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前尘旧事

    一道消息关于小皇子的消息一点点的散播在蓝冰国的每个角落,艾金靠在房间的贵妃椅上。手中捧着暖暖的茶杯,杯口处还飘散着淡淡的(热rè)气。昨天她让玲珑调查那紫衣男子与当年发生的事,没想到这里面竟然牵扯了那么多人。

    雪儿从地上跳到贵妃椅上,乖巧的窝在艾金(身shēn)边。艾金将茶杯递给玲珑,吧雪儿抱在了怀中。雪儿的小(身shēn)体(肉ròu)(肉ròu)的,抱起来还真有手感而且暖和。

    “干的不错,这小皇子回宫也有几(日rì)了。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玲珑往香炉里填了一些香料,语气中带着笑意。

    “听说这小皇子回宫,皇后可气坏了。但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发怒,不过这小皇子也不简单。这才回来几天,就把一些大臣与皇上的心都给抓牢了。”

    艾金闻言勾唇微微一笑,恐怕这只是他的第一步吧。蓝薄寒的母妃韵贵妃,当年可是皇上心尖上的人。

    皇后暗中买通了韵贵人(身shēn)边的人,将打胎药藏入了她的寝宫。而那时正好有一名正得宠的贵人小产了,太医查明是被人下了药。而这药从韵贵妃的寝宫中搜了出来,谋害皇子那可是死罪。即便皇上多喜欢她,也是护不了她的。而且又有那名贴(身shēn)婢女作证,这罪名算是扣实了。

    皇上痛失皇子,即便对待自己心(爱ài)之人也没留(情qíng)。让人将她(禁jìn)闭起来,彻查此事。而韵贵妃也是个烈女,她当初放下一切跟了皇上。没想过皇上竟然不会信她,当晚自杀在自己的寝宫中。

    艾金心中叹息,多少女人想要进入那红墙高瓦中。又有多少女人含恨死在里面,也许这辈子连皇上的一面都看不到。一进侯门深似海,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当事人知道。伴君如伴虎,帝王多是无(情qíng)之人。

    “我让你找的人可找到了?”

    艾金收回思绪,心里为那些后宫为了争宠的女子感到悲哀。

    “已经找到了,都安顿好了。”玲珑回答道。

    “去将人带来,我要亲自问问。”

    话音刚落,玲珑已经出了房间。艾金摇摇头,玲珑做事从来都不需要她担心。

    巧欣连(日rì)赶路,终于到了天岚国。但她没有马上去尘王府,而是先到了元雷拍卖行。

    因为最近没有拍卖会,拍卖行倒也是没什么人。巧欣到的时候,元媚儿正在大厅里和林雷说这话呢。见到巧欣,元媚儿连忙迎了上来。随后伸着脖子向巧欣的(身shēn)后望去,有些失望没有看到自己相见之人的(身shēn)影。

    “不用望了,小姐没回来。这次,只有我自己回来。”巧欣有好笑的看着一脸失望的元媚儿,笑着说道。

    元媚儿收回视线,看向巧欣略带疑惑的开口问道。

    “巧欣,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巧欣和元媚儿等人去了她们的包厢中,找了个位置坐下又喝了口茶才回答她的问题。

    “恩,小姐让我给尘王送药。还有这个是给你们的信,小姐说她很快就会回来让你们不用担心。”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交给了元媚儿,原本元媚儿想立马打开看看。还不等她有所动做,就听到巧欣的问话。

    “最近天岚可有什么消息。”

    元媚儿抚摸着下巴想了想,没一会眼睛一亮说道。

    “有,现在说的最多的就是一个叫净佲的女子。”

    元媚儿将前些(日rì)子发生的事(情qíng)都告诉了巧欣,听完元媚儿的话。净佲的名字被巧欣记在了心里,回去一定要告诉小姐。巧欣的(性xìng)子有些急,有些坐不住想要去尘王府去见见那名女子。

    “我现在就去给尘王送药,然后就得赶回去了。”

    也没让两人送,自己起(身shēn)就离开了拍卖行王尘王府走去。到了尘王府门口,正好管家从外面回来。见到巧欣一愣,见就她一人略带疑惑。

    “巧欣姑娘,你回来了?”

    “恩,我提小姐来送药。王爷的病似乎严重了。”巧欣见到管家,微微一笑。

    管家一听,连忙将巧欣带到了尘王的院子。走到房间门口轻轻的敲了几下门,语气带着恭敬。

    “王爷,巧欣姑娘来了。”

    过了一小会,房间的门被推开。戚冥从房间中走了出来,见巧欣要说话。连忙将人拉走,小声的说道。

    “王爷服下药,刚睡下。”

    两人来到院子中的石凳上坐下,巧欣就将药交给了戚冥。并且小心的吩咐道。

    “小姐说,在王爷毒发的时候将这药给王爷服下。”

    戚冥接过药,温柔的黑眸漾着笑意。嘴角勾着愉快的弧度,说道。

    “我记下了。”

    巧欣望了一眼戚冥,见他那样的温柔的看着自己。莫名的脸有些(热rè),眼睛微微一闪躲开了那温柔的目光。眼睛开始四处游((荡dàng)dàng),就是不看戚冥一眼。

    “听说,王府来了一个名女子。她自称能治好王爷的病,怎么不见王爷(身shēn)体好转?”

    巧欣状似不经意的一问,她没忘记她来这的目的。她还想见见那女子呢。

    戚冥看出了巧欣的意思,没说什么站起(身shēn)拉着巧欣就往净佲住的地方走去,巧欣挣扎了几下也没挣脱出来。索(性xìng)也不再挣扎,任由戚冥拉着自己。只是那泛着红晕的脸颊,还在发(热rè)。

    刚走到偏院,就看到一名(身shēn)着白衣的女子静静立在院子中。从背影望去,(身shēn)姿曼妙周(身shēn)散发着一股柔和的气质。巧欣看着那女子,心中有些惊讶。只是一个i饿背影,就让人觉得安静舒服。

    这女子并没有给她厌恶的感觉,也感觉不到任何的敌意。这些都使得巧欣有些迷惑,不过跟在小姐(身shēn)边这么长时间。有些人隐藏的很深,还是小心些好。

    就在巧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一道好听的轻柔之声响起。

    “既然来了,就到屋里坐坐吧。入秋了,这外面也有些凉了。”

    ------题外话------

    最近掉收掉的好严重

    都快来安慰安慰月妞吧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57 前尘旧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