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可怜的天逸

    送走了严洺,艾金睨了一眼天尘。天尘立马将下人屏退,大厅中只剩下了两人。

    天尘走到艾金(身shēn)边,伸手将艾金揽入怀中。下巴顶着艾金的头顶,声音轻柔,说不出的好听。

    “迟早你也要见我父皇的,不如借此机会见了。”

    艾金的小手在那健硕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听到头顶上那一声闷哼才收回小手。这是给他的惩罚,谁让他不与她商量下私自做决定。

    “下次可不许再私自做决定,不然…。”威胁的意味很明显,嘴角挂起一抹邪恶的笑。

    “好,以后做什么事我都会与你商量。”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住这小女人,不过这样聪明的小女人却是他的。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蔓延整个心脏。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了一会便被从外面回来的戚冥打断,艾金什么都没说和戚冥打了个招呼就回炼药房去了。天尘则明显面露不悦之色,每次气氛很好的时候总会有人来打扰。

    戚冥心中无奈,他也不想破坏王爷的好事啊。无辜的看了一眼那脸色不悦的男子,咳了两下正色道。

    “王爷,我带人去杀楼的时候。杀楼已经被人给毁了,经过检查是浣纱宫干的。”

    听了戚冥的话天尘收起不悦,神色一变沉思起来。这浣纱宫多次出手,目的到底在何。不过从目前来看,似乎对他们是没有威胁反而还帮了一把。

    “我让你调查浣纱宫,调查的结果如何。”

    戚冥眉头一皱,神色复杂。

    “我动用了所有势力,就是查不出什么消息。尤其她们的宫主,只知道是一名女子被人称为罗刹。而且听说,这罗刹擅长用毒。”

    “我知道了,浣纱宫不用去管了。我想,她们不会是敌人。”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声音轻柔。

    戚冥心中虽有疑问,但还是点点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戚冥附(身shēn)在天尘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天尘嘴角的弧度渐渐扩散,凤眸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很好,明天金儿会进宫。你派人暗中保护,盯紧凤仪(殿diàn)那人。”他可不认为在那位知道了金儿这人会没有动作,不过若是她对金儿不利他不介意早点结束游戏。

    而艾金刚刚踏进炼药房,就被天逸拉到桌子旁坐下。

    “皇嫂,父皇让你进宫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大概是我救了你皇兄要赏赐我吧。”艾金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好奇宝宝,为什么都是同一个父亲生出来的差别怎么这么大。

    “那老狐狸肯定是别有目的,不然直接把赏赐送来就完了。”天逸小声嘀咕着,他可不信父皇叫皇嫂进宫领赏那么简单。

    “你在那嘀咕什么呢?还不快背那些药效,小心我不教你了。”瞟了一眼那小声嘀咕的天逸,威胁的说道。

    “没啦,皇嫂明(日rì)入宫你可要狠狠的宰父皇一笔,他可是很有钱的。”他可没忘记昨天自己被狠宰的那一万两黄金,怎么也要拉一个人和他一起被宰。而皇上,就成了他的目标。

    艾金送了天逸一个免费的白眼,这是多么奇葩的皇子啊。居然让别人宰他自己的父皇,似乎还觉得那是多么的理所当然。不再理会抽风的天逸,走到药炉旁专心的炼制新的毒药。

    见艾金不理自己,摸摸鼻子接着背着手中那厚厚一叠的笔记。直到天边染上晚霞,两人才从炼药房中出来。

    算好时间天尘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晚饭,见到一脸神清气爽的艾金和一脸无比哀怨的天逸连忙起(身shēn)拉过艾金做到(身shēn)边仔细的为她布菜。

    “金儿累不累,这小子天资愚笨辛苦你了。”凤眸满是宠溺的看着专心吃饭的小女人,声音温柔。

    “不累,天资愚笨没关系他还算勤奋。”艾金戏谑的看了一眼在一边干瞪眼的天尘,笑的(奸jiān)诈无比。

    听到两人的对话,天逸真是有口难开。刚刚艾金给了一颗药丸让他服下,他没多想就吃了下去。结果就变现在这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人家哑巴还能啊啊两声呢。

    幽怨的看了一眼艾金与天尘,低头吃起饭来干脆眼不见为净。可是饭刚刚入口,腹部便传来一阵剧痛。俊俏的脸立马变的苍白起来,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天尘嘴角带着宠溺的笑,抬手揉了揉艾金的头。声音有些无奈。

    “你这鬼灵精,对天逸做了什么。”

    艾金憋憋嘴,无所谓的说道:“只不过给他尝了我新研制的毒药,不过你不用担心。就是让他不能说话,只要吃东西就会拉肚子而已。”

    无奈的摇摇头,她高兴就好。他相信她有分寸,不会将人给折腾死的。不过他还是同(情qíng)天逸的,不过若不是天逸出现今天被试药的人是不是就变成他了,想到这天尘不(禁jìn)打了个冷颤。

    “金儿,你会炼毒?”凤眸中闪过一丝光亮,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对啊,你不知道医毒不分家吗?”奇怪的看了一样天尘,艾金不以为意的说道。

    天尘没说话,只是意味不明的一笑。艾金似乎嗅到了些什么,还没来得及细想天逸已经回来了。

    见天逸脸色苍白,走路虚浮很虚弱的样子。药效还不错,天逸常年练武(身shēn)体比一般人要健硕。能把他折腾成这样,看来这要还(挺tǐng)成功。不过怎么他都是妖孽的弟弟,也不能太虐待。

    想着便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抛给虚弱的天逸,天逸接过药丸惊恐的看着艾金。不敢吃也不敢扔,他现在怕死艾金的小药丸了。

    看到天逸那纠结的样子,噗呲一声艾金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是解药,吃了吧。我这为你提升抗药(性xìng),以后你要尝试各种药物。有了这抗药(性xìng),就不会害怕中毒了。”

    听了艾金的话,天逸半信半疑的将药丸服下。试着发了下音,果然可以说话了。心中不(禁jìn)一喜,这药丸这么神奇。讨好的看着艾金,嘿嘿一笑。

    “皇嫂,你还有这药丸吗?给我几个吧,以后我都听你的。”

    “好啊,这几个给你。以后你可得都听我的哦。”艾金嘴角勾起一抹狐狸般的笑容,将剩下的几粒药丸扔给了天逸。

    接过药丸,天逸连连点头。完全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典型,乐颠颠的拿着药离开了尘王府。

    晚饭过后,两人在院子里看了会星星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艾金则想着,明天要如何狠狠的宰皇上一笔。

    ------题外话------

    艾金会如何宰皇上一笔

    而皇上找艾金是真的只为了赏赐吗

    求收藏求评论各种求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19 可怜的天逸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