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太子天锦

    皇后一听到太子来了,丹凤眼中闪着笑意。赶紧招手,让太子坐到自己(身shēn)边。

    “锦儿,今天怎么有空来母后这儿坐坐。”

    太子天锦走到皇后(身shēn)边坐下,英俊的面庞上带着一丝兴奋。双手抓住皇后的手,笑容灿烂。

    “母后,听说天尘那废物中毒怕是不行了。他一死,就没人与我争皇位了。”

    皇后抬手拍了拍太子的手背,慈(爱ài)的看着太子,嘴角勾起一抹狠毒的笑。

    “锦儿,你放心母后会为你清除一切障碍。这皇位——最后一定会是你的。”

    闻言天锦笑的更加灿烂,连忙站起来给皇后催着肩膀。狭长的桃花眼眯成一条线,嘿嘿一笑。

    “母后对锦儿最好了!”

    皇后那丹凤眼中笑意更浓,佯装生气的责备可声音中却听不出一点怒意。

    “母后为你铺好了路,你自己也要争气。别一天天的在外面惹是生非,流连花丛之中。连我这久居深宫的人,都知道外面的人怎么评论你。”

    说道这皇后心中还真有些怒气,锦儿似乎被她给惯坏了。外面对他的评价非常的不好,都说天岚国的太子风流成(性xìng),实属天岚国纨绔子弟的代表。有时,她也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听完皇后的话,天锦俊美的脸上露出不悦。

    “以后我当上了皇上,看他们谁还敢说我一个不字。”

    皇后看着天锦那骄横的样子,细眉一皱。丹凤眼一瞪,厉声训斥。

    “住口,这里是皇宫隔墙有耳。你是不要命了,这话若是传到皇上耳朵里。你、我还有整个丞相府都别想活了。”

    看着闷不吭声立在一旁,低着头的天锦,微微叹了口气。

    “你下去吧,母后累了。”

    “是,母后那儿臣先回去了。”

    天锦向皇后行了个礼,看皇后对他摆摆手便转(身shēn)离开了凤仪(殿diàn)。

    踏出凤仪(殿diàn),三名黑衣男子立马走了过来恭敬的跟随在天锦(身shēn)后。一改刚刚在凤仪(殿diàn)内的骄横,此时俊美的脸上神(情qíng)冰冷,嘴角噙着让人心底生寒的冷笑。

    “走,我们去看看我亲(爱ài)的皇弟。”

    艾金和巧欣回到王府的时候,看到一名(身shēn)着紫色云锦的华服男子似乎在和戚冥争执着什么。心中不由一阵好奇,此人是谁竟然能让戚冥变脸。

    “太子(殿diàn)下,王爷此时还未清醒不能见您。”

    “你是什么东西,不过一个奴才而已也敢拦本太子的路。”

    “属下不敢,皇上也下令任何人不许来打扰尘王。”

    “我不过是来看望下我的皇弟,怎么到你口里就成了打扰?今天这房间我是进定了,来人把这狗奴才拉下去赏三十大板。”

    艾金走近些听见两人的对话,原来这紫衣华服男子就是天岚国的太子(殿diàn)下。只是这太子背对着她看不清容貌,背影到是看起来欣长(挺tǐng)拔。不过这话语间的蛮横无理,却让人反感。

    “巧欣,你听是不是有狗叫声。”

    就在几个黑衣人要将戚冥拉下去的时候,一道轻柔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只是说出的话,顿时让天锦和几个黑衣人变了脸色。

    戚冥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就知道是艾金回来了,一抬头就看到艾金那(娇jiāo)小的(身shēn)影缓缓走来。

    心中不(禁jìn)哭丧起来,艾金若是出了什么事王爷还不扒了他的皮。戚冥刚想用眼神示意他没事,别过来可是已经晚了。

    “你敢说本太子是狗?”

    愤怒拔高的声音穿刺透在场每个人的耳膜,天锦双目睁大狠狠的瞪着眼前的红衣女子。那样子,好似要吃人一样。

    艾金抬手揉揉耳朵,这人的声音还真大震得人耳膜都疼了。星眸滴溜溜的看了一圈,扭头一脸无辜的看着巧欣惊讶的道。

    “巧欣,你有听见我说太子是狗吗?”

    “没有,小姐从头到尾都没有说天岚国的太子是狗。”

    巧欣嘴唇一掀,连忙回道。当说道天岚国的太子是狗时,还特意提高了声音。

    戚冥站在一边干着急,心中不(禁jìn)为艾金捏了一把冷汗。但听到艾金与巧欣这对主仆的对话,再看一脸铁青的太子。若不是现在的场合不(允yǔn)许,不然他还真想拍手叫好。

    “太子(殿diàn)下,您这是诽谤哦!我可是可以去官府告你的。”艾金眨眨眼睛,那样子要多(娇jiāo)俏就多(娇jiāo)俏。

    “本太子不与你一个女子计较,今天本太子是来看望尘王的。你们将我拦在门外,是何用意。”天锦将头一撇,语气依旧骄横无理。

    “太子(殿diàn)下,尘王现在昏迷不醒见不了任何人。您这样大吵大嚷的对尘王的病(情qíng)可不好,您又是何用意呢?难道说您…。”艾金黛眉一挑,一双星眸似笑非笑的望着一脸暴怒的太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本太子还希望尘王早死不成?还有你是何人,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

    天锦一脸愤懑的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狭长的桃花眼中闪过一道暗芒,快如闪电让人无法察觉。

    “太子(殿diàn)下有没有那意思只有您自己知道,而我不管你是何人,都不(允yǔn)许我的病人被打扰。”

    一改刚刚(娇jiāo)俏的模样,艾金星眸眯起。眸光锐利的扫向太子,清清淡淡的声音中带着刺骨的凉意。刚刚那双桃花眼中的暗芒别人也许没有看到,但她却看的清楚。这个太子真如外面传言的那样,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吗。

    “哼!回太子府。”

    高傲的仰起头,大喝一声。随后转(身shēn)带着(身shēn)边的三个黑衣人离开。转(身shēn)的刹那,一抹寓意不明的笑挂在了嘴角。

    艾金若有所思的望着那抹欣长(挺tǐng)拔的背影渐渐消失,她没有忽略刚刚太子嘴角那抹笑。莫明的这个男人给她一种危险的感觉,看来这太子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突然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艾金的沉思。

    ------题外话------

    看文的亲们会不会觉得(情qíng)节太托了

    若有什么意见希望亲们提出来

    琉璃会努力改正

    求收藏求评价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13 太子天锦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