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美好的日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折戟 书名:忘川之恋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文明和舒影的感(情qíng)就像在熬的麦芽糖越来越粘,他俩一起上下学,一起吃中午饭,一起做运动,除了没睡在一起,简直就是形影不离,这可气坏了各自的好朋友——6杰和周洁暗地里骂着文明和舒影是重色轻友之徒,因了这“偏见”,倒同仇敌忾起来。

    (爱ài)(情qíng)确实是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特别是对这年轻人,仿佛是上天有意的安排,让他们最初彼此目中无他她,但事实上,那姻缘的种子早就瞄准了彼此的心窝,只等机缘的巧合,然后上帝一声令下,它们便各自冲着自己的归宿飞过去。——6杰和周洁这对小冤家,就是这样,刚开始除了斗眼就是无语,可随着文明和舒影(爱ài)(情qíng)的浓烈,他俩自然而然地化了干戈为玉帛,6杰冷静下来瞧,现周洁倒(挺tǐng)有几分姿色,而周洁也对6杰浑然天成的直率和风趣有了好感,于是,他们就像是有心要气气文明和舒影,竟然也正大光明地恋(爱ài)起来,这可乐坏了文明和舒影。四人常常结伴去玩排球,那可是难得一见的夫妻组合。刚开始,文明和6杰不懂玩排球的技巧,打完下来,两只手红得真像是去练了沙包,更惨的是俩人还要下苦力,跑到小卖部为那俩公主买冰淇淋,兄弟二人在回来的路上感慨万端:

    “我们啊,从此就做了她们的奴役!”站在一旁看她俩吃冰淇淋的样子,恨不得上前各给丫一巴掌,这当然是心底的玩笑,更何况他俩那时也正在一旁狼吞虎咽呢,哪有那闲工夫顾上去教训老婆。

    不过,文明和6杰也不是省油的灯,有了各自另一半的指导,加上拥有颇有运动天赋的脑细胞,没过多久,俩人便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文明和6杰起了鬼心眼,提出二男挑二女,儿女当然不甘示弱,欣然迎战,比赛结果——二男对拍了掌,各自手上多了两把象征胜利的“剪刀”,儿女则捶(胸xiōng)顿足,愤愤不平,责怪上帝造男女不公。

    真正同舒影走在一起后,文明才明白为什么舒影被称为才女——舒影可谓是德、智、体、美、劳样样俱佳,别看她整天同文明泡在一起,可她那成绩依然保持着旧(日rì)风采,不动如山。好在,他俩文理分家,文明的理科也还不赖,不至于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太丢脸,而舒影倒是常常暗地里佩服着文明。就说她对文明的《雁过留声》图的看法,舒影第一次见到时,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一群南去的大雁从天空飞过,但看者仍旧能听见那余音袅绕。舒影当时就想——千百年来,多少人尸横野地,淹没在历史的烟尘之中,也有人名垂千古、流芳百世,不过,后者是可(欲yù)而不可求,多数人“终须一个土馒头”,舒影心中不(禁jìn)感到有些凄凉,转尔又想到“雁过留声,人过留迹”,自己至少要在所(爱ài)的人心中留下美好的记忆,这样想着,不(禁jìn)就有了(爱ài)的渴望。想来也是,庄子在《知北游》中就说——人生天地之间,如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这样看,人生一辈子是何其之短暂,不过匆匆几十载罢了,大多数人到头来还不知忙活了一生图个什么,因此舒影这一本来卑微的理想就变得高大起来。

    舒影也佩服文明的幽默,他的幽默仿佛是天生的,这让舒影动摇了“天道酬勤”的信念,愈的喜欢起“天赋才(情qíng)”来——文明给她的信里,那些俏皮的比喻让舒影何时何地想起来都忍俊不(禁jìn),仿佛自己也跟着文明回到了童年,俩人光着脚丫子,坐在渔船边,踢打着湖面的水,外婆摇着槁橹,哼着童谣,在夏(日rì)的夕阳里,朝对岸的小屋划去……

    另外,俩人玩智力题倒是旗鼓相当。

    “文明,什么书书店买不到?”

