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本姑娘既要赢了你的钱,还要气死你

    萧涓接过(身shēn)边婢女递来的杉木古琴,抱着琴走到画舫中央盘膝而坐。将古琴放到了两膝上,纤细的手指在琴弦上一勾一挑清灵的琴声倾泻而出。

    不得不说萧涓的手法很娴熟,琴艺精湛。那悠扬的琴声合着女子低柔婉转的歌声如天籁般让人沉醉其中,一曲蝶恋花被演唱的恰到好处,那低柔的女音似轻声嘀喃诉说着对美好(爱ài)(情qíng)的向往。

    凝视着那夺走自己芳心的白衣男子,美眸中带着眷恋柔(情qíng)似水。不得不说萧涓是有骄傲的资本,人美才艺又出众。歌声与琴声停下,一阵(热rè)烈的掌声与欢呼声响起。

    收起琴依依不舍的再看了眼白衣男子,而后微微的扬起头看着红衣女子。骄傲的道;“该你了!”

    微微一笑艾金站起(身shēn)走到一名歌姬的(身shēn)边,借了一把琵琶便走到画舫的船栏旁勾膝而坐。将琵琶靠在膝上,手指轻勾试了试音。讪然一笑,糯糯的说道:“好长时间没有弹过了,还真是有点手生。”

    听到艾金这样说,众人心中已经肯定这次比试的赢家是萧涓了。而萧涓也嗤笑一声,她从小便学琴棋书画尤其这琴艺更是精湛。她就等着看这红衣女子一会如何的出丑,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干。

    当一段从未听过的曲子从红衣女子的指尖挥洒出来,众人的视线便被吸引过去。略微低沉的声音如醇厚的美酒让人不(禁jìn)沉醉其中,而红衣女子所唱的歌中的歌词令众人震惊。

    艾金波动琴弦那一刻便整个人融入了琴声中,星眸低垂。嘴角勾起一抹肆意的弧度,前世最喜欢的一首歌脱口而出。

    自狂笑世间也颠倒

    哪管岁月不轻饶

    自在不羁与你厮守到老

    双剑合璧影飘逸

    任轻狂行江湖只愿随(性xìng)

    任凭风雨急临绝地

    依然桀骜偏要冲破荆棘

    就算是一生被俗世所弃

    心似铁只可为你永不移

    众人愣愣的凝视着那个倚栏而坐的红衣女子,若说刚刚萧涓的似小女儿家的(情qíng)事,那么这女子带给他们的则是一种大气蓬勃的(爱ài)(情qíng)。

    看着那红衣女子一改刚刚温婉柔弱的样子,此时红衣随风飘((荡dàng)dàng),青丝飞扬,嘴角噙着肆意的微笑,明明是同一个人此刻却透露出万千的豪气。

    不知道人群中谁先拍手,喊出好一句‘就算是一生被俗世所弃,心似铁只可为你永不移’。随后一片(热rè)烈的掌声响起,直到艾金的歌声停止掌声才渐渐停息。

    艾金睁开星眸,刚刚一直沉浸在表演中都没有注意其他(情qíng)况。她心里一直向往着这歌词中所写的感(情qíng),若是她能够拥有这样一份感(情qíng)死都不会放手。下意识里她像那妖孽的方向看去,而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她这不经意的动作,在萧涓的眼中却变成了勾引尘王。长袖下的一双手握紧,指甲嵌进掌心都不自知。看着众人的反应,她知道这次的比试是她输了,咬咬牙恨恨的道。

    “这次比试我输了,这些都是你的了。”

    艾金已经走回了天尘的(身shēn)边坐下,玲珑在一旁用湿巾擦拭着那双素白的小手。听到萧涓的话,艾金立刻眉开眼笑起来。声音清脆悦耳:“巧欣,去将咱们的战利品拿回来。”

    转头又看向(身shēn)边的妖孽,眨眨眼睛(娇jiāo)俏的说道:“王爷,金儿没有让你失望哦。”

    至始至终一直凝视着艾金的天尘,知道这小女人戏还没演完很配合的抬手捏捏那小巧的鼻子。紫眸中满是宠溺,声音低沉温柔:“你啊,鬼灵精一个。说吧,想要什么。”

    艾金的星眸骨碌碌一转,露出狡黠的笑。嘿嘿一笑道“那这所有的东西是不是都是我的了?”

