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情定

    艾金纤细的手指一下一下叩打在木桌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房间里很安静,甚至能听到清晰的呼吸声。

    巧欣站在一旁额头和手心中布满细汗,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姐这个样子。平静的诡异,看不出任何的(情qíng)绪。就在巧欣想要打破这怪异的气氛,开口询问的时候。艾金终于开口了。

    “巧欣,发出罗刹令全面阻击杀楼。我要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干干净净,还有查出是谁买尘王的命。”清清冷冷的声音好似在说家常话一样。

    “是!小姐,我立刻去办。”巧欣知道这次小姐是动了杀意,以前小姐不管多么生气都不会做出灭门的事。看来这次那些人碰到了小姐的逆鳞,不再多说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

    艾金起(身shēn)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看着窗外的明月。如星的黑眸在月光的照耀下烨烨生辉,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妖孽,以后我来护你。任何想要害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窗棂间的缝隙(射shè)入房中。天尘慢慢睁开双眼,便看到一张可(爱ài)的睡颜。

    如婴儿般的陶瓷肌肤,平(日rì)里总是亮晶晶的星眸闭着。长长的睫毛如蒲扇一样,在眼底投(射shè)下一片(阴yīn)影。小巧的鼻子,红润的朱唇。没有平(日rì)里的灵气,却多了一份恬静的气质。

    天尘抬起手想抚摸艾金的脸颊,可一阵刺痛传来。让不由自主的倒吸口气,而这轻微的动静也惊醒了趴在(床chuáng)边的艾金。

    艾金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抬手揉揉眼睛。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睡意,那样子要多可(爱ài)就多可(爱ài)。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天尘看着艾金那可(爱ài)的模样,嘴角一扬露出妖孽的笑。凤眸中闪过一抹算计,薄唇一掀。

    “金儿,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一听到天尘的话,艾金的睡意立马全部消失精神了起来。星眸一瞪,随后下巴微微抬起。

    “谁担心你了,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

    见天尘微微动了动(身shēn)体想要起来,艾金连忙小心的将他扶起靠在窗棂上。动作轻柔,怕带动他的伤口。

    天尘靠在窗棂上,拉过艾金的双手握在自己的大手中。凤眸中满满的温柔,声音低沉好听。

    “金儿,昨晚的问题你的答案是什么?”

    艾金白皙的脸颊上出现两抹红晕,尽管想明白了自己的感(情qíng)。但她毕竟是个女子,面对(爱ài)(情qíng)还是会害羞的。轻轻的别过头,不去看那双迷惑人心的紫眸,微微的点了点头。

    虽然艾金没有说出口,但看到她点头。天尘的心中一阵激动,看来这次还真是因祸得福了。凤眸紧紧的盯着害羞的艾金,声音因为激动带着些微的轻颤。

    “金儿,你…你是答应我了。”

    艾金已经没有刚刚的羞涩,眨了眨星眸看着一脸激动的男子。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妖孽这个样子,黑白分明的眼珠滴溜溜一转。

    “对啊,我是答应你了。不过,做我男人条件可是很苛刻的。”

    “说,不管什么条件我都会做到。”不管条件多苛刻,这小女人他要定了。

    艾金将小手从那双大手中抽出,站起(身shēn)在(床chuáng)前来回走动。边走边说,声音清脆悦耳。

    “我的男人不许三妻四妾,只能有我一个妻子。不许藏私房钱,不许骗我,只能疼我宠我(爱ài)我。我做的任何决定,只能无条件的支持我不许有任何意义。还有…。”

    说到这艾金微微停顿了下,星眸认真的看着天尘。接着说道:“从今以后,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你有意见吗?”

    听完艾金提的这些要求,天尘微微一笑。剑眉一挑,凤眸中闪烁着得意。

    “金儿可以放心,这些我都能做到。我对感(情qíng)有洁癖,认定一个人就不会改变也不会再多看其他女人一眼。你做的任何决定不管对错我都会支持你,只要你开心就好。娘子娶回家本来就是用来疼的。”

    艾金满意的点点头,她相信他说到就会做到。走到(床chuáng)边坐下,从怀中拿出一个药丸递给天尘。

    “把这个吃下去。”

    天尘接过药丸直接放入口中没有一丝犹豫,艾金微微一愣。

    “你不怕,我给你的是毒药?”

    天尘摇摇头,伸手将艾金拉入怀中。下巴顶着艾金的头顶,闻着乌发散发的淡淡清香。

    “我人都是你的了,这命你想要便拿去好了。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

    “我的衣服是金儿帮我换的吗?”凤眸中闪过一抹算计,嘴角微微翘起。

    “是啊!”

    “那金儿看了人家的(身shēn)体,是不是该对本王负责任呢?”凤眸露出狐狸般的眼神,嘴角勾起算计的弧度。

    艾金听到天尘的话,从怀中起来。向着天尘灿烂一笑,小手狠狠的打在伤口处。

    “我这样负责,你可满意?”

    天尘闷哼一声,这小女人下手还真狠。抚着发疼的伤口,一脸痛苦的看着那个笑的一脸得意的小女人。

    “好疼!你这是要谋杀亲夫,我死了你就成寡妇了。”

    艾金撇撇嘴,鄙夷的看了一眼天尘;“装,你接着装。刚刚你吃下那颗药丸,现在(身shēn)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死不了的。”

    见被拆穿,天尘大掌一挥再次将艾金拉入怀中。手指挑起那小巧的下巴,低头温柔的凝视着那双漂亮的星眸。薄唇扬起妖孽的笑,无耻的使用美男计。

    房间中弥漫着一种绮丽的味道,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妖孽容颜。艾金感觉到心跳不规律的跳动,似乎要冲破出(身shēn)体一样。脸颊火辣辣的燃烧,如同涂抹了胭脂。

    嘭!

    此时,天尘房间的门被人狠狠的踹开并伴随着一道洪亮的声音传入天尘与艾金的耳中。

    “小爷刚回来就听说你遇刺,特意来看你死了没有。”

    ------题外话------

    琉璃今天首推

    看文的亲们顺手收藏下琉璃感激不尽

    求收藏求评论各种求

    :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16 情定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