    “秘书!”得意之际,文明反问:

    “什么话最长?”

    “电话!”舒影也不甘示弱:

    “什么人最怕打长途电话?”

    “口吃的人。什么水会越晒越多?”俩人所问,显然不是东拉西扯。

    “汗水呗!什么人最怕太阳?”

    “植物人!为什么非洲人不吃朱古力?”

    舒影没有直接回答,做了个怕咬到手指的动作,接着反问:

    “为什么一只可(爱ài)的熊熊接住了猎人(射shè)过来的所有箭,结果却死了?”舒影说得很是伤心。

    文明就更逗了,做出大灰熊仰着腰,拍(胸xiōng)脯的滑稽相,逗得舒影直呵呵地笑:

    “文明!算你厉害!你比那熊更可(爱ài)!”

    “那是当然了,我是谁嘛?!”文明嘿嘿嘿,“还没完呢!请接招——一只熊掉进一个坑里,2秒钟下落了2o米,请问这只可(爱ài)的熊熊是什么颜色?”

    “白色!”舒影毫不犹豫地回答。

    “为什么?总要有一个理由吧?”

    “因为我家里的熊熊全都是白色的。”舒影学着文明刚才那样嘿嘿嘿。

    “算你厉害!”文明是秀才遇见了兵。

    “那是当然了,我是谁嘛?”舒影又模仿文明的语气。

    “但你解释不对!”文明要拆穿舒影的西洋镜。

    “我才不管呢!反正答案是对的,你说是不是,文明?”舒影对着文明撒(娇jiāo)。

    文明做了个滴汗的姿势,舒影嘟哝着嘴——哼!

    “我们对待科学要严肃哈!”文明开始一本正经,“其实,这倒题有点复杂的——先,我们知道在物理力学里面,求自由落体的物体从起始下落一定时间后的位移时,重力加度g通常取98,只有在南北两极这两种特殊(情qíng)况下才取1o,而此题中,我们可(爱ài)的熊熊2秒钟下落了2o米,由此可反算出题中g恰好就是取的1o,因此,我们可断定熊熊所处位置要么是在北极,要么是在南极,再根据常识,只有北极熊,故此……”

    “文明,你欺负我是学文的!”舒影把小嘴撅得老高。

    “哈哈,疏忽,疏忽,我的错,忘了不该给你出这种‘高智商’的问题!”文明故意把“高智商”三字说得趾高气扬,惹得舒影的粉拳直往他(身shēn)上砸。

    “老婆大人,我错了,嘿嘿。”文明一边求饶,一边:

    “我再问你一个!”

    “哼!我才不玩了!”

    “老婆,玩啦!”文明故意侧着(身shēn)子,让舒影使出暴风雨般的拳头,“请问,什么时候是摘苹果最好的时候?”

    “哼!不听,不听!”说是这么说,可嘴里又答到:

    “无人看守的时候呗!”

    “老婆,你真聪明!”文明借机拍马(屁pì)讨好。

    “哼!我才不听你吹!”

    “老婆,你知道什么时候是你最漂亮的时候吗?”不等舒影的拳停下,“就是我看着你的时候啊!”

    舒影乐了,笑着直吐舌头,文明看准时机,吻了上去,舒影便整个地软在了文明怀里。

    其实,文明刚才还想补上一句——你在我眼中是如此美丽,离开了我的(爱ài),你立刻丑陋无比来逗舒影,但瞧见她那轻吐幽兰的动人样,除了送上吻,其他的自然什么都顾不上了。

    有道是——

    记忆是飘不落的(日rì)子

    永远不会黄

    相距总是很短

    期待总是很长

    岁月的溪水边

    捡拾起多少闪亮的诗行

    这高中时美好的记忆啊,就犹如是来势汹汹的潮水,急切地漫过文明拥挤的脑袋,直让他有应接不暇之感。

    好在那些记忆是轻松、愉快的,甚至那些天真无暇让此刻的他想起来还会心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忘川之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五章 美好的日子手机阅读