    天尘心中有些无语,原来这小女人至始至终都惦记着那些赌注。而且她都已经命人将那些东西收起了,看着那张(娇jiāo)俏可(爱ài)的小脸心中的某处((荡dàng)dàng)起一片涟漪。

    “当然,这些都是金儿自己赢来的。”

    “我就知道,王爷对金儿是最好的。”说此话时,艾金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被大家凉在一边的萧涓。哼,敢挑衅她。本姑娘既要赢了你的钱,还要气死你。

    萧涓看到那带着挑衅的一眼,心中都要气炸了。再见两人似她如空气一般,当着她的面亲亲我我。咬了咬牙,一跺脚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场比试就以艾金的完胜而告终,(热rè)闹结束后接下来的歌姬表演似乎就显得乏味了很多。

    傍晚时分,金色的阳光笼罩大地。湖面映着落(日rì)的余辉,湖面上飘((荡dàng)dàng)着淡淡的薄雾。而游湖会也落下了帷幕,众人散去。脸上都带着愉快的神色,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尽兴的一次游湖会。那肆意而笑的红衣女子,那不知名的曲与词都将烙刻在众人心中。

    从画舫下来,艾金就将小手从天尘的手中抽出。看也没看天尘一眼,上了后面的马车让巧欣与玲珑跟着伺候。

    坐在马车中,艾金的心中一阵气闷。这个妖孽,居然拿自己当幌子难怪会对她这么好。不过她也很好奇,这妖孽是扑倒的还被扑的。想到那妖孽被另一名俊美男子扑倒的景象……好吧,艾金承认她此时的想法邪恶了。

    玲珑与巧欣看着一脸变幻莫测的小姐,面面相觑她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姐这么丰富的表(情qíng)完全猜不出她在想什么。

    而此时的天尘看着自己空空的大手,心底划过淡淡的失落感。这小女人是利用完自己后,将自己给丢到一边了吗?

    这小女人还真是让他又(爱ài)又恨,尽管被利用但他却甘之如饴。看向后面的马车,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只是他不知道艾金现在心中的想象,若是知道了估计再也笑不出来了。

    站在一旁的戚冥看着望着后面马车傻笑的主子,看来主子这次是真的陷进去了。而影依然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站一旁,碧落也只是静静立在(身shēn)边等候主子的吩咐。

    “走吧,回府。”天尘收回视线,淡淡的道。随后碧落跟着天尘上了马车,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队伍向尘王府驾去。

    马车中三人数着今天的战利品,艾金笑的极其灿烂。随手挑错几样不错的首饰,递给巧欣与玲珑。

    “这几样是给你们俩的,剩下的明(日rì)拿去换了银子。我要这些没用,还不如银子来的实在。”

    “谢谢小姐!”两人没有推拒,收下那几样首饰。然后又把剩下的东西装到一个精致的袋子中。

    艾金慵懒的靠在玲珑的肩上,捂着嘴打了个哈钦懒懒的道:“我让你们调查的事,有结果了吗?”

    听到艾金的话,巧欣的柳眉蹙起面色沉重。语气中带着一丝丝的凝重:“小姐这两年让我们寻找之人,在我们寻找时总是有一股势力阻拦。”

    听了巧欣的禀报,艾金的星眸眯起。看来事(情qíng)似乎复杂起来了,她动用了浣纱宫的势力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而那股阻拦的势力又是何人所为,暮吟到底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艾金从怀中掏出一块小巧的令牌,扔给了巧欣。“去查查这令牌的来历,我要详细的资料。”

    这块令牌是围攻她的那几个黑衣人(身shēn)上的,她顺手摸了过来。既然暮吟的事(情qíng)没有头绪,那就先把眼前的事(情qíng)解决。她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她的命。

    ------题外话------

    文文会越来越精彩

    一定会不让亲们失望滴

    求收藏、求评论、求勾搭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10 本姑娘既要赢了你的钱,还要气死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