪。艾金转头看了眼窗外的天空,微微勾起嘴角。

    “很快,我就要离开了。能帮你的只有这些,我希望当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

    夜寒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当他听到她快要离开的时候。心中竟然有些不舍,这种(情qíng)绪他不明白。从来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情qíng)绪,当他想要阻止的时候话已经脱口而出。

    “你要去哪?”

    “去我该去的地方。”艾金撇了一眼夜寒,有些诧异这个如寒冰般的男子会问出这样的话。夜寒在艾金的眼中,他是一个很优秀很厉害的人。但在他的眼中,她看不到感(情qíng)。他就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驱壳,只是为了报仇而活。这样的人,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心中不自觉的又想到了那一袭白衣的妖孽男子,她很庆幸他没有因为要报仇而失去了自我。想到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微微一暖。嘴角弯起一抹淡淡的弧度,眼中闪过一抹柔(情qíng)。

    艾金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中另外两个男人看着她的神(情qíng)。她完全忘记了自己这一笑是多么的妖孽。

    夜寒看着浅笑的红衣女子,冰冷的眸子变得深邃不见底。看到她嘴角那幸福的浅笑,还有星眸中掩饰不住的柔(情qíng)。他突然觉得,这些异常的刺眼。心底好似被人用针,一下一下的刺痛着。

    而顾风则从艾金进入房间,就一直处于风华状态。这女子,不就是当(日rì)那救了他们的红衣女子。主子何时和她有联系的,听两人的对话似乎有着什么合作。最让他风中凌乱的是,他居然在主子的眼中看到了除了冷漠意外的(情qíng)绪。

    看了看那浅笑的女子,又看了看眼中似乎弥漫着复杂神色的主子。顾风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看来他家主子对着红衣女子感(情qíng)不一样。只是,这样到底是好还是坏。

    艾金抬眸看了一眼两人,收起嘴角的浅笑。从椅子上站起(身shēn),抚了抚衣角。

    “当你成功了以后,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没有再给那面瘫男说话的机会,艾金(身shēn)影一闪。人已经消失在了房间中,只有那淡淡的清香证明她刚刚确实来过这里。

    夜寒一直望着她消失的方向,低垂的眼帘挡住了眼底的(情qíng)绪。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很长时间,最后才收起目光离开了书房。

    顾风摸摸鼻子,紧跟着走出了书房。他猜不出,主子到底在想什么。但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主子无论让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拒绝。

    艾金离开寒王府后,没有直接回将军府。而是去了那间茶楼,找了个不惹人注意的位置坐下品茶。

    巧欣没有在尘王府多做停留,将药送给戚冥又见了那白衣女子就匆匆忙忙的往回赶。

    那名白衣女子很奇怪,她说不出对她是何感觉。还是快些回去,将此事告诉小姐。让小姐来定夺,她知道那女子的名字应该可以得到一些她的消息吧。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有些事(情qíng)发晚了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58 再见夜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