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我就是差别待遇,你有意见吗?

    回到尘王府时,天已经黑了。艾金下了马车,带着玲玲与巧欣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完全没有理会其他几人,天尘微微一愣。他这是被无视了吗?但他好像没做什么惹她生气的事啊,反而在画舫中极力配合她演戏。

    戚冥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主子,心中不(禁jìn)想到一句话真心适合艾金。‘女人心,海底针’让人捉摸不透,他们几个大活人就这么被无视的彻底。

    这时一名(身shēn)穿褐色长袍的人走来,头上戴着一个带有遮纱的帽子挡住了面容。他走到天尘(身shēn)边像戚冥几人点点头,随后俯(身shēn)在天尘耳边小声的嘀咕着什么。天尘的目光微变,嘴角扯出一抹冷笑,看来那些人是等不及了。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此人听到天尘的话后,转(身shēn)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中。看着褐衣人消失的方向戚冥转头看向又恢复一脸淡然的主子,略带迟疑的说道。

    “主子…。”

    天尘挥挥手,嘴角挂着玩味的笑:“这次我带艾金去参加游湖会,已经传到宫里那位耳朵中了。怕是,让她按耐不住了。”

    戚冥皱起眉头,温柔的黑眸中划过一抹担忧:“看来,不过多时她们就该有所行动了。”

    “没关系,不需要去阻止他们。派人暗中盯着就好,偶尔帮上一把。”天尘抬头,一轮明月挂在漆黑的天空中。嘴角勾着一抹邪魅的笑,没有漆黑的夜空如何衬托出明月的明亮呢。

    “好了,都下去休息吧。”挥挥手,让人都下去。天尘也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艾金就让玲珑拿着战利品去换银子留下巧欣在(身shēn)边伺候。早饭依然是在屋子里用的,放下筷子接过巧欣递过来的茶盏抿了一口。

    “巧欣,义父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巧欣将香炉点燃,听到艾金的话端着香炉放到窗边的架子上。两眼一眯,嘿嘿一笑。

    “将军那里一切都好,让小姐放心。几个登不上台面的,只能私下搞些小动作掀不起什么风浪。”

    “那我就放心了,等这边的事(情qíng)一结束。我们就立刻启程,去看义父。”艾金拿起茶盏,吹散茶水上漂浮的茶叶。想到那个粗犷随(性xìng)的义父,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门外响起了碧箩焦急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事(情qíng)发生。

    “小姐,您快去看看吧。王爷…。王爷他突然昏倒了。”

    闻言艾金立刻打开房门,跟着一脸焦急的碧箩往天尘的房间赶去。昨天那妖孽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会突然昏倒。而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那妖孽(身shēn)体中的毒已经解的七七八八了。

    思索间已经到了天尘的房间,房间中站着一(身shēn)蓝衣的戚冥与一(身shēn)黑衣的影。两人的脸上都是(阴yīn)云密布,房间中的气愤沉闷到了极点。

    戚冥看到走来的艾金,立马迎了上去将早上的(情qíng)况说了一遍。

    “早上,王爷用完早膳说(身shēn)体有些不舒服准备回房休息。可没走几步,便昏倒了。”

    听完戚冥的话,艾金转头看着(床chuáng)榻上的男子。剑眉蹙起,双眸紧闭,浅粉色的薄唇此时毫无血色,光洁的额头上布满密密的细汗。脸色惨白,墨黑的头发被汗水打湿似乎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看着这样的妖孽,艾金的心不由自主的抽痛了下。在(床chuáng)榻边的椅子上坐下,伸手为他把脉。

    时间悄悄的流逝,片刻过后艾金收回手。低垂着眼眸,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qíng)。声音淡淡的,却让人感觉异常的寒冷。

    “王爷,中毒了!这次的毒很烈,余毒未清又添新毒。”

    “那可怎么办,可能解毒。”听到艾金的话,戚冥立马焦急的问道。那些人动作还真是够快的,而且一次比一次狠毒。

    “当然能,本姑娘想救的人即使阎王来了也带不走。不过区区的狼毒而已,还难不倒我。”

    艾金拿出银针封了合谷(穴xué)来减轻他的疼痛,转(身shēn)交代戚冥一些事(情qíng)但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下。

    艾金不停的施针,光洁的额头布满稀罕。狼毒虽然难不倒她,但这种毒毒(性xìng)猛烈,必须快速制止它蔓延全(身shēn)。

    不知过了多久,毒终于控制住不再蔓延。艾金呼出一口长气,巧欣立马上前为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而此时戚冥也回来了,手中端着一碗汤药。走到(床chuáng)边想为主子喂药,一只素白的小手拦住了他。

    “你扶他起来,我来喂药吧。”艾金拿过戚冥手中的汤药,坐到(床chuáng)边给天尘喂药。

    戚冥将天尘扶起,靠在自己(身shēn)上。

    天尘感觉到(身shēn)体里的疼痛似乎减少了很多,双眸缓缓睁开。正好看到艾金小心翼翼的在给他喂药,那动作很温柔。张开口吞下汤匙中那散发着苦味的汤药,到了口中却化成了蜜一样的甘露。

    看到那妖孽男醒了过来,用一双幽幽的紫眸看着自己。艾金的小脸上泛起两片红霞,将汤药丢给戚冥。

    “他醒了,可以自己喝药了。服下药后,只要好好休息便没事了。”

    丢下一句话,艾金带着巧欣一溜烟的跑出天尘的房间。心中一阵懊恼,她这是肿么了?每次看着他的眼睛都会脸红,心跳加速。还是赶紧治好他,离开这里她讨厌不受她掌控的事(情qíng)发生。

    看着一溜烟跑出去的女子,天尘露出一抹虚弱的笑。这小女人还真是可(爱ài),居然害羞了。收回视线看了眼戚冥手中的汤药,眉头蹙起微微撇嘴。

    “不喝,苦!”

    闻言戚冥顿时有了想要掀桌子的冲动,主子不带这么差别待遇的有木有?人家艾小姐喂的时候您喝的那叫一个舒服,现在换他喂药就不喝了。戚冥一阵抓狂,最终归于平静。

    “主子,这是艾小姐亲自煎的药!您…”

    戚冥话还没有说完,手中一空。那碗汤药已经进了天尘的肚子里,天尘抹掉嘴边的药渣眉头一撇。

    “苦!”

    碧箩立马拿起一颗蜜饯递了过去,天尘接过蜜饯放入口中淡化了那浓郁的苦味。看着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的戚冥,嘴角一扯。

    “我就是差别待遇,你有意见吗?”

    收起幽怨的表(情qíng),戚冥连忙摇摇头。他哪里敢有意见,主子高兴就行了。心中暗暗祈祷,但愿主子不会知道自己骗了他。话说回来,他这也是善意的谎言。

    “主子,这次他们下手还真够快的。”戚冥凝眉,温柔的双眸中闪烁着寒光。

    “我们就将计就计,你去将我中毒的事(情qíng)散播出去。”天尘躺回(床chuáng)上,手掌支撑着脸颊。凤眸中划过一道光芒,嘴角噙着冰冷的笑。

    “好,我这就去办。”戚冥说完,便转(身shēn)离开了天尘的房间。随后影与碧箩也退出房间,顺带着将房门掩上。

    ------题外话------

    琉璃刚刚写文,(情qíng)节的安排与设定可能还不是很好

    文笔也很青涩,但琉璃会认真的写下去

    希望看文的亲们多多支持

    你们的支持是琉璃写下去的动力

    嘿嘿

    还是(日rì)行一次的求收藏求评论求勾搭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11 我就是差别待遇,你有意见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