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意外之吻

    第二(日rì)清晨,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了蔚蓝的天空中。淡淡的茉莉花香伴随着清风吹进房间中,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shè)到(床chuáng)榻上。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后门外传来清脆悦耳的少女声音。

    “小姐,您起来了吗?”

    听到巧欣的声音,艾金睁开朦胧的星眸。

    “进来吧。”

    巧欣推门而入,端着盛着清水的铜盆走了进来。将手中的铜盆放到一旁的铜架上,走到艾金(身shēn)边伺候她更衣。

    “小姐,清水已经准备好了。刚刚碧箩来说王爷在前厅,等着您用早膳呢。”

    艾金点点头,此时玲珑踏进房间伺候艾金洗漱。随后三人便去了前厅,刚踏进前厅便看到一(身shēn)白衣的天尘已经坐在圆桌前等着她。

    圆桌之上摆放着各色的食物,大多数都是她喜(爱ài)的。如星的黑眸划过一抹诧异,他怎么会知道她的喜好。

    “来了,昨晚睡的可好。听说你喜欢吃这些,早上我便命令厨房做了这些。”低沉(性xìng)感的声音从天尘的口中传出,紫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很好,药材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吧。今天开始,我就为你解毒。”艾金走到圆桌旁坐下,看着一脸苍白的天尘又看了眼桌上的饭菜。一种异样的感觉划过心间,这个男子似乎很细心…。

    天尘嘴角微微勾起,没有说话只是抬手开始为艾金布菜。没一会,艾金眼前的盘子中已经放满了她喜欢吃的菜。

    而一直站在天尘(身shēn)后的影和戚冥,眼中充满了震惊。他家主子何时有过这么温柔的表(情qíng),看他那为红衣少女布菜的动作是那么的娴熟似乎演练了无数次。

    艾金看着眼前那满满的一盘子的菜,脑后出现三条黑线。这男人是把她当成是猪了吗,不过既然有人愿意服务她何乐而不为。

    两人都没有说话,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样。但这幅画面,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很有(爱ài)。

    吃完早膳,几人便去了天尘的房间。回到房间,天尘便躺倒了(床chuáng)榻之上半合着眼睛休憩。

    “艾小姐,你要的药材都在这里。”一袭蓝衣的戚冥将准备好的药材递给了红衣女子,一贯淡然的语气中带上了些许的激动。折磨主子这么多年的毒,终于快要解了。

    艾金接过药材看了一眼,从其中拿出三株药材扔给了戚冥。

    “这三种药材混合制成药浴,一个时辰后抬到屋子里来。”

    交代完后,便走到已经躺在了(床chuáng)榻之上的天尘面前。玲珑立马递过一个精致的木盒,艾金接过木盒打开。一(套tào)粗细不一的银针出现在众人眼中,每根银针顶部都有一颗圆润的红石榴石,在阳光的照(射shè)下愈发的晶莹剔透。

    “把上衣脱了,趴下。”

    天尘闻言微微一怔,但还是乖乖的将上衣脱去露出洁白的(胸xiōng)膛趴好。戚冥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子这么听一人的话。

    艾金看到那白皙(性xìng)感的(胸xiōng)膛,俏脸微微一红。而在一旁的玲珑与巧欣看着自家脸红的小姐,心中不(禁jìn)出现一串问号。以前小姐也没少给他们宫里的人疗伤,也没见小姐红过脸,现在这是什么(情qíng)况。

    艾金取出一根细长的银针轻轻的扎进了天尘的背中,背部传来的刺痛令天尘的剑眉微微蹙起。看到(床chuáng)榻上那妖孽男子眉头蹙起,安慰的话语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施针的时候会有些痛,忍忍一会就好。”

    清灵温柔的声音在天尘耳边响起,似有魔力般的抚平了那刺痛感。剑眉舒展开来,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

    一直站在一旁的戚冥,温柔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光亮。看着两人,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自家主子肯定是喜欢眼前这红衣女子,而看红衣女子的神态举动似乎也喜欢自己主子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嘿嘿,看来这两人有戏。

    房间中艾金安静的施针,玲珑在一旁偶尔用洁白的手帕为艾金擦拭额头的稀罕。

    一个时辰后,艾金终于全部施针完毕。抬手揉揉眉心,眉目中略带疲惫。

    而此时药浴也已经准备好,影带着人将浴桶抬进了房间。刹那间浓郁的药香弥漫在空气中,艾金将银针收起,让戚冥扶着天尘进入药浴中。随后便让戚冥几人去房门外守着不许任何人打扰,治疗的过程中不能有人来打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天尘将(身shēn)体没入药浴中,一丝灼(热rè)蔓延全(身shēn)。而之前被银针扎出的针孔,有浓黑的血液流出。

    一双细白的小手抚上男子宽广的背,天尘感觉到一阵浑厚的内力灌入体内。

    “你…你不需要这样做的。”虚弱的声音从天尘口中传出,在解毒的过程中(身shēn)体会处于异常虚弱的状态。现在就是一个小孩子,都能要了他命。

    “不想死就闭嘴,留着体力与你体内的毒抗衡吧。”瞪了眼药浴中虚弱的男子,恶狠狠的说道。

    天尘不再说话,也没有时间再让他说话。突然一阵剧痛袭来,全(身shēn)的静脉似乎都被扯断了般。剑眉紧紧蹙起,本就苍白的皮肤此时毫无血色近乎透明。薄唇紧抿着,隐忍着不让痛呼从口中溢出。

    艾金看着浴桶中隐忍着疼痛的男子,星眸中闪过一丝温柔。别人也许不知道,但她却知道此时的天尘正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可他却连一下痛呼都没发出,这份毅力让她很佩服。仅凭这份毅力,他怎么可能是外界所传言的那样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王爷。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浴桶中的药水已经变的冰凉。天尘体内的剧痛慢慢散去,蹙起的剑眉也慢慢舒展开。紫眸缓缓睁开,冲着面前的红衣女子虚弱的一笑。

    艾金小心的扶着天尘离开浴桶,而(身shēn)体还有些虚弱的天尘将(身shēn)体的重心压向艾金。嘴角悄悄勾起一抹狡猾的弧度。

    艾金感受到天尘压向自己的(身shēn)体,一股特殊的茉莉花香萦绕在鼻尖。耳根微红,扶着虚弱的男子快步走到(床chuáng)前。

    突然艾金感觉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倒,两人双双跌倒在(床chuáng)榻之上。一个软软的东西压在了自己的唇瓣之上,如星的黑眸睁得大大的看着自己面前放大的俊脸。一瞬间,艾金的脑中一片空白。

    天尘整个(身shēn)体压在艾金的(身shēn)上,薄唇贴着(娇jiāo)嫩的红唇。看着愣住的女子,紫眸中快速的闪过一道光芒。感受到(身shēn)下的柔软,和那淡淡的馨香。紫眸逐渐变得深邃,似有火光在跳动。

    戚冥守在房门口听到房间中传来的声响,立马冲了进去。

    “主子,发生了什么…。”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屋子里的景象吓傻了,他这算不算破坏了主子的好事。但是,主子的动作是不是也太快了。

    玲珑与巧欣也随后赶了进来,看到屋里的两人时也惊的长大了口。

    艾金回过神来,抬手推开压在自己(身shēn)上的天尘。俏脸上布满红霞,整理好自己的衣衫。

    “照顾好你家主子。”扔下一句话,就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路过玲珑与巧欣(身shēn)边时,顺手拉着两人一起跑了出去。

    ------题外话------

    求收藏啊求收藏

    求评论啊求评论

    各种求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06 意外之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