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尘王的病,我可以治好

    巧欣天微凉就离开了将军府,她想早去早回。她实在是放心不下小姐,一想到小姐(身shēn)边隐藏着那么多的危险。不自觉的夹紧马腹,策马飞奔起来。她要早些将药交给尘王,然后立马赶回来。

    天尘这段时间(身shēn)体越来越虚弱,脸色苍白。这可急坏了皇上天蒲远,天蒲远坐在椅子上。眼底有着滔天的怒意,王者的气势镇压全场。

    几名太医惊恐的跪在地上,声音因为恐惧带着一丝颤抖。

    “皇上,臣等真的查不出任何异常。”

    扫了一眼跪倒一片的太医,皇上(阴yīn)郁的眸子看向(床chuáng)榻上那昏迷着的人。眼底闪过一抹心疼,随后冷声道。

    “朕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尘儿治好。否则,你们就提头来见。”

    说完,起(身shēn)拂袖来开。留下跪倒一地面带无奈与惊恐的太医,这尘王(身shēn)体真的很奇怪。他们检查不出任何异状,这让他们如何是好。

    戚冥送皇上离开后,回到了屋中。就见几名太医面带沉重的为王爷诊治,戚冥心中明白只有小姐才有办法救王爷。而小姐现在人又在蓝冰国,远水救不了近火。

    连续几(日rì)天尘的(身shēn)体都不见好,人虽然醒了过来(身shēn)体却虚弱异常。天尘靠在软榻上,手中扶着脖颈上的玉佩。心中一片柔软,眼底泛起淡淡的温柔。

    曾经为了报仇那么多次毒发他都(挺tǐng)过去了,现在又有了金儿他还有什么是(挺tǐng)不过去的。不过就是毒发而已,这么多年他早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戚冥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天尘醒了将手中的汤药递给了他。转(身shēn)又将桌子上的蜜饯准备好,等天尘将汤药喝完递给他。

    蜜饯入口化解了口中的苦涩,天尘最讨厌的就喝这黑乎乎的汤药。但他这(身shēn)体,还必须要喝这些东西。他这样的(身shēn)体,真的能带给金儿幸福吗?若这(身shēn)体里的毒解不了……

    戚冥将天尘手中的空碗接了过来,站起(身shēn)走到窗边将微微敞开的木窗关严,入秋了这吹进来的风都带了淡淡的凉气。

    “王爷,皇上已经昭告天下帮你寻求名医。只要能治好你,不惜任何代价。”

    天尘闻言勾唇一笑,这样做是补偿吗?勾起垂落在(胸xiōng)口的磨发,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够缠着。这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看起却是如此的(诱yòu)人。

    戚冥看的有瞬间的愣神,很快恢复了清明。他家王爷还真是妖孽级的美男,就连同样(身shēn)为男人的他都忍不住会看的出神。

    “只是不知道父皇这次的举动,对我是好是坏。那些人,你说他们会放过这样一次机会?”

    那淡淡的低沉的声音将戚冥的思绪拉了回来,听到天尘的话戚冥眉头微微邹起。他怎么会没想到这些,只是这段时间那些人很安静一点动作都没用让他放松了警惕。

    皇榜被贴在了天岚城门口的公告牌上,此时围了一群的人。众人看着皇榜上的内容,都开始议论起来。

    “尘王的(身shēn)体又犯病了。”

    “多少年了,也不见得有什么起色。”

    “皇上对尘王真是好,同样都是皇子待遇就是不一样。”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一名(身shēn)姿绰约的白衣女子走了过来。原本围观的众人见到缓步而来的女子,都自动的让开了一条道路。女子所过之处,引起一片的抽气声与小声的议论。

    “这是哪家的小姐,长的真好看。”

    “在天岚国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子。”

    “你看,她去掀皇榜了。莫非,这女子还懂医术。”

    “若是他能治好尘王,两人若是能在一起还真是般配。”

    众人开始议论起来,而且越说越跑题。最后都扯到两人若喜结连理,以后的孩子得多俊俏。

    而那白衣女子却对这些议论充耳不闻,将皇榜掀了下来。她刚刚掀了皇榜,就走来一名华服男子。

    “这位姑娘,你掀了皇榜就请跟我进宫一趟吧。”

    白衣女子微微点点头,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这笑犹如那茉莉花般淡雅,让人觉得舒服。两人离开后,围观的人也渐渐的散去。

    皇宫中,天蒲远坐在龙椅上。刚有人通报,皇榜被一名女子掀了下来,马上就让人带来见他。若这女子能救下尘儿,她要什么他到答应。

    时间在等待中似乎过的特别的慢,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那名华服男子和白衣女子的(身shēn)影就出现在了天蒲远的面前,两人对他行了大礼。

    “起来吧,你就是那掀了皇榜的女子?”

    两人闻言,从地上站了起来。白衣女子站起(身shēn),微微抬起头看向大(殿diàn)之上的中年男人。眼中清明,语气不卑不亢。

    “是,正是小女子掀下的皇榜。”

    女子的声音煞是好听,犹如山间的清泉温润人心。天蒲远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这女子给人的感觉很温和无害。看着那清澈的黑眸,天蒲远发现他看不明白她。有意思,又一个让人看不清的女子。

    天蒲远站起(身shēn),走到女子(身shēn)边。没有说话,只是仔细的打量着她。这个女子不是天岚的人,若天岚国有这样的一名女子。不会只是默默无闻,怕能和她相提并论的只有那红衣女子了吧。

    对于天尘,他不能冒任何的危险。这女子(身shēn)份不明,对尘儿是不是有危害。现在的尘儿是能受一点伤害的,这一切都要想好。

    见天蒲远不说话,只是眼中带着锐利深思的看着白衣女子。一旁的华服男子也没有开口,就这样静静的等着。

    一时间,大(殿diàn)内陷入了沉默中。似乎是看出了皇上的顾虑,白衣女子迎上那锐利的目光。嘴角挂着淡雅的浅笑,声音依然轻柔。

    “尘王的病,我可以治好。”

    ------题外话------

    咩哈哈

    月妞又原地满血复活了…

    众妞们最近都好安静啊,有咩有想本宫…。

    本宫又来求收藏求评论求勾搭各种求什么s乃们懂的

    还有妞们都来吧本宫在群里等着乃们群号315482020敲门砖:书中任意人物名字

    咩哈哈进群前最好去评论区留个言进群后改成乃们的言(情qíng)会员名

    本宫在群里等着乃们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54 尘王的病,我可以